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军事

日本已经悄然成为一个太空军事强国

2015年06月19日08:34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日本已经悄然成为一个太空军事强国

  5月30日,美国《福布斯》网站报道,军用及民用航天技术的模糊界定大大影响了人们对亚洲各国航天实力的判断,尤其是在太空军事发展方面,日本是不可小视的太空强国。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对日本先进的航天科技印象深刻。实际上,日本已经借助先进的民用航天科技悄然成为一个太空军事强国。

  应该说,《福布斯》的这一结论符合当前日本太空军事运用发展的现实情况。

  日本的太空政策已经发生重大变化

  日本太空军事的发展与其太空政策的变化密不可分,它走过了一条由“和平利用”到“防卫运用”的道路。1968年5月8日,日本颁布了第一部《宇宙基本法》,郑重声明日本的“航天开发仅限于和平利用”。同年,日本国会通过一项决议,规定日本进行宇宙开发必须遵守“非军事”的原则。基于这一决议,日本不能开发、发射和使用军用航天器。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日本不断调整防卫政策,特别是安倍政府给日本防卫政策解禁松绑的步幅不断加大加快,其外向性的扩张趋势越来越明显,太空政策 “军事化”的味道愈来愈浓。2008年5月21日,日本参议院全体会议通过的《宇宙基本法》中,规定太空开发应“有助于安保”,正式认可了日本可以拥有“非侵略目的”的卫星,摆脱“和平利用”的限制,实现了太空政策的第一次“自我松绑”。

  2012年6月24日,日本国会又通过了《独立行政法人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法》修正案,决定删除原法案中太空开发“限于和平目的”的条文。根据这一法律,日本的宇宙航空研发机构今后可以进行防卫研究,并将太空开发的成果用于军事领域,意即可以研制用于安保、防卫的军事卫星,这是日本太空政策的第二次“自我松绑”。

  2015年1月9日,日本政府召开宇宙开发战略本部会议,在2014年12月9日公布的草案基础上,正式确定新版《宇宙基本计划》。此次新计划的调整,内容涉及军事航天、民用航天、航天工业基础及国际合作等内容,核心是“应日本国家安全战略的需要,将保障空间安全和航天军事应用作为首要目标”。新版计划以中国“在急速强化空间能力的同时,持续对卫星武器进行开发”为由,将确保空间安全保障置于日本太空政策目标的首要位置。

  日本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太空军事运用体系

  实际上,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日本航天的综合实力已经位居世界前列。日本假借“和平利用”“技术验证”和“被动防卫”的名义发展和建立了包括卫星侦察、卫星导航和卫星通信在内较完善的太空军事运用体系。在卫星侦察方面,2003年3月,日本用一枚国产火箭成功发射了日本第一颗光学成像侦察卫星——“光学1号”和第一颗雷达成像侦察卫星——“雷达1号”。至今,日本已经形成了由两颗光学成像侦察卫星和两颗雷达成像侦察卫星组成的“情报搜集卫星”系统,保证每天可对地球上任何一个位置侦察一次。特别是光学侦察卫星的空间分辨率达到0.4米,雷达侦察卫星的空间分辨率达到1米,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在卫星导航方面,日本早在2000年6月制定的空间基础设施计划中就提出研发“准天顶”区域卫星导航系统。该系统是一个兼具导航定位、移动通信和广播功能的卫星系统,旨在为日本使用的美国GPS系统提供“辅助增强”功能。日本研发这一系统的潜在用意也是为了摆脱对GPS的依赖,逐步由与GPS兼容过渡到独立自主的导航系统。2010年,日本发射了“准天顶”系统的第一颗卫星“引路号”。2013年3月,日本内阁办公室宣布拓展“准天顶”卫星系统,批准与三菱电机公司签订一份价值5.6亿美元的合同,计划建造3颗卫星,最终形成4星星座的卫星导航系统。

