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学问:细节处的质感--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舞蹈学问:细节处的质感

刘敏谈《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

● 文/记者 邢玉婧

2011年09月08日13:03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位舞蹈家,一直飘在舞台上,被辉煌和掌声包围,突然要安定下来,守住那份荣誉去做学问,能行吗?”——当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主任刘敏决定以主编的身份“锻造”《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有人质疑。对此,刘敏很淡定:“一个艺术家,从沐浴辉煌到一心奉献,一定要淡泊名利。否则,就不可能成事。”

  这页空白应该有人填补

  《军营文化天地》(以下简称“天地”):编辑出版《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的初衷?

  刘敏:1999年9月,我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工作。当时,打开舞蹈系的资料室,却发现资料少得可怜。解放军舞蹈发端于1927年中国共产党建立武装力量之时,由红军舞蹈、八路军和新四军舞蹈发展而来,是新中国舞蹈的先行者和生力军,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1927年至2007年的80年间,解放军舞蹈走过了一条艰苦卓绝而又灿烂辉煌的道路,诞生了无数位优秀舞蹈艺术家和大量经典舞蹈作品,形成了鲜明的军旅艺术特征。然而,这样非凡的历史,却缺少与之相称的大型史著去记叙、评述和研究。作为解放军舞蹈的教育者和研究者,我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其实,早在1996年,解放军出版社就曾出版了由军艺舞蹈系原主任高椿生撰写的《解放军舞蹈史》,这部著作对这一领域有着开创之功,但该著作体例、内容还没有完全展现解放军舞蹈80年历史的全貌。我觉得,这页空白应该有人填补。

  200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首先立项为解放军艺术学院科研课题,随即立项为国家艺术科学“十五”课题,后更名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艺术学“十五”规划课题,2010年被确定为国家“十二五”重点规划图书。这是军艺舞蹈系建系以来承担的首个国家课题,我觉得,这项工作确实具有开创意义。

  天地:从立项到正式出版,历时多久?

  刘敏:课题立项后,我们成立了以军艺舞蹈系专家和教员为主要力量的课题组,并聘请了军、地著名舞蹈理论家赵国政、高椿生、资华筠、王克芬、于平、冯双白和袁禾等担任顾问。2005年,这项“工程”正式启动,当时,我们预计用3年时间完成书稿。但是,在具体操作的过程中,重重困难很快就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预计太乐观了。我们甚至制定了倒计时计划,却发现,在原定时间内,连资料采集阶段的工作都无法完成。我们的队伍,永远向着太阳前进、前进,很少有人停下来,总结、提炼、提升,因此,面对空空如也的资料库,我们的研究工作真的是举步维艰。于是,我们重新申请了项目的运作时间。

  整个研究工作分资料采集、人物采访、完成写作三个阶段进行。从课题开题到完稿,《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历时5年。这5年间,课题组行程数万里,遍访解放军在编的15个专业文工团和已经撤编的8个部队文工团的舞蹈编导和演员,共采访400余人,收集文字资料4000万余字、音像资料300余张和图片资料2000余幅,从而较为全面地掌握了解放军舞蹈的相关史料。在课题组顾问们的指导和帮助下,书稿经过9次全面修改,才在今年5月正式出版。

  时间虽然紧迫,但我一直坚持要求不能放松。越是在细节处,越是能体现一个作品的质感——舞蹈如此,做学问也如此。就连《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的封面,都是从18个入选的设计作品中最终敲定的。历史必须厚重,舞蹈必须灵动。因此,我对封面的要求是厚重、灵动、时尚。我希望这部作品是纯学术的,干净的,纯粹的——一定要纯粹,因为艺术家唯一追求的就是真善美,没有真,就不可能有善,没有善,哪来的美?

