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战实验:争夺发展主动权的新领域

2016年06月29日15:41  来源:光明日报
 

  【讲武堂】

  作战实验是研究作战问题的一种军事实验活动,即运用作战模拟的原理、方法和技术,在虚拟作战环境中,运用系统仿真和运筹分析等先进技术方法,推导式地研究信息化战争的特点规律,为作战实践和辅助指挥决策提供支撑,是推动产生新理论、新概念、新战法、新结论、新思路的军事科技孵化器。

  在我国,早在1979年,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就敏锐地预测了作战实验的发展趋势,并首次提出了“作战实验”的概念。他指出:“利用模拟的作战环境,可以进行策略和计划的实验,可以检验策略和计划的缺陷,可以预测策略和计划的效果,可以评估武器系统的效能,可以启发新的作战思想……在模拟的可控制的作战条件下进行作战实验,能够对兵力与武器装备使用之间的复杂关系获得数量上的深刻了解。”由此可见,作战实验是军事科学实践研究方法和作战理论创新的划时代革新。在全球新军事变革不断深化的今天,作战实验发展迅速,已经成为世界军事强国争夺军事发展主动权的新领域。

  设计未来战争的有效手段

  自有战争以来,在实践中积累战争经验和通过理论研究总结战争规律,成为认识战争的两个基本途径。作战实验在虚拟战场上“预演”战争,用数据模型解析战争,成为研究战争的第三种途径。

  近20年来,美军非常重视作战实验对设计未来战争的特殊作用,组织十余次系列化的作战实验,在实验中发现未来作战的挑战和制约,开发新的作战概念和指控理念,支持探索性新作战样式的实验室推演,开展创新战法的试验,并在此类实验中攻关作战体系仿真、作战系统分析等新兴技术。美军认为军事转型已逐步由自发阶段上升为自觉阶段,由应对战争转变为设计战争,成为一种目的性很强、技术要求很高的综合性创造活动。

  美海军、空军和陆战队5个作战实验机构用两年时间,进行系列作战实验,提出了“空海一体战”的基本概念、作战构想,并构设了主要战法。2015年初,美军参联会明确把“空海一体战”更名为“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联合概念”,这个新作战概念提出之前,也经过了美军4个作战实验机构一年多的联合实验。这些实验论证了美军如何仅凭在时空上受限的作战领域控制权,开辟具有相对优势的时间窗口、通道走廊和有限区域的主要行动模式;同时,还从联合战役层次量化分析、比较了2020—2025年美军为获得和保持全球公域进入和行动自由,可采取的作战方式和典型的陆、海、空、陆战和特战一体化战法,设计了在全球公域实施有效威慑、战略力量投送、跨域进入、网络攻击、太空控制等其他作战行动的可选作战流程,总结了15种典型实验想定或作战构想,并在实验中加以验证。

  创新作战理论的预实践孵化器

  世界军事正跨入大数据时代,未来战争具有“大数据战”的基本特征,作战实验注重从数据分析入手,深入破解作战难题。作战实验通过精细筹划、精确计算和精密论证,实施全方位、全纵深、多层次的精确评估、精确分析、精确推算,论证在最恰当的时间、动用最恰当的力量、运用最恰当的手段,以最佳作战资源配置获取最大作战筹划效益。大数据仿真实验已成为研究战争规律、优化战法设计的实用手段。

  美军近十年通过多种独特、有效的作战实验方法,围绕作战任务进行选项的比较分析,分析研判制胜机理,建立主要作战选项的强关联和弱关联,让对手难于掌握。例如,美军有关实验机构和军事智库,利用各种实验分析系统工具,通过持续实验探索以定向能武器等“光武器系统”为主战平台的制胜机理,提出了“光战争很可能成为新的战争形态”的实验结论,初步形成“光战争”理论。2014年底,美国防部正式推出“国防创新倡议”和第三轮“抵消战略”,也是基于探索现代战争制胜的实验结论支撑形成的。

  2015年9月,海军陆战队作战实验室公布了“2016进取系列计划”。这个实验计划主要进行战争推演和相关的试验性探索,主要解决海军陆战队所面临的主要挑战、作战概念、关键装备运用和创新战法训练等问题,以及海军陆战队训练的具体项目问题。具体实验主要包括探讨未来海空联合作战、开发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联合等系列作战概念、支撑2016年北约的军事演习、研发集成重点领域的新兴作战实验技术、进行实战化的训练性试验。计划依托这五类作战实验,锻造打赢未来战争的陆战队。

