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幕上的党史--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银幕上的党史

● 文/孙均桥

2011年09月08日12:50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现在,无数的电影工作者在党的号召下,拿起摄像机,用镜头讲述党的一段段辉煌的历史,写就了一部银幕上的党史。银幕上的党史大致分两个类型:一是以革命领袖和党史英烈人物的传奇故事为重点讲述对象,以人物为线,牵出背后一段或辉煌或艰苦卓绝的党史;另一是以某一段党史事件为讲述重点,以事件做舞台,各种人物在这一舞台上粉墨登场。两种类型的党史片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大众审美观念的变迁而不断地调整变化。讲述党史的电影,有纪录片和故事片两类,由于篇幅关系,本文只讲述故事片。

  上篇:走向银幕、走向神坛

  要讲党史电影,先从左翼电影讲起,早期的广大左翼电影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以电影为武器,揭露旧中国政府统治下的黑暗,人民生活的痛苦,激起人民起来反抗黑暗统治,是党对敌斗争的一部分,其本身就构成党史的一部分。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十分重视电影的宣传教育作用,陈毅曾经说过:“在所有的艺术形式中,电影是一种最锐利的宣传武器。我们的电影就是要用无产阶级的革命经验和斗争实际来教育人民,把人民的思想引导到人类先进思想的最美好境界中去,我们党的文学艺术是人民生活中重要的精神食粮。”这就明确地要求广大电影工作者要把党史搬上银幕,用银幕上的党史事件来鼓舞教育人民。

  表现党史中的宏大事件,直面战争场景,是党史题材电影最重要的部分。据曾任国家电影局局长的陈荒煤事后回忆,1950年在文化部第一次全国行政会议期间,曾参加过总政治部一次招待会。当时总政就向各地文化部门提出要求,组织作家来反映革命战争,特别是解放战争中的几个取得伟大战略胜利,为新中国奠定了基础的战役。1952年的《南征北战》这样应运而生,这部由汤晓丹、成荫导演的影片,是中国电影史上的一部经典之作。影片把解放战争中发生在山东、苏北战场的几场真实战例拢在一块儿讲,当时上级的指示是要“以华东战场上一次大歼灭战为背景,着力表现毛泽东运动战思想在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这种要求奠定了《南征北战》准史诗片的地位。这部影片在剧本的创作过程中,曾得到当年指挥过这些战役的高级将领陈毅、粟裕等的关怀和支持,陈毅还亲自修改了几段对白,这样的情况是现在的电影工作者很难想象的。1959年的电影《万水千山》也循着这样宏大叙事的路子,真实生动地表现了红军长征的战斗历程和过雪山草地时的艰苦情景,这部影片所重点要表达的是一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这种精神正是时局所需。1959年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头年,在以后的三年内,人民群众不断地受着贫穷饥饿的折磨。这部电影的上映起到了鼓舞人民群众蔑视当前困难,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迎接光明未来的作用。这是第一部表现长征的彩色故事片。