  天地:从艺术的角度,您如何评价《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

  刘敏:1927年至2007年,解放军舞蹈历经风雨,走过了一条光辉的道路。红军舞蹈伴随血雨腥风中新生红色政权的建立;八路军和新四军舞蹈工作者用舞蹈作为武器,投身于民族解放事业,在战火中艰难前行;解放军舞蹈用“翻身秧歌”和“胜利腰鼓”见证了解放大军开启新的时代。新中国成立之后,解放军舞蹈经过了20世纪50年代的专业化建设,60年代初期经典作品涌现,“文化大革命”遭受严重破坏、负重前行,改革开放的新时期率先举起人性觉醒和艺术探索的大旗,引领了中国舞蹈的发展方向,取得了跨越性发展的成果等阶段。解放军舞蹈记载了人民军队的伟大历程,折射着历史的变迁,跳动着时代的脉搏,有力推动了社会文化的繁荣发展,是民族复兴、国家崛起中主流文化的重要载体。

  正如这部著作的责任编辑张良村在终审报告中所说,《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是中国第一部全面反映我军舞蹈艺术发展历史的舞蹈史学著作,同时,也是我国第一部重要的军旅舞蹈史论专著。它基于对丰厚的原始一手资料的占有与甄别,史论结合地系统梳理和总结了中国人民解放军80多年来舞蹈艺术发生、发展的历程,归纳了其发展规律、美学特征和艺术风格,是一部抢救解放军舞蹈珍贵史料、总结经验并探求方向的重要著作,填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研究的空白,填补了中国近、现代舞蹈史研究乃至中国舞蹈史研究中关于军旅舞蹈研究的空白。

  并非大功告成

  天地:从军队建设的角度,您如何评价《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

  刘敏:无论是在战火纷飞的战争年代,还是在草长莺飞的和平时期,中国军队舞蹈家从来都是以昂扬的斗志、饱满的激情、深切的目光和精湛的舞艺面向部队、面向社会。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一支支军中文艺队伍活跃在各个战事之中,穿梭于硝烟和炮火之中,为了国家的独立和人民的新生,在当时的各个战区都发挥了相当了不起的作用。舞蹈成为鼓舞革命斗志、讴歌革命情怀的有力武器。在和平年代,部队舞蹈家在主流的当代舞蹈事业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一部部舞蹈作品成为共和国当代舞蹈史上的经典之作,一位位舞者被历史赋予了重任。这样一段值得书写的历史,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按照编年史的方法记录下来,为读者展现了一个恢弘而完整的现当代军旅舞蹈发展的脉络。这也是军旅和国家舞蹈事业多年的需求和夙愿,对解放军舞蹈理论的发展无疑起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的出版并非意味着大功告成,我更愿将其视为一个良好的开端。因为,解放军舞蹈的历史是一座艺术的宝库,值得更多的有识之士去探寻、开采。

  天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的编辑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刘敏:《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记录的这段80年的历史,虽然距今并不久远,但其丰富的历史容量和浩瀚的文化讯息,足以令任何一个研究者望而却步。因此,尽可能史料详实地记录解放军舞蹈艺术发展历程中的事件、人物、脉络、起因及其历史背景,在一个宏大的框架里尽可能传达出丰富的资讯,是对课题组每位成员的最大考验。

  正是因为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我们不仅收获了重大事件的起承转合,甚至将许多早已淹没在浩瀚史料中的作用不小的“小事情”和名声不大却不该忘记的“小人物”也诉诸笔端。正因如此,这部著作在中国现当代舞蹈史研究领域,具有实实在在的拾遗补缺的作用——对于一部舞蹈史书来说,这是一种唯有付出巨大努力和无数看不见的灯下搜寻和埋头写作才能得到的结果。

  天地:目前为止,您觉得《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是否留有遗憾之处?

