第十章--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第十章

2012年05月02日14:27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郝鹏举召开反蒋反内战大会,暗中却接受蒋介石派人送来的委任 状,大言不惭地说:这四十二集团军总司令我当之无愧,但兼任鲁南 绥靖司令,只是画了个饼让我充饥罢了。陈毅率山东野战军主力进抵陇海路马头镇,向西可对付徐州,南 下可与粟裕主力会合,向东可对郝鹏举下手。郝惊呼:陈军长这是一 箭三雕呀!
  徐家庄一独立民宅。夜。一桌丰盛的筵席已准备停当。身穿新四军军装的 郝鹏举在屋内来回踱步,不时看手表,焦急地等待着。

  门开处,张副官领着李克昌和妓女等走进室内。

  郝鹏举:"克昌兄,咱们又见面了。"

  李克昌:"有劳郝总司令久等,失敬,失敬!"

  郝鹏举:"诸位一路辛苦了!肚子饿了吧?快坐,快坐。略备薄酒,为各位 接风洗尘。"

  酒过三巡。妓女等辞出,只剩郝、李两人。

  李克昌:"这次李某奉陈总长、薛主任之命前来,特来向郝先生报喜、致 贺!"

  郝鹏举:"喜从何来?"

  李克昌:"上次郝先生所提条件,陈总长、薛主任均已表示同意。这次特派 李某前来,是当面送上蒋委员长向你颁发的委任状。"说毕,将一张委任状双手 递交给郝鹏举。

  郝鹏举接过委任状,念道:"兹委任郝鹏举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十二集团军总 司令兼鲁南分区绥靖司令。此令。蒋中正。"

  郝鹏举:"这四十二集团军总司令嘛,本人当之无愧。可是这鲁南分区绥靖 司令嘛,档次低了,怎能跟堂堂集团军总司令扯在一起呀?"

  李克昌:"郝先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薛主任的意思是,交给你鲁南七个 县一块偌大的地盘。你在这个地盘内,就是太上皇,封疆大吏,钱粮呀,税收 呀,壮丁呀。等等,等等,还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都是你的囊中之物。"

  郝鹏举笑了起来,说:"郝某感谢薛主任的关爱之情,也谢谢克昌兄你替郝 某转圜的美意。来,敬你一杯。"

  继而,郝鹏举又长叹一声,喟然说:"鲁南七县,眼下都在共产党手中,钱 粮、税收、壮丁等等,都让共产党控制着,我郝某只闻到香味吃不到肉,他薛 岳是只画了一张大饼让我充饥罢了!"

  李克昌压低声音说:"郝先生有所不知,国军很快又要对共产党发动大规模 的进攻了。"接着他凑近郝,附耳低言。

  郝鹏举边听边点头。

  李克昌说毕,又加重语气说:"这可是最新军事机密。"他又从怀中取出一 封薛岳签名的信件,交给了郝鹏举。

  郝接过信,念道:

  "郝总司令暨全体官兵公鉴:苏北共军已被国军四面包围,危在旦夕,务望 贵军立即反正,迅速占领房山至沭阳一线,配合由宿迁北进之国军,共同围剿 苏北共军,建立奇功,报效国家。否则,共军北窜,必将全力解决你们。深望 切勿坐失良机!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

  郝鹏举拍案而起,说:"好!薛主任要我们勿失良机,干!"

  李克昌:"腾霄兄,当你为国家建立奇功之后,请不要忘记我李某人。我愿 意到你的四十二集团军为你效劳,万望郝总司令给我一碗饭吃!"

  郝鹏举哈哈大笑,说:"一言为定!来,干杯!"

