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磊:幸福总是拐几道弯才来--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王磊:幸福总是拐几道弯才来

● 文/李庆文

2011年09月08日10:49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全国叫王磊的人太多,百度检索“超百万”,做演员的也不止一个。

  全军叫王磊的人也挺多,抬头不见低头见,空军也不止一个。

  幸好在中国空军,叫王磊的演员暂时就一个。贴上这个标签就好认了。如果您还不清楚,那就请去电影院看看2011年春节档上映的电影版《武林外传》。他曾在风靡一时的《武林外传》电视剧版中一人饰两角“姬无病”、“姬无命”,后来被伶牙俐齿熟读哲学的秀才用一通“人与宇宙的关系和自我本我的区分”的理论蛊惑引诱而自杀,令喜欢这个角色的观者扼腕而叹。电影版应广大观众万千呼唤,“姬无命”凤凰涅槃,高调重生,化身侠客“姬无力”,让热衷这个角色的人眼前一亮。如果您还没有印象,别着急,请坐,打开央视八套电视剧频道二度重播的军旅生活喜剧《大学生士兵的故事》,里面那个一口山东腔与鬼马精灵的大学生们斗智斗勇的新兵连八班王班长,乃王磊也。您瞧出熟脸了吧?问这不是《炊事班的故事3》里面接替“老高”那个“王班副”吗?没错,还是您眼明,就是他,不过“产房传喜讯——人家生(升)了”。

  1994:我想和那个捧哏的谈谈

  “相声是一门语言的艺术,讲究说学逗唱……”

  这是传统相声惯用的开场白,为什么要引用相声的开场白呢?听我道来。很多大牌演员在当演员之前都做过很多五花八门的工作,比如周润发在酒店里打过杂,郭富城修过冷气,刘德华给人洗过头,周星驰卖过指甲钳,张柏芝卖过点心,孙楠也烧过锅炉,而王磊在当演员之前,就是说相声的。采访免不了要说点革命家史,能从这些成长脉络中看到成功的“蛛丝马迹”,为还在寻找人生道路的人做点积极参考,何乐不为呢?闲话少说,醒木一拍,开讲:

  话说在1982年,元旦刚过,海浪声中隐隐听得一声啼哭。这里是渤海之滨,山东烟台,主人公王磊就出生于此。出生在这里是有道理的,据有关资料显示,中国的娱乐明星东北、山东籍的人占到一半以上,联系闯关东的史实,说明生在山东成为演员的概率要比西北高得多。跟其他特长比起来,表演天分是打小就能看出来或有所察觉的。王磊小朋友热爱听故事,诸如《神笔马良》、《聪明的一休》等古今中外的故事照单全收。听多了就开始在幼儿园给小朋友讲,手舞足蹈之,整个班的孩子围着他坐成一个圆圈,无意中给他创造了人生的第一个舞台。稍大一些,王磊逐渐迷上了相声,用他的话讲是喜欢得已经“痴”了,别人在听小虎队的“蝴蝶飞啊”或者是郭富城“对你爱爱爱不完”时,王磊同学独喜欢听单口相声大师刘宝瑞的经典相声《斗法》、《解学士》、《珍珠翡翠白玉汤》。那时候《西游记》是小孩最爱看的电视剧,可王磊回到家就攥着遥控器等着盼着看侯宝林、马三立们的相声,当然还有每周播“相声、小品、魔术、杂技”的《曲苑杂坛》。时间长了,能说会道还不怯场,王磊的名声已经传到“高层”。那几年市里开人代会,都请他去会前献辞(搭配一位同龄女小朋友):我们是祖国的花朵,等我们长大了,也要把祖国建设得像花园一样美丽……

  人都说一个人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以兴趣为职业,也有截然相反的论调,一个人最不幸的事也是以兴趣为职业。幸与不幸,当事者评断。12岁小学毕业,家人看他对相声如此痴迷,决定成全他。于是坐火车来到了相声的发源地——天津,想到中国北方曲艺学校学相声,一打听不要紧,不招小学毕业生,王磊哭着回了烟台。可能是他这颗爱相声的心打动了谁,不久曲艺学校的人打电话过来说,今年学校有史以来破例招一次综合小班,王磊中奖了。顺顺利利面试,高高兴兴办了入学手续。

