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颂歌--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心中的颂歌

● 文/于林青

2011年09月08日12:48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是一位离休多年的部队音乐工作者。在纪念建党90周年的活动中,我所在的干休所(广州军区政治部东山干休所)的领导,把一套两卷四册的《中国共产党历史》送到了我们每个老同志手中。我随即开始翻阅着那一页一页光辉而又沉重的历史,但是,在此同时,我的耳朵里却不时闪现出一首一首歌颂党的优秀歌曲。我知道,党史里没有这些歌曲的文字记载,可是我却知道,这些歌颂党的优秀歌曲,都是伴随着我们党的斗争历程而产生的。它们之所以能流传至今,能活在人们的记忆里,就说明了它们的历史价值和艺术生命。

  东方红

  我们都知道,在革命初期,在各根据地,因为缺少专业的作曲人才,所以多采用民歌或人们熟悉的中外歌曲,填上新词,就能宣传党的主张,鼓舞革命斗志。例如在长征途中,由红二方面军创作的《十问十答》,就是根据民歌《小放牛》的曲调和格式填词而成的。歌中唱道:

  一问共产党宣言谁起草?

  二问十月革命谁创造?

  三问中国共产党生于何时?

  四问南昌暴动谁领导?

  ……

  像这样的歌词和这样的曲调,今天某些人,一定不以为然,甚至会说它比较原始,比较简单,但在那个时期,它的宣传作用却是不可低估的,甚至可以说,那就是历史,那就是传统!

  后来到了延安,虽然有了大批的音乐家,新的音乐创作仍然满足不了人们对音乐的需求,于是 “就产生了许多利用农村小调配以新词的新的群众歌曲,以及模仿小调的新作品”。吕骥甚至认为“这是新音乐开始转变作风的一个标记和枢纽”(见《吕骥文选》)。

  这类作品在1939年前后,仍然盛极一时,其中不乏许多著名作曲家参与这种活动,如张寒晖、李劫夫、安波等。有的作曲家还因此获得了“小调大王”的美誉。

  1943年出现的《东方红》,可以被视为民歌填词的巅峰之作,它从一首普通的民歌小调,发展成为歌颂党和歌颂领袖的伟大颂歌,它不仅唱遍了全中国,也流传全世界。

  虽然《东方红》这首歌,在今天的中国如果不是特定的需要,一般很少再像过去一样经常唱起它了。但是它在人们心中的那种特有的印痕,却是很难轻易抹去的。据新闻报道:在2008年11月,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古巴时,陪同他一起到古巴哈瓦那大学塔拉拉分校看望中国留学生的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就在胡主席发表完重要讲话之后,出人意料地上台用中文高声演唱了《东方红》,并以此来盛赞中国共产党和领袖毛泽东所建立的丰功伟绩。可见这首歌在国内外的深远影响!