  李克昌一饮而尽,拍拍郝鹏举的肩膀,淫邪地说:"腾霄兄,你那位红颜知 己,等急了,你快去尽兴吧。"

  苏北平原。大队国民党军向解放区汹涌进犯。

  坦克在开进。大炮在汽车牵引进开进。汽车上坐着全副武装的炮兵。

  飞机在天空中一队又一队掠过。远处传来炸弹爆炸声。

  苏北一村庄。一处较大的独立民宅。墙上挂着标有红、蓝色箭头的大幅作 战地图。陈毅、粟裕等领导在室内开会。

  徐家庄。一座较大的寺庙,门口挂着"华中民主联军总部"的大牌子。8 个卫兵持枪站岗,很有气派。

  几架国民党飞机飞过上空,纷纷扬扬撒下传单。

  郝鹏举走出房子,仰望远去的飞机。

  张副官走到郝鹏举跟前,呈送上一张传单。

  郝鹏举接过传单,见上面赫然写着:《告郝鹏举部官兵书》,他边看边沉思, 尔后转身进入司令部。

  郝鹏举召集师长以上高级军官,在华中民主联军 司令部内召开绝密军事会议。

  郝鹏举:"传单大家都看到了,我们这个团体今 后怎么办?请大家发表意见。"

  刘澄(政治部主任)说:"我们投奔共产党,是 走错了路。他们出于需要,一时利用我们。过来后, 他们以整编、改造为名,千方百计要吃掉我们这个团 体。现在,国军节节胜利,两淮也被国军占领了,共 军像鸭子一样被国军赶得到处跑,将来肯定会被消 灭。我们再不走,必然会和他们同归于尽。"

  郝鹏举问二师师长张奇:"大可兄,你老谋深算, 有何高见?"

  张奇:"依我看,我们投了共产党,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什么呢,他们 的经济很困难,可是供给我们的物资很丰富。天下哪有宁愿自己喝粥,却让别 人吃饭的傻瓜?我看共产党、陈毅就是这样的傻瓜。"

  刘伯阳(参谋长):"大可兄这话,有那么一点共产党的味道。"

  郝鹏举:"请大可兄继续说。"

  张奇:"要说投共产党有什么坏处呢,就是官不能做得更大,也没有更大的 番号,逛窑子、抽大烟这一套也没了。昨天飞机撒了传单,号召我们回到国民 党那里去,腾霄兄还可以升任集团军总司令。不过,国民党的饭也不是那么好 吃的。过去后,他叫我们打共产党,你打不打?不打,他就军法从事;打,你 就保证打得过?一年前我们为什么过来?还不是怕被共产党消灭、为了保存实 力才过来的吗?"(张奇是地下共产党员,身份绝对保密。)

  刘伯阳:"大可兄和刘澄兄的意见都有一定道理。依我之见,共产党和国民 党的饭都不好吃,不如把部队从苏北、经皖北,拉到豫陕川边山区去,独树一 帜,坐看国共两党的争战,乘机保存和壮大自己,鹬蚌相争,咱们坐收渔人之 利。"

  此话一出,会场上立时议论纷纷。

  有人说:"这一路上都是国民党共产党的部队,凭我们区区两万人马,过得 去吗?

  有人说:"我们要独树一帜,国共两方面都得罪了,他们都来打我们,怎么 办?"

  有人说:"搞第三种武装,投靠民主同盟,走第三条道路,谁来养活我 们?"

  副总司令毕书文说:"目前时局,发展很快,一时还看不透,还是再等一 等,看一看,静观其变为上策。"

  郝鹏举最后说:"算了,今天就到这里,下次再议。对外千万要保密,要防 止共产党对我们先下手为强。"

  郝鹏举住处。夜。卧室内,郝鹏举和夫人刘琼边抽烟边聊天。

  郝鹏举:"飞机撒的传单,你也看到了。说说你怎么想?"

  刘琼:"不管共产党也好,国民党也好,只要你总司令没有危险,我都愿 意。"

  郝鹏举:"仗,越打离我们越近了。这安稳日子,恐怕过不了几天了。"

  刘琼:"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当初我不是从西安跟你到了南京,又到了徐 州吗?小日本走了,你说要投共产党,我也跟过来了。不过,这里的苦日子, 我实在过不惯。"

  郝鹏举:"那我们回到国民党那里去,好不好?"

  刘琼:"一切都听你的。不过,我有个条件。"

  郝鹏举:"你说。"

  刘琼:"你如果回到徐州,可不能再去逛窑子,跟那几个骚货混到一起。"

  郝鹏举一把抱住刘琼,亲了亲,说:"有你这么年轻漂亮、风情万种的老 婆,我还逛什么窑子呀?!"

  刘琼:"你呀,本性难移。再说,家花哪有野花香啊!"

