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参军进入军事学院--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2章 参军进入军事学院

2012年05月08日13:33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组建密码局这件事,谈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假定给你无限的权力组建一座有5000个床位的医院,医院建成后,来了5000个病人,如果医院里就你一个医生,显然你无法给这么多病人治病,于是你需要想办法找到更多的医生。

  如今,我的床位上挤满了病人——有待破译的电报蜂拥而来。在这种情况下,我别无选择:只能看着病人死去,而寄希望于我的医生和护士能快点成长起来。

  我以范?德曼的名义向伦敦、巴黎、罗马发电报,要求他们送有能力破译德军密码的专家到华盛顿来帮助培训新学员。

  各国都没有多余的密码学教师,所以只能提供一些德军的密码实例供参考。

  密码专家确实很珍贵。后来,我去伦敦学习密码术,一名英军上校告诉我,希金斯上尉是英国最厉害的密码专家,对英军来说,他的身价是4个师的兵力。

  我翻阅了军事学院的档案,从保存的信件看,好像所有美国人都懂密码学,有人来信说愿意提供破译密码的服务,还有的说美国政府应该立刻购买他们新发明的绝对破译不了的密码。

  我很快从这些人中挑选出几名学者,他们似乎非常懂密码学,我要求他们参军服役。

  我看到,一群有上尉军衔的学者,围着长着一个瘦脸的中尉转悠,这是一幅值得观赏的奇景。我的任务是逗大家快乐。我故意说话带着语病,这似乎让他们特别高兴,他们说我有“天生的智慧”。看到他们渴望掌握密码学原理,我非常高兴。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教室里没有,所以肯定他们中的许多人将过不了关。我突然发现,学识就是吸收知识的能力。可是,他们面前并没有多少知识需要吸收,而是要靠自己去发掘。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不会合格。

  约翰?曼利博士是第一位成功的学者,他沉默寡言,服役前是芝加哥大学英语系的主任。曼利上尉很有独创性,也就是我们密码界说的密码思维,有他是我们的福气。他注定能成为最有能力、最成功的密码专家。我后来成为陆军部密码局的领导,我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他。

  就在我忙于建立密码学培训体系的时候,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给军事情报局长发来一份备忘录,这个举动让我十分恼火。这份备忘录谈到一份从伦敦发来的海底电报,该电报说英国政府认为美国陆军部的密码根本不安全,严重威胁军事机密。英国人还说,德国人截获了所有英美之间的海底电报。

  情况很严重,这一点十分明显。法国前线的潘兴将军和美国陆军部之间的信息交流,是不许一般的美国人知道的。美军的成败取决于是否能保护秘密报告和军事命令不被敌人知道。如果敌人能截获海底电报,那么美军的密谋就会失败。英美用海底电缆传输电报。德国潜艇在大西洋底,距离英美电缆几百英尺远的地方潜伏下来。在潜艇内,只需铺设一根平行电缆,就能感应到英美之间的电报传输,从而获得英美电报的副本。

  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的这份备忘录吓坏了美国陆军部!陆军部的长官亲自过问,要求立刻汇报此事。

  我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发现美国陆军部在1916年的一次惩罚墨西哥的战斗中丢失了一本密码簿,这本密码簿的一个副本已经落入德国政府之手。我通过实际测试还发现,由于美国陆军部的密码的构造存在问题,即使没有密码本的帮助,偷听者也能在短时间内破译密码。

  我把调查结果写成备忘录,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重视。但是,美国政府非常尊重英国政府的意见,英美之间的通信必须是保密的,所以我接到命令重新设计美国陆军部的密码体系。

  我迅速在国务院电报室中挑选出一个能服从我指挥的合格人才,用参军做条件吸引他来为我工作。我希望他能主管制定明码和密码的工作。我不想介入此事过多,因为我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很快就组织起一个10人部门,高效地完成了工作。这个人事安排非常令人满意,我每天只需花费一个小时研究一些最重要的问题就足够了。

  这个部门制定的明码和密码,后来被用来满足美国陆军部、美军的军事情报官、特务、军械部代表、大使馆军官、最高战争委员会的布利斯将军、美军驻伦敦指挥官、潘兴将军之间的通信的需要。

  根据美军大纲,编制明码、密码的工作应该由通信兵负责,但实际情况表明这支部队并没有准备好。我曾与一名被任命为驻盟国武官的通信部队高官交谈过,这次谈话印证了通信部队的现状。驻外武官并不要求掌握密码术,而只需了解密码工作原理就行了,目的是让他们能重视保密通信的必要措施。

