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瑟和鸣舞蓝天

● 文/郭   凯

2010年03月19日11:34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琴瑟和鸣舞蓝天
  认识叶晓莉,是在庆祝澳门回归祖国十周年的喜庆日子里。那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跳伞队为澳门同胞进行了一场高水平的“喜从天降庆回归”跳伞表演。第一个表演项目“同庆回归”由叶晓莉和她的3个姐妹共同担纲的,姑娘们将分别把国旗、区旗、军旗及空军军旗依次展开,从千米高空随跳伞运动员降落到澳门的土地上。后来我得知,叶晓莉的丈夫梁勇也在跳伞队,这名国际运动健将是伞队的主力队员。

  2月4日,开春的第一天,北京的天空飘下来些许雪花。这天下午,我与梁勇、叶晓莉夫妇俩约见。地方是梁勇定下的,在北京天坛东路的一家游泳中心,夫妇俩每天这个时候都要陪5岁的女儿梁雅涵学游泳。

  游泳中心没有坐的地方,陪孩子学游泳的家长只得站在大厅等候。我说你们真够苦的,梁勇嘿嘿一笑,说这已经挺幸福了。我愣了一下,他马上把话题岔开,告诉我离这儿不远处有一咖啡馆,他建议我们去那儿说话方便。

  我们走到咖啡馆二楼一靠窗户的地方坐下,梁勇先让我坐好后,再转身摆放好叶晓莉刚脱下来的大衣并拉开凳子让她坐,叶晓莉也很习惯地坐下并向我微笑。那一刻,这一小小举动带来的热度,温暖了这个小角落。

  
“幸福就是把直路走弯”


  体贴的梁勇为我要了一壶台湾乌龙茶,并熟练地为妻子点了一杯咖啡,自己要了一杯白开水。这时我才有空好好地端详这位跳伞健将:标准的北方小伙儿,一米七五的个头,黑红的脸膛,满头黑发,健美的身材,加之灵巧的步伐给人以非常年轻的印象。

  梁勇出身于警察世家,父亲从事刑警工作30多年,母亲也是一名优秀的警官。小时候,梁勇很听话,就是喜欢蹦蹦跳跳,常幻想能腾空飞起来,总能令小伙伴们目瞪口呆地从高处跳下来。凭着这点资本,小梁勇考进了北京少年体校。17岁时便被破格选送到八一跳伞队,成为一名专职的“飞天人”。

  叶晓莉生在一个出美女的地方。在成都老家,她排在三个姐姐之后,成为全家“四朵金花”中的掌上明珠。1993年,从小就梦想做“七仙女”的叶晓莉被选拔到八一跳伞队,成了一名“下凡天女”。这一年,她18岁。

  那时,八一跳伞队还在湖北孝感。因为仙女们的突然降临,伞队的小伙子们一下子变得开朗、活泼、勤快起来。青春懵懂的梁勇也不例外。

  记得有一次,跳伞训练归来,原本可以走一条直路就到集合地点了,可他却带她走了一条弯路回来,将原本8分钟的路程走了近20分钟。这样的经历有了好几次后,叶晓莉终于憋不住了问他,为什么你不走正道却非要走弯路?梁勇红着脸说,我带你看看映山红。

  后来,这段经历让梁勇有了一个最个性化的人生感悟:“幸福,就是把直路走弯。”终于有一天,从未写过诗的梁勇开始写诗了,因为叶晓莉喜欢诗歌。那天,夕阳西下,梁勇把叶晓莉约到训练场旁的一片树林里,鼓起好大的勇气才把一张字条递给叶晓莉:

  “献给队友叶晓莉——和天使一起翱翔蓝天,飘荡在挚爱的领空,那就是我的追求;与仙女一同降落人间,停留在有爱的地方,那就是我的故乡?……”