  苏北马头镇。在警卫人员拥簇下,陈毅、陈士榘、叶飞、何以祥等策马来 到镇子里。

  他们进入一院子休息。陈士榘吩咐参谋:"指挥所临时就按在这里,快把电 话、电台架好。"

  陈毅对陈、叶、何说:"这次我带你们一纵和八师进到这个地方,北,可以 控制鲁南;南,随时可以跟粟裕和他的一师、六师会合;东,可以对郝鹏举起 到威慑作用。"

  叶飞问:"郝鹏举近来有什么动向?"

  陈毅:"这个人有奶就是娘,他要叛变是肯定的。问题是他要选择一个最能 卖大价钱的时机。"

  陈士榘:"我跟郝鹏举当面打过几次交道。这小子城府很深,善于见风使 舵,表面上唱高调,暗地里干坏事,得随时防着点。"

  何以祥问陈毅:"郝鹏举的两万人马,驻扎在我们后院,是心腹大患呀!他 既然必定叛变,我们何不来个先下手为强,把他解决掉?"

  陈毅摇摇头表示不同意,说:"不行!郝鹏举出身西北军。目前在徐州周 围,云集着原冯玉祥西北系的近二十万大军。吴化文、冯治安、孙良诚、刘汝 明、刘汝珍、张岚峰、孙殿英。等等。他们西北军最讲哥儿们义气,有的和郝鹏举还是拜把兄弟。所以,郝鹏举不是孤立的一个人。要解决他,我们易如

  反掌。但从大处看,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解决了郝鹏举,我们再去策反吴化文、

  孙良诚、冯治安、刘汝明等人起义,他们还会过来吗?"

  叶飞敬佩地说:"军长,你站得高,看得深,全局在胸啊!"

  作为华东最高军事首脑的陈毅,雄才大略,文武兼备。他虽然手握重兵, 却总是把军事斗争、政治斗争,秘密工作、统战工作等有机结合起来,做得恰 到好处,就连郝鹏举这样的乱世枭雄,也被他玩之于股掌之上。

  苏北涟水城。国民党军猛烈向涟水城进攻。

  张灵甫带着"督战队"在督战。十几挺机枪一字儿摆开。黑洞洞的枪口对 着正在进攻的士兵。

  我军顽强阻击。国民党军死伤累累。有的士兵后撤,张灵甫指挥"督战队" 机枪开火,后撤士兵纷纷倒地。其余的又转过身向涟水城垣冲锋。

  苏北一村庄。粟裕在一幅大作战地图前边看边沉思。

  作战科长严振衡在门口喊"报告"。

  粟裕:"进来。"

  严振衡手持一份电报进门,将电报呈交给粟裕。

  粟裕看完电报后说:"陈军长他们已到马头镇。几路敌军正向我们包抄过 来,我们在涟水不能恋战。"

  严振衡:"据前方报告,我们已杀伤七十四师五六千人,也有统计说已歼敌 八千人。"

  粟裕:"张灵甫这次又吃了大亏。好吧,通知部队,撤出战斗,向陈军长他 们靠拢。"

  徐家庄一寺庙。

  朱克靖、邓旭初来到华中民主联军总部。郝鹏举见朱克靖、邓旭初到来, 立即起身相迎,客气地说:"朱部长,邓政委,几天不见了,很想念你们呀!请 坐,请坐。"

  朱克靖、邓旭初坐定后,朱说:"郝总司令,我奉华东局和陈毅军长之命。 希望你认清形势,坚定信心,坚决与国民党反动派划清界限,认清蒋介石的阴 谋,为民主事业继续奋斗。"

  郝鹏举:"本人非常感谢中共中央、华东局和陈军长的信任和器重,今后决 心和八路军、新四军暨全国民主军队亲密团结,一心一德,共同反对国民党的 内战,为民主事业而奋斗,请朱部长、邓政委向华东局和陈军长转达郝某的此 番苦心。"

  朱克靖:"郝总司令态度可嘉。但我们得到确实消息,你原先的副总司令、 后来叛变,投靠国民党的李克昌,奉陈诚、薛岳之命,先后两次潜入贵部,秘 密策动你反正。此人目前尚隐匿在贵部,不知郝总司令将如何处置?"

