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陆军船队的海上传奇--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一支陆军船队的海上传奇

● 文图/赵希荣

2011年05月10日11:46    来源:《解放军生活》     手机看新闻

一支陆军船队的海上传奇
  晴空万里的时候,登高望海,如果你看到一个个“跳跃”的蓝色光点,这就是陆军船艇。有人说,它们是连接海岛的一块块石砖,浇铸起这海上钢铁长城;也有人说,它们是身体里跳动的脉搏,源源不断地为海岛输送能量。3年前,我走近某要塞区船运大队的水兵,3年来,我与他们一道撇缆绳、刮油污、驰骋海疆,一次次走近他们,一次次被他们感动。这确实是一支特殊的兵种,一群穿着陆军衣服,却有着海军编制,生活在波峰浪尖上的兵。如今这支部队已经走过60个春秋,一代代船艇兵扎根船艇、忠诚奉献,缔造了一段光辉而又厚重的历史。

  尴尬境遇铸起坚硬脊梁

  作为陆军中的水兵,他们的处境有时颇为尴尬。

  “与连队相比,他们的作风不够严……”在不少人眼里,船艇兵就是这么一种形象,一个舒舒服服的后勤兵种。曾经有一位领导,到大队检查时看到了几个“腰杆挺不直”的兵。然而,在一次乘船进岛途中,他改变了这个想法。

  那次,由于海上风浪较大,他产生了晕船反应,便想到床铺上休息一会。当他紧抓着栏杆,缓慢挪移到战士住舱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在仅有11.5平方米的空间里,摆放着8张床铺、2个桌子等16件生活物品;住舱顶端距离地面不到1.7米,由于线路、管道穿插经过,天花板上凹凸不平,稍不留神就会撞到头部;床铺都是0.7米宽、1米高的木板床,平躺下去,几乎不能容纳身体的两个膀子。

  “这里已经是船艇上最宽敞的地方,是水兵们长年累月休息、学习、娱乐的地方……”躺在水兵“摇床”上的他,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船艇靠岸后,他与每名船艇水兵握了手,并留下一句话:你们是一群可敬的兵。

  由于船艇空间狭小,一不小心就会碰到“铁疙瘩”。而我却经常看到,很多1.8米以上的大个子在船艇战斗部署操演中奔跑如飞,身体几乎是擦着钢铁而过。“别看水兵们能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穿梭自如,他们可都是‘撞’出来的。”与船艇打了20余年交道的大队长李法文告诉我。

  是啊,堂堂男儿,谁愿屈身?只是为了这肩上的使命,他们才弓起了脊梁。

  与海军舰艇相比,陆军船艇算不上威武的舰船,没有先进的武器装备,也不能去亚丁湾护航,但他们一样拥有征服大海的勇气和搏击风浪的气概。大队建队60年来,先后1000余次参与海上救援任务,被驻地群众誉为“海岛卫士,渔家亲人”。

  1983年的一天,海上刮起9级大风,一艘货船在龙口附近海域遇险。背负着人民群众的希望,他们出航了。那是一次与死神搏击的行动,船艇刚出港口,汹涌的波涛随即扑来,他们一会儿像潜水艇一样淹没到海里,一会儿又像树叶一样被高高抛起,船艇左右摇晃达到50度,接近了它倾覆的极限。事后,他们得知,当地政府也曾派遣一艘3600马力的船前往营救,可这艘船没能冲出港口就退了回来,而他们的船艇仅有400马力,却胆敢从几十公里外赶过去。像这样惊心动魄的故事在大队还有很多很多。

  去年,一位上级首长在了解到大队担负的使命任务后,对他们提出了海上“尖兵”的定位要求。“咱船艇水兵也能当尖兵!”这让大队官兵甚是欣慰和鼓舞。

  清晨,当旭日跳出海平面的时候,我看到水兵们在船艇指挥台上整齐列队,向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敬礼。虽然船艇桅杆距离他们不到5米,但飘扬的五星红旗见证着他们的忠诚和奉献。