  优化指挥决策的重要工具

  信息化战争的作战力量构成复杂,作战样式灵活多样,作战空间多维一体,信息对抗瞬息万变,导致作战决策不确定因素激增,对指挥控制的科学化水平提出了很高要求。

  运用作战实验工具,可以对作战任务、作战目标、作战环境、作战条件等进行深入分析,辅助量化确定关键行动顺序、协同联动计划;分析各作战力量间的主动协同能力,通过比较实验发现制约因素和突出优势;探索分析动态指挥、快速指挥、精确指挥的组织流程、指控协同,提高指挥效率。还可以利用作战实验实施框架和应用系统环境,对作战体系的强弱选项、优势劣势进行定位性的量化分析评估,优化作战方案的主要战法等指挥决策选项。

  近五年,美军基本上每年都要搞二至三次大规模的联合特遣部队实验,以检验联合特遣部队的指控协调能力、综合作战能力和主要战法效能,而且这一方式基本上已经成为美军出兵海外必不可少的“前奏”。2015年5月,美海军陆战队作战实验室结合在乌克兰举行的18国“快速三叉戟”联合军演准备,就专门组织开展了系列先进作战实验(AWE)。先进作战实验是海军陆战队针对未来安全环境的再平衡和自身调整效果检验的持续性、高级实验活动,探索解决未来海空地联合作战的指挥控制领域重难点问题的途径,以加快海空地联合特遣部队的整体指挥能力和关键联合作战能力的高效提升。此轮实验一直持续到11月“2015三叉戟接点”演习结束,对美军与盟军的联合指挥程序、多层作战方案、广域协同效能和远程体系支撑需求进行量化分析、指标评估和作战效果预估,以此支持指挥决策、演习活动组织和关键行动的协调控制,以确保其作战能力有效发挥和演习演练效果的实验。

  助推体制改革的虚拟引擎

  作战实验可以对指挥控制的程序方法规则等重难点现实问题进行量化优化可视化的剖析研究,可以对指挥体系的运行规则、主要流程和交互方式进行全要素分析,实验结果可以用于提高指控机制科学性和关键流程可操作性。通过作战实验分析,可以探索适应未来作战需求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与指控方式,仿真分析和模拟推导作战方式的演化趋势,研究主要作战方式对指挥控制体系的关键要求和量化指标。作战样式的改变是指挥方式变革的根本动因,通过要素排序实验找出新作战样式的指挥盲点,分析“体系支撑,精确快速制胜”的信息化战争指挥体系和运行机制的内在规律,

  美军在研的新一代作战实验平台,可以提供指挥机制分析与优化的实验环境和关键问题分析的技术方法。其中,特别需要注目的是基于大数据分析的仿真实验引擎核心技术,有产生颠覆性创新的可能性。从目前的发展前沿来看,基于大数据样本分析的仿真算法技术和建模技术就可能是产生创新的核心技术。此类仿真技术支持平行仿真,仿真分析实验系统与指挥系统平行运行,仿真系统同步访问指控系统的数据;超实时指控实体仿真分析技术,可进行跟踪式仿真分析和流程反馈式回归仿真分析;大跨域交互仿真,实现交战兵力系统、指控系统、仿真分析系统大跨度的实时交互式运行。

  通过作战实验对军队改革创新尤其是指挥体制优化分析和指控机制创新进行辅助支持,其主要做法包括:问题排序、需求优化、综合分析和跟踪评估等。问题排序是将可能的作战条件或作战问题进行排序,找出需要多目标决策或分析评估的问题。需求优化是对主要需求进行优化设计,将改革创新进程大大缩短,优化结果可以提高改革方案的可行性和合理性。综合分析通过实施各种推演推导,分析、对比、验证、评估已提出的各种改革方案,得出候选方案建议,提高方案合理性和可操作化水平。跟踪评估,进行改革进程的事中事后实验分析与评估,充分验证改革的有效性,动态提出调整方向。

  总之,作战实验综合运用军事理论、系统科学和信息技术,研究和解决军事理论与实践重大课题,为军事决策和作战准备提供科学论证支持,发挥“未决先验、未建先验、未战先验”的辅助决策作用和超前实践功能,可以有效地提高战略指导与作战筹划的预见性,增强军队建设的预置性,高效推动作战能力建设。(作者系特邀嘉宾 军事科学院军事运筹分析研究所总工程师 战晓苏)

(责编:实习生 王壹、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