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曾为驻守边陲的战士 称应掌握舆论主动权

2016年06月29日08:42  来源:新华社
 

作为知名军事专家、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最为人所熟知的,还是他那一个个充满正能量的观点和理性又犀利的剖析。

“这也许与我人生的两个转折有很大关系。”罗援说,一是参军,磨炼了意志和血性,“再就是入党,使我人生有了信仰、注入了灵魂,明白了一辈子要干什么”。

罗援做过驻守祖国边陲的战士,上过战场,从军事科学院走上理论之路,在美国做过高级访问学者,当过驻外武官,是全国政协委员……但在罗援心里,自己的第一身份始终是一名党员,第一职责始终是为党尽忠、为国效力。

1968年9月,罗援入伍成为一名战士。拿到军装那一刻,罗援暗暗给自己定了目标:“要年年当‘五好战士’,争取两年内入党。”

罗援早早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积极表现、吃苦耐劳,工作和军事训练都走在前头,赢得了领导和战友的认可。

1970年3月的一天,党支部开完会后,参谋张思印和政治协理员施辉章找到罗援。“他俩说是我的入党介绍人,我成为预备党员了。”罗援激动得一夜没睡好。

那时,还没有统一的宣誓仪式。3年后,在一次教育中,凡是没参加入党宣誓的党员都要补办一次集体宣誓仪式,罗援终于向党旗许下终生誓言,“尽管大家都已把誓词背得滚瓜烂熟,但念到‘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时,所有人还是都激动不已”。

不久,真正的考验到来——罗援所在军机关组织工作组奔赴作战前线,协调所属参战部队的行动。罗援闻讯后软磨硬缠,终于被上级批准参战。

经过部队基层战备与训练的历练和战场上生与死的考验,罗援深刻意识到,打赢战争不仅需要精兵强将和先进武器,更要有先进理论的牵引。从此,他渐渐迷上了军事理论。

1978年1月,罗援调入北京。“文革结束后,军事院校急需补充人员。”罗援回忆,我被调到军事科学院后,发现自己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

在军事科学院,罗援与同事一起完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等编纂工作,主持了《跨世纪发展战略研究》等重大课题,与同事合著《战略学》《国际战略论》等……

“这是党员的职责所在。”罗援说,“作为一名军事科研工作者,只有智力报国,才能对得起党和人民的培养!”

2008年,罗援从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的岗位上退了下来,同时当选全国政协委员。

近年来,罗援把更多的精力放到舆论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我非常认同‘要文攻武备,不能文守武废’的观点。”罗援认为,在当今这个时代,“一定要要掌握舆论主动权,发出自己的声音”。

面对西方媒体质疑中国军费为何连续多年增长,罗援以6个“为什么不”相回应:“为什么别的国家面临威胁时可以增加军费,唯独中国不可以;为什么别的国家可以搞国防现代化,唯独中国不可以?……”

在甲午战争120周年之际,罗援撰文《甲午战争惨败十大教训》,明确指出“国殇伤在政体,体制落后必然挨打”“战败败在贪腐,腐败不除未战先败”“强国必须强军,军不强国必弱”……

时至今日,几经风雨,罗援更多了一股“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坚韧与平静:“我是一个老兵,更是一名共产党员,只要是以党、国家与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再多阻碍我也会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杨茹)

(责编:邱越、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