  不过,在一个很长时期里,对这首歌的创作经过,是由谁填词?由谁加工?曲调是陕北民歌还是晋西北民歌?是《骑白马》还是《芝麻油》?这首歌是否宣传了有神论和个人崇拜等,一直是颇有争论的。因为本文的目的在于介绍那些歌颂党的优秀歌曲,所以不同的论述就不再具体引用了。如果有对此感兴趣的读者不妨翻阅一下本人的一篇文章《关于〈东方红〉这首歌》(载《中国优秀歌曲百首赏析》人民音乐出版社);也可以翻阅一下任卫新的《词海钩沉》之十二《重温〈东方红〉》。我特别同意他文章最后的一段话:其实,有关《东方红》的作者究竟是谁,对于今天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它是那一段历史和那一段时间的作品(载《词刊》2009年11月)。我在那篇文章的末尾也有一段话:关于《东方红》这首歌,“它既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也曾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我们既应历史地看待它的伟大功绩,也应客观地从中得到必要的经验和教训,无论是从音乐史的角度,还是从民歌研究与歌曲创作研究的角度,《东方红》这首歌都是一首值得重视的优秀歌曲”。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如果我掌握的资料没有弄错,创作于1940年的《你是灯塔》(即《跟着共产党走》)这首歌,当是建党以来一系列歌颂党的优秀歌曲作品中,属于创作歌曲一类最早的一首。它由沙洪作词,王久鸣作曲。当时他们都在抗大一分校工作,为了纪念建党19周年和抗大一分校党代会的召开而专门创作的。因为当时两位作者都是20刚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又都出于对党和对共产主义的崇高信念,都以最高的政治热情来完成这一创作任务。据说他们曾像打赌一样,各人都用10分钟拿出初稿,而这首歌一经上演,便迅速流传开去,不仅传遍山东和华中解放区,而且还在国民党统治区的青年学生中传唱,只是把“中国共产党”改唱为“祖国的勇士们”。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初期,这首歌仍然传唱很广。据知,上海广播器材厂灌制的第一张唱片,就是这首歌《你是灯塔》,尤其是1949年10月1日的国庆大典上,军乐队的演奏曲目中,也有这首《你是灯塔》,可知它的影响之大。然而,就在这时,以前苏联作家法捷耶夫和西蒙诺夫为正副团长的文化代表团中,有人说这首歌的曲调是“抄袭”了苏联的一首追悼歌,从此,这首歌就被“封杀”了。当然,也有人说真正原因是歌词中有“我们永远跟着你走,人类一定要解放”这样的话,这就有“中国共产党替代苏联共产党国际地位”的嫌疑(见任卫新《词海钩沉》之十九《曲折:你是灯塔》)。一首歌颂党的优秀歌曲被封杀了30年。直到1980年1月15日,《光明日报》才在诸多人努力下,为这首歌刊登了作者的信和平反文章。由于这首歌诞生于临沂革命老区,2002年,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孙祖镇党委和政府在东高庄建立了一座刻着这首歌词的花岗岩灯塔。

  后来,当有人问起沙洪这首歌词是怎样在10分钟内写出来的?沙洪回答说:“这不是写出来的,是从心里迸发出来的。”他的回答,难道不能让我们从事这项工作和事业的同行们,受到启发和教育吗?

  在我手头,有一段摘抄沙洪的文章,他说:“作为一个年轻的共产党员和八路军的宣传战士,我从周围的群众当中经常地感觉到、看到这种纯朴的感情和坚定的信念。而我自己心中也同样集聚着同样的感情和思想,它经常激荡着,随时准备喊出来。”

  现在,我们可以稍微具体地说一下这首歌的曲调创作。

  记得曾经有人指责这首歌的“你是灯塔”听起来像“你是等他”,其实这种指责也没有多大实际意义,因为这是一首创作歌曲,而不是曲艺音乐,曲艺音乐才讲究“字正腔圆”、“依字行腔”。不仅如此,我在学习和研究曲艺音乐的腔词关系时,发现许多著名的演员和著名唱段,他们不仅讲究“字正腔圆”和“依字行腔”,同样还有“相顺”和“相背”之说,那“相顺”属于“字正腔圆”和“依字行腔”一类,而“相背”则就属于“以字就腔”一类。曲艺音乐尚且如此,又何必苛求创作歌曲呢?

  至于说到“抄袭”苏联歌曲的事,更是毫无根据。有人曾找来苏联客人指出的那首俄国葬礼进行曲《你们牺牲了》的曲谱,他们除了共同采用自然小调式之外,并无其他雷同,不仅如此,我还发现这首歌的曲调,多处采用了我们民族音乐中特有的“顶针格”,就是说:前一句的结束音,与下一句的开始音相同,恐怕不仅不能给它扣上“抄袭”的帽子,还要说它具有突出的民族风格呢!现在想起来,我们之所以当时屈从于某些外国人的指责,似乎和我们片面理解了当时喊得很响的“一边倒”政策有关吧!

  同样属于创作歌曲,同样创作于革命战争年代,又同样是受到广大群众喜爱的歌颂党的优秀歌曲,还有一首特别值得重视,那就是由曹火星作词作曲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从它1943年秋在晋察冀边区平西抗日根据地创作出来以后,一直是广大群众喜爱并广泛传唱的优秀群众歌曲。