  无法禁锢的追求和梦想

  狭小的船舱空间无法容纳更多的摆设,长期的海上漂泊使水兵们无法接触陆地的信息。翻阅大队水兵60年的奋斗史,我感受到一种震撼:任何困难,都无法禁锢水兵们对快乐和梦想的追寻。

  大队船艇出海频繁,经常是几天甚至十几天才返航一次。漂荡在海天之间,身处狭小的船艇,水兵们最怕的就是寂寞。从船舱转到甲板,身边只有被风掀起的浪花陪伴,没有篮球场、乒乓球桌……水兵们围坐在甲板上,一首“水兵谣”往往能把大家的思绪带到远方的陆地上。

  我曾经看到一张20年前的老照片。照片上3名战士正在甲板上转动“呼啦圈”,只是那“呼啦圈”粗得出奇,再仔细一看,原来是艇上的救生圈,虽然救生圈转动起来很是艰难,但战士的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救生圈竟能让官兵们如此兴奋!

  是啊,船艇空间固然狭小,但禁锢不住水兵的追求。他们立足实际,自娱自乐,创造了具有浓厚船艇特色的“舱盖”文化、“甲板”文化、“大舱”文化。一根搭建天棚的横杆变成了训练“单杠”,几个避碰轮胎在官兵呐喊声中被一次次高举……夜幕降临,船头又变成了二胡、笛子等乐器爱好者的舞台。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一股“学电脑、说英语”的热潮在大队开始兴起。很多人拿出整月的工资购买“小霸王”练打字,购买复读机练习英语听力,一时间,船艇上响起了不绝于耳的键盘敲击声和琅琅读书声。

  如今,大队专门为出航船艇配备“海上流动图书柜”,书柜虽然不大,但携带方便,里面包含有军事、文学等5大类200多册图书,所有书籍都是市场上的最新版;还有高清的电视机和数字化DVD,以及数近百部的中外最新影片,足以让人大饱眼福。如果眼睛看累了,还可以在“语音图书室”用耳朵“读书”,让心灵接受音乐的“按摩”,使枯燥的海上生活增添了别样的色彩与生机。

  大队还努力打造“军港文化”,用环境熏陶官兵情操,充分利用军港立体空间,建起了具有船艇特色的励志墙、文化广场等水兵文化场所。去年,大队又根据水兵成长成才需要,成立了“海上铁骑俱乐部”,组建了电脑组、汽修组等13支学习队伍;开放了“水兵文化活动中心”,能够提供网上冲浪、健身娱乐等服务项目。如今,一批有兵味、海味、品位的活动正在船艇上开展起来,水兵的业余文化生活不再寂寞。

  探寻船艇水兵精神高地

  老一辈船艇人用一生去兑现党旗下的承诺,为我们辟出了一片新的精神高地—— “老船艇”精神。虽然它不是缔造于火线,但却是一代代船艇水兵忠诚与奉献的沉积。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鲜红党旗前,8位白发苍苍的党员整齐列队,重温入党誓词。他们是渤海前哨“九个老兵”中的成员,当年的9人如今还剩8个,但他们对党的痴心未改。

  岁月在老兵的脸上“挖出”道道沟壑,也把一个个平凡、伟大的故事填埋在里面。上个世纪,“老兵们”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先后创出了长岛史上的“五个第一”,革新技术成果120余项,创建了一个誉满全军的甲级修船单位……19年过去,老兵们重新站在曾经工作的船台上。回忆着船队60年的风雨历程,他们感到无比欣慰,因为“老船艇”精神有了传承,“九个老兵”有了一代代新传人。

  从“电脑盲”到船艇信息化建设“领头人”,高级工程师张念云用“无畏和拼搏”完成了这个蜕变。10年前,年近50的张高工开始学习电脑。一名士官给他讲解计算机常识,他问人家:“电脑里有A、C、D盘,为啥没有B盘?”

