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刊文:探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

2016年06月30日08:42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实现伟大梦想的坚强领导核心

  (一)

  历史和现实在这里交汇——

  中共一大会址,红色中国的崛起原点;“新天地”,今日上海的著名地标。

  两地一墙之隔,同样游人如织。在这里,每天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面孔,听到各式各样的语言。在这里,中国接纳着世界,世界也打量着中国。

  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透过这两处观察中国的窗口,一次次探寻“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的奥秘。

  与95年前不同的是,这条当年属于法租界的“望志路”早已改为“兴业路”——中国人的街道,不再由外国人来命名。从这里,中国人走上了一条自己开辟的道路:“中国道路”。

  沿着这条道路,中国共产党高擎镰与锤的旗帜,引领一个东方大国近百年波澜壮阔的挺进,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命运,决定了中国历史的走向,创造了“地球上最大的政治奇迹”。

  1921-2016,弹指一挥间。

  回望中华民族重新崛起的进程,任何不抱偏见的人都会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革命当之无愧的引路人,是全国各族人民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主心骨,是实现民族复兴伟大梦想的坚强领导核心!

  (二)

  “共产主义者的目的是要按照共产主义者的理想,创造一个新的社会。”这是起草于1920年11月的《中国共产党宣言》中的一句话。印着这些文字的纸张已经发黄,如今静静躺在北京中央档案馆里。但这行字,当年写在历史黑暗的天幕上,如电闪雷鸣,似惊涛骇浪。

  遥想百余年前的故国山河,风雨如晦。

  “中国是带着首都被敌人攻占的耻辱进入20世纪的。”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紫禁城,举行了阅兵游行。北京城被分区占领,各区域的中国人家必须悬挂占领国国旗,一时间,北京插满8个国家的国旗。

  “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在列强环伺、瓜分豆剖的民族危机中,一个使马可·波罗惊叹不已的东方大国,一头让拿破仑也不敢惊醒的睡狮,堕入割地赔款、民不聊生、任人宰割的深渊,“中国的痛苦与灾难,像这雪夜一样广阔而又漫长”。

  问莽莽神州,谁救中国?

  太平天国运动、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一代代中国人奋起抗争,虽慷慨激昂,却都没完成救亡图存的民族使命和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

  改良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形形色色的主义、大大小小的党派如春草怒生,闪亮登场却又转瞬即逝,“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伟大的先行者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结束了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却终因历史局限而大业未竟、壮志难酬,只留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无尽遗憾。

  谁能带领饱受屈辱的中国人民实现解放?谁能带领屡遭蹂躏的中华民族走向自强?

  光芒,总是在最黑暗的时刻迸发。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最先进阶级的政党跃上历史舞台,马克思主义的火炬照亮了黑夜中的苦难中国。

  先进的理论指引、无私的为民情怀、坚强的革命意志、伟大的牺牲品格……在各种政治力量的对比中,中国人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选择中国共产党,就是选择站起来。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上,礼炮齐鸣28响,向世界宣告: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浴血奋战28年,终于推翻了“三座大山”,真正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

  选择中国共产党,就是选择富起来。党带领人民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从农村改革的兴起到深圳等特区的创立,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发展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项事业的开拓,创造了经济增长的奇迹,释放了社会发展的活力,开辟出一条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中国人民跨过总体小康的门槛,开始了宽裕、体面、有尊严的生活。

  选择中国共产党,就是选择强起来。在党的坚强领导下,中国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神舟飞天”“蛟龙潜水”“嫦娥登月”展现综合国力,远洋护航、海外维和彰显大国担当,“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赢得世界认同……

  中国声音广被倾听,中国倡议备受瞩目,中国作用日益彰显,正以自信大气、从容淡定的形象出现在世界面前。

  “乔木亭亭倚盖苍,栉风沐雨自担当。”

  恢弘的改革乐章奏响新篇,久违的清新之风横扫积弊,亮丽的民生画卷徐徐铺展,精彩的外交舞步闪耀世界,坚强的钢铁长城巍然屹立……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治国理政成就斐然,回应了人民期待,赢得了世界赞誉,中华民族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接近伟大复兴的目标!