  它的歌词真挚朴实,通俗精炼,曲调亲切明快、易唱易记,生动地反映了人民群众热爱共产党、拥护共产党的那种炽热的感情。据词曲作者曹火星同志回忆,1943年6月,国民党抓着共产国际解散的机会,企图解散共产党,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蒋介石在其论著《中国之命运》中,高叫“没有国民党就没有中国”。而共产党则采取针锋相对的方针,于8月15日在《解放日报》发表社论,题目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这首歌于1944年首先在晋察冀边区油印出版,很快传遍全国。在传唱过程中,曾不断根据群众的意见进行修改。例如它的歌名最初叫《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是作者与张学明同志当年为一种民间歌舞“霸王鞭”所编导创作的一组歌曲中的最后一首。其中的“新”字是由民主人士章乃器先生提出加上的。1948年,章乃器接到共产党对他的邀请,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毅然放弃了在香港的企业而投身革命,他在东北各地参观时听到了这首歌,他激动不已,但想到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的地位和评价,应该更准确,更科学,如果改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会更好。于是,在毛主席接见他时当面向毛主席说了他的意见,不久,毛主席就对他说,“你的意见很好,我们已经让作者把歌词改了”(据《祁连歌声》1990年第四期)从此这首歌就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名字,在祖国各地传唱了。

  这里我还想补充说明两点:

  一是这首歌是作者学习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之后创作的,它反映了解放区文艺工作者精神面貌的改变,因此,它虽然只是“霸王鞭”中的一首小歌,却能很快唱遍晋察冀,唱遍全中国,而且至今仍然传唱不衰。据知,这首歌和它的创作经过,已经镌刻在房山县堂上村的纪念碑上,吕骥给它题词:“真理之歌,永世长存!”

  二是这首歌的曲调创作,采用了许多民族民间音乐的方法。例如:开始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显得舒展亲切,民间艺人就称之为“撕开来唱”;而在结束时再出现这句唱词时,就变得非常紧凑,民间艺人则称之为“垛起来唱”。至于它中部的“他坚持抗战八年多,他改善了人民生活,他建设了敌后根据地,他实行了民主好处多”更是一段精彩的垛板。我想,这些创作方法的运用,除了可以说明作者有深厚的民间音乐基础之外,也可以说明这首歌之所以深受群众欢迎,和它的民族风格突出是不无关系的。

  这里我还必须说到另外一首歌——《妈妈教我一支歌》(杨涌词,刘虹曲),我把这首歌视为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衍生出来的一首新歌。它创作于1981年建党60周年的前夕,歌词中的三代人(妈妈、我、儿女),从不同的时代层面出发,唱出了人们对党的一往情深和不变的信任。歌曲创作中,引用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音乐主题,非常巧妙,非常贴切,不仅突出了这个音乐主题,也使这首新歌具有了充分的音乐感染力。

  唱支山歌给党听

  这已经说到了新中国成立之后。

  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新创作的歌颂党的优秀歌曲,可以说数不胜数,但是,我们不能不首先想到由美丽其格作词作曲的《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

  这首歌创作于1951年,它虽然是作者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时的习作,但也是他的成名作。这首歌,具有独特的蒙古族民间音乐的特点,它以悠长高亢的音调,表现了草原人民热爱家乡,热爱和平,热爱毛主席,热爱共产党的真挚情感。它的歌词朴素无华,但却充满诗意,由景入情,情景交融。它的曲调开阔明朗,优美亲切。虽然它仅有四句曲调,以分节歌的结构形式组成,再以重复最后一句作为结束,无论人们随口哼唱,还是听专业演唱,都能让人感到艺术上的享受。因此,这首歌从它创作出来开始,一直传唱至今,在国内外都有很高的声誉。

  这首歌,虽然具有浓郁的蒙古族民间歌曲的风格,且与传统的蒙古民歌在音调和结构方面有着密切的联系,但却不属于填词、编曲、或以某首民歌为素材写成的那类歌曲作品,而是一首创作歌曲,它应该是作曲家丰厚的民间音乐积累在创作中的自然流露。对于民族音乐传统来说,它既有继承又有发展,因此不仅获得了突出的民族风格,也获得了强烈的时代特色。这首歌,已经被评为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系列作品之一。

