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飞:随时准备战斗--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杨永飞:随时准备战斗

文/万天兵 伍 轶 本刊记者 余 戈

2011年12月15日15:56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杨永飞,享誉空军的王牌飞行员,以驾驶三代战机对敌目标实施高精度的“定点摘除”而著称,被誉为“蓝天狙击手”。17年军旅生涯,飞行2000多小时,7次执行重大任务,先后参加14次实弹打靶,发发命中目标,创造了空军三代战机精确制导武器打靶命中率最高和命中精度最高两项纪录。1974年出生的他,现已担任航空兵某师副师长。

  “几年前,杨永飞的名字就已经灌满记者的耳廓。据闻,空军早就将他列入重大典型宣传计划,但却迟迟未能排上档期,因为,他随时在准备战斗。近年来,他先后担任大队长、师副参谋长、团长乃至副师长,若再不宣传他的事迹——用空军政治部首长的话说,“就不知道下次是什么长了。”

  这是一个读着《航空知识》杂志度过少年时代,从中学招飞进入航校的“70后”飞行员。从“歼教六”起步,在训练基地首次改飞“歼七”,他赶上了,档案中留下教官“难得的飞行奇才”的评语。分到担负重点作战任务的某航空兵师,改装第三代战机,他又赶上了,并在短短数年内以突出贡献蜚声空军。

  一张英俊中带着点稚气的面孔,两鬓却早早地染了白霜。这位习惯于凌空俯瞰大地的“70后”飞行员,以无比的忠诚、智慧与勇武,在令人陌生的世界为国家熬着心血,让我们对未来天空的和平充满信心。

  现在,这位蓝天骄子向您敞开心扉——

  “难得的飞行奇才”

  2008年11月参加“×××”实兵演习,我和后舱飞行员驾驶战机奔袭×××多公里到达预定空域,而后开始上升高度搜索。在距离目标×××多公里处,我果断按下发射按钮。巨大的机身猛地一震,一枚×××远程对地精确制导导弹喷着火舌直奔目标方向飞去。我和后舱密切配合,全程控制导弹准确飞行。6分半钟后,我通过回传图像看到导弹命中目标。过了一会儿,师长在指挥所通过×××给我发来一个信息:“打中了!”飞机落地后,我从其他同志口中得知,这枚翼展为1.3米的导弹准确无误地穿过3.9米宽的洞口,直接打入洞库内爆炸,完成了一次完美的“斩首”行动。观战的空军和军区空军首长给予了高度评价。演习结束后,军区空军首长还特地让人带回一块弹片送给我们留作纪念,以示激励。此后,许多媒体到部队采访我的事迹。一些战友跟我开玩笑说,我是“一弹成名”。

  从进航校到现在,领导和战友曾送给我三个称号:“飞行奇才”、“夜空四小虎”、“空中杀手”。我不敢以这三个称号自居,但领导和战友的认可值得我终生珍惜,并把它作为我追求的目标、崇尚的荣誉。

  如果说参加招飞是出于对飞行员职业的向往,那么从事飞行以来,我考虑更多的是要对得起这一光荣的职业。在训练基地,由于理论基础扎实、飞行技术过硬,教员在我的毕业鉴定上写下了“难得的飞行奇才” 7个字评语。其实,我自己知道,当时我只是一名学员,飞行事业刚刚起步,教员的褒奖只是对我的鼓励和鞭策。即便世界上有所谓“奇才”,也肯定是勤奋刻苦、长期专注干好一件事而已。分到部队后,为了更好地熟悉航理和高科技知识,我攒了一年的工资,最早购买了笔记本电脑,无论是飞行前计划,还是飞行后总结,都在电脑上完成。业余时间,打打牌放松一下本无可厚非,但我从来没参与过,把这些时间全部用在了研究飞行上,学理论、背数据、钻战法成了我生活的“常态”。或许,在有些人看来,这样的生活方式单调枯燥,然而真正沉浸其中,却会其乐无穷。在空军航空兵某团这个当年南京军区空军唯一的夜航团,我和另外3名新飞行员因为训练刻苦、作风泼辣,技战术水平提高快,被大家称为“夜空四小虎”,我也在同批战友中最早被提升为副大队长、大队长,最先成为长机、教员和指挥员。

