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之口述--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六十年之口述

2011年10月20日15:59    来源:《解放军生活》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的故事感动世人,但你可知,解放军的进藏之行,也是一次“长征”。作为进藏的先头部队,他们发昌都、经边坝、过嘉黎、抵拉萨;他们翻越6300米高的东、西大雪山;他们克服断粮、战胜缺氧,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藏族同胞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

  棉裤越穿越薄的进藏女兵

  1952年2月,在我们师浩浩荡荡开往西藏的队伍中,有一群特殊的娘子军,共 30个人,都是些年轻的姑娘,平均年龄十七八岁,最小的徐翠文刚满13岁,队长田涛也才22岁,还带着6个月大的婴儿一起行军。

  上了高原,吃饭成了大家的大问题。因为海拔高,沸点低,饭很多时候都没有煮熟,但还能咽得下去。最不适应的就是吃酥油、抓糌粑。一天中午,做饭组炒了一锅白菜,我们高高兴兴各自打了一盘,尝了一口,就都皱了眉头。

  田涛队长看着大家瞪着眼吞米饭,心里特别着急:不吃点儿蔬菜,身体会慢慢垮下去的,别说解放西藏了,到不到得了西藏还是个很大的问题。她把大家召集起来,轻言细语地说:“吃了酥油行军,才有劲,就不会那么喘气了。谭冠三政委曾经摆了一次酥油糌粑宴,专门宴请军、师、团干部。首长们年纪比我们大,都带头吃酥油抓糌粑,我们年轻姑娘就不行?试试吧!我看,我们能学会吃酥油糌粑的。”说完,田涛举起一杯酥油茶,一口喝了。

  不久,这些娘子军不仅学会了吃酥油炒的菜、喝酥油茶,还学会了把瓷碗转来转去,用四个指头搓糌粑,搓成一条一条的,往嘴里扔。

  说起困难,有些困难是男兵永远遇不到的。那时候一些女兵结婚居然没有被子。怎么会没有被子呢?原来女兵们力气小,为了轻装,多数人把被子精减掉了,晚上大家就蜷在一起靠大衣过夜。孙常耍了小聪明,把被子的棉絮剪了一半出来,打到背包里。可不久,连这一半也没有了!原来,那个时候的行军路上,不要说买卫生纸,就连一般的草纸都买不到。女兵们例假来了,只有掏棉衣棉裤的棉花,有的把被子的棉花也掏了。被子被掏空了,棉衣棉裤也越掏越薄。

  (回忆/杨星火 整理/刘伯虎 肖齐俊)

  别了,我的无声战友

  翻越努贡纳山的那段经历,至今令我难以忘怀。努贡纳山,也叫西雪山。此山虽高,但是因为我们部队连日越涧爬坡,翻越它的时候,已不感十分困难。山脚下是一个水平如镜的湖泊,湖水近处褐黄,远处青蓝,像一块闪闪发光的宝石镶嵌在翠绿的万山丛中。湖水支岔处有一座木桥,部队和骡子必须从这座颤巍巍的小桥上横越。

  骡子过桥,姿态各异。有的在战士的牵引下顺利通过,有的在桥头踟蹰不前,最后由战士们连吼带搡地推将过去;有的则是吃喝不行,抽打无效,弄得桥头之上,气氛有些紧张。要知道它们背上驮的是我们天天要用的银元和粮食。

  人们簇拥在两岸,声音嘈杂。每当有骡子过桥,大家都为之捏一把汗。忙乱中,一头骡子先是在河边扬蹄嘶鸣,然后踏上桥板不听牵引。

  左挣右旋,“扑通”一声,掉入水中。“不好!有骡子掉下去了。”“糟糕,银元!”运输队的同志动作麻利,几个精壮小伙子,衣服也未来得及脱,便纷纷跳入水中。那骡子硕大的身躯,在水中拼命地挣扎。它扬起头“卟卟”地喷着水花,四蹄乱蹬。尽管它劲大气足,因为背上驮着沉甸甸的银元,这一切都已成为了无用功。

  大家根本顾不得水寒和危险。先把骡子身上的货物解下来,艰难地送到了岸边,然后又设法去救骡子。但最终,这头与战士们相伴千里的骡子被藏区的湖水淹没了。大家凄苦地站在岸边,泪水禁不住在每个战士的眼眶里打转。不知过了多久,队伍又开始慢慢行进了。大家一步一回首,在心中默默地念叨:别了,我的无声战友。

  (回忆/林亮 整理/耿照运 李凯)

  先遣队入拉萨

  从1950年4月4日到9月8日,经过整整150个日夜的长途行军,我们的队伍终于要到达期盼已久的目的地——拉萨。我们在湍急的小溪旁,洗净汗泽雨浸的军装,涤去头发上的灰尘。有的人胡子长了,到处寻找刮脸的刀片。千人的队伍,刮脸刀只有那么几把,没有办法,只有你传给我,我又传给他,相互轮流使用。仅有的一天休整时间,可忙坏了文工队的同志。文工队练习打腰鼓的劲头可真足。许多藏族同胞听见欢快的鼓声,都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睁着惊奇的眼睛,带着友善的笑容,欣赏着,窃议着。腰鼓队鲜艳的红衣裳,像一团团火焰,在这广阔的沃野跳跃闪动。先遣支队要进拉萨城的消息不胫而走。前来问候的、拜望的、探听的人愈来愈多。他们当中除了藏族兄弟以外,还有汉族同胞和尼泊尔人。他们穿着各色服装,露出各种表情。9月9日上午10时,我们列队整齐,战歌嘹亮,步伐矫健地向拉萨城进发了。

  刚出营房不远,在拉萨河旁,便遇到了庞大的迎接队伍。西藏地方政府四品以上的官员列队来迎接我们了。他们分别穿着黄袍、红袍和紫袍;按级列队,停足迎候。各种颜色的衣服,相互交杂,辉煌耀目。双方互赠雪白的哈达,以示敬重之情。西藏地方政府指派凯墨索南旺堆和柳霞土登塔巴为代表,前来接洽,邀请部队进城。10时30分,我们这支大部分人不背枪,不拖炮的军队,士气高昂、神威雄健地开进了拉萨城。如山似海的人群,一下子像爆发的火山,他们欢呼、高叫、拥挤,把道路两旁围得水泄不通。我们的部队向城内开进,到达三代本兵营,这里,就是我们在拉萨的长久宿营地。

  (回忆/林 亮 整理/刘伯虎 兰 三)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