  郝鹏举始而一怔,继而勃然大怒:"李克昌这个狗东西,乃本军叛徒,我早 已和他一刀两断。如果朱部长所言属实,我绝对饶不了他!"

  继而,郝鹏举又表白说:"朱部长、邓政委,谅必你们都知道,李克昌在本

  军工作多年,官至副总司令,他的同僚旧友、拜把兄弟、乃至狐朋狗党,为数

  不少。他要来,我哪里看得住呀?他来了后,隐匿之处多的是,许多人护着,

  替他保守秘密,我是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呀!"

  朱克靖:"我们希望郝总司令严肃认真处理此事,将李克昌缉拿归案。"

  郝鹏举:"好,好,请朱部长、邓政委放心,只要一发现李克昌,郝某一定 押送给你们。"

  朱克靖、邓旭初起身告辞。郝鹏举送至室外。

  朱、邓走后,郝鹏举返回室内叫:"张副官。"

  张副官应声来到郝面前。

  郝鹏举:"你赶紧派人把李高参看押起来。不能让他跑了。共产党已经知道 他来找我,万一被共产党抓住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我要采取主动,拿他的 人头换的我的名声,向共产党作个交待。"

  徐家庄。几名战士持枪押着李克昌,走进华中民主联军总部。郝鹏举:"克 昌兄,对不住了!纸包不住火,你来的事,东窗事发,共产党都知道了。目前 只得先委屈你一下,把你看起来,无非是做个样子给他们看看。你放心,只要 有我郝某在,将来总会有办法的。"

  李克昌无奈地:"那好吧,咱俩再演一出双簧给共产党看看。"

  卫兵押着李克昌走出郝的办公室。

  苏北涟水城。涟水城内巍巍宝塔。

  张灵甫带着随从坐在美式军用吉普上,来到宝塔下合影留念。

  张灵甫颐指气使,高傲地对部下说:"这次涟水之战,我军长驱直入,三日 内即予攻克,证明本军所向披靡,共匪闻风丧胆。有人说什么粟裕是常胜将军, 依我看,他在我张某人手下,是常败将军。"

  众军官:"师座指挥有方,才是真正的常胜将军。"

  张灵甫:"粟裕所部已伤亡惨重,我们要紧追不舍,务必将其全歼。"他问 参谋长魏振钺:"你知道粟裕的残兵败将,逃窜到哪里去了?"

  魏振钺:"据空军侦察,正向北溃逃。"

  张灵甫:"很可能去和陈毅的部队汇合。"

  魏振钺:"空军还通报,陈毅主力已窜抵陇海路附近,意图不明。"

  张灵甫:"古人说穷寇勿追,我们对穷寇粟裕可不能让他跑了,要紧追不 舍。"

  徐家庄广场。广场上正在举行集会。主席台上方挂着大幅会标:《华中民主 联军反内战大会》。郝鹏举、刘伯阳、刘澄、张奇等联军头头端坐在主席台上。 政治部主任刘澄主持大会,他宣布:"请郝总司令训话。"

  郝鹏举走到台前发表讲话:"弟兄们,国民党的中央社造谣说,我郝某接受 薛岳之忠告,已率部反正,目前正与共军激战中。真是放他娘的狗屁!你们看, 我郝某不是正和弟兄们在一起吗!我军自脱离反动政府后,即为人民之武力, 永远为民主事业而奋斗。孰料反动派野心不死,阴谋百出,密派本军叛徒李克 昌前来,诱以四十二集团军之番号及地盘,妄图以高官厚禄使鹏举等背叛人民, 必陷本军于不仁不义而后快,其用心之毒,伎俩之拙,是诚无耻之尤!"

  台上台下热烈鼓掌。

  郝鹏举:"今天我们召开这个反内战大会,是要通过向全国发出的通电,以 表达本军的严正立场。下面,请刘参谋长宣读通电。

  刘伯阳走到台前宣读通电:"。前谨竭诚将本军起义宗旨及受反动派阴 谋陷害始末,公布全国,以张正义,以正听闻。鹏举等自起义之时,即决心 与八路军、新四军暨全国民主军队、民主人士亲密团结,一心一德,为争取和 平民主事业而奋斗,头可断,血可流,此心如冰洁,此志如玉坚(台下热烈鼓 掌)。本军现为人民之武力,何忍作反动派之爪牙以残害人民?誓愿竭尽驽 钝,共匡危局,耿耿此心,披陈亮察。"

  徐家庄。郝鹏举和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军人边走边谈,穿过寺庙,来到郝的 办公室。

  郝鹏举:"王副参谋长,你看今天的会开得怎么样?"

