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网站地图

视频报道

军徽闪耀“生死路”——记连续18年进入墨脱送医送药的解放军第115医院

  •   从西藏林芝地区首府八一镇出发,翻越海拔42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到达墨脱县城的距离有200余公里,每年仅4个月能勉强让人通行;3000多米的海拔落差,里面的人很难出来,外面的人望而却步。

军徽闪耀映“孤岛”

  •   1994年以来,解放军第115医院的军医们毅然踏上这条“生死路”,常年穿行在墨脱的村村寨寨,冒着生命的代价拯救生命:在人迹罕至的“雪域孤岛”,白大褂与雪山融为一体,红十字与军徽熠熠生辉,谱写了一曲强有力的民族团结音符。

解放军第115医院事迹访谈

  •   2012年7月11日,人民网邀请西藏军区后勤部政治委员
    蔡汉银、解放军第115医院政治委员楚前、解放军第 115医院门诊部主任医师支莉做客军事访谈,谈谈18年坚守墨脱人民安康事迹。[访谈]

    访谈摘要:
    蔡汉银 115医院是西藏医院后勤部直属医院之一,115医院主要担任林芝地区驻军部队的保障,同时肩负着驻地的医疗。墨脱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很多药品不仅是配备,同时还是超配,因为医生去那儿不仅要带药品,还要带器械。
    楚前 我们到墨脱去的乡村,不管是多远,那里都随处可见受欢迎的队伍。有些老百姓要走几十公里,知道我们去了,从家里拿着鸡蛋、水果,非常热情。
    支莉 我在西藏工作的时间比较长,也参加了多次下乡医疗,为了和他们加强沟通、增进感情,我学了一些藏语。早些年,我基本上可以用藏语询问病史、了解病情,和他们进行沟通。

医院简介

  • 第115医院基本情况  医院于1955年9月5日由南京公安总医院和苏北公安总医院合并组建而成,驻江苏省扬州市;1959年8月5日进藏执行卫勤保障任务;1962年10月参加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战伤救护工作。1964年5月迁入现址,海拔3100米。
       经过多年的建设,医院已成为一所集医疗、预防、保健、教学、科研、应急为一体的综合性“三级乙等医院”,拥有各类医疗设备186台(套),价值人民币1000余万元。
      年门诊量约17000人次,其中军队5200人次;年收治病人约2100人次(其中军队病员700人次)。

网友互动

我想对115医院官兵说

昵称:

媒体聚焦

图片报道

115医院医护人员日记摘选                                   115医院小故事集


·院长冯国君日记选 

  今天正吃中午饭时,突然有人喊:“医生,医生快救人,有一个小孩不行了。”我跑步来到医疗室,只见一小女孩双眼上翻、眼球固定、口吐白沫、牙关紧闭、四肢不停抽搐……我明白这是癫痫大发作,不及时抢救是要死人的。我一边检查一边吩咐护士:“吸氧机!”“没有!”“开口器!”“没有!”“安定!”“没有!”“苯妥英钠!没有!”“那你有啥!?”“啥都没有!”……孩子的父母不停地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我看到他们无助又充满希望的眼神,我知道我不能犹豫,孩子可能会舌根后坠导致宿息而亡,后果不堪设想!我一边解开孩子的上衣,用手使力掰开嘴,用一沙布包舌尖,用手拉着不放,五分钟、六分钟、七分钟……十分钟过去,孩子终于不抽了,醒了,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孩子得救了,孩子父母不停地向我作揖,并念道:“你是共产党派来的‘金珠玛咪’,给了我孩子第二次生命。”

·政委楚前日记选

  行驶在背崩的路,我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墨脱路的艰辛与不易。沿途乡村道路特别狭窄,仅能过一辆车,路上随时都能见到翻下山崖的车子的残骸,难怪有人把背崩解释为“连背包客都崩溃的地方”。据带我们前往背崩的县委工作人员说,背崩的老百姓到墨脱基本上是靠走,生活物质不是人背就是马驮,这条路太烂、太窄、太险。就这样的路况,相比其他乡还要好得多。一路上,我们连推带拉,用了近五个小时才到达背崩乡。这里比县城要热得多,稍微一动就会汗流浃背,对于我这个十多年没有在内地过夏天的人来说很不适应,痱子、湿疹,一出汗奇痒难当。由于炎热,口一会儿就渴得厉害,但找遍整个乡镇,价格贵不说,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商铺。

