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在一条看不见硝烟的战线上--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坚守,在一条看不见硝烟的战线上

● 文/陈彪  王艺杰

2011年09月07日15:12    来源:《解放军生活》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他从军60年,从教50年,他这样形容他的工作:

  “我所从事的不仅仅是一种职业,更是一项事业,这项事业一头连着责任,一头连着使命。”

  “人要有灵魂,军队要有军魂。一个人如果没有灵魂,只能算是缺乏思想的躯体,一支军队如果没有军魂,就会成为丧失方向的武装。战争年代如此,和平年代更是如此。”


  【人物名片】

  邵维正,后勤指挥学院政策理论教研室教授,1935年9月出生,1951年3月参军,1956年9月入党,专业技术一级、少将军衔,是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主要成员,国家社会科学规划学科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史学研究中心常务理事,曾获全军优秀教师、全军教书育人先进个人、军队院校育才奖金奖、总后“一代名师”,2002年获军队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2003年中央军委为其记三等功。从军60年,从教50年以来,主编、参编著作36部,发表文章200多篇,为部队和地方作辅导报告2000多场次,获军队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等40多个奖项,被誉为党的理论的“播火者”。

  今年5月的一天,后勤指挥学院一间会议室里掌声如潮。

  这天,学院为一位75岁的专家学者,举行从军60周年座谈会。

  他,就是后勤指挥学院政策理论教研室邵维正教授。

  从军60年,从教50年,邵维正在红色史海扬帆竞渡,用义无反顾的热忱和矢志不渝的信念让真理释放光芒、用真理凝聚力量,把一名共产党员的信仰与忠诚、心血与智慧、品德与情怀写在精彩的军旅人生中,被誉为党的理论的“播火者”。

  “理论战线上的同志,特别是党史工作者,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弄清党的历史事实,回答疑难问题,把真相告诉我们的党员和人民。”

  这是改革开放之初的1979年。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邵维正在北京的街区里穿行,目的地是图书馆、博物馆、纪念馆。在上海,从中共一大纪念馆出门,邵维正看着手表,一步步测量从“一大”会址到代表住址、再到商讨去南湖开会的碰头地点所需的时间……

  那年,一则来自海外的信息刺痛了邵维正的心:一些境外学者对中国共产党一大的召开时间和参加人数提出质疑,与一些反动学者谩骂我党成立“缺乏社会基础”,称之为“舶来品”和“卢布党”等谬论应和,构成了一股喧嚣的声浪。这让邵维正如坐针毡,如鲠在喉。所谓欲灭其党,先歪其史,邵维正敏锐洞察到了国际反华势力的祸心,决心重新考证党的“一大”召开时间和参加人数这一历史悬案,澄清历史真相。他把那些恶语中伤的言论摘抄在硬卡片上,钉在床头,激励自己。他在日记中写道:“理论战线上的同志,特别是党史工作者,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弄清党的历史事实,回答疑难问题,把真相告诉我们的党员和人民,告诉我们的后代,也告诉国内外敌对势力。这是一条特殊的战线,一条政治性很强的战线!”

  那段时间,他跑遍了北京市所有的图书馆,走访了研究“一大”历史有关的人员,分析了所有涉及“一大”的线索……那时查资料看不到目录,没有复印机,更谈不到电脑,一份有价值的资料就靠在一捆一捆里寻,在一架一架上找,然后一页一页地翻。跑了多少路,无法计算;熬了多少夜,无人知晓;流了多少汗,更无从称量。几个月下来,邵维正收集整理了上千张自制卡片,摞在桌上足有两尺来高。

  1980年1月,他撰写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日期和出席人数的考证》论文,在《中国社会科学》创刊号的中文版与英文版上同时发表,在国内外引起轰动。

  时任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的胡乔木同志说:“这位同志下了这么大功夫,弄清了几十年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党史研究的一大成果啊!”素不相识的日本著名学者藤田正点专门给邵维正写信说:“这项成果的意义不仅仅是某些疑点的考证,更是中国以实事求是态度研究中共党史的标志。”

  这一考证结果,堪称拨云见日。随后,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党史陈列展览和上海一大会址纪念馆,均根据邵维正的研究成果修订了原来的提法;1980年以后出版的专著、教材等也接受了邵维正考证的结论。一位党史专家对邵维正说:“像这类过去已定论的重大问题都能重新突破,还有什么问题不能研究呢?”由此,邵维正的这项研究陆续引发了党史界对“八七”会议会址、进军井冈山过程、遵义会议日期等重大党史事件的多项考证,推动党史基础性研究繁花满树。