  改装新机是我飞行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某型战机是党和国家花巨资引进的“杀手锏”装备,与我以往飞过的二代机相比,集多功能火控雷达、数据链、精确制导武器于一身,是真正意义上的空中信息化作战平台。能够参加新机改装,是一名飞行员的荣耀,但兴奋之余,我也感受到了沉甸甸的责任。党和人民耗费巨资更新空军装备,是让我们去打胜仗的,而不是装门面、搞展示的,更不能成为“空中的北洋水师”。从接受任务的第一天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把新机的最大作战性能飞出来!

  2002年初,我们参加改装时,新机引进不到两年。改装之初,我们飞行训练主要依据厂家提供的《驾驶手册》,实践中发现很多数据与实际飞行对不上号,后来找出手册有5处原始错误。这使我感到,推进训法战法转变应敢于挑战权威。于是,我萌发了修订《驾驶手册》的念头,便组织人员反复比对分析飞行参数,任何疑点都不放过,经过3个多月努力,编写了30余万字的《某型飞机飞行员实用手册》和《某型飞机航空理论1000问》,成为后续改装新机的必备教材。2004年,新机数据传输系统试验飞行在我们师展开,系统总设计师柏鹏教授专程来我部授课指导,我就空地指挥、战术引导、协同配合等问题向他请教。那几天,我们交流了十多次。之后,我把这些答案在一次次试飞中验证,并撰写了《空军航空兵数字化指挥系统的作战运用》论文和《某型飞机综合数字化指挥系统航空使用手册》。有关专家称,这两个成果理论性和实用性很强,是飞行员对数字化指挥系统作战研究较为完整和深入的技术资料。

  利剑中的“利刃”

  这几年,面对高度危险复杂的局势,东南一线部队肩负着重大历史责任,部队上下都在以强烈的紧迫感抓应急作战准备。20世纪50年代,王海、韩德彩、刘玉堤等那批英雄老前辈,从艰难困苦的老航校起步,决战决胜在朝鲜半岛上空,为人民空军写下了辉煌历史。新时期,我们国家富起来了,飞行员待遇条件好了,如果打起仗来反而上不去、打不赢,怎么向历史和人民交代?!如果说南空部队地位特殊,是捍卫东南领空的一柄利剑,那么三代机部队理应成为利剑的“剑刃”。能否把“剑刃”磨砺得锋利无比,所向披靡,对于飞行员尤其是飞行领导干部来说,既是重大现实考验,更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2006年底,我团参加“××××”演习,发射2枚精确制导弹药,一发未中。严酷的事实使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掌握不了先进的技战术,再先进的装备也是个“铁疙瘩”。2007年1月,组织上安排我从师机关到团里任副团长。我感到这是信任,更是责任,便立下“军令状”:两年内攻下“打不准”这个难关。

  如果把战机比作猎鹰的话,各类精确制导弹药就是猎鹰的“利爪”。该型号导弹对发射条件和操纵技术要求苛刻,被公认为最难打的精确制导弹药。为了打好这枚弹,我先后查阅27册500多万字的资料,反复研究视频数百个,纠正了5处原始数据中的错解、误解,协助专家和机务人员对导弹及配套设施进行了3次改装和改进,创新了网格定位、二次截获等5套目标识别定位法。2008年,我再次用团里“走麦城”的该型导弹“百里穿针”、“一箭封喉”,兑现了“军令状”。