·保健医师支莉日记选    ·外一科医师仲小舟日记选    ·内科医师王辉日记选

·外一科医师叶东平日记选  ·外二科医师赵至成日记选      ·门诊医师李超日记选

·外二科医师严伟日记选

一句承诺,被坚守18年,从未被遗忘,代代军医前赴后续,接力撑起生命健康“保护伞”

  “金珠玛米,快救救我的孩子!”1994年8月的凌晨,一个被泥水、汗水、血水浸染得不成人形的藏族汉子怀抱一个小孩,冲进了解放军第115医院急诊室……这名叫扎西的孩子来自墨脱,6天前只说了一声“肚子痛”,便倒地不起。父母用尽了土方法不管用,孩子父亲把他背到了县医院。而当时的墨脱县医院,连常规药品都不齐全,几名医生都只略懂些医疗常识,对孩子的病束手无策。“背出山去,找解放军!”孩子父亲和几位兄弟背起孩子,踏上了那条让人胆寒的出山之路。5天5夜,一行人被累得不成人形,而孩子还是走了。“放心,孩子的悲剧不会重演!你们出不来,我们就派医生进去,一定保障好你们的生命健康。”王院长紧紧地抱着孩子父亲,说出了斩钉截铁的话。

  不久后,经与墨脱县卫生局联系,医院拿到了第一手数据:万余群众高度分散在数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呈46个行政村;7乡一镇无一名专业医生,县医院是个软件硬件都没有的空架子;群众“小病拖、大病扛、生了重病见阎王”,条件稍好一点的,也只会请来喇嘛颂经,根本没有就医意识,就医率3%,大病治愈率11%……条条信息如针尖扎在了全院医务人员的心中。院党委当即决定:派医生进墨脱蹲守巡诊!

  “金珠玛米,快救救我的孩子!”1994年8月的凌晨,一个被泥水、汗水、血水浸染得不成人形的藏族汉子怀抱一个小孩,冲进了解放军第115医院急诊室……这名叫扎西的孩子来自墨脱,6天前只说了一声“肚子痛”,便倒地不起。父母用尽了土方法不管用,孩子父亲把他背到了县医院。而当时的墨脱县医院,连常规药品都不齐全,几名医生都只略懂些医疗常识,对孩子的病束手无策。“背出山去,找解放军!”孩子父亲和几位兄弟背起孩子,踏上了那条让人胆寒的出山之路。5天5夜,一行人被累得不成人形,而孩子还是走了。“放心,孩子的悲剧不会重演!你们出不来,我们就派医生进去,一定保障好你们的生命健康。”王院长紧紧地抱着孩子父亲,说出了斩钉截铁的话。
  不久后,经与墨脱县卫生局联系,医院拿到了第一手数据:万余群众高度分散在数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呈46个行政村;7乡一镇无一名专业医生,县医院是个软件硬件都没有的空架子;群众“小病拖、大病扛、生了重病见阎王”,条件稍好一点的,也只会请来喇嘛颂经,根本没有就医意识,就医率3%,大病治愈率11%……条条信息如针尖扎在了全院医务人员的心中。院党委当即决定:派医生进墨脱蹲守巡诊!

