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就是要“一其心”

2016年06月29日08:49  来源:解放军报
 

  “屡胜强敌、振兴民族,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七一前夕,这个问题在基层讨论很热烈。许多官兵表示:我们党之所以能,是因为广大党员对党忠诚。

  何为忠诚?《忠经》上解释:忠也者,一其心之谓矣。忠诚品质是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对一个人而言,“人之忠也,犹鱼之有渊,鱼失水则死,人失忠则凶”。对一个民族而言,“忠之为道也,施之于迩,则可以保家邦;施之于远,则可以极天地”。

  千百年来,关于忠诚的话题从未停止过。忠诚与否隐于心,不察则“养痈长疽,自生祸殃”;忠诚与否显于行,不忠则“立身一败,万事瓦裂”。

  智而不忠则文其诈。齐桓公是春秋五霸之首。他的手下,易牙杀子以适君,开方倍亲以适君,竖刁自宫以适君。此三人为表“忠心”,花的心思极深、下的功夫极大。然而,藏在他们内心深处的却是假忠,齐桓公被彻底蒙蔽了。后来,饿死齐桓公、拥立公子完,导致齐国内乱、霸业衰退的,正是这三个人。

  仁而不忠则私其恩。战国初,齐国发生了“田氏代齐”的政治剧变。田氏本为齐国的一个大家族,然而,他们善于以公权私。田桓子对齐国公族“凡公子、公孙之无禄者,私分之邑”,对国人“之贫均孤寡者,私与之粟”。其子田僖子更是“大斗借粟,小斗回收”。凭着这份“仁”,田氏使“齐之民归之如流水”。

  勇而不忠则易其乱。东汉末年,“飞将”吕布善于骑射、臂力过人,有万夫不当之勇。然而,他先后投靠丁原、董卓、王允,虽曾拜丁原、董卓为义父,却反目而杀之,屡生祸端。正因为他反复无常、不忠不义,张飞斥之为“三姓家奴”。

  忠诚发乎于心,但并非无从辨别。古人说:“君子尽忠,则尽其心;小人尽忠,则尽其力。尽力者,则止其身,尽心者,则洪于迈。”看一个人是真忠诚还是假忠诚,透过各种细节去看心,就能找到蛛丝马迹。

  不忠者,又称为“骑墙派”,他们常常观风望势,“哪边火大烤哪边”。正如鲁迅所说:谁知道人世上并没有这样一道矮墙,骑着而又两脚踏地,左右稳妥,所以即使吞吞吐吐,也还是将自己的魂灵枭首通衢,挂出了原想竭力隐瞒的丑态。事实证明,“骑墙派”没有不栽跟头的。

  顾顺章曾是我党早期领导人之一,在中央特科担任行动科负责人期间,他领导的“红队”活跃有名,制裁了不少叛徒特务。然而,他居功自傲,且利用工作的特殊性,腐化堕落、五毒俱全。时任情报科科长陈赓说:“只要我们不死,准能见到顾顺章叛变的那一天。”果不其然,顾顺章被捕后立即叛变,最终落得个身死名裂。

  与顾顺章截然不同的,是忠诚坚贞的革命志士。正是他们,构成了我们党的底色。革命战争年代,李大钊、萧楚女、夏明翰、方志敏等共产党人“断头流血以从之”,誓死忠于革命事业;新中国成立后,邱少云、焦裕禄、杨善洲、沈浩等,是成千上万英雄模范的代表。他们当中,哪一个不是满腔赤忱,哪一个不是无限忠诚?

  当今时代,思想观念日益多元多变,越是这样越需要奏响忠诚的主旋律。广大党员决不能做“党的暂时同路人”,而要坚定理想、坚守信仰,一其心、尽其心,像“站立在海上的岩石一样,经得起海浪的冲击”。只有这样,我们党才能不断走向新的胜利。(梁帅 作者单位:武警北京指挥学院)

(责编:实习生 王壹、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