  王:"很好呀,群情激愤,反内战气氛很高。"

  郝:"我们今天给了蒋介石、薛岳一记响亮的耳光。"

  王:"共产党和陈军长一定会很满意。"

  郝:"老王呀,我单独找你来,是要你去完成一个艰巨的任务。"

  王:"郝总司令尽管吩咐。"

  郝:"听说陈军长已率山野主力到了我们西边的马头镇,离我们只有一天路 程。我心里嘀咕,陈军长是何等聪明之人,他这是一箭三雕呀!"

  王不解地问:"何以见得?"

  郝:"陈军长手握重兵,西可对付徐州,南下可越过陇海路和粟裕大军会 合,而对东边的我们,我看他盘马弯弓,随时可对我军下手。"

  王:"有那么严重吗?"

  郝:"凭我多年跟共产党打交道的经验,我们不得不防呀!所以,我派你立 即动身,到马头镇去晋见陈军长,表面上是向他送呈本军反内战通电,并提出 让我军南下参战的要求,实际上是去探听虚实。"

  王:"总司令嘱咐我照办。不过,陈军长要是真的批准我军南下参战,部队 能拉得出去吗?"

  郝:"老王呀,你真是个老实人。我这不过是一种姿态,想试探一下共产党 和陈军长对我们的态度,摸摸陈毅的底。"

  王恍然大悟,说:"我懂了。"

  郝:"你要表现得慷慨激昂,使陈毅不起疑心。还有,你可以和共产党的联 络代表一起去,使陈毅更加相信我们。"

  王笑道:"郝总司令这步棋,也是一箭三雕呀:表忠心,探虚实,摸底牌。"

  郝鹏举得意地哈哈大笑,拍拍王副参谋长的肩膀,说:"老王呀,你不愧是 个老行伍,跟了我郝某这些年,越来越有城府了。"

  马头镇,山野前线指挥所。陈毅、陈士榘和参谋人员正在全神贯注看地图, 思考作战方案。

  一个参谋人员进门,报告说:"民主联军郝总司令特派的王副参谋长和朱克 靖部长特派的联络代表邓(旭初)政委,请求晋见陈军长。"

  陈毅:"好快呀,刚收到电报,这人就到了,他郝鹏举是让我措手不及 呀!"

  陈士榘:"节骨眼上,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呀!"

  陈毅:"他郝鹏举搞什么鬼,我还能看不出来?好,请他们进来。"

  王副参谋长和邓旭初走进室内,向陈毅、陈士榘敬礼。

  陈毅主动上前,和他俩握手、问好。

  王:"郝总司令命我前来晋见陈军长,一是当面呈交刚刚发出的本军反内战

  通电,请陈军长过目,如有不当,请训示;二是转达郝总司令及本军全体官兵的决心,诚恳请求允许本军南下参战,为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内战阴谋,尽本军两万将士的绵薄之力。"

  陈毅接过王呈送的"反内战通电",边看边说:"好,好,郝总司令及民主联军诸位将领联合署名的这份通电,写得很好啊!以鲜明的态度,严正的立场,给国民党中央社造谣公司迎头痛击,义正词严,足寒敌胆!"

  王:"郝总司令让王某向陈军长表示,我民主联军自起义之日起,即为人民之武装,此心如冰洁,此志如玉坚。头可 断,血可流,郝总司令及本军两万将士拥护共产党和陈军长的拳拳忠心,绝非反动派高官厚禄所能动摇。"

  陈毅:"要得,要得!请王副参谋长回去后,向郝总司令和联军诸位将领说 明,中共中央、华东局和我陈毅本人,对你们充分信任和器重。贵军此次发表 的反内战通电,必将使蒋介石、陈诚、薛岳及其造谣公司中央社狼狈不堪,也 将使全国民主人士感到欣慰,堪称自卫战争中的美妙插曲。"

  王:"陈军长过奖了!王某回部后一定向郝总司令和全军将士转达。"

  陈士榘:"你们民主联军目前情况怎样?"