一条道路,被攀爬18年,从未有人退缩,只要群众有需要,脚下的路就延伸到哪里

  2009年10月,医院政委楚前首次带领巡诊专家组进入墨脱县。这是他上任医院政委的第一年。谈起第一次墨脱行,楚前至今仍心有余悸,用得最多的话是“在某处捡回一条命”。


  在窄得仅能放下一只脚的“老虎嘴”,若不是及时抓住崖边的凸石,他就掉入悬崖下张着血盆大嘴的滚滚江水。

  在听说过无数遍的“蚂蟥沟”,尽管进行了严密保护,还涂满了防蚂蟥药,快速跑过的楚前还是被17条蚂蟥叮上了,小腿被抓得鲜血直流、急痒无比。

  在经过蛇区时,2条毒蛇吐着芯子悠闲地躺在必经之地。楚前和战友们驻足等待,毒蛇懒洋洋地离去,回过神来的楚前发现身体已经麻木。

  在穿越毒蜂林时,为了避免惊扰毒蜂,他们用近乎低势匍匐的姿势向前爬行着;在野兽咆哮的野猪林里,边举着火把恐吓动物,边向前跑……

  这一趟5天5夜,楚前体验了人生中从来没有过的苦,却在骨子里多了115医院的精神。

  2009年10月,医院政委楚前首次带领巡诊专家组进入墨脱县。这是他上任医院政委的第一年。谈起第一次墨脱行,楚前至今仍心有余悸,用得最多的话是“在某处捡回一条命”。
  在窄得仅能放下一只脚的“老虎嘴”,若不是及时抓住崖边的凸石,他就掉入悬崖下张着血盆大嘴的滚滚江水。
  在听说过无数遍的“蚂蟥沟”,尽管进行了严密保护,还涂满了防蚂蟥药,快速跑过的楚前还是被17条蚂蟥叮上了,小腿被抓得鲜血直流、急痒无比。
  在经过蛇区时,2条毒蛇吐着芯子悠闲地躺在必经之地。楚前和战友们驻足等待,毒蛇懒洋洋地离去,回过神来的楚前发现身体已经麻木。
  在穿越毒蜂林时,为了避免惊扰毒蜂,他们用近乎低势匍匐的姿势向前爬行着;在野兽咆哮的野猪林里,边举着火把恐吓动物,边向前跑……
  这一趟5天5夜,楚前体验了人生中从来没有过的苦,却在骨子里多了115医院的精神。

一只药箱,被传承了18年,从未被抛弃,风雨相伴的,是满腔赤诚和沉甸甸的爱

  在115医院,一直保存着一个药箱。这是18年前一名藏族群众亲手制作,送给当时蹲守的医生周定洪的。


  周定洪带进墨脱的药箱,在一次前往墨脱镇扎西家巡诊途中,因道路难行从肩上滑落,摔下几十米的山崖。等找到时,已经支离破碎。


  5天后,扎西敲开了周定洪的家门,递上了一只精糙的药箱。“你做的?”周定洪问到。扎西点了点头,泪水瞬时朦胧了周定洪双眼。原来,扎西见到周医生的药箱碎了,就跑到县医院找了个药箱仔细地看了看,回到家把家里的床板拆下来,一块一块拼接起来,再用牛皮做成背带。在需要用红漆划“十”字时,扎西却犯了难,找遍了县城,也没找到一家卖红漆的商店。最后,扎西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药箱正面端端正正地划下了个“十”字。周定洪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用鲜血划下的“十”字,最后,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自己的鲜血也涂在了“十”字上。


  在这蹲守的285天里,背着扎西做的药箱,他走遍了墨脱1镇7乡46个行政村,接诊1300多人次。就在那一年,通过周医生,115医院全面掌握了墨脱群众健康和医疗水平的详细情况;近万墨脱群众知道了解放军第115医院。