  作为一名飞行领导干部,我组织的飞行训练始终贯穿作战思维。以往的训练中,由于新机有预先设置程序,一般训练时,飞机的航路点和攻击点在地面就完成了加载,一旦飞机升空,只需按照事先预定好的路线飞就可以。但是,未来战场瞬息万变,作战任务随时可能调整,必须紧贴实战要求进行训练,我提出了临时改变航路点和攻击点的训法。当时,有的同志担心技术上有困难,安全上有风险。但我通过一段时间的理论分析和反复计算,证明在×××使用过程中完全可以实施。试飞验证时,指挥员使用战场实时监控,通过×××临时给定多个目标,我全部首次进入、及时发现、稳定截获、准确清除。

  战法是克敌制胜的办法。战法研究得越透,战时胜算就越大。师作战、训练部门曾经统计过:我当副团长2年零3个月,组织复杂电磁环境下的多机兵种联演联训12次,赋有战术背景的空中对抗多达近百场。一些高难课目训练和重大任务,我坚持带头上。一次与某导弹营对抗,我驾驶战机越过海岸线后猛然俯冲,在下降到××米的高度后改平,规避警戒和跟踪制导雷达的搜索,超低空向预定空域扑去。在距离目标几十公里时,装挂数吨对地精确打击弹药的战机打开加力,陡然拉起,发动机狂啸着,在迎角极限,把战机推到数千米的空中。接着转向、俯冲,战机灵活地翻转着躯体,对准目标方向,施放干扰、搜索目标、稳定截获……不到××秒时间,我完成了一系列战术机动和模拟攻击动作,将战机作战性能发挥到极致。

  未来战争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一个人本事再大,也无法改变作战的进程和形态,要想取胜,既需要有高度协同意识,又要有独立攻防能力的“空中群狼”。训练中,我始终坚持一个原则:无情之中有真情,再严都不过分。新员改装阶段,除去吃饭、睡觉,我把他们所有时间都进行紧凑安排,利用一切机会提高飞行技术。对大家训练中的问题,不管资历深浅、职务高低,一律指名道姓批评。2000年,我还是副大队长,一位师副参谋长参加大队飞行,在飞行前准备的问答中,他几个问题都没答好,被我毫不留情地取消了飞行计划。

  我清醒地知道,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一个人强不算强,带出一支“空中雄师”才是真的强。我始终把培养飞行骨干作为重要职责,每次执行任务都挑选新飞行员作搭档。飞行员高景,打弹时老出毛病,大家都怕跟他搭档。2009年10月,在西北的一次检验性实弹演习中,我想借机带高景打一次弹,机关和研究所人员出于稳妥考虑不同意。我反复协调、充分论证,保证只要导弹质量没问题,就一定能带高景打中这枚弹。后来,我俩密切配合,精确命中目标。从此,高景走出了心理阴影,成为打×××炸弹的高手。有人问我:“你当时不怕丢掉百发百中的名声吗?”我说:“用个人的名声换来十个、百个百发百中,这才更有价值。”几年下来,我还带出了“千里穿针”王长银等12名年轻飞行骨干。

  最看重的称号是“空中杀手”

  在战友们给我的三个称号当中,我最看重的是“空中杀手”。打起仗来,新机新装首批使用、重点使用、全程使用,必须苦练孤胆作战、精确制敌的本领。而追求这个称号,既要艰辛付出,也要敢于挑战。2007年8月,为摸索某新型导弹在恶劣气象条件下的作战使用方式,我提出了一个深夜雨中低空试飞验证的大胆计划。师领导认为这太危险,我反复推演行动的可行性,说服领导特批了飞行计划。凌晨2时,我驾驶战机冒雨起飞,在厚厚的积雨云中穿梭飞行,密集的雨点打得座舱盖砰砰直响,机体上不时迸出一串串静电火花。我冷静操作,先后3次强行进入目标区域进行搜索,完成了一系列试验飞行,取得了下半夜低气象条件下的宝贵数据,为某型导弹发射积累了经验……

