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飞行,他们这样抉择--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生死飞行,他们这样抉择

● 文  李广君

2011年06月07日14:35    来源:《解放军生活》     手机看新闻

庄文波(左)蒋卫军耿国庆摄影
庄文波(左)蒋卫军耿国庆摄影 
  这是一次普通的转场飞行,但一次不期而遇的发动机空中停车重大特情,却使两名飞行员在生死时速的8分钟内,做出了放弃跳伞、冒险迫降和强改落点、规避村民的两次重大抉择,保住了国家财产,保护了人民群众,捍卫了军人荣誉。

  3月27日,济空某飞院一团组织4架初教某型飞机转场飞行。上午9时整,副团长庄文波、领航股股长蒋卫军驾驶飞机从安徽某机场起飞。9时31分,高度800米,发动机突然出现抖动,飞机状态难以保持。飞行员第一时间判明故障后,在正确处置无效的情况下,指挥员下达弃机跳伞命令。为挽救战鹰和保护翼下村庄,飞行员毅然放弃跳伞,艰难搜索合适的迫降场地。9时38分,飞机落地瞬间,飞行员庄文波发现机头右侧有个村民突然从一个坟包后站起,他紧急带杆,强行改变飞机落点,使村民免受伤害,飞机在野外迫降成功。

  果断处置,展现了精湛飞行技能

  3月27日上午9时整,安徽某机场春意盎然,碧空如洗,飞行员庄文波和蒋卫军跨入座舱,戴好飞行头盔,系紧安全带,作为长机率先滑跑起飞,融入无边无际的蔚蓝天幕。随后,僚机飞行员江廷和时忠伟也驾机起飞,加入编队。

  “杆舵相连心相连”是庄文波和蒋卫军这两名老搭档在飞行中对前后舱驾驶员默契配合的形象比喻。同是1972年出生的这两位飞行员,都是四机长机、一级飞行员,技术都非常娴熟。庄文波指挥100多个场次,飞行2400多小时,从1996年留队任教就开始飞这种机型,对飞机的性能脾性了如指掌,每逢节后开飞、新员放飞、飞高难课目,他都带头飞。蒋卫军也不示弱,飞行3100多小时,特别是近3年,他年年出满勤,从没有因个人原因耽误飞行训练,全年飞行时间在全团排在前三名。因为对飞行有着同样的感悟和经历,他俩在执行任务或平时飞行时,也最愿意一起比翼蓝天。

  9时30分,飞机保持平飞状态沿着预定航线飞行,一切都是那么顺利。9时31分,高度800米,速度220公里/小时,距离转场机场30公里,两名飞行员正全神贯注地操纵飞机。突然,后舱飞行员蒋卫军发现发动机转速表有50转左右的摆动量,他强烈预感到发动机可能要出故障。

  蒋卫军迅速与前舱飞行员庄文波核对发动机转速表数据。庄文波扫了一眼转速表,前舱转速表指针也在发生摆动!不好,发动机出故障了!两名飞行员绷紧神经,相互提醒,同时庄文波立即向塔台指挥员报告“转速表摆动”,并做好特情处置准备。磁电机正常,注油唧筒正常,发动机温度表、滑油压力表等仪表指示正常……前后舱两名飞行员对相关数据进行核对,按操作规程迅速检查了相关设备和仪表工作状况。此时,塔台指挥员提醒:“调整保持能维持状态的转速。”“飞机抖动剧烈,状态难以保持。”9时32分,庄文波再次向指挥员报告。此时,两名飞行员已明显感觉到飞机剧烈抖动,发动机发出忽高忽低的刺耳声,转速表摆动量增加到300转左右。庄文波和蒋卫军判断:发动机已出现间歇性停车。

  发动机空中停车是现代航空界困扰飞行安全的一大技术难题,如果处置不当,很可能会造成机毁人亡的严重后果。庄文波和蒋卫军所驾驶的飞机仅装备一台发动机,一旦发生停车,飞机将彻底失去动力。此时,僚机飞行员江廷和时忠伟透过座舱玻璃,清楚地看到长机左右摇摆、上下颠簸,状态难以保持,飞机高度也在下降,不禁为战友捏了一把汗。时间在一秒一秒地飞逝。蒋卫军紧盯座舱各种仪表参数,观察和保持着飞机状态,庄文波则活动油门开关。但是故障现象仍无改善,随后他们改用右手前后摇动手摇泵,帮助发动机供油,试图恢复工作,结果还是没有成功。随后,庄文波报告:“我到不了本场了,距离本场28公里,准备野外迫降。”连环风险向庄文波和蒋卫军袭来。此刻,庄文波和蒋卫军沉着冷静,默契配合,边向指挥员报告情况,边搜索合适的迫降场地。

  9时35分,发动机已完全停车,飞机高度骤然下降。此时,迫降场还未最后确定,两名飞行员命悬一线,塔台指挥员朱贵涛下达命令:“如果迫降条件不具备,可以跳伞。”生死抉择的时刻到来了!跳还是不跳,对每名飞行员来说都是一次生死考验。弃机跳伞,就意味着战鹰坠毁,国家财产遭受严重损失。对庄文波和蒋卫军来说,还意味着团里已保持54年的飞行安全历史在他俩手中戛然而止。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选择野外迫降,全力保护战鹰、保护国家财产、延续团队辉煌,是庄文波和蒋卫军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坚决完成任务的强烈的使命意识一直支撑着他俩到最后。

  此时,庄文波和蒋卫军临危不惧,坚定地向指挥员报告:“选择场外迫降!”