  王:"自国民党反动派发动万恶之内战以来,本军全体将士义愤填膺,同仇 敌忾,个个摩拳擦掌,一致请求上前线参战。王某此来,郝总司令指示我当面 向陈军长、陈参谋长请战,批准本军开赴前线,与新四军并肩战斗,共同杀敌, 与国民党反动派决一死战。"

  陈毅、陈士榘异口同声:"好,好!"

  接着陈毅说:"自卫战争开始以来,面对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的多次进攻,我 八路军、新四军在各地区顽强还击,已连续取得多次胜利,歼灭国民党军二十 几个师,近 30 万之众。仅在我华东地区,据不完全统计,国民党损兵折将已近 10 万人。

  王:"是呀,是呀,我们多次闻讯前线捷报,受到很大鼓舞。"

  陈毅:"目前,我军兵力有余,尚不需动用你们民主联军的兵力。希望郝总 司令粹厉奋发,加紧训练,搞好备战工作。"

  王:"是,是!"

  陈毅:"希望你返回后,向郝总司令说明,国民党历来的方针是消灭异己, 往往利用战争来削弱、消灭非嫡系部队;共产党则相反,硬仗我们八路军新四 军上去,决不会要你们民主联军承受过大的损失。"

  王:"陈军长所言,我们西北军历来感同身受。共产党真伟大,光明磊落,举世公认。"

  农家小院。夜。陈毅单人住宿的一民宅内室。桌上放着一盏煤油灯。灯光 暗淡。陈毅和邓旭初两人在深谈。

  邓旭初:"这次朱克靖部长派我来,是要我当面向军长汇报郝鹏举最近的异 动征候。"

  陈毅:"好,你慢慢说。"

  邓旭初:"最近以来,郝鹏举对外唱高调,对内搞独裁,加强了对其部队的 个人控制。我们被派去的联络代表,郝规定只能给军官教导团上上课,不能接 触部队,有名无实,形同虚设。政治部主任刘澄原先是军统特务,他多次散布 诽谤共产党,污蔑新四军的反动言论。朱部长向郝鹏举提出后,郝说解决问题 要有耐心,要灵活,养兵等于养虎,如果出了事情,当了烈士也没有什么好处。

  朱部长一针见血地反驳说,我们不是为当烈士而来的,但为了人民的利益,为 了帮助民主联军的改造,当了烈士也是光荣的。"

  陈毅:"朱部长回答得好。不过,你们几个人也要提高警惕,注意安全。"

  邓旭初:"郝鹏举根本没有改造部队的诚意,完全把这支部队作为他个人升 官发财的工具。他私下和国民党信使往返,加紧勾连,叛变已日趋成熟。"

  陈毅点点头表示赞同,接着从怀中取出一份电报,交给邓旭初,说;"这是 中央情报部目前发来的电报,你看看。"

  邓旭初接过电报,低声念道:据密息,国民党对郝鹏举的策反工作正在加 紧进行,由国防部二厅邓文仪负责,邓指定卢东白及张子其负责。因中央社发 表消息,致把郝弄翻。邓要卢亲往找郝。现在郝、卢有信来往。请山东注意郝 鹏举之叛变。

  邓将电报交还陈毅后,说:"郝鹏举必定要叛变,但副总司令毕书文,参谋 长刘伯阳,师长李铁民曾纪瑞等,认为时局一时看不透,需要再等一等,看一 看。"

  陈毅:"日前战局已逐渐北移,国民党军即将进至宿迁、沭阳、东海乃至陇 海线,因此郝鹏举必将发生变化,他要叛变,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但目前我 们还不宜、也抽不出力量来解决他,因此,你们被派到那里工作的同志,要坚 持在那里,稳住他,拖延他叛变的时间,能拖一天也是好的。你们要准备当俘 虏,当烈士,不到最后一分钟决不离开。"

  陈毅说完后,即拿起笔给朱克靖写信,刚写了开头"朱克靖同志"几个字, 又把笔放下,问邓旭初:"这封信,你准备怎么带回去?"