  刘敏:如果说遗憾之处,那就是相应的存留下来的图像资料特别少。即使是存留下来的,有些个人保存的资料与单位提供的资料不相符,有的图像画质也很不理想。我们曾经花了很长时间,试图去修复这些图片,但无论怎么修,效果都不是特别理想,后来,我们索性用了原汁原味的原图。这部著作中的所有图片,我们都选取了黑白色,我觉得,历史图片就应该是黑白的,这样更具有长远意义。

  因为我们是中国艺术家

  天地:组织编写《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之前,您的工作重点?

  刘敏:在2004年之前,我的精力主要用于抓各项比赛。当时,我最常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军艺舞蹈系的教员综合能力那么强,生源也那么好,可为什么军艺的舞蹈不获奖呢?为此,我查看每堂课,找出我们的学生在表演中存在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决定以赛促训。

  其实,刚到军艺时,有一件事对我刺激很大。当时,我发现军艺的芭蕾舞教学仍在沿用20世纪50年代的方法和理念——我们的芭蕾舞演员,大腿还都练得那么粗,可国外的芭蕾舞演员,早就把腿型塑造得又细又长了,照样能跳好。我觉得,搞艺术应该具有超前意识,必须要接受新的东西、新的方法,我就想组织军艺的芭蕾舞老师都到俄罗斯去看一看。结果,俄罗斯所有的名牌舞蹈学院都不接受军艺,理由是“从没听说过”。怎么办?人家说知道北京舞蹈学院,很可怜,我们只能请舞蹈学院的院长给我们写了一封介绍信,拿着这张“身份证”,军艺才走进俄罗斯,才得到了学习交流的机会。

  那次,是军艺舞蹈系第一次真正走出国门。当时,我就深刻地意识到,只埋头做事远远不够,军艺需要一个宣传自己的平台,需要确立自己的艺术品牌。2000年,我组建了军艺红星舞蹈团。“红星”第一次参加比赛,是在韩国首尔,当晚,来自军艺的5名参赛选手全部获奖——包括金奖!那个夜晚,被同行们称为“军艺之夜”。

  老师还是原来的老师,学生还是原来的学生,可随着思想观念和教学方法的改变,军艺舞蹈系在舞蹈理论、舞蹈表演、舞蹈创作、舞蹈教学四方面都取得了突出的成绩。2004年,通过全国舞蹈比赛、全军舞蹈比赛、CCTV舞蹈大赛、荷花杯舞蹈比赛、国际双人舞蹈比赛以及日本名古屋的舞蹈大赛,军艺的舞蹈终于走上了世界舞台。而每次参加国际大赛,军艺的选手都会给人留下非常特别的印象——穿戴很讲究,道具很讲究,言行很讲究。有人说,你们真不愧是军队的艺术团体,你们的化装间干净得连片纸屑都找不到。我却觉得,这些细节恰恰表明了一名优秀舞者的作风和素质,因为我们是中国艺术家,因为我们是中国军人。

  天地:继《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之后,新的工作重点?

  刘敏:《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的出版发行只是个开始,研究、记录解放军舞蹈的著作还可以分为人物小传、舞蹈表演、舞蹈创作、舞蹈教学和理论四个方向,到我退休可能都写不完。

  天地:现在已经着手准备了吗?

  刘敏:还没有,刚刚完成《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我需要缓一缓。另外,根据各方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舞蹈史》的反馈意见,我们也需要把意见消化,尽量达到完美——虽然完美是一个梦,但我仍想尽量做到。

  天地:作为一名非常有代表性的舞蹈表演艺术家和教育家,对热爱舞蹈的年轻人有哪些建议?

  刘敏:我不得不说,舞蹈是门残酷的艺术,在这个领域中,天赋是第一位的。如果将舞蹈作为业余爱好,对一个人身体灵动性的开发、气质的培养以及领悟力的提升都十分有益。但是,如果要走专业路线,却并非勤能补拙。成就一名优秀的舞者,天赋、勤奋、机遇缺一不可。

  (文章来源:《军营文化天地》2011年第8期)
(责任编辑:军事实习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