  后面5年,他都生活在相声世界里,学“贯口”、“三翻四抖”、“倒口”、“柳活儿”,每天和搭档商量今天的段子是“一头沉”还是“子母哏”。对相声的热爱随着青春期一起正常健康地发育着。他的恩师是天津相声世家常派相声继承人常贵升,对他课业要求很严,不教他那些矫情夸张的“相声范儿”,叮嘱他注重内心幽默感的培养,这一点也为他能迅速转型成为演员埋下了伏笔。最重要的是,他做人的道理,处世的方式,都是常老师手把手教的。除去参加大型的曲艺节锻炼队伍,他们也去实习演出,常去天津茶馆里喝茶听相声的老客也许还能认出他:“那小孩在咱们茶馆里说过相声,现在改演戏了。”命运有时候并不真正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因为有时候自己的选择可能是错误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认为这就是他人生的固定模式了,说一辈子相声。1999年初,尚未毕业的他已经被上海一家曲艺团看中,他也想着铁饭碗挣钱养家,就想去上海。可妈妈死活不同意,认为只拿张中专文凭以后到社会难以立足,必须考大学。为此,王磊和妈妈之间展开了有生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执。如果能预知结果,王磊该明白妈妈的良苦用心,向妈妈真诚地忏悔。忏悔时背景音乐为周杰伦的歌: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美丽的白发,幸福中发芽……

  王磊说相声的搭档目前仍在北京一家相声社,继续着相声生涯,每次一见面,他体内关于相声的因子开始暴增,连说话速度都明显加快。能不怀念吗?那青葱岁月可都是用相声段子浇灌出来的。

  2003:幸福了吗?

  考就考最好的。王磊赌气地表态。

  妈妈也给出了两个选项:解放军艺术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

  考就考。先考专业,专业不过,就死心塌地去上海说相声去。结果,北京电影学院到三试被刷下来,而解放军艺术学院三试顺利通过。军校这一枝翠绿的橄榄枝已经抛过来了,能不能光荣入伍就看文化课了。然而对文化课的恐惧迅速掩盖了专业考试通过的喜悦,很好理解,这些年尽听相声、学相声、到茶馆说相声了,哪有工夫学数理化啊?关键时刻,还是妈妈给力,找了所高考复习班插班补课,时间3个月,目标高考。王磊用“脑子都快爆了”形容那3个月,不说多辛苦了,反正之前王磊同学认为考上是“不可完成的任务”,可最后他考了400多分,而当时解放军艺术学院录取分数线为240分。看来,只要肯吃苦,能学好相声的,也能记住唐诗和公式。

  王磊穿上了绿色军服,戴上了旭日一样红的肩章,走在学院的林荫路上,感叹幸运之神真是无处不在。学相声的综合小班直到如今也只招了一届,而他碰上了。考军校,两年一届,也让他赶上了。只是他没有预测到,有更好的事情等着眷顾他。

  在学校的4年里,王磊过得很惬意,上课学戏剧理论,上台演各种角色,对于知识和角色他像小时候听故事一样来者不拒,快吃慢咽细品回味。有相声的底子,台词功夫进步之快让众同学刮目相看。但是这两种艺术门类有相通处,更有相悖点。比较起来相声表演起来更自由些,尤其是对脸上的戏比较容易忽略。而戏剧表演则是声台型表一个都不能少。学院那几年话剧作品呈上升之势,大有话剧复兴的阵势,也让他们赶上了。他在毕业大戏《我在天堂等你》中出演男一号“欧战军”。他们在台上演,台下的观众一拨拨来,王磊也不会想到这其中有个导演正在观众席里微笑地注视着他,并有可能改变他的命运。那个人正是空政话剧团(现空政电视艺术中心)的导演尚敬。

  2003年初夏,王磊到位于北京灯市口的新单位报到,一起来的还有《我在天堂等你》的女一号殷桃。现代人被物质蛊惑了精神,变得特别爱研究幸福感、幸福指数,应该是应了“缺什么补什么”的俗语。当时的王磊,幸福感是最强的,幸福指数也接近涨停,进了这扇门,可天天都是“明星对对碰”了。如同观众和演员建立的微妙的关系,当经常在电视电影里露脸的人冷不丁地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你要和他一起吃食堂、开周会,是需要点时间适应的。

  导演领进门,演戏在个人。王磊的专业演员生涯就此开始。《我心飞翔》中的“江波”、《垂直打击》中的“段举”、《幸福像花儿一样》中的“赵卫国”、《房前屋后》中的“平三”、《张小五的春天》中的“爱国”、《派出所的故事》中的“王强”、《防火墙5788》中的“顾京飞”(男主角)等等,当然还有《武林外传》中的“姬无命”这一非常经典的龙套角色。对这个角色,王磊是非常偏爱的,对当时拍摄时的事情记忆犹新,因为这一角色的表演得到了尚敬导演的认可。导演的认可对演员来说比拿不拿演出费重要得多,因为这就意味着导演的演员库里多了一个名字,而演员也有了更多潜在的角色。

  尚导自执导开拍第一部情景喜剧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连拍三部的《炊事班的故事》,创造出文化现象的《武林外传》、《健康快车》、《卫生队的故事》等等喜剧,部部收视长虹,久播不衰。“尚氏喜剧”也成为一块市场好、口碑佳的金字招牌。也直接培养了闫妮、沙溢、周小斌、毛孩、姜超等演员,造星能力所向披靡。王磊被人注意,也正是因为《炊事班的故事》第三部中那个令他纠结的“王班副”。