  梁勇告诉我,自叶晓莉一走进跳伞队,他的眼睛便没离开过她。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会帮一把:定点跳伞,当她从数千米的高空操纵降落伞缓缓降落时,他会教她如何克服空中风力的影响,把脚跟踩在红色的靶心上;特技跳伞,在飞速的坠落中,他会告诉她如何以手脚为舵,并在逼近地面时如何及时地开伞着陆;造型跳伞,当她在上千米高空以每秒几十米的速度自由降落时,他会主动与叶晓莉及她的同伴们研究出各式各样令人拍案叫绝的方案来?????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中,他们携手走过了长达8年的时间。

  每一朵花的绽放都有一个艰苦的孕育历程。慢慢地,这朵夫妻之花也成熟了,在蓝天上,他和她,都能与其他老运动员一样,似鱼在水中一般做出盘旋、斤斗等令人咋舌的动作来……也正是他们夫妻俩这种崇高的事业之爱、战友之爱、同志之爱,才让他们的爱情之花开得芬芳,情感之果结得丰硕。

  
“女人的一半是男人”


  入队之前,叶晓莉看别人跳伞轻松自在很有乐趣,当轮到她自己跳的时候,才知道跳伞是一项高难度、高风险的运动,充满了挑战。

  刚入队时,由于叶晓莉的体质比较弱,要完成跳平台、跳垫布、走航线这些基础训练,她都会要比别人吃很多的苦。叶晓莉告诉我,那一段时间,每天训练结束她都会累得瘫软在地上,一点都动弹不得。尤其转入空中的姿势练习时,教练员总会让她将胯骨垫在长凳上,并且让她把身体悬在空中进行强化训练,这种姿势有时一摆就是半个多小时,有好多次,她都是含着眼泪才坚持下来的。

  叶晓莉觉得自己是“傻人有傻福”,在困难的时候总会有人真心地去帮自己,特别是梁勇的出现。在这个过程中,还没有确立恋爱关系的梁勇,总会在她需要人帮助的时候给她鼓励,叫她坚强,激励她一定要闯过这一难关。

  叶晓莉是四川人,刚来的时候,由于不适应北方冬天的寒冷,手脚都冻伤了,在单双杠上训练的时候,手上干裂的伤口一不小心就被撕破,流出脓血,这时梁勇总会突然地冒出来帮她包扎。那些日子,梁勇几乎天天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陪着叶晓莉开小灶、练体能,别的队友休息了,他们俩就在走廊里或水房里练。正是梁勇的帮助,才使得叶晓莉有了坚持下来的决心,没有当逃兵。

  在梁勇的带动下,到后来叶晓莉全然不顾身上的伤痕,手磨破了,缠上手绢继续练。叶晓莉说,别看那时手糙了、人黑了,但她很开心很快乐。

  抗眩晕训练时,第一次上飞机体验,觉得很好玩,心里特别激动,可飞机刚一起飞,叶晓莉就眼发花,头发晕,呕吐不止。看到老队员们若无其事、悠然自得的神情,更觉得不是滋味,心想,连坐飞机都受不了,还怎么跳伞呀?回来后,她就让梁勇用背包带把自己捆在旋梯的一端,梁勇站在另一端带着她转,直到头发涨眼发黑,一下旋梯几乎瘫倒。她说就凭梁勇这样“折磨”了她两个多月后,难题终于解决了。当教练宣布她可以升空跳伞的那一刻,她第一次与梁勇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一直不动声色的梁勇这时也补充了一个细节。他说,那时他们俩共同感到最苦的还是升空跳伞,有时地面与高空温差达到30多摄氏度以上,经常是升空一身凉,落地一身汗。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一天下来,全身像散了架似的,站着就想坐下,坐着就想躺下。到了晚上,经常是连洗漱的劲儿都没了,躺下就睡着。

  叶晓莉告诉我,在他们跳伞队,不管是新来的队员还是拥有数十枚奖牌的世界冠军,都始终坚持着高强度的训练。体能训练,跳平台、吊环,走航线,叠伞,还有从不间断的跳伞……强度最高时,他们每天跳伞竟多达18次,从早上5点开训,一直要到晚上10点钟之后才能离开机场,光是叠伞就能把人的双手磨出血来。

  见他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回味曾经的艰辛和美好,我的情绪也得到了感染。叶晓莉告诉我说,不是所有的花都能结果,她很幸运,因为她得到了她所能得到的,这里边有她自己的付出外,也凝聚着梁勇的心血和智慧,这其中也包括她的家人!