  而由张永枚作词、肖民作曲的《人民军队忠于党》,则是我们部队音乐创作中歌颂党的优秀歌曲的代表作品之一。

  1960年的春天,作曲家肖民和诗人张永枚等一行数人到井冈山采访。在这次活动中,尽管闹出了被当地民兵误认为是银行失窃的嫌疑犯,而限制他们活动自由的笑话,但是,却准他们吃饭喝酒,以便进行电话调查。在误会解除后,他们经过深入生活,采集民间音乐,反而创作了《人民军队忠于党》这首在部队广泛传唱的优秀队列歌曲,同时,这也是一首歌颂党的优秀歌曲。和同类作品相比,它有了人民军队这一特殊身份。用作者的话说,他们力求表达出人民军队的战斗历程,同时也力求表达出人民军队对党的伟大忠诚。而作曲家肖民,则更追求一种英雄性与抒情性的结合,进行曲风格与民间音调的结合。他们不仅这样想,还努力这样做,难怪这首歌在创作出来之后,那样深入人心,那样好听、好唱、好学、好记,并在部队和地方久唱不衰。据知,这首歌的原名是《人民军队永向党》,经时任总政治部主任肖华同志建议,由《解放军歌曲》编辑部的同志们集思广益,才改为现在的这个名字。

  这首歌有四段词,它以自问自答这种常见的民谣体,反映了人民军队和伟大的共产党、伟大的毛泽东的真挚感情,显得特别生动活泼、亲切自然。它的曲调是以带补充的单乐段构成的分节歌,虽然不是对称方整型的写法,但因为每个下句都有补充,所以仍然呼应有序,而且更使它的曲调显得别具特色,不同一般。

  1963年,在全国人民向雷锋同志学习的热潮中,作曲家朱践耳根据《雷锋日记》中抄录的一首诗,谱成了这首《唱支山歌给党听》,而且迅速在群众中传唱开来,成为歌颂党的优秀歌曲之一。

  但是,这首歌初发表时歌词的署名多为“雷锋日记”,这样,就有人认为是雷锋作词。后来,从1960年出版的《陕西文艺》上,知道这首诗的作者是蕉萍,经朱践耳同志给铜川矿务局党委书记写信,请他协助调查,才知道作者的真名是姚晓舟。

  据《工人日报》介绍,他也是在一次矿工今昔对比座谈会上,听一位矿工唱出的民歌:

  太阳亮照不到咱井下,

  爹娘亲免不了挨打骂。

  矿是家, 党是妈,

  旧社会我受尽苦和难,

  党来了我才笑哈哈。

  这使年轻的姚晓舟深受感动,所以主动把它改编成《唱支山歌给党听》,并署名蕉萍在《陕西文艺》上发表,现在我们见到的《唱支山歌给党听》,已多署名为蕉萍作词。

  朱践耳谱曲的这首歌,以单三部的曲式结构组成,俗称A、B、A,就是说,它的第三部分和第一部分是同一个音乐素材,或者完全相同,形成首尾相一,或者首尾呼应的效果。

  这首歌的歌词朴素、亲切、通俗明了,但更重要的是它唱出了广大人民群众热爱共产党的那份真挚感情,不管你有没有歌词中描述的相似经历,都能够产生强烈的共鸣和联想。

  它的曲调虽然带有一点山歌风味,但并未受“唱支山歌”的局限,而是强调它的民歌风味和抒情性;在“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等句,为了表达痛苦与仇恨的感情,又强调了曲调与语言的结合,使其叙述与说唱的特点更加突出,也增强了它和首尾的对比。

  据朱践耳同志回忆说:“我有时是为写歌而写歌,曲调是从‘脑’里思索出来的。而这支歌,只觉有满腹的话要向党倾吐,曲调是心底涌现出来的。由于写时心情激动不能自已,随着音符一个个写在谱上,眼泪也是一颗颗落在谱纸上,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用眼泪编织成的歌……甚至后来唱它还止不住掉泪。”

  这首歌,1963年3月初,在上海市青年向雷锋同志学习大会上,由任桂珍首次演唱,后来由藏族歌手才旦卓玛演唱,相比之下,她的演唱,显得更加质朴动人,且具有与众不同的感觉。

  写到这里,我自己也很受感动,很受教育。恰如作曲家朱践耳同志所说:“只觉有满腹的话要向党倾吐,曲调是心底涌现出来的。”《你是灯塔》的词作者沙洪也说:“不是写出来的,是从心里迸发出来的。”我想:这大概就是这些歌颂党的优秀歌曲的共同特点了。于是,才有了我这篇文章《心中的颂歌》,算是纪念建党90周年吧!

  (文章来源:《军营文化天地》2011年第7期)
(责任编辑:军事实习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