  1956年的影片《上甘岭》则走的是另一条路线,以小切口反映大事件,这部以朝鲜战争为题材的影片并没有面面俱到地反映这样一个震惊中外的战争,而只是选取了一个连队在一次战斗中的事件来反映朝鲜战争,因此在人物塑造方面更集中,更生动,在反映战争的纵切面上更深入,而其后反映朝鲜战争的几部影片都没有这部经典,如《三八线上》(1960)、《烽火列车》(1960)、《铁道卫士》(1960)、《打击侵略者》(1965)等。其主题曲《我的祖国》成为红色经典歌曲被广为传唱。同样因主题曲被大家所熟知的电影是1961年的《洪湖赤卫队》,这部反映湖北洪湖地区人民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对敌斗争情况的电影,其主题曲《洪湖水浪打浪》因旋律优美,几十年来在人民群众中一直传唱不休。同样的情况在前17年还有很多,如《红日》(1963)的主题曲《谁不说俺家乡好》,《地雷战》(1962)的片尾曲《太阳一出照四方》,《英雄儿女》(1964)的主题曲《英雄赞歌》,《怒潮》(1963)的插曲《送别》等都是至今仍被传唱的“红歌”,它们与电影一道构成了国人精神生活中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1953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出品的《智取华山》开辟了另一条用银幕讲述党史的路线,这条路线被当时的评论界称为“惊险片”路线。所谓“惊险片”就是以截取党史中广为流传的一段传奇故事,经过艺术加工把它搬上银幕,以情节的奇、险来吸引观众。党史题材的“惊险片”既有教育意义,又有观赏性。电影《智取华山》就是这一方面的绝好例子。其原型为1949年5月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大荔军分区路东总队剿灭逃到华山上的胡宗南残部的史实,其中过“天井”,经“滑石板”、“奇袭北峰”极具传奇性。早在搬上银幕前,这个故事已在当地民众中流传甚广:号称“自古华山一条道”的华山被人民解放军找到了另一条“天路”,人民解放军“从天而降”剿灭了留守在华山上的敌人。类似的被搬上银幕的党史上的传奇故事还有很多,如:在党的领导下,村民自制地雷,把进村的鬼子炸个稀巴烂,吓得他们一进村就草木皆兵(影片《地雷战》的原型故事);村民把村里的地下全挖通了,形成地道,给进村的鬼子玩失踪,打得他们找不着北(影片《地道战》的原型故事);一支由铁路工人、小摊贩和流浪者组成的不足100人的非正规军八年来把1000多人的日本鬼子折腾得睡不稳、吃不香(影片《铁道游击队》的原型故事);一支先遣小分队在渡江战役前夕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敌方,在敌人的眼皮底下画出了敌人的布防图并顺利渡江返回送达我方(影片《渡江侦察记》的原型故事);一个12岁小孩,受命送一封十万火急的信,并同在路上碰到要他带路的鬼子机智周旋,最后顺利地把信送达,并把敌人带进了我军的伏击圈(影片《鸡毛信》的原型故事)。这些流传甚广的党史事件在宏大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导演把它搬上银幕,当然不是用它来显示战斗的成果,而是让观众在这部影片里看到人民解放军的机智勇敢,看到意志力对人的伟大作用,展现出人的力量被无限发挥后所产生的巨大效果,其目标指向就是鼓动广大民众去从解放后百废待兴的薄弱基础上建设一个富强的新中国。

  建设新中国需要无数的广大群众齐心协力去默默奋斗,群众应该怎样去做才算是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前17年的电影工作者和其他艺术工作者一道为解决这个问题而进行艺术探索。这就引出了“前17年”党史电影的另一个主题,描述党史英烈的人物故事片。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党史英烈片子是1949年凌子风导演的《中华女儿》,其原型是东北抗日民主联队“八女投江”的故事。这个故事在东北人民中间流传甚广,但由于影片在塑造人物方面平行用力,导致这部影片只是塑造了一组英雄群像,人物形象不够丰满。1950年上映的电影《赵一曼》,则集中塑造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红枪白马女政委”赵一曼的形象。东北是一个出传奇英雄的地方,赵尚志、杨子荣这些英雄人物的故事都长期流传在白山黑水之间,赵一曼的女性身份则使她在这个英雄群体中具有独特性,这部电影以1931年“九一八”事变为时间起点,以赵一曼的抗日活动为线索,集中描述了赵一曼在战场、监狱、医院、刑场四个场景的活动情况,银幕上的赵一曼具有很强的人格魅力,其在监狱里说服看守人员和她一起逃走成为党史上一个不朽的神话。赵一曼的饰演者石联星在当年的捷克斯洛伐克第5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演员奖。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演员获得的第一个国际电影表演奖。接着,《钢铁战士》(1950)、《刘胡兰》(1950)、《董存瑞》(1955)、《永不消逝的电波》(1958)、《狼牙山五壮士》(1958)、《青春之歌》(1959)、《英雄儿女》(1964)、《烈火中永生》(1965)等有关党史人物的电影相继上映。

  通过这些影片我们可以看出,将党史英烈人物搬上银幕的目标固然是让广大人民记住我们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由无数个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但另一方面却也为广大观众树立一个个可以仿效的摹本,让广大观众学有榜样,赶有目标,动员大家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当中去。与此同时,有关党史英烈人物一系列标签式话语也在这个时候产生,并在随后的几十年内流传不息,“中国共产党万岁”(赵一曼语);“怕死不是共产党员”(刘胡兰语),“为了新中国,前进”(董存瑞语),“向我开炮”(王成语)。这些话语几十年来一直激励着广大人民群众去战天斗地,去建设新中国。

