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网站地图

视频报道:蓝盔铁汉江汉刚

联系我们

  • 策划:人民网军事频道 编辑:孝金波

事迹简介

江汉刚湖北孝感人,1968年6月出生,1986年10月入伍,1989年12月入党,现任北京军区某集团军江汉刚工兵团团长。2008年4月至12月,江汉刚带领274名官兵赴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高质量高效益地确保了任务区内3条主干线560公里道路的雨季畅通,赢得了各方高度赞誉。江汉刚湖北孝感人,1968年6月出生,1986年10月入伍,1989年12月入党,现任北京军区某集团军江汉刚工兵团团长。2008年4月至12月,江汉刚带领274名官兵赴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高质量高效益地确保了任务区内3条主干线560公里道路的雨季畅通,赢得了各方高度赞誉。

身体近况

  •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了解到江汉刚同志身患癌症仍坚守一线完成维和任务的先进事迹后,当即批示军委和北京军区领导,转达对江汉刚同志的亲切问候,并要求安排精心治疗。
    在各级领导的关怀下,2009年1月11日,江汉刚在251医院手术切除胃部60%,先后经6次化疗,病情稳定。2009年5月22日出院,25日重返工作岗位。【详细】

网友互动区

我想对江汉刚说:

昵称:

面对艰难险阻——他勇创一流维和业绩

        在利比里亚,有16个国家的军队在执行维和任务。中国维和部队工兵分队主要担负第4战区后勤补给道路维护、桥梁架设、机场修复和开辟临时道路等紧急任务。
      2008年4月,江汉刚带领官兵受领的第一个任务是恢复第4战区3条交通大动脉。连续苦战几天,刚修好的山路,一场大雨,瞬间被冲毁,重修后,很快又被冲毁。
      江汉刚带领官兵们边干边摸索,总结出“排水清淤、沙石回填、加高路拱、通风采光、深挖边沟”的一整套雨季筑路方法,成功解决了热带雨林地区道路维修难题。
      有了科学的方法,江汉刚带领官兵加班加点,进行夜战,抢回失去的时间,一举攻克恶劣和重点路段69处,提前6天完成任务,打通了第4战区的所有道路。在“联利团”工作总结会上,任务区司令官奥比亚克将军走到江汉刚面前,庄重地行了一个军礼,说:“你们使当地人知道,即使在雨季,路也是能通的;即使在夜晚,人也是可以工作的。真是了不起!”
     
      几年前,冀河大桥坍塌,阻断了哈伯港向内地运送国际救援物资的通道,利方又没有能力单独修复大桥。江汉刚到现场勘查发现,河岸是陡坡悬崖,进出路不到4米宽,不适合机械作业,桥面悬空5米多,下面岩石裸露,水流湍急,人工作业风险很大。像这样的复杂环境,架好桥少说也要一个月。
      “联利团”的指示是:“你们可以执行,也可以不执行。”中国工兵分队毅然选择了执行!
      江汉刚带领38名共产党员组成的突击队,白天两班倒,晚上挑灯干,高温50近摄氏度干,大雨倾盆也干,硬是在15天架起了一座高质量的、利比里亚国内最长的单层双排钢结构贝雷桥。利比里亚总统瑟利夫闻讯后破例接见了江汉刚,称赞道:“你们夜以继日地为利比里亚架设了跨度最长的贝雷大桥,这是送给利比里亚人民最好的‘圣诞礼物’!中国工兵是‘联利团’维和部队的典范。”
     
     
     

面对重重考验——他向世界展示中国军人的博大胸怀

         14年的战乱给利比里亚带来严重创伤,人民生活极度贫困。在江汉刚心中,当地人民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当地人民的事就是中国工兵的事。一次,在前往科特迪瓦边境处施工途中,江汉刚看到当地一所小学的教室年久失修,几个利比里亚孩子抱着足球在操场边发愁。第二天,他就带着一支小分队和部分机械来到这里,4天后,操场平整一新。施工分队离开时,全校师生列队为他们送行,孩子们甚至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唱起了《今天是个好日子》。
      在执行维和任务中,中国工兵分队也曾因误解受到指责。江汉刚当即通过军事观察员向“联利团”提出申诉。澄清事实后,江汉刚诚恳地与约翰沟通,共同研究架桥用料清单和保障方案。后来,约翰亲自把材料运到工地,当他看到江汉刚和战士们顶着烈日,挥汗如雨紧张施工,手上肩上都磨出了血泡时,很受感动,不仅找来两名工程师提供技术支援,还到工地和中国工兵一起上螺丝、抬桥架,学着喊起了“一二、一二”的号子。
      在8个月的维和行动中,工兵分队把中国军队的友谊播撒到利比里亚群众和各国维和部队之中。中国国防部维和办公室的领导称赞江汉刚是一名“合格的维和外交官”!
     

面对死神威胁——他誓死不离维和岗位

      中国参加利比里亚维和行动开始于2003年12月,每批执行维和任务的时间8个月。2008年4月,江汉刚带领274名官兵组成的中国赴利比里亚第7批维和部队工兵分队执行维和任务。
      “到利比里亚任务区后,江团长马不停蹄地到施工现场勘查地形、开展营区整治、进行维和交接,10多天的过度劳累,他感到胃部隐隐作痛,我给他送了点药,提醒他注意身体。”工兵分队军医、工兵团卫生队长柏立建说。仅第一个月,江汉刚就带领工兵分队升级改造路段14个,修复重点路段69处,提前6天高标准完成了道路升级改造任务。
      8月24日,各项工程已经走上正轨,柏立建把江汉刚架到车上,可二级医院检查后无法确诊,建议江汉刚到“联利团”三级医院做全面检查。柏立建和江汉刚都清楚,按照联合国维和规定,一旦在三级医院被查出重大病情,必须回国治疗。
     
     
        11月,修复绥德鲁机场、架设大桥、道路维护的3项任务同时展开,维和任务进入攻坚阶段,江汉刚干脆住在施工点,每天都是饥一顿饱一顿,一身泥一身水。一天,江汉刚带车回营区拉给养,柏立建吓了一跳:“瘦了一大圈,面色苍白,眼窝深陷。我检查时撩开他上衣,一下子就愣住了,肚子上紧紧勒着一条擦车布做的带子,还有几条醒目的勒痕。”12月17日,冀河大桥竣工前一天,江汉刚和战士们一起冒雨紧张作业,从下午3点到6点,在大雨中坚持了3个小时,最后因胃疼晕倒在施工现场。在利比里亚维和的257个日日夜夜里,江汉刚勒坏了2条擦车布拧成的腰带,吃完的药瓶有一挎包,体重从180斤下降到160多斤。
      这不是中国维和官兵第一次直面死亡。自1990年我国首次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1.7万多名视使命高于生命的维和官兵和军事人员中,先后有9名官兵牺牲在异国他乡,把生命和鲜血永远留在播撒和平的土地上!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