  在整个《炊事班的故事》拍摄中,六大主演五个是空军的,其中演“老高”的范明是兄弟部队的,因为档期问题不得不退出第三部的拍摄。所谓“临阵换将乃兵家大忌”,但事实已定只能找人救场了。这时尚导的演员库里就跳出一个人:王磊。于是编剧徐君东老师心急火燎地加了一集“老高”调走的戏,然后把后20集“老高”的戏几乎原封不动地交给了“王班副”。第三部播出之后,对王磊演技质疑的声音很多,用他自己的话就是说“骂声一片”,他自己压力也很大。甚至觉得有点委屈,自己捧着真诚,顶着“雷”表演的作品被人指责,太不公平了。他给妈妈打电话诉苦,妈妈劝慰他:骂你的人说明他关注你,如果大家都毫无反应那才是真白演了。观众品评演员难免有惯性思维,难免“先入为主”,如果他演得太贴近就有模仿范明戏路的嫌疑,如果演得太个性观众也会觉得没了“原味”。千人千面各具慧眼,公婆都有理,就等于没理了。不过王妈妈劝慰人的功夫也值得称道。不光妈妈为他打气,导演尚敬和编剧徐君东专门撰了一篇为王磊鸣不平的稿子发到网上,这让王磊着实感动了一把,就凭这一片诚心,什么都值了。

  2011:我们生活在最好的年代

  2011年春节,演员王磊过了一个“丰收年”,先是尚敬导演的情景喜剧《大学生士兵的故事》央视首播,他扮演主要角色“王班长”,后是尚敬导演的电影版《武林外传》上映,他扮演“死而复生”的“姬无力”,前者终于从“副职”转正,属于事业上升期范畴,后者改头换面首次登陆大银幕,票房2亿多,属于开辟新天地。

  《大学生士兵的故事》是尚氏喜剧继续发力的精品之作,这部剧是根据大学生大批入伍这一军营新现象特意打造的,是一部寓教于乐、风趣诙谐的现实题材剧作。这部50集的电视剧剧组用了68天时间就拍摄完成,几乎“吃住在摄影棚”,主打新演员,自家演员闫妮、林永健、殷桃、沙溢、杨树泉等“金牌绿叶”客串陪衬。剧组里不老也不新的王磊担任承上启下的重要责任,饰演“新兵连八班班长王大磊”,一个外表粗犷、性格耿直,带兵经验丰富的空军中士班长。面对这群古灵精怪的大学生士兵:学法律的余丰太认死理、学计算机的孙大鹏太世俗、学表演的徐帅太柔弱、学体育的金子扬太凶猛、学兽医的来喜太搞怪……每个兵都使他这个班长晕头转向,因此闹出了许多问题和笑话。戏里王磊的角色极具张力,一会儿说“贯口”,一会儿练散打,周转盘旋,贯穿戏轴。戏里“王班长”还有一个死对头,《卫生队的故事》中扮演“刘亚男”的青年演员刘思言也成功转型,不干卫生员改带女兵了,这两位角色一男一女,一呼一应,一捧一逗,常常剑拔弩张,“笑果”明显。在争执与管束、沟通和融和的过程中“王班长”渐渐感触到了自己和兵的变化,这种变化是相互浸染的、统一的。这也是导演为整部戏铺垫的第二条军营接受新事物新思想的主线,这种表演从内而外,又由外而内的,非常考验演员功力。王磊没有让导演失望,演得非常成功。央视八套第一轮播出后,赞声一片,称王磊的表演风格清新,雕琢人物性格游刃有余,夸张表演收放自如,难怪就连尚导都说,王磊必红。

  王磊贴吧有位女游客留言说,王磊虽然不帅,但笑起来很可爱,亲和力十足,让人有种温暖的踏实的安全感。看完王磊也笑着说:“我肯定不是偶像派,咱这张脸就适合演工农兵形象。”也好,这戏路多宽阔啊,什么都能演。如目前正在拍的空军年度大戏,是高希希导演的《决战长空》,王磊扮演一位骁勇善战的国民党飞行员“老杜”。每个演员都有自己最好的年代,拥有天时地利人和,拥有导演的青睐和观众的力挺,一般这时候他的代表作就快出现了。而在此之前,虔诚地演戏,真诚地做人,安静地等待属于自己的那个年代光临。

  他就是王磊,中国空军的演员王磊,他已经明白了演戏也是需要吃苦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而幸福是要转几道弯才会来的。

  借“老高”的台词告诉你:我看好你呦!

  (文章来源:《军营文化天地》2011年第6期)

  
(责任编辑:军事实习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