  我一见到这位出身古老兵种的驻外武官,就拿出一本密码通信小册子向他介绍其中的一些秘密通信方法。为了理解他对密码学是多么的无知,读者需要先知道一种非常简单有效的加密办法,那就是替换密码(这种办法在美西战争中使用过),这种办法在我们小的时候都读到过的爱伦?坡写的小说《金甲虫》中也有描述。

  他听得很不耐烦,咆哮着说道:“全是废话。谁说会有这么多麻烦?在美西战争中,我们可是没有做这些事。我们就是在每个字上都加上1898这个数字,西班牙人从来就没有看出来过。”

  虽然他的军衔比我高出许多,但我仍然要说一句心里话。我们面对的不是中世纪的西班牙,而是20世纪的德国,这部世界至今为止最伟大的战争机器背后聚集着巨大的智力。

  像他这样典型的态度,甚至在欧洲前线也存在,这是件令人意料不到的事。一名曾接受我们培训的年轻军官去了法国的盟军总部,他证实了这件事。他意识到,如果美国陆军部有必要改进美国本土的通信安全问题,潘兴将军在法国前线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他急切地想检验一下前线使用的密码是否处于安全状态。

  他一到法国,第一件事就是诱导他的上司截获美军自己的无线密码电报。这些密码电报用来传递非常机密的情报,那些用密码收发电报的人都觉得所用密码是安全的。

  这位年轻的军官在丝毫不知道美军密码的情况下,他用了几个小时就破译成功了。所以,美军的密码水平不高,缺少保密性,简直跟胡闹一样。

  通过破译德国的密码信息,我们在法国的密码局了解到敌人有大量技艺高超的密码专家。德国能截获盟国和美国的所有电报,并送往德国密码局等待破译。这位年轻的美国军官只是在学习密码术,如果他能破译美军的密码,那些有长期工作经验的德国密码专家肯定能以更快的速度破译美军的密码。由于美军的密码体系被攻破,所以敌人能够读懂任何密码电报的内容。

  年轻军官所写的备忘录中包括一些破译的电报,其中有几份极度秘密,这使得美军总参谋部陷入恐慌之中。用无线手段截获并破译的电报透露了美军在圣米耶勒的位置、师的代号、师的名字,甚至于美军即将发动进攻的日子这样极度重要的信息也暴露了。所以,德国人知道了美军的计划。

  美军在圣米耶勒的行动计划异常巨大,其目标是消灭德军在此地的突出阵地,这块阵地被德军占据已经有4年之久,它就好像一个伸入法军防线的大“口袋”,阻断法军在凡尔登和图勒之间的通信和铁路交通。德国人通过阅读截获的电报,就能知道美军的行动细节,其容易程度就像那位美军年轻军官一样。难以置信!所以,美军总参谋部感到恐慌。这些电报透露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军最重要的战略。

  德国人认为他们在圣米耶勒的突出阵地牢不可破。潘兴将军知道德军有几条防线,比如,第二条防线被称作是施勒特地带,还有一条是兴登堡防线。如果敌人在1918年准备好了等待美国人发动进攻,后果将如何?如果敌人破译了美军的电报,又觉得防线还不够坚固,无法抵御美军的进攻,从而决定撤退,后果又将如何?

  实际上第二种情况发生了。我们的年轻军官告诉美军总参谋部进攻计划泄露了,但美军已经猛扑向德军阵地。德军知道了实情,已经开始撤退。美军在1918年9月12日的进攻被认为是一次凯旋。但是,如果德国人没有事先知道情况紧急,其结果可能是一次更大的凯旋。顽固相信有缺陷的编码和密码使美军在前线遭受损失。由于美军的通信缺少保密性,敌人实际上变成了友方。美军的进攻失去了突然性。9月13日,潘兴追击敌人,可是敌人实际上正在退却,所以潘兴才能进入圣米耶勒。圣米耶勒突出部被攻破,但这次进攻并不突然。有太多的法国参谋官轻信密码,这点很像华盛顿的官员。

  由于历史的帷幕很少揭开,人们很难知道历史上的秘密、危险、实情。如果你读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你只能读到一些粗略的梗概。那名年轻的军官发现美军的编码和密码不完备。可是他唯一可做的就是通知美军总参谋部。他的故事像战争中发生的许多故事一样不为人所知。虽然美军的编码和密码问题被发现了,但美军已经没有时间进行修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书上,整个故事只化作一句话:

  虽然潘兴将军在圣米耶勒战役中小心翼翼,但德国预见到美军的进攻,并开始后撤。

  阅读当代出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史会产生一个错误印象,低效率的现象只发生在大西洋我们这一侧。 这是不正确的。事实上,前面所说的例子只是潘兴将军领导下的美国远征军所犯的错误之一。法国通信兵所用密码也非常不专业,效率极低,还用来传送法国总参谋部的秘密指令。

  至此,我们看到非常荒谬的现象,美国总统威尔逊、豪斯上校、国务院、乔治?克里尔、陆军部、潘兴将军,这些人或部门利用幼稚的编码和密码进行外交和军事活动。后来,到了1929年,维护美国政府外交秘密的责任竟然被放置在一个毫无经验的新手肩上。

  编制电报编码和密码的单位收到美国陆军部的大量表扬信。我曾收到一封由陆军部书记、总参谋长写给我的表扬信,这封信要求我一定要代表他感谢所有为MI-8部门工作的军官和职员,感谢他们为建立新的编码和密码体系所表现出的独创性、所付出的艰苦劳动、所展示出的高超技艺。

  我是MI-8部门的领导,这个部门的全名是“军事情报部第8处”,后来成为正式的密码局。这个部门的建制很大,有5大职能:

  1)编辑整理编码和密码

  2)通信

  3)速记

  4)隐显墨水实验室

  5)破译编码和密码

  在组建部门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军事情报部门应该有自己的通信部门。范?德曼在世界各地都安插特务,有些特务具有非常明确的目标,另一些特务仅是自由人。这些特务四处收集敌人的信息,然后向范?德曼报告。范?德曼在助手的帮助下对收集来的信息加以分析,然后把分析结果分发给他人。有些收集到的信息很敏感,涉及中立国和盟国的活动。军队有规定,将军的副官应该负责电报的编码和解码。但是,如果我们军事情报部门必须对机密信息负责的话,我们似乎需要控制机密信息的通信过程。

  于是,我从国务院译电室找来一位这方面的人才,委任他组建一个通信部门,这个部门有自己的通信线路、电报员、译报员。在几周内,我们就有了一个在速度、准确度、成本上都能与美联社相匹敌的通信部门。这个部门还负责培训为海外密探服务的职员,指导来MI-8学习密码术的军事情报密探。

  我身边聚集起许多对密码感兴趣的男女。我还草拟了培训课程。尽管如此,我不太像个密码专家,更像个企业经理。

  就在我把注意力转向构建破译密码部门的时候,有一件严重的事打断了我,美国司法部送来一份奇怪的文件(参见第23页)。

  范?德曼上校叫我去他的办公室,交给我几页奇怪的信纸。

  “这是什么?雅德利,这是密码吗?”

  我仔细研究这封信。

  “好像是速记。”

  “我给我的秘书看了。她说不是。”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我问范?德曼。

  “信是给蒂斯摩夫人的。她丈夫是沃纳?蒂斯摩,这封信很可能是他写的。他被拘留了,住在奥格尔索普堡的监狱里。这是一封他写给另一位将转移到其他监狱的犯人的信。这名犯人把信掷出窗外,希望有人捡起来投入邮箱。这封信被人拾起,但没有放进邮箱,而是交给了司法部。司法部保存着有关蒂斯摩的许多文件,希望尽快破译这封信。”

  那个时候,到处都藏着间谍。凡是读不懂的文件都要送到MI-8做破译。我破译了许多种密码,翻译了大量各种已知语种的文件,可是速记确实是个新领域。

  “你能读懂吗?”范?德曼问道。

  这肯定是速记,可是我不知道它属于什么速记体系,也不知道它所使用的语言。

  “我能。”

  范?德曼让我退下,并说:“我希望你能明天给我答案。”

  这就是范?德曼的习惯。他从来不大声叫喊,却非常严厉。如果他说明天,他绝对不想拖到后天,更不愿拖到下周。

  沃纳?蒂斯摩是个德国人。我推断他应该使用德国的速记体系。可我从来没有学过速记。如果今天遇到这个问题,恐怕很容易解决,但我当时感到非常苦恼。

  我乘车飞快跑到国会图书馆,翻阅了一些资料,我发现德国人使用加比斯伯格(Gabelsberger)速记体系。我还发现有一本1898年出版发行的杂志花费很大篇幅研究这种速记体系。我取出这种杂志的完整存档,逐页翻阅。我看到许多加比斯伯格速记的例子,而且不难在蒂斯摩信中找到这些例子。

  描述我的搜索过程只需要几句话就足够了,但我确实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找到我的答案。即便我有答案,但谁又能帮助我翻译这份加比斯伯格速记文呢?