  党史电影到了“文革”,则彻底成为意识形态的历史教科书。文艺创作中的“三突出”原则也极大地捆绑着党史电影的发展,这一时期的电影人物被祭上了神坛,是典型的“高、大、全”。

  中篇:回归史实、追求史诗

  “文革”结束的新时期,电影的发展可谓是一波三折,刚刚出现了多方探索的新局面,就面临着娱乐方式多样化,电影边缘化,观众日渐下滑的现实。在这样的背景下,电影界适时调整自己的艺术方向:不再只强调电影的教育作用,而是兼顾电影的审美情趣、娱乐作用,纯艺术片和娱乐片在这时异军突起,占据着电影市场的半壁江山。在这样的情况下,党史电影出现了两股思潮,一是为恢复战争片的真实性及其现实主义创作原则而努力,另一方面,也表现出向苏联、美国战争电影以及西方现代主义电影潮流刻苦学习、认真借鉴的锐进姿态。从1979年开始到1990年前后,国内主要的17家电影制片厂一共拍摄了130多部以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为题材的战争影片,表现出以下几个方面的动向:

  一是以党史上的重大革命历史事件为主要讲述对象的电影越来越多,出现了多项开拓的局面。其中表现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的电影主要有:《南昌起义》(1981)、《大渡河》(1980)、《四渡赤水》(1983)、《西安事变》(1981)、《梅岭星火》(1982)、《黄桥决战》(1985)、《百色起义》(1989)等。表现解放战争时期的电影主要有:《济南战役》(1979)、《挺进中原》(1979)、《解放石家庄》(1981)、《风雨下钟山》(1982)、《巍巍昆仑》(1988)、《开国大典》(1989)等。表现抗日战争时期的电影主要有《破袭战》(1986)等。

  从这些电影可以看出长征仍是一个常讲常新的话题,党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大战役都在银幕上得到了表现,如反映决定我党历史走向的转折性事件的有《南昌起义》和《西安事变》,反映解放战争中我军从战略转移到反攻的有《巍巍昆仑》,反映解放战争中我军揭开战略大反攻序幕的有《挺进中原》,反映解放战争中渡江战役的有《风雨下钟山》等。比较独特的是以下两部影片:一是1984年拍摄的《祁连山的回声》,这部影片讲述了西路军妇女独立团在祁连山阻击敌人,掩护主力部队撤退,最后全部壮烈牺牲的事迹。这部电影的背景是西路军为打通河西走廊而几乎全军覆没的历史事件,笼罩整部影片上的是一股悲壮气氛,与之前的激烈高昂的党史电影相比,可谓是一个异数。另一部电影是《黄桥决战》,这部电影讲述的历史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但是战争的双方却是国共两党的军队。一方是为了将大江南北的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派陈毅将军率领新四军北上,另一方则看到了这样的目的,而派军去堵截,双方就在黄桥发生了战争。战例很经典,新四军战胜了10倍于己兵力的国民党军队,创造了我军以少胜多的光辉范例,狠狠地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嚣张气焰,实现了新四军与八路军的胜利会师,奠定了苏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基础,打开了华中抗战的新局面。前者表明了银幕上的党史观也更客观真实了,敢于正视党史上所出现的错误,后者则展示了抗战期间时局的复杂性。

  二是史诗性仍是以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为主要表现对象的电影的不懈追求。影片《巍巍昆仑》、《开国大典》都表现出向这方面的努力。《巍巍昆仑》以国共两党最高统帅的活动来贯穿全片,所表现的战争是决定中国走向什么的战争。影片始终是以双方最高统帅部的视角统观全局。从表现内容来看,从国共双方的两个“黄河战略”,到青化砭、蟠龙、孟良崮、挺进大别山等具体战役,都是革命战争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影片在场景上也表现出了追求史诗的大场面,如延安百姓大撤退的壮观图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前自炸车炮的悲壮图景,青化砭战役布阵构思的壮美图景,都是以前的战争片中所少见的。《开国大典》则用了3个小时的时间从1948年毛泽东在西柏坡指挥三大战役讲起,叙述了北平和平解放、渡江战役解放南京等事件,直至开国大典,这部影片中出场的人物众多,有名有姓的就有三四十个,事件复杂,头绪众多,可谓是一个巨片。导演通过这部影片告诉大家,共产党取得胜利是民心所向,中国人民必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也是历史所趋。