  “我们党的历史是一部活生生的信史,不容否定,不容歪曲。捍卫党史尊严,是每一名党史研究工作者的神圣职责。”在党史研究中,邵维正秉持这样的信念,取得一连串重大成果。

  他独立完成了我党第一本创建史专著《中国共产党创建史》,不仅填补了中共党史研究的空白,同时也成为认识中国共产党扬帆起航的那段珍贵历史的可靠依据。著名作家叶永烈在他的作品中曾多处引用这一成果,电影《开天辟地》的相关情节也是在其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艺术性创作的。

  “理论一经为群众所掌握,就会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理论也只有被群众所掌握,才会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

  4月15日,北京军区某师。邵维正为全师官兵作了一场题为《中共党史上的几个关键性问题》的讲座。两个小时的精彩讲解,官兵们听得兴致盎然,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邵维正格外忙碌。中国国防部网、中国军网组织专家作“党史大讲堂”视频访谈,邵维正应邀作第一讲。老教授上来就讲故事,网友听得入迷,纷纷跟帖畅谈体会。

  “我们当教员的人常说,给人一碗水,自己要有一桶水。这桶水应该是活水。我感到,讲好党史,最重要的是用有血有肉的事实说话,让沉睡的往事具有动感,让大众可触可及,这样党史才能走近大众,发挥资政育人的作用,我们讲述的真理才能具有吸引力、感染力和生命力。”邵维正如是说。

  进入九十年代之后,邵维正在与年轻人交谈时,倾听到他们的共同心声:希望读到的党史,不是“文山会海”的堆砌,不是枯燥乏味的说教,而是“捧起来就放不下”的红色“史记”。在酝酿半年多之后,1999年春天,邵维正决定主编《文图并说中国共产党80年大事聚焦》。他始终认为,历史不是空洞的,是由无数事件、人物组成的,他要编的这本“严肃而不失拘谨、通俗而不失高雅”的党史书籍,打破党史惯用的编年体例,而改用纪事体。在这部书中,邵维正与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从1600多张图片中选取了1034张做插图,运用以文为主、以图为辅、随文走图、文图互补的形式来阐述党史。文图并茂显华章,历史瞬间凝千图。邵维正从党的80年历史中精选出的100件有代表性的重大事件和1000余张珍贵照片,把党史连缀成一条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

  “我们看到了大河,也看到了浪花!”这本书出版后,深受读者青睐,全国各大书店供不应求,出版社连续重印7次。成为党史普及读物的典范之作,中央党史研究室领导评价该书“开辟了党史写作新路子”。有读者说:“不少书放下了拿不起来,这本党史拿起来就放不下!”

  将军麾下无一兵,但读者不计其数,听众不计其数。邵维正从中感悟到:理论工作者“只有心中有读者,读者才会承认你的书;只有心中有听众,听众才会信服你的话”。

  心中有读者,心中有学员,心中有听众。邵维正为此孜孜以求,倾注了满腔心血——

  不论是中央部委,还是街道社区;不论是总部领导,还是基层官兵,邵维正只要接到邀请,不论多忙多累,都是以十分的热情投入到辅导报告中。他说:“军队理论工作者的职责是为官兵解疑释惑,传播党的创新理论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2010年10月的一个晚上,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闭幕不久,刚从外地宣讲回来的邵维正顾不上休息,就应邀到总后车队给全体官兵作十七届五中全会精神解读。车队白天保障总后首长用车任务十分繁重,特意安排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以保证驾驶员到课率。邵教授联系官兵的日常生活,运用翔实的数据对全会精神作了讲解。上等兵张建说:“邵教授的课联系实际非常紧,通俗易懂,我们都爱听。”

  “理论一经为群众所掌握,就会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理论也只有被群众所掌握,才会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这是邵维正始终恪守的一个信念,也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立足三尺讲台传播创新理论的精神支柱。30多年来,邵维正始终活跃在教学一线。他经常说:“我是一名教员,首要的职责就是把课讲好,把我信仰的党的理论传递到每一个听课人的思想深处。”为了精心讲好每一课,他认真收集每一个热点、难点问题,在反复研读马列原著,研究学术界相关问题的最新成果后,写出讲稿,反复试讲以提高教学效果,确保党的创新理论真正融入到学员的心中。

  他受总政治部委托主编过的6本全军统编教材,在全军院校第一、二、三届政治理论优秀成果奖评选中获得特别奖。一些多年前在军校上学,读着邵维正主编的教材成长的学子们,现在有不少已经是军队建设的栋梁,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一些认识的或不认识的学生在各种场合见到邵维正时,往往真挚而动情地说:“我是读你的书成长起来的。”