  我眼前的杂志上刊登着许多读者的自荐信。“我学习加比斯伯格已经有6周时间,能每分钟写50个字……”

  我翻阅了该杂志的每一期,记录下居住在华盛顿里的人的名字和地址。我一共找到了5个人。他们19年前住在华盛顿,找到他们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我迅速在1917年版的《华盛顿电话簿》中寻找这5个人的名字。找了半天,只找到一个。我马上给此人打电话。我被告知此人就在国会图书馆工作,这让我大吃一惊。我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找到图书馆的秘书,向他说明来意,他说:“这个人确实在此工作。然而,如果有理由相信这封信是德国间谍写的重要信息,我反而不愿让他看到这封信。”

  “为什么?”我问。

  “他是个德裔美国人,”秘书回答说,“司法部的人前几天来过,告诉我此人正受到监视。”

  “我希望同他谈谈,”我坚持说。

  我见到了他,他看见我穿着军装,吓得发抖。我同他交谈了一会儿,给司法部打了个电话,了解到一些情况。他其实没有任何违反行为,只是在大战开始前隶属一个德国人社区。我觉得这个情况不严重。由于我急迫想翻译那封信,所以我决定抓住这个机会。我请图书馆的秘书给我们一个房间。

  夜深了,我们才把那封信翻译完成。与此同时,我了解到一个纽约人会写加比斯伯格速记。为了能验证这个德裔美国人的翻译,我把速记信的复印件快递给那个纽约人。第二天中午前,我手里有两种翻译版本。我又用电话进行了核实工作。

  下面是那封信的部分内容:

  亲爱的,

  士兵离开了,我趁机给你写几行密信。我希望与你进行密信交换,我们可以用柠檬汁在信封的背面写,这样我们的字迹就看不见了。用烙铁加热,字迹又能复现。我认为检察人员是不会注意信封的。好像邮件的速度变快了,你发出一封信我4天后收到了。你可以寄给我一些毛纺内衣和瓶装水果,比如苹果或梨,要用透明玻璃瓶,你可以把10美元或20美元的钞票卷成卷,黄色朝外,放入细长试管中,然后插入水果中,这样别人就不会注意了。由于整个水果放在透明玻璃瓶里,别人就不会产生怀疑来检查。如果能用带商标的玻璃瓶最好,这样给人一种从生产厂刚出来的感觉。如果战争持续下去,我会告诉你到哪里去找我。查塔努加是离我最近的大城市,那里出现罢工和动乱。所以,不值得到我这里来,这里的人太兴奋了。

  如今,军人离开了。但是,有大约1500名世界产业工人组织的人要来,可能还会有另外一些不受欢迎的人要来。我这里的情况很可能会恶化。因此,我想离开这里。如果条件允许,我们就多写秘密信件……

  等你到了圣路易斯那家旅馆后,写信告诉我你那家旅馆的名字,并说你正在等在南部旅行的丈夫。如果你收到我让你离开的电报,你必须秘密前往我让你去的地方,千万不要理会我电报的内容。

  如果警察询问,哈里和艾丽可以说你们去查塔努加见我。你可以说是几个海员交给你一封我写的信,海员已经离开了,他们什么都没说。我希望你按照我说的做准备,我也许有一天要用。战争结束后,美国政府很可能采取卑鄙手段不许我回纽约就把我赶出美国。如果他们采取最卑鄙手段,他们会把我送到洪都拉斯,那是我移民的地方。到时候,我一点钱都没有,也见不到你。亲爱的,我不能先去见你。

  这是第一封我破译的速记信。这封信暴露了用柠檬汁在信封上写密信的办法、送钱的办法、蒂斯摩逃跑的办法。

  在把这封信提交给司法部后不久,我们收到大量写满速记的笔记本,这些笔记本是抄家获得的。后来,邮政监督人员也听说了我们的技能,送来数百封他们在邮件中发现的速记信。所以,有必要建立一个特殊的部门处理这类问题,用科学办法判断速记信的速记体系。我们有能力识别30种速记体系,语言不限。最常见的速记体系是:加比斯伯格(Gabelsberger)、施睿(Schrey)、斯陶兹-施睿(Stolze-Schrey)、马蒂(Marti)、布鲁克威(Brockaway)、杜洛耶(Duploye)、斯隆-杜洛耶(Sloan-Duployan)、奥瑞兰纳(Orillana)。

    (本文摘自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美国黒室》)
(责任编辑:黄子娟、张玉珂)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