  从他们俩的谈话中,我明显地感到,在她辉煌事业的背后,也同样蕴藏着她对家庭深深的愧疚。这里,我摘录一段叶晓莉一个月前在空军司令部礼堂作报告时的一段话:

  “年迈的父母先后患癌症在家保守治疗,作为女儿,我不能长期陪伴,只好委托三姐辞职在家照顾。女儿长期放在公婆身边,我几乎没有尽到多少做母亲的责任。就在上个月,刚刚受领参加第34届世界军事跳伞锦标赛的任务,却突然接到了母亲逝世的消息。捧着全家的合影照,望着慈祥的母亲,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可是,当集合的哨音响起的时候,我只能强忍悲痛,背起行囊,准备出发。望着门前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耳边响起振聋发聩的铮铮誓言:升国旗,唱国歌,震军威,扬国威。那一刻,我选择了尽忠,却没能做到尽孝,我相信,母亲会理解我,亲人会理解我,祖国会理解我!”

  谈起这段经历,梁勇眼中含着泪花。我们三个人许久没有说话。

  这时,他们夫妇俩的共同朋友陈莉给梁勇打来电话,问接到孩子后去吃点什么?我说是你们跳伞队的那个陈莉吗,他说是。我说太好了,晚上一起吃饭吧,还可以请她谈谈你们。

  
“所有的爱情都是喜剧”


  陈莉是跳伞界的大腕,真正的获奖专业户。陈莉告诉我,两年前,她转业到了地方,在一家体育部门做机关工作。说话间,孩子们已经出来了。陈莉的儿子比小雅涵大一岁半,两个孩子是一起学游泳的小伙伴。

  陈莉带着儿子开着一辆小“奥拓”在前面带路,我和梁勇一家三口坐梁勇的“捷达”跟在后面。叶晓莉告诉我,这是她公公的车,一辆已经跑了近30万公里的二手车。梁勇补充道,我们一年在北京最多也就一个月左右。说完笑笑不再言语。

  在车上,我问小雅涵,你爸爸和妈妈谁跳得好,小家伙半天没吱声,突然告诉我,妈妈跳得好,问为什么,她说妈妈能踩到圆点上,爸爸总跑偏。一车人狂笑。

  在这个空隙,叶晓莉向我介绍起她跳定点的事来。她说,女子定点是八一跳伞队的传统优势项目,目标就是精确命中直径2厘米的靶心,失之毫厘就可能意味着失败。1995年9月,经过两年的艰苦训练,叶晓莉终于盼来自己的首场秀——全国锦标赛。初出茅庐的她和队友一道,获得了团体亚军,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可是,当她看到队友紧锁的眉头时才明白,她们失败了。在那一刻,她懂得了队友们为什么总是说“战场无亚军”。经过失败的磨练,她变得越加成熟,也逐渐找到了自信。经过成百上千次的锤炼,她在技术上、心理上日臻成熟,已经能够根据自己的经验准确的判定风向,风速,并建立好航线,成绩稳步提高。在接下来的世界军事跳伞锦标赛和全国锦标赛中,她和队友相继在女子集体定点项目中摘取桂冠。

  车在他们家附近10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梁勇显得很吃惊,这里还有好吃的?陈莉说,他们夫妇俩简直就是一个“北京盲”。陈莉点了一个老鸭汤锅,说冬天吃这个好,暖和。当热气腾腾的锅子上来,孩子争着要吃,只见陈莉分别给每个孩子盛了一碗,看着他们快乐地吃。陈莉告诉我,过去我与叶晓莉一样,都不会带孩子,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需求,自从转业这两年才有些醒悟。孩子们吃饱了去玩了。陈莉才给我讲起了她眼中的梁勇夫妇。