  创新训法战法,不仅要解决技术上的难题,更重要的是要在战术运用上取得突破。2010年3月,我团参加军区空军组织的空地攻防对抗演练。为规避蓝方雷达跟踪和导弹攻击,我们研究了一套超低空跃升突防战术。演练那天,我驾机越过海岸线,一个俯冲,几乎擦着渔船桅杆而过,在蓝方雷达的盲区中穿行。接近预定空域时,我突然打开加力,以极限仰角将飞机陡然拉起,战机发出疯狂的吼声剧烈颤抖直冲云霄。这个动作对于装挂着数吨弹药的战机相当危险,遇到小小的风向气流变化,就会栽入海中。我抓住时机猛地将战机反扣,俯冲、瞄准、截获、发射,短短20秒完成一连串战术动作,等蓝方反应过来,我已顺利返航。这次行动,是空军三代战机训练演练中,跃升角度最大、机动高度最低、准备攻击时间最短的。

  我经常告诫大家,要把今天的训练当成明天的实战。这些年,我始终坚持宁可丢面子,也要紧贴实战推进训法战法转变,决不把演练搞成“演戏”。2007年我们与地空导弹、雷达和电子对抗部队进行区域合作演练,我主动把进攻方位、机动方法、干扰方式全部告诉对方,在“全裸”情况下突防。虽然演练成绩不太理想,但找到了7个制约联合作战能力提高的“短板”,总结出5种一体化作战协同指挥方式。去年,我团首家试飞远海超低空课目,这个课目大纲没有硬性要求,我想这是探索训法战法的难得契机,提出要飞就飞出极限。很多人劝说,飞得差不多就行了,保证安全要紧。我认为只要科学组训,安全不是问题,带领大家反复分析可能遇到的特情,一一制订处置预案,并进行模拟训练。后来,在无线电静默的情况下,我们飞出了海上真高××米和连续机动××××公里的好成绩,这是目前空军同类机型中出海最远、海上飞行时间最长的纪录。

  飞行员是空军战斗力的主体,党和人民从来都寄予我们厚望,并付出巨大的培养代价。从踏入航校大门的第一天起,教员就谆谆教诲我们,飞行员都是国家用黄金“堆”起来的。有一次,我利用出差机会去逛当地的电子市场,下车付打的费时,司机要额外再付1元钱。我不解地问为什么?司机说:“油价太高了,政府出台了政策,乘客在计价费用以外,要多交1块钱用以补贴油价。”听到这句话,我内心突然一震:我们飞上1小时,就耗掉几吨燃油,花费几万块钱;自己飞了2000多小时,国家和人民为我“补贴”了多少?我们只有在飞行上有所作为,才能不辜负人民的期望与重托。

  因为专注飞行,我经常顾不上家庭。一有重大任务,我就常住单位。妻子为了避免我因家事分心,甚至请假带儿子回老家,以至于一些同志把她和儿子的行踪当成了部队行动的“信号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隔几天见不到杨永飞的爱人和孩子,师里准有行动。”改装新机以来,我除在爱人生小孩时休了一个完整的假期外,一共只休了67天假。对妻子孩子,我内心也有愧疚,但作为飞行员,只有确保飞行安全、确保任务完成、确保战斗胜利,才是对祖国、对家人最大的爱。

  从事飞行以来,我有3名朝夕相处的战友壮烈牺牲,自己也有过4次空中历险,但从来没有动摇我飞行的决心,而且我还坚持一个观点,作为驾驭最新型战机的飞行员,必须具备运用手中武器誓死夺取胜利的底气和勇气。2008年6月,我带队遂行上海赛区奥运空中安保任务,我们设计了4个课题进行重点攻关。经过半个月,绘制了20余幅辅助指挥图表,制订了140余套不明空情、特情处置预案,创新了4套战法。一旦来袭目标危及奥运赛场,使用机载武器系统处置不及,必要时我们就使用最后一套战法:驾机直接撞击目标,用生命和鲜血完成自己的使命、捍卫共和国的尊严!

    (文章来源:《军营文化天地》2011年第12期)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