  在115医院,一直保存着一个药箱。这是18年前一名藏族群众亲手制作,送给当时蹲守的医生周定洪的。
  周定洪带进墨脱的药箱,在一次前往墨脱镇扎西家巡诊途中,因道路难行从肩上滑落,摔下几十米的山崖。等找到时,已经支离破碎。
  5天后,扎西敲开了周定洪的家门,递上了一只精糙的药箱。“你做的?”周定洪问到。扎西点了点头,泪水瞬时朦胧了周定洪双眼。原来,扎西见到周医生的药箱碎了,就跑到县医院找了个药箱仔细地看了看,回到家把家里的床板拆下来,一块一块拼接起来,再用牛皮做成背带。在需要用红漆划“十”字时,扎西却犯了难,找遍了县城,也没找到一家卖红漆的商店。最后,扎西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药箱正面端端正正地划下了个“十”字。周定洪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用鲜血划下的“十”字,最后,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自己的鲜血也涂在了“十”字上。
  在这蹲守的285天里,背着扎西做的药箱,他走遍了墨脱1镇7乡46个行政村,接诊1300多人次。就在那一年,通过周医生,115医院全面掌握了墨脱群众健康和医疗水平的详细情况;近万墨脱群众知道了解放军第115医院。

一部电话,被盯着看了18年,从未响起一声铃声,有爱相伴,孤独寂寞也是幸福

  在115医院医生蹲守的房间里,有一部红色的电话,这是当年周定洪医生带到墨脱的,是医生们最珍视的物品之一。经过18年的擦试,已经没了当初的颜色。


  周定洪刚抵达墨脱时,就赶紧给家属写信报平安,这是出发前就答应家属的。信投出去5天后,邮递员又把信给送回来了,告诉他大雪已封山,要寄信得到明年8月份了。周定洪一下傻坐在床边,不知所措。怎么能给家里人报个平安呢?不然他们会担心死的。他冲到县邮政局,工作人员告诉他,整个县城都不通电话。

  回到房间,周定洪掏出了那部妻子捎给他的红色电话,把话筒贴在了耳边低声诉说:“亲爱的,我到墨脱了,挺好的,不用担心我。只是想你们了,你们还好吗……”声音很轻,周定洪知道,就是喊破了天,家里人也听不到;泪水在顺脸颊滑落,饱含了思念的情感。


  此后有285天里,周定洪总会不时拿起电话,拨着家里熟悉的电话号码,轻轻地对妻子、爸爸、妈妈,说一长段心里话。对着没有回声的电话倾诉,成了周定洪诉说相思的最好方式。蹲守完毕,离开墨脱时,那部红色的电话最终决定留在了墨脱,他想,后来的医生,一定会如他需要般需要这部电话。


  “伟大在于平凡的坚守,崇高在于默默的付出”一位曾亲身体验过墨脱生活的诗人这样评价在墨脱的115医院的医生们。的确,18年来,36名医生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遇了多少难、品味了多少孤独,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在115医院医生蹲守的房间里,有一部红色的电话,这是当年周定洪医生带到墨脱的,是医生们最珍视的物品之一。经过18年的擦试,已经没了当初的颜色。
  周定洪刚抵达墨脱时,就赶紧给家属写信报平安,这是出发前就答应家属的。信投出去5天后,邮递员又把信给送回来了,告诉他大雪已封山,要寄信得到明年8月份了。周定洪一下傻坐在床边,不知所措。怎么能给家里人报个平安呢?不然他们会担心死的。他冲到县邮政局,工作人员告诉他,整个县城都不通电话。
  回到房间,周定洪掏出了那部妻子捎给他的红色电话,把话筒贴在了耳边低声诉说:“亲爱的,我到墨脱了,挺好的,不用担心我。只是想你们了,你们还好吗……”声音很轻,周定洪知道,就是喊破了天,家里人也听不到;泪水在顺脸颊滑落,饱含了思念的情感。
  此后有285天里,周定洪总会不时拿起电话,拨着家里熟悉的电话号码,轻轻地对妻子、爸爸、妈妈,说一长段心里话。对着没有回声的电话倾诉,成了周定洪诉说相思的最好方式。蹲守完毕,离开墨脱时,那部红色的电话最终决定留在了墨脱,他想,后来的医生,一定会如他需要般需要这部电话。
  “伟大在于平凡的坚守,崇高在于默默的付出”一位曾亲身体验过墨脱生活的诗人这样评价在墨脱的115医院的医生们。的确,18年来,36名医生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遇了多少难、品味了多少孤独,只有他们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