  陈莉问我,你知道叶晓莉左耳失聪几年了吗?听完此话,我半天没缓过神来,愣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叶晓莉没听到还是借故去看孩子去了。梁勇的眼圈一下子红了,明显地看出有泪花涌出来。

  陈莉告诉我说,跳伞是一项极限运动,在外界气压的骤变、降落伞打开时和身体落地时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都会对运动员身体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2001年,叶晓莉即将参加全国跳伞锦标赛和冠军赛,就在这备战的关键时刻,发生了一件影响她一生的事。一天夜里,疲惫不堪的她正准备入睡,突然感觉左耳耳鸣,什么也听不见了,总感觉有东西在往耳膜里用力钻,但是疲倦至极的她无暇顾及。第二天起床,已经头晕目眩的她不能完全站立了,这时队干部把她送到当地的医院就诊,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当地医生初步给她诊断为美尼尔综合症,也就是眩晕症。经过两周的住院治疗,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不得已,她被送回北京治疗。空军总医院的大夫告诉她,你这是“突聋”,属神经系统方面问题,严重影响她身体的平衡能力,并告诉她来晚了,要是发病当天来,恢复的可能性有80%。那时,叶晓莉病情都过去两周了,医生告诉她恢复的可能性已经很小很小了,要她不要抱太大希望了。听了医生的诊断,她那时的心情恐怕谁都知道是如何。想着即将离开心爱的跳伞事业,想着今后永远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站立行走……

  梁勇说,那段时间,叶晓莉整天以泪洗面。单位领导怕她出事,让梁勇一直陪伴她住院。梁勇说那段时间也是他们情感交流最多的。

  正说着,孩子们回来了,叶晓莉一脸的开心,这种幸福是从内向外涌出来的。

  火爆性格的陈莉对她说,这事还是你自己给记者说吧。

  叶晓莉让梁勇去看孩子,给我讲起了她的这段痛苦的往事。她说,那些日子她经常一个人靠着窗户,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行人,心里无数次的呼唤:“我要能像他们一样正常行走和生活该多好啊!”不幸总是接二连三,耳朵还没好,不久又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腰肌劳损,不能从事剧烈运动,真的是雪上加霜。处于绝望边缘的她,渐渐地开始抗拒治疗。为能较好地稳定她的情绪,梁勇私下里找了好多名医偏方,当他打听到虽然“突聋”痊愈的概率很低,但通过高压氧舱和其他的辅助治疗,还是可以让妻子重返蓝天的。他把这一喜讯告诉叶晓莉时,妻子破灭了的希望在刹那间点燃了新生。那天深夜,叶晓莉郑重地告诉梁勇:“请你帮助我,我一定能站起来,我一定要继续跳伞!”

  那些日子,夫妻俩天天在一起研究病情、探讨人生、琢磨跳伞,经过一年多的治疗,虽然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她的左耳永远丧失了听觉,但她重返蓝天的种子已经深深地埋在了心中。

  这时,叶晓莉远在美国定居的二姐劝她说:我的傻妹妹,要为自己的下半辈子着想呀,别跳了,赶紧退役吧,到美国来治疗。叶晓莉谢绝了二姐的好意,她说她实在是无法割舍被他们夫妇俩视若生命的跳伞事业。

  叶晓莉笑笑告诉我,她相信命运在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一定会为她打开另一扇门。听她这么一说,陈莉嘿嘿一笑,说:为她打开的那一扇门是爱情之门。

  
“有跳伞相伴就是我们的幸福”


  “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魂牵梦绕,多少回辗转反侧的翘首企盼,终于要重新拥抱蓝天,我既兴奋又激动,发誓要用一生去翱翔、用一生去拼搏。”这是叶晓莉日记中的一句话。

