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过草地

2016年06月27日09:25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1935年,杨春晖跟着红军大部队进入毛儿盖草原,这里位于松潘地区,青藏高原东部广大的边缘地带,平均海拔在3400米以上。除松潘城居住着羌藏等少数民族外,方圆数百里都无人烟。

在少数民族地区,人烟稀少,经济条件极差,也没有群众基础。杨春晖和战友们想尽办法,尽了最大的努力筹措粮食。但是还是不够用,每人最多只带了10斤粮食,一般的只带了5、6斤。一天只能吃4两粮食,却要赶一百多里路。

茫茫大草原,一望无际,到处野花盛开,好像进入了世外桃园,然而,这里到处是沼泽、陷井、毒草,气候和环境十分险恶。

在草地行军,人和马必须踏着草甸走。从一个草甸跨到另一个草甸,犹如蛙跳。一但一脚下去没踩好草甸,便会陷入深深的泥潭。而且,一个草甸只能踏二次,第三次踩上去就会被踏破陷进去。一旦陷进去,便会被吞没。

此外,草地的水有毒,不能饮用。破了皮的腿脚泡过后,便红肿溃烂;草地踩一脚就有黑水冒出,伤口如被黑水侵泡就会腐烂。即使腿脚上没有伤口,以后脚趾甲也会变形脱落。杨春晖后来回忆时,指着自己伤残变形的脚趾说。

草地不仅有毒草、毒水、还有毒气,常常夺命于无形。一天清晨,大家起床后,见有个帐篷里的战士没动静,走去一瞧,几位战友还躺着已经没气了……

杨春晖平时说话不多,很少开玩笑。但为了活跃气氛,鼓舞士气,刚入草地时,看见有的战友发胖了,还笑人家发福了。可是后来却发现,胖的人一个个都不在了!从此,再看到发胖的人,大家心里都十分难受,再也笑不起来…

过草地时,遇上下雨过河,那就更惨了!

有一次,大家正趟水过河时突降暴雨,河水猛涨,激流滚滚而至,眼睁睁的看着战士一个个被卷走了。人们千呼万喊,泪水雨水和河水搅在一起,分不出到底谁在痛哭流泪。杨春晖也差点被水冲走,幸亏被身边的战士抓住才幸免于难。上岸后,大家相视一瞧,个个两眼红肿。草地啊!你虽然到处是鲜花和绿茵,但是你一点也不温柔!你是多么的 狠心,我们的泪水再多,也未能阻挡你的无情!杨春晖两眼泪水如注,比别人更多了几分揪心。因为,在队伍里,他还不知道自己两位亲人的安危……

下雨把青稞麦淋湿成了疙瘩,用开水和便成了面糊。面糊不经饿,吃后不大一会又饿得两腿发软。在进草地之前,有的战士来不及磨面,带的就是青稞麦。但青稞麦既吃不饱,又难于消化。有时,一路无水,大家口渴难熬,带的青稞炒面,干吃难受,想煮又没水。

杨春晖的部队在草地走了三四天,突然,又接到命令要南下往回走。指战员们都不知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张国焘反对毛主席的北上路线。杨春晖跟着只好又过了一次草地。

此刻,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由于粮食不足,在渺无人烟的茫茫大草原,环境太恶劣,使红军再次付出了惨痛代价。

他们面临着人类历史上又一次生存极限的考验!这在世界战争史上从未有过。但是,他和战友们都有着坚定的信仰,坚信红军一定能克服千难万险,去争取胜利!

带来的干粮都吃光了,大家就采野菜、挖草根、剥树皮充饥。杨春晖读了四年私塾识字不少,算得上是有知识了。但野菜他只识一种灰灰菜。长征途中,凡是能吃的野菜,都得采。有的野菜有毒,大家不认识,结果吃了轻的呕吐不止,重者中毒而亡。

有一次,杨春晖发现一种后来才知道叫狼毒花的野草,开的花很好看,红艳艳的,十分诱人。根挖出来一尝,咦,还有点甜!结果吃了便中了毒。好在吃的不多,难受了一天便没事了。为了试毒,战士们奋勇争先。

没野菜,也没有树皮草根吃时,就把身上的皮带煮了吃或烤着吃。煮着吃是把皮带切成丝,煮软后再小心刮去表皮,吃里面的那层牛皮。

烤要烤到变色、变软,烤熟后才能吃。吃时要一小块一小块的咬;在嘴里要嚼许久才舍得咽下。实在没有吃的时,一根牛皮带就能救一条人命。有人一根皮带吃了一个月。

战士们吃光了所有能吃的东西。有的饿得不行了,就去找别人拉的屎。看到没有消化的青稞麦便一粒粒的挑出来,洗洗用茶缸煮了吃。战士的茶缸,喝水、煮食,全靠它。实在找不到水就用它接人尿、马尿喝。杨春晖的队伍走在中间,前面的把能吃的东两差不多都吃光了,后面的连野菜都难找到。杨春晖身为指导员,总是先让战士们吃。

别人拉下的青稞麦,再洗也洗不掉那难闻的臭味。杨春晖刚吃到嘴里就直想吐。后来硬是捏着鼻子把它嚼碎吃了下去。讲到这里,杨春晖苦笑着,脸上阴云密布。

直到今天,杨春晖对过草地的事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他在作报告时,还常常自责。说他当年过草地犯过错误:当地少数民族都跑了,部队实在没有吃的,就在人家地下挖,找粮食吃。还打过牦牛吃。吃了老百姓的东西,对不起老百姓,应该补偿。一个红军老战士的拳拳赤子心,如今依然如故。

后来,酒和辣椒也没了。为了御寒取暖,晚上睡觉大家几个背靠背挤在一起。有时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发现身边有的战友已经僵硬永别了……在杨春晖的身边,就这样先后有几个和他朝夕相处的战士悄悄的离去。

看着生死患难相依而眠的战友一个个相继离去,每次都让杨春晖的心里很难过。他们没有死在战场,却长眠在这渺无人烟的草地。也许永远不会有亲人来看望祭奠,为你烧一张纸,点一炷香……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