  “作为一个军人,他的服役年限是有限的,但是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他是没有服役年限的,继续为党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作为全国全军的知名教授,邵维正常常应邀外出讲学和调研。他走到哪里,就把党的创新理论的重要思想宣传到哪里,讲解到哪里。2001年起,邵维正连续三年被选拔参加全军宣讲团,他穿梭于大江南北,行程上万公里,做了100多场报告,直接听众达数万人。他的辅导报告,思想观点鲜明,运用事例生动,语言朴实感人,深受听众欢迎。近年来,他还应邀担任多个单位的客座教授,他是中央联系专家、国家社会科学规划学科组成员,他是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主要成员,他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党史党建学科评审专家,他是全国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优质课评审组组长,他是总后讲师团主要成员……30多年来,他不讲条件,不计报酬,只求在更大范围内宣讲党的创新理论,从总部机关到边防连队,从科研院所到厂矿企业,从党政机关到街道社区,他先后作了讲课辅导1700多场次,直接听众达上百万人。他讲授的课题,被制作成教学录像带和光盘,下发到总后师以上直属单位,先后约有10万余人次学习观看,参加学习的同志亲切地称他是“没有见过面的老师”。

  超强度的学习,超负荷的劳作,把邵维正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2002年3月,他住进解放军总医院,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医生动情地说:“这样病弱的心脏竟然支撑着那么繁重的工作,邵教授的毅力真强啊!”而术后不到两个月,他就硬撑着尚未康复的身体走上讲台,为总后军师职领导干部授课。

  走进邵维正的办公室,笔者看到,这里没有一幅字画,没有一件高档工艺品,只有一摞摞的书籍、资料。桌面上摆着一堆药片、药丸。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他患有咽炎、胃病、脑血栓、心脏病等。解放军总医院的医生曾给他开了一张“全休”的病假条,并警告他:“千万不能再劳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同事们劝他,岁数不饶人,以后院外的活动,能推掉就推掉吧,身体更重要。但他却笑着说:“我只有站在讲台上才能体味到人生的快乐,只要讲起课来我就能忘却身体的病痛。”对他的话大家都深信不疑,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对三尺讲台情有独钟,为了坚守教员这个岗位,曾经放弃了两次选择的机会,一次是中央机关调他,还有一次是总部机关安排他当研究室主任,但他都毫不犹豫地谢绝了。

  2008年,他的老伴因病逝世。去世后的第三天,仍处在悲伤之中的他依然按计划去天津的军事交通学院作授课辅导。同事都劝他,跟那边打个电话让他们调整一下吧。他说:“这怎么行呢,做人要言而有信,已经定好了的事情,就不要再变了。再说我给大家要讲的就是关于信仰的理论,如果自己做事都言而无信,那还讲什么呢!”就这样,邵维正强忍着悲痛,仍踏上了去天津的列车。

  作为老教授,邵维正承担多项国家和军队级课题,总是想方设法多让年轻人参与进来。《中国共产党80年大事聚焦》编委会,吸纳了17人参加;《邓小平百年百事》编委会,吸纳了23人参与。编写《中国共产党90年创新实录》时,邵维正又把周围的年轻教员都召集到一起,并找来一大堆资料发给大家:“这几本是小李的,这几本是小杨的……”

  谈及此事,年轻教员都很感动:“每本资料邵教授都夹满了书签、字条。我们心里明白,其实这本书他已经胸有成竹,完全能自己写。他召集我们来做,是躬下身子做人梯,让我们年轻人更快地成长。”

  邵维正没什么别的嗜好,平常最喜欢做的,一是读书,二是和别人交流做人与求知的道理。他碰上好的书籍,一买就是十多本,分发给他的学员和同事,建议他们阅读,和他们交流学习心得。这些年,当听说有的单位想购买他编写的党史教材而经费不足时,邵维正立即自己掏钱购买赠送;学院青年论坛经费紧张,他从个人储蓄中拿出1万元资助。每次单位组织向灾区捐款,他至少要多捐一倍。他说:“我年龄大了,不能直接去灾区救灾,只能以此对灾区人民尽一份心意。”

  年逾古稀忆往事,邵维正深情地对笔者说:“我16岁参军,在朝鲜战场入党,阵地意识根深蒂固。思想理论是一条看不见硝烟的战线,思想理论搞乱了,不打就会自垮,作为一名党员,我必须坚守阵地!”如今,75岁的邵维正教授已达到了军人服役最高年限。退休后的老人把挂着将星的军装收进衣橱,穿着便装继续查档案、搞研究、作报告、带学生。“从年初开学到现在,我只在端午节休息了半天。作为一个军人,服役年限是有限的,但是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是没有服役年限的,继续为党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责任编辑:军事实习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