  早在50年代初期,国家领导人就寄希望于电影工作者要把决定中国革命命运的三大战役拍出来,这个任务到90年代初期才完成,1991年、1992年《大决战》三部曲(《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相继上映,这三部投资一亿多的电影,加起来的时长有10个多小时,几乎等于一部小电视剧。但影片气势恢宏,场面大气,全景式地展示了解放战争中这三次最重要战役的场面,揭示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

  三是以党史英烈或领袖人物为主要表现对象的电影继续拍摄,人物形象更生动,更丰满。先后拍出以下影片:《吉鸿昌》(1979)、《雷锋之歌》(1979)、《刑场上的婚礼》(1980)、《陈毅市长》(1981)、《贺龙军长》(1983)、《陈赓脱险》(1984)、《陈赓蒙难》(1984)、《夏明翰》(1985)、《少年彭德怀》(1985)、《彭大将军》(1988)。可以看出,新时期的党史人物电影,着重表现领袖人物,这与前17年党史人物电影着重表现党史英烈人物相比是一个明显的变化。这一时期的电影对国民党投诚过来的人物也有所涉及,反映的是党的心战工作,这是前17年电影所少见的,如《佩剑的将军》(1982)中的贺坚、《将军的选择》(1984)中的临河战区司令吴非中将,因争取国民党军官投诚,需要一定的情报工作,需要打“攻心战”,因此这类影片斗智斗勇,情节惊险,观赏性极强。

  1979年由八一电影制片厂出品的《雷锋之歌》,展开了银幕上另一类党史人物画廊——和平时期因公牺牲的先进党员(这种类型的片子最早为1964年的《雷锋》)。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名单越拉越长,如1990年的《焦裕禄》,1993年的《炮兵少校》(讲述军人英模苏宁的故事),1995年的《孔繁森》,2005年的《任长霞》,直到2008年拍摄的《铁人》,这些英模人物遍布各个行业,是各岗位上建设社会主义的先进楷模,而前17年时期经常见之于银幕的战争时期的英烈人物则渐渐淡出观众的视野。

  新时期党史电影在人物塑造方面的另一可喜变化是对党史上曾经犯过错误的领导人也开始进行一些正面的描述和评价。如在《开天辟地》里,曾在党史上犯过右倾投降主义的陈独秀,第一次以革命伟人的形象出现在银幕上,影片也以浓彩重墨呈现了他引进马克思主义,为党的创立和早期的理论发展作出的贡献;在《辽沈战役》中,影片也用重墨描绘了林彪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

  下篇:走向市场、精彩纷呈

  1993年对于中国电影发展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度,原广电部颁发3号文件,被认为是电影产业化开始的标志。电影的发行放映机制实行了重大改革,结束了40余年来我国电影行业在计划经济指导下形成的影片统购统销和产销脱节的制片发行模式,改为电影制片厂对完成的影片自主发行,直接走向市场。从而,我国电影迈出了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的决定性步伐,党史电影出现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变化:

  首先是更注重经济效益,主动与社会上的热点问题结合起来,寻找看点。1993年是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社会上兴起一股寻找毛泽东,认识共产党的热潮。这一年,长春、北京、潇湘等厂分别摄制的《重庆谈判》、《井冈山》和《秋收起义》三部影片,塑造了不同时期的毛泽东同志的艺术形象,给党史电影创作再添异彩。它们在影坛上激荡起一股“党史电影”热潮,与当时流行的红太阳歌曲磁带、红色经典小说的重版共同形成了90年代初的文化热点。接下来的1994年是一个平静之年,全年共生产故事片148部,只有《金沙水拍》属于党史题材的电影。这部影片仍是讲长征的故事,长征的故事是一个取之不尽的电影话题。这部影片在展示毛泽东、刘伯承等领袖人物情感世界方面有所突破,毛泽东的“荒庙托孤”,看望身负重伤的贺子珍时的泪流满面,以及在贺子珍的弟弟贺敏仁被执行纪律后的喟然长叹:“做我们的亲戚,难啊……”这一个个情节、场面,展示了毛泽东作为父亲、丈夫、姐夫的情怀,使毛泽东的艺术形象既具常人情又有伟人质,更加丰富感人。