  “B盘也曾经有过,是一种软盘,后来U盘问世了,功能比软盘强大得多,B盘也就用的少了。”那名士官耐心地给他解释。张念云这时突然意识到他的知识跟这B盘一样,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了。后来,张念云学习了多媒体教学、学会了计算机编程……他编制的《陆军船艇部队多媒体指挥监控系统》、《济南战区航海信息查询系统》分别获得了军区科技进步三等奖和四等奖,主持开发研制的《陆军船艇黄渤海信息导航系统》被评为全军科技进步三等奖。

  大队还有一个扎根海岛41年的高级工程师王明海,入伍40多年来,不计名利得失,刻苦钻研本职业务,先后取得了51项技术革新成果,其中14项获得济南军区科技成果进步奖。如今,他仍然和小伙子一样工作在船修第一线。

  “船艇为家、艰苦为荣、祖国为重、奉献为本”,这就是“老船艇”精神。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大队先后涌现出一大批先进典型,他们构筑成了“老船艇精神”新的支撑,引领着新一代船艇水兵奔赴这块精神高地。

  走向现代化的陆军船队

  斗转星移。曾经的“万国造”,被信息化高度集成的现代化船艇替代,曾经“一手油污浑身汗”的船艇兵开始走向“白领”;遂行任务日趋多样,执勤轨迹遍及祖国南北……我看到了一支现代化的船队正在登上历史舞台。

  这些年,大队官兵不甘落后,不断加快船艇装备的信息化升级改造,2001年自主研发的船艇部队“指挥管理系统”,实现了对防区所有港湾码头的实时监控,对船艇轨迹、定位数据等信息实时再现,促进了部队的“精确化、实时化”管理;2009年底,总部又将定型后的第一批船艇装备指挥控制系统列装到大队,实现了船艇通信指挥、远程技术支援、动态指挥管理和信息资源共享等功能,彻底改变了机舱管理凭经验值班、靠听音辨色诊断故障的传统模式。

  面对信息化、数字化等等新鲜名词,曾经习惯于靠经验、靠技术吃饭的水兵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打赢信息化战争,首先要学习信息化知识。他们从零开始,一时间夜校热了,学习的人多了,响亮的键盘声再次敲响了寂静的军港,学习俨然成为大队水兵的常态。

  官兵们认真学习,新装备也不负众望。去年7月,在济南军区“前卫—2010”合成演练中,大队在没有预先号令的情况下突然接到输送命令,依托先进的通信指挥系统,仅用18分钟就集结出动6艘船艇。航行中突遇大雾,能见度降至不足20米,执勤船艇依托新装备,在极端恶劣环境中连续航行6个小时,按时圆满完成保障任务,为陆军船艇部队运用信息化系统进行战备执勤、指挥控制、快速反应和远程机动提供了有益借鉴,得到军区首长的一致好评。

  如今,大队已经不再满足于执行简单的运输保障任务,防风救生、侦察巡逻、清理浒苔等任务的圆满完成让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支特殊的部队,也使船艇水兵们坚信,他们有能力完成上级赋予的各种任务。

  2003年,在“2.22”海难中,大队8002侦察船紧急出航,冒着被惊涛骇浪吞噬的危险,奋战9个多小时,从冰冷海水中救出27名遇险群众,圆满完成救援任务。当时,他们还收到了国家交通部及海上搜救中心发来的贺电。

  2008年,大队10艘船艇赴青岛奥帆赛海域执行清除浒苔任务时,在浓雾、暗夜、大风浪等不良气候条件下,连续航行近280海里,按时到达指定海域,并迅速投入到清理任务中,受到了省军区首长的高度赞扬。

  ……

  历经寒冬洗礼,我们迎来新的春天;60年一个甲子,他们踏上新的征程。回首往昔,老一辈“船艇人”披荆斩棘、乘风破浪,在历史舞台上演绎着传奇人生;如今,他们带着梦想扬帆起航,前行的道路纵然有暗礁、险滩,纵然有狂风巨浪,他们一样有信心闯过。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