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战争死了,新战争还未出世--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老战争死了,新战争还未出世

● 文/郭继卫

2011年05月10日15:25         手机看新闻

  这本书试图阐述一种新的战争——制生权战争,包括它的概念和观念、它的价值和意义、它出现的必然性和迫切性、它带来了什么并改变了什么,以及它还等待着什么——因为它在现阶段还不曾出世,我们还不能准确描述它长得是什么样,但是可以肯定:它是全新的一代。它的出世将意味着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军事变革”。

  说到“军事变革”,它似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密集过。“新”的变革还在弥漫,“更新”的又要接踵而来了?

  30年来,“新军事变革”已成为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的“热词”,有无数的学者进行过无数的研究。不过直到现在,似乎仍然没有一套普适的与公认的“新军事变革”说法,这并非人们对当前军事领域的鉴识或归纳能力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这场变革可能远未完成,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尚未开始。

  它在等着一个灵魂。“变”与“未变”

  说到“新”军事变革就必然比对出“旧”的军事变革。

  学者们对以往的军事变革也有诸多分类,有按军队组织方式分类的,如兵役制的变化、军队编组构成的变化,或者技术含量引起的专业成分等变化;有按军事理论发展分类的,如国家安全观念、战争内涵或作战思想的迁变;但更多的是按武器或军事技术的更新而加以区分的,因此,火枪是一次变革,舰炮、坦克、飞机也称之为变革,核武器就更是理所当然的变革里程碑。于是军事领域便堆积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变革”。

  历史的脉络果真是如此吗?

  历史学家(或未来学家)有另一套看法。例如,托夫勒更强调军事变革和社会发展的关系:工业社会与农业社会的区别,表现在军事上,可粗略对应为冷兵器时代和火器时代,这一点是为任何军事学家一致公认的一次变革。他因此判断出下一轮军事变革当出现在信息社会。

  军事变革是指军事领域发生全局性、本质性的变化。

  说到战争的质的变化,显然并不取决于一支使用长矛的军队是否换成了步枪。所谓质的变化,不是指作战方法而是军事目的。如果仅仅是技术方法的革新,那么可以断言,科学技术的进步将使这种变化形成一种规律性的常态,根本不具备什么预判上的复杂性。

  最早的战争是有组织的杀戮,也就是说以对生命的剥夺为目的,这个目的如果没有改变,就很难宣称在军事上出现了多么巨大的变化。

  然而,近代以来,军事目的出现了新的变化,工业革命在创造了巨大的社会文明成果的同时,也带来了战争破坏力的急剧增长。因此,战争随即从对人的杀伤转化为对物的摧毁,或者说是对人和物的一并摧毁。

  一旦出现了这种变化,战争就实实在在地发生质变了。理论与现实

  展示变化的代表性事件,是《战争论》的横空出世,克劳塞维茨通过对拿破仑战争的总结,描绘出了将战争推向最大化的惊人前景,并以“流血的政治”的名义,进行了一系列惊世骇俗的军事设计。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自19世纪以来的战争及战争机器,非常注重对作战相关武器装备、军工生产基地、相关自然环境,乃至生活基础设施的摧毁,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人员是作为战争机器的一部分而充当打击对象的——他是庞大机器中的零件、工具、转换轴或随便其他什么什物,他的粉身碎骨,无非是被倒霉地分配在这部机器应该被敲掉的部位罢了,他的价值归依于机器的力量而非脑袋里装着多少个性和智慧。

  战争只是在攻克一个工业化体系。

  这种“物化”现象,使得整体战、消耗战、“战略轰炸”、“毁灭性打击”及核打击应运而生。从而,基于对战争物质硬件的保护,也形成了全新的军事战略意义的结盟关系。

  这一套带有新兴资本主义色彩的战争理论的确让战争本身变得越来越精彩,但是,战争的政治价值能否实现仍是一个疑问。

  “不战而胜”和“战而不胜”,字词排列的小小不同却代表了军事理想与战争现实的巨大差异。

  接连两次的世界大战均是以发起方的失败而告终的。此后美军所进行的较大规模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也完全未能实现开战时的预期。而真正体现了“大毁伤力”的核武器,在“二战”以后的战争中从来不敢动用,并由此带来50年的“冷战”。如果说协作与共生是社会进步的必然趋势的话,那么“冷战”则成为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的一次严重倒退。由此可以看出,这套理论指导与全球化、不同文明体系之间的融合互通、人类广泛享有发展成果等时代必然性之间,仍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零伤亡”:人回来了

  海湾战争是现代战争模式的一个特殊事例,并被认为是信息化战争的首场展演,这场战争之后提出了“零伤亡”的概念。“沙漠风暴”行动中,美军仅有146人阵亡(其中死于友军火力的为35人),而在战争设计过程中,美军是准备了5000个尸袋和4.6万张病床的,这说明了就战争本身而言,这一战果是带有出人意料的特殊性的。时至今日许多人认为,这个战果得益于“撤得快”,因为到了十余年后的伊拉克战争,士兵们就没有这么幸运。