  邓答:"贴身带,汗水可能会湿透。放在外衣口袋里,下了雨会淋湿,只有 放在图囊里了。"

  陈毅摇摇头,说:"这不成,一下就被人搞走了。"

  邓答:"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落到敌人手中。"

  陈毅犹豫了很久,说:"不写信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回去口头传达 吧!你把我刚才讲的,再复诵一遍。"

  苏北平原。

  大队国民党军在开进。

  国民党飞机在空中掠过,掩护步兵开进。

  一位高级军官坐在吉普车上,他是国民党整编第六十九师中将师长戴之奇。戴之奇问坐在身旁的军官(国民党整编第六十九师少将副师长饶少伟): "你了解一下,各部到了哪里?"

  饶少伟:"好。"边说边拿起报话机呼叫:"老三,老三(预三旅),你们到 了哪里?"

  对方回话:"我们正在向峰山、璋山前进,已经不远了,已经不远了。"

  饶少伟又呼叫:"老四,老四(第四十一旅),你们到了哪里?你们到了哪 里?"

  对方回话:"我们正在向晓店前进,很快就要到了,很快就要到了。"

  饶少伟又呼叫:"老六,老六(第六十旅),你们到了哪里?你们到了哪 里?"

  对方回话:"我们正在向人和圩方向前进,不远了,不远了。"

  饶少伟:"师座,各部队正在按预定方案,向目的地开进,一切顺利。"

  戴之奇得意地:"我们这三个半旅两万多人马,还怕抓不到陈毅?"

  饶少伟有点忧心忡忡:"可是师座,我们至今还不知道陈毅主力的确切位 置。"

  戴之奇:"据空军反复侦察,已得知陈毅的主力集结在宿迁、沭阳、新安镇 的三角地带。况且他们人数不多,有的还远在鲁南,小米加步枪,光靠两条腿, 要赶到这里至少得六七天。粟裕的主力远在涟水,已被张灵甫歼其大半,大伤 元气,何堪再战?而国军的四路大军同时出动,拉开大网,分头并进,陈毅、 粟裕这两条大鱼,很快就要落网了!"

  南京,郭汝瑰公馆。夜。郭汝瑰在客厅里来回走动,他在等人。妻子方学 兰坐在沙发上,不时警觉地望望窗外。

  电话铃响,方学兰忙起身接电话。

  电话中传来了任廉儒的声音:"郭厅长吗?"

  方学兰:"是廉儒兄吗,对,汝瑰要跟你讲话。"

  方学兰把电话机递交给郭汝瑰。

  郭汝瑰:"是廉儒兄吗,你真是位虔诚的天主教徒,明天要做礼拜,今天就 到了南京。太太来了没有?"

  任廉儒:"我太太也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我来南京,她还能不来。"

  郭汝瑰:"你们还住在《益世报》吗?"

  任廉儒:"是啊!《益世报》是教会办的报纸。外国人,有钱,报馆的条件 很不错。何况我们是这儿的常客,他们招待得很好。"

  郭汝瑰:"廉儒兄,明天是礼拜天,你们夫妇还去天主教堂做礼拜吗?如 去,我和内子也笃信天主,我们也要去做礼拜。好,明天见。"

  庄严肃穆的教堂。教徒们纷纷进入教堂。

  悠悠钟声响起,在牧师主持下,教徒们虔诚地做祷告,郭汝瑰、方学兰、 任廉儒、罗莹澄四人紧挨着站在一起做祷告。

  郭汝瑰轻声地对任廉儒说:"昨天我参加了一个重要的军事会议,老蒋又要在苏北山东大打了。"

  任廉儒:"中央很需要这方面的情报。"

  郭汝瑰:"情报我已经带来了。"说毕,悄悄递给任廉儒一张小纸条。

  任廉儒机敏地装入口袋。

  方学兰、罗莹澄两位太太高声唱着"主啊,阿门。"

  陇海路北马头镇。在一间普通的茅草民房外,架着高高的天线。室内,几 名报务人员在收发电报。

  陈毅正在作战室内批阅文电。

  一位女机要员来到陈毅办公室,喊:"报告"。

  陈毅:"进来。"他接电报时,问:"小鬼,又有什么重要消息?"

  女机要员:"中央军委发来的一份最新敌情通报。"

    (本文摘自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责任编辑:黄子娟、孝金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