  密切协作,展现了精诚团结精神

  飞机高度不断降低,庄文波和蒋卫军艰难地搜索着适合迫降的场地。从空中望去,机头右前方是崎岖不平的山区,庄文波迅速调整机头向左前方飞去,当发现前方农田里耕作的人多,且不远处还有一个几百户人家的村庄时,他们又立即重新选择迫降点。就这样,庄文波和蒋卫军3次调转机头,但驾机野外迫降的信念始终没有动摇。

  机翼下,潺潺的郎溪河水静静地流过一个又一个村庄,空中正经历的这场险情,她还浑然不觉。要知道,飞机一旦在此迫降,很有可能造成地面附带伤害。庄文波和蒋卫军都出身农村,对农民都有着特殊的感情。出生在山东长清的庄文波,1992年招飞到部队,由青年学生成长为空军飞行员,他觉得很自豪。每次回老家,乡亲们羡慕的目光和由衷的尊重,都使他实实在在地接受了一次教育。他觉得,他应该好好去飞,飞到不能飞为止。蒋卫军则从小生长在陕西咸阳农村,参军20年,身上始终保存着朴实传统的西北汉子本色。

  危难时刻显身手,人民空军爱人民。此时,他俩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决不能把危险留给机翼下的人民群众。

  此时,飞机高度在急速降低,庄文波集中精力寻找迫降场地,蒋卫军则聚精会神观察飞机状态。在极短时间内快速选准迫降场地,对飞行员的飞行技术和心理素质都是一个极大考验。而所有这些条件,这两位飞行员都具备。庄文波1996年留队任教后就在这个团,就飞这种机型,对飞机的性能脾性了如指掌。转场前,他又对各种特情处置反复进行了演练。“蒋卫军胆大心细,作风严谨,技术过硬,每次执行任务都少不了他。”在官兵眼里,蒋卫军是团里数一数二的飞行骨干。这些年,他先后10余次外出执行任务,是团里名副其实的“领航之鹰”。

  9时37分,庄文波突然发现飞机右侧麦田有一块没有群众的平坦田地,立即蹬舵调整航向,义无反顾地向这片麦田落去。事后,飞行专家查看现场后称赞说,庄文波和蒋卫军所选择的这块麦田,是迫降点周围500米范围内唯一可以实施安全迫降的场地,选得太准了!

  此时,僚机飞行员保持着高度差,在长机的迫降点上空盘旋,实时观察着庄文波、蒋卫军的迫降情况,并不间断向塔台指挥员报告。

  心存大爱,展现了崇高价值追求

  10米,8米,5米……飞机高度在逐渐降低,庄文波和蒋卫军全神贯注操纵着飞机对准选定迫降的麦田,准备着陆接地。然而,就在飞机快要落地的瞬间,庄文波突然发现机头右侧麦田中,一个正在干活的花白头发的村民从一个坟包后猛地站起。此时,坐在后舱的蒋卫军也发现了这个听到飞机响突然站起身张望的村民。

  千钧一发之际,再次上演生死抉择。

  “有人!”人命关天之时,庄文波突然大吼一声,紧急带杆并向左压杆,强行改变着陆点规避村民,同时拉回防火开关,飞机几乎贴着这个村民的头皮掠过,在巨大的惯性下飞机又被拉起两三米高,前冲200多米,偏离最佳着陆位置,左机翼与一电线杆相刮,撞到地头上两棵杨树上,飞机野外迫降成功,两名飞行员安然无恙。

  紧急关头不忘拉回防火开关,这个看似细小的动作,对防止飞机迫降后发生爆炸造成地面附带损伤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之时,敢于强行改变着陆点,把危险留给自己,源于对人民的大忠大爱。

  “保护群众是军人的本能。”事后,庄文波谈到为规避麦田里的村民而紧急带杆全然不顾个人安危时,他的回答平静坦然。庄文波说:“如果这位村民因飞机迫降伤亡,我会内疚一辈子,一生都不得安宁。”尽管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前舱飞行员手中,但后舱飞行员蒋卫军没有任何抱怨,他感慨地说:“如果因为前舱飞行员的紧急带杆规避群众,使我们发生意外,我都觉得无憾和光荣,如果当时我在前舱驾驶,也会那样做!”

  飞行员舍生忘死保护人民群众的壮举深深感动着马兰村的乡亲们。事后,63岁的被救村民王道才,这个1969年退伍回乡的老兵和村党支部书记朱志宝一起带着锦旗专程赶到部队,激动地握住飞行员的手,热泪盈眶,深情表达对子弟兵的谢意。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