  但是,无论如何,它史无前例地展示出现代社会对战争伤亡的操控可能性。与其说它给人们带来军事技术上的震撼性思考,毋宁说它引发了对战争之中“人的价值”的强烈反思。

  本世纪前后,军事界开始对多年来所奉行的军事战略进行重大调整,高科技信息化战争应运而生,有限战争和“软实力”与“硬实力”相结合的战争观念逐步兴起,从而在理论与实践的方面,展现出无论对人、还是对物(文明成果)的尊重。那种基于“暴力最大化”的过度破坏,最终是很难赢得战争胜利的,这为人类带来了重新认识战争、改观战争使命的曙光。

  沿用着现代资产阶级军事思想的脉络,让世人见识了什么是“世界规模”的大战,什么是保证“互相摧毁”,什么是军事带给人类的永无止境的生存威胁……神话中的“潘多拉魔盒”让“流血的政治”释放了出来,并达到了战争灾难的极限。这逼迫着人们转而要去思考“不流血的政治”或“少流血的战争”了。

  阻挡一列前行的战车,人们习惯于将战车本身打得千疮百孔、分崩离析。也许,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去考虑怎样作用于驾车的人,因为,人才是战车攻击性的始作俑者。

  人类从战争的“人化”发展到“物化”,到现在再重新回归“人化”,这将成为新的军事变革的基本特质。

  这种对“人在战争中的价值”的重新认识,是建立在理性而非感性、被迫而非随心所欲、技术克制而非技术放纵的前提之下的。替代,也是极其重要的转变

  显然,信息化给战争带来了明显变化。但是,就目前对信息化战争的理解,它能否承载新的军事变革使命还有待观察。

  兰德(RAND)智库的研究表明:“信息的目标,现在是、曾经是、将永远是通报决策。如果不是,它就只是个消遣。”“随着数字化信息系统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决策份额(在可选择的行动中做出的选择)是由机器做出的,但是,它们不过是些决策。”“关于信息战的效力……也许使现代系统甚至军队系统的弱点达到了最高峰。”(《防务决策的新挑战和新工具》)

  从海湾战争到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我们可以看到世界最强的信息化军队仍旧无法有效而迅捷地战胜那些具有明显代差的武装集团,这肯定不是“新军事变革”所期望的战争结果。这给我们一个启示,附着在传统战争观念和武器装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革命仍然是有重大缺陷的。信息技术并不是可以直接制造人或物的毁伤与破坏的手段,它本身仍有战争目的层面的局限性。我们不能盲目崇拜和夸大信息化带给战争观念的终极作用。

  信息化战争最现实的可贵之处,是填补了“暴力最大化”之后的迷惘,找到了在人类生存底线之上的战争游戏新玩儿法——既然战争在世界政治角逐中还是无可替代的方式。从“暴力最大化”,到“暴力最准化”,或者是“暴力的基于效果化”。

  信息,已然成为作战制胜的关键与核心要素。信息的争夺与控制,成为未来一个时期的战争关注焦点。这种竞争又将向何处去?我们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个名词:“生物信息”。生物科技被普遍认为将改变世界,它当然也能够改变战争。人的生命参数与功能结构,这或许可以告诉我们“信息化战争的终点在哪里”这个问题。

  战争与人的关系,或军事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关系,终究是军事思想正确与否的唯一研判命题。战争的下一页:写着什么和谁去翻开

  本书作者通过对生物科技军事作用的深入研究,提出了“制生权”概念和战争通过生物科技进入生命微观领域的设想,这些理论引起了相关领域的广泛关注。

  毋庸讳言,现代科技已经发展到大面积、全方位地进军到人体内部,揭示生理规律、去除疾病变化,并能够改造生命结构本身。从而我们对人的认知,也上升到一个全新的、负责任的高度。

  我们有理由相信,一旦生物科技与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现代技术群组相结合,出现全新战争理念与技术手段,发掘“超微的、非致死的、可逆的”军事打击手段,真正体现战争“针对人、制伏人”的基本目的,而又具备毁伤有度、强度可控、科技竞争为主的未来特征,那么终将带来基于人类超微结构空间的战争,并形成新的军事变革。

  孙子有句名言:“势者,因利而制权也。”在上述方面夺取先行优势,就是面向未来的非对称制权策。

  因为说到底,战争仍然是局限于人而非物之间的、以人的意志强制而非生死存亡为目的的、将人类文明持续演进而非中断自毁设置为基本底线的。新的军事变革的深远意义当属:人类之于战争,是在捍卫更充分的生命价值和尊严,获取更自觉的和更理性的理想的觉醒,展开更智慧的和科技含量更高的社会竞争,从而,在军事领域发生重大变化的过程。它可能会相当漫长,更可能会超乎我们当前想象的深刻。

  制生权战争是什么样子的?它有哪些技术难度、对抗特征和战略思维?它给现代军事体系带来哪些重大变化?这就是本书要研究的问题。

  (《制生权战争——新时代的军事战略重构》/郭继卫著/新华出版社/定价:39.00元)

    (本文来自《军营文化天地》2011年第4期)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