  在卫星通信方面,过去由于受到“禁止航天在防卫领域应用”的限制,日本主要依靠的是租用“超鸟”系列民用通信卫星来满足日本自卫队的军事通信需求。2008年版的《宇宙基本法》解除限制后,日本立刻开始了军用通信卫星的研发。2013年1月,日本防卫省与DSN公司签署了一份价值1220.74亿日元的合同,用于设计寿命可达15年、防卫专用的两颗X波段通信卫星,并计划在2015年和2017年发射升空。

  此次新版《宇宙基本计划》也明确了日本太空系统与装备下一步的发展计划,提出在今后10年发射45颗卫星的宏伟目标。其中包括:进一步发展目前由两颗光学侦察和两颗雷达侦察卫星组成的“情报搜集卫星”系统,增强系统的卫星数量,并提高情报数据质量和强化卫星功能。同时,启动光学数据中继卫星的研究,以强化和扩展“情报搜集卫星”的性能;发展7星“准天星”卫星导航定位星座,并研究将其应用于安全保障领域;将两颗X波段军事通信卫星扩展为3星体制,确保形成“抗攻击性、高保密性的卫星通信网”。

  日本自卫队走向全球需要拥有太空军事运用能力

  应当说,日本近年来不断加强太空军事运用能力建设与其防卫政策、地区和全球战略意图直接相关。特别是2014年7月1日,日本政府通过内阁会议,正式决定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之后,日本太空军事运用的战略意图愈加凸显。主要体现在增强美日同盟关系、强化亚太地区主导地位和促进自卫队海外用兵三个方面。

  在增强美日同盟关系上,日本的太空军事运用既是途径,也是目的。2014年5月,日美双方在政府部长级磋商中就提出,“根据两国面临的共同安保问题,日本积极开展航天活动有助于提高双方空间资产的抗毁性。”明确了双方在太空军事合作领域的利益需求。今年4月27日,日美两国出台了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提出将日美军事同盟由区域性的军事同盟发展为全球性的军事同盟。其中,太空领域的合作成为实现这一转变的重要支柱。

  在强化亚太地区主导地位上,日本的太空军事发展既是借口也是基础。日本在地区战略上为了配合美国“重返亚太”,甘当其“马前卒”充当利益“代言人”。日本以日美同盟为基础扩展和强化对亚太地区的控制,特别是对域外的干涉力度,而强大的太空军事运用能力则是实现这种干涉与控制的物质基础。

  更重要的是,在推行这种域外干涉政策的过程中,虚构和夸大地区威胁以及太空威胁都成为日本发展太空军事运用能力的借口。近年来。日本在挑起与中国东海钓鱼岛争端的同时,竭力挑唆南海问题相关国家与中国对立,始终将矛头直指中国。为此,日本一方面不断“以攻为守”,四处制造舆论污蔑中国是破坏亚太地区安全的根源,因而需要太空军事支援能力应对;另一方面,中国在太空领域的任何发展和进步都被夸大和视为对日本太空,乃至国家安全的一种威胁,从而更需要发展本国的太空军事能力。

  从长远来看,保障自卫队海外用兵的常态化是日本太空军事运用发展的根本目标。按照日本防卫政策目前的发展趋势,日本自卫队走向海外、走向世界成为全球性军事力量的“野心”已是昭然若揭。作为美国未来的全球性盟友,日本自卫队需要具备全球活动的能力。特别是今年3月2日,日本政府在自民党推进完善安保法制总部会议上,提出了5种自卫队在海外使用武器的用兵方案,试图进一步将自卫队当前海外用兵由以保障和维和为主的非战斗活动逐步向战斗活动转变。显而易见,将来无论是海上力量投送,还是空中力量投送,以天基保密通信、海洋监视和导弹预警为核心的太空军事运用能力,将是实现这一“雄心壮志”必不可少的支撑。日本这一“隐身”的太空军事强国也将彻底剥去“和平利用”和“专守防卫”的外衣。(王鹏)

分享到:
(责编:娄杨宣(实习生)、闫嘉琪)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