  也许是经受了痛苦的磨练,也许是由于经历了重创的历练,这次重返蓝天的叶晓莉,好像进入到了忘我的境界一般,竞技状态迅速恢复,成绩直线上升。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她连续在俄罗斯、韩国、印度、斯洛伐克和全国的其他比赛中,夺得了10项冠军。

  2004年,当她生完小孩后,身体刚刚恢复完,她就发现自己的状态特别好,似乎对跳伞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

  女儿出生6个月后,这位“妈妈级”选手复出后首次参赛,就在中韩跳伞友谊赛上摘得女子集体定点冠军。第二年8月,第32届军事跳伞锦标赛在俄罗斯举行,这对于从事跳伞运动的军人来说,无异于跳伞届的“奥运会”。年过30的她同年轻队员一样强化训练,每天坚持完成走航线、跳吊架踩点 ,趴滑板,和不间断的跳伞。面对强手如林的多国军事跳伞高手,叶晓莉以自信的操纵动作,和不差分毫的精确着陆,赢得女子个人定点和女子集体定点2项冠军。之后,她又在第四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全国锦标赛等多项重大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个人荣立了一等功。每次,当她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听到雄壮的国歌声庄严响起的时候,她说她都为自己是一名中国军人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面对金牌和荣誉,叶晓莉深深懂得,成绩是属于祖国和人民的,属于领导和战友的,这更属于亲人的支持和丈夫梁勇的关爱与奉献。

  一锅老鸭汤,在这种亲情的氛围中喝光了,我的采访也画上了句号。临别时,梁勇非要开车送我,我坚决不干。理由很简单,他们夫妇与孩子相聚在一起的时间太短暂了,我不忍打扰。

  陈莉理解我的心情,帮助做工作让我自己打车走。

  天上的雪越下越大,车离他们越来越远了,可他们还在雪中目送我。那一刻,我眼睛湿润了,在心中默默祝福这对把直路走弯的恩爱夫妻,愿他们的人生之路越走越宽,事业之路越走越远,幸福之路越走越长。

  (来源:《军营文化天地》 2010年第03期/总第184期 )

(责编:黄子娟)
相关专题
· 【军事杂志】《军营文化天地》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
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
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
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
   精彩新闻
·[时评]改革顶层设计触及重重积弊 事业单位工资如何改革
·[时政]李先念之女李小林现身武汉:愿为家乡发展做些事情
·[时政]浙江官方否认李小萌所称"省长占座"涉及该省高官
·[国际]印最大卫星发射时爆炸 第一级火箭故障或是主因
·[国际]美三航母"会师"挑衅朝鲜|美卖军火重划势力范围
·[军事]朝鲜发射卫星|南海,中国的海|图说中国特种兵
·[社会]湘校车冲进溪流学生14死 “钱云会案”现场组图
·[社会]红色女特工潜伏台湾 县委书记献花熊抱美女主持
·[台湾]台政坛辣妹文化 形形色色恶搞秀 "吃屎"怪餐厅
·[港澳]港船挂国旗鸣长笛向护航海军致敬 梅艳芳七周年祭
   博客精选
·韩国持续军演,金正日为啥很开心 美韩到底想干什么
·张召忠:军人该不该享有特权 曝光毛新宇少将罕见照
·金正日笑对军演谁失望 中国热议迁都因害怕美航母?
·我们应该怎样纪念毛泽东 蒋介石曝宋美龄终生不育?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特别策划
·【特别策划】世界最强航母“搅浑”西太海水 追踪航母
·【抗战特别策划】战争,在他们身上的另一种残酷
·【特别策划】美军秘研无人机可穿透解放军防空系统
·【一周档案】美日联合军演内容被曝光 目标直指钓鱼岛
·【特别策划】美国防部发布2010年度中国军力报告
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
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
·【专题】济南空军某训练基地飞行教员李军
·【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
·【典型】沈空"红旗汽车连"铁马征程60年
·【国防】解放军武警驰援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
·【国防】解放军、武警抗洪救灾
·【典型】5719工厂打造文化软实力纪实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