  其次是在表现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方面,党史电影异彩纷呈,大手笔不断。追求史诗的大片继续拍摄,场面更宏大。1996年的《大转折》分为鏖战鲁西南和挺进大别山上下两集,描述了解放战争中解放军由战略转移进入到战略反攻这一段的历史。1996年至1999年分集上映的《大进军》系列(共分4部),再现了解放战争中人民解放军解放大西北、席卷大西南、南线大追歼、大战宁沪杭等一系列战役,该片吸收了《大决战》、《大转折》等影片的创作经验,采用了全知、全局式的非限制客观视点,将影像化的历史读解为实在的历史,使这些作品产生了历史文献感。它与《大决战》系列、《大转折》系列一起形成了反映解放战争的史诗三部曲。这是党史电影追求史诗性的一个阶段性成果,有论者认为它们可以与苏联的《解放》、《莫斯科保卫战》,美国的《最长的一日》等同类型电影媲美。除了这两个系列的大手笔外,1996年的《浴血太行》则显示出了另一方面的追求,这部影片表现了刘邓大军在抗日战争中转战太行山的一系列战役,其中有百团大战,神头岭战役、响堂铺战役、长乐村战役等经典战役。我国反映抗日战争的影片已拍了不少,但像《浴血太行》这样,全景式地记述八路军一个主力师及其领袖在八年抗战中战斗历程的影片,还不多见。

  2001年,围绕建党80周年,创作了一大批党史电影,如:《长征》、《日出东方》、《毛泽东在1925》、《相伴永远》、《毛泽东与斯诺》、《少奇同志》、《走出西柏坡》等。这几部电影各有特色,《长征》讲述了一个完整的长征故事,从1934年开始长征讲起,到1936年到达陕北结束,全景式地展现了长征途中的几次大的战役,几段危险的路途。是以前以长征为题材的电影所不具备的。《相伴永远》则是讲述老革命家李富春和蔡畅的革命爱情故事。《毛泽东在1925》,则把党史延伸到了毛泽东的青年时期,向观众讲述了毛泽东在1925年回家乡韶山开办农民夜校,建立党的农村基层组织,开展农民运动,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故事。

  接下来的党史电影虽然零零碎碎,不成系统,但也出现了可喜的变化。2002年的《恰同学少年》和2004年的《我的法兰西岁月》打着青春偶像剧上市,《邓小平?1928》走的是惊险片的路线,2005年的《太行山上》第一次把朱德指挥的战争搬上了银幕,而同年的《风起云涌》则是描述陈云同志的革命生涯。比较突出的是2006年上映的《我的长征》,有论者认为:“这部影片走出了以战争事件为情节主线,以宏大战略眼光为题旨的长征影视作品,开辟了以小见大、以个人化情感为出发点的艺术构思,为革命历史题材开掘思想深意,增强感染力趟出新路子,使影片超越了政治和意识形态,探寻到信念、信仰这类可以被全人类共同接受的精神境界。《我的长征》彰显的长征精神,在特别需要精神支柱的今日中国,更有净化心灵的意义。”

  用影视明星起演党史电影以吸引观众,增加票房,是电影工作者面对这个时代所祭出的一个法宝,这种尝试起源于1996年的《红色恋人》,严格来说,这部电影不属于党史电影,其内容只是一个虚构的革命爱情故事,张国荣、梅婷的饰演,使这部电影在当年引起了观影热潮。2005年的《太行山上》也起用梁家辉饰演剧中人物。然而比起2009年的《建国大业》来说,这些都只能算是“小儿科”。关于《建国大业》有太多的话题要讲,它的明星阵容、它的票房奇迹、它的策划方略等等。这部向建国60周年献礼的大片时长135分钟,在演员的选择上,它放弃一部分特型演员,让人气明星撑场,这部电影聚集了100多名当红影星,唐国强、张国立、许晴、陈坤、陈好、李连杰、成龙、刘德华、赵薇、姜文、陈道明、葛优、黄晓明、黄圣依……在电影主题“建国大业”的压轴下,形成了“众星拱月”的热闹场景;另一方面,它的叙述风格比以前的党史电影也有不小的改动,比如胜利后党的几位领导人把酒高歌,对蒋介石一些心理层面的诠释等等,都显示出了影片的开拓意向。新的面孔,新的形式,新的意向,使该部片子取得了4.3亿的票房成绩,成为党史电影的一个票房神话,也昭示着党史电影在新世纪的乐观发展趋向。

  (文章来源:《军营文化天地》2011年第7期)
(责任编辑:军事实习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