  岁月不居,春秋代序。

  中国共产党人能不能打胜仗,新中国的成立已经说明了;中国共产党人能不能搞建设搞发展,改革开放的成就也已经说明了。但是,面对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我们党如何保持强大的凝聚力、向心力、战斗力、创造力,怎样更好地发挥领导核心作用,还需要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作出回答。

  (三)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力量可以穿越时空、照亮并凝聚起无数的人心,那就是信仰的力量。

  建党前夕,27岁的青年毛泽东就曾大声疾呼:“主义譬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一个政党要成为国家、民族的坚强领导核心,其凝聚力就在于此。

  当我们极目回望,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160多年的历史尽收眼底,可以清晰地看到这种力量是如何影响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

  1991年,莫斯科一个寒冷的雪夜,在无数人的叹息中,克里姆林宫上空飘扬了70多年的红色旗帜黯然落下。此时,假如历史可以旁白,一定会反思美国情报部门高级官员艾伦·杜勒斯关于和平演变的设想:“人的脑子,人的意识,是会变的。只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

  后人总结,正是信仰的力量让苏共在只有20万党员的时候夺取了政权,在有200万党员的时候打败了法西斯侵略者;也正是信仰的坍塌,让他们在有2000万党员时丢失了政权!

  这不是数字的游戏,而是信仰的佐证。

  2016年,苏共瓦解25周年,中国共产党诞生95周年。当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涅瓦河畔,发出这声炮响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已经在历史长河中远去;嘉兴南湖,承载着中华民族伟大梦想的一叶单舟,却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进程中乘风破浪,领航中国。

  后人评价,几代中国共产党人的上下求索,其意义不仅在于完成了救亡图存、国家独立、民族富强的历史使命,更在于把信仰嵌入了古老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使这个曾被视为“东亚病夫”的民族从此产生了“一种自灵魂深处迸发出的伟力”,实现了精神上的复兴!

  这种由信仰而生的凝聚力,造就了一批又一批“不爱财,不为官,不怕死,就为这个事业,为心中的主义的‘真人’”。

  这一点在早期的中国共产党人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他们中许多人并非出身贫寒,有的还留过洋、做了官,已经功成名就。他们完全可以成为那个时代的“高富帅”,过上才子佳人、官绅名流的生活,但他们选择了颠沛流离、铺满荆棘、随时会掉脑袋的人生道路。

  这种由信仰而生的凝聚力,自人民军队诞生之日起,就化作了灵魂与血脉深处的深刻自觉——听党话、跟党走。

  今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美国《时代周刊》曾经评选出影响人类社会文明发展进程的100件事,长征就是其中之一。那些留在万水千山的征战痕迹早已在岁月中淡去,但那条蜿蜒的长征路仍吸引了世界无数的目光。正如美国著名作家索尔兹伯里在《长征——闻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所言:“阅读长征的故事将使人们再次认识到,人类的精神一旦唤起,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

  这种精神的威力写就了史诗般的传奇。1934年10月出发时,中央红军长征队伍中共有12位师长,平均年龄27.5岁。长征结束时,这12位师长3死9伤,其中洪超和陈树湘牺牲时连张照片都没有留下。在平均每行进一公里就有三四名官兵献出生命的征途上,是什么力量使红军将士置生死于不顾,创造了“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最令人振奋的大无畏事迹”?

  今天的人们,只有理解他们纯粹的理想,才能理解他们不朽的牺牲和高洁的灵魂。邓小平的女儿曾问父亲,长征是怎么走过来的?回答只有三个字:“跟着走!”简洁而深刻,直指信仰的真谛。

  历史照亮今天。95年前点燃的信仰灯塔,依旧指引着我们前行的路。强国强军正当时,行进其中“跟着走”的我们,留下的每一个坚实脚印,若干年后再回首,谁说不是一个创造奇迹的新长征呢?!

  (四)

  没有一种力量,比人民更强大;没有一种根基,比人心更坚实。

  历史并不偏爱哪一个政党,谁真正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谁就能赢得最广大人民的支持,谁就拥有永恒持久的向心力。

  80年前,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对“东方魔力”百思不得其解,冒险前往延安一口气提出83个问题: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是什么使他们那样地战斗?是什么支持着他们?他们运动的革命基础是什么……

  在那孔简陋的窑洞里,毛泽东揭示了人民军队的根基所在、血脉所在、力量所在:“红军是民众的军队,民众无微不至地支持红军;除非先消灭爱护红军的民众,否则没有办法消灭红军。”

  从“小米供养了革命”到“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从太行绝壁上的“红旗渠”到“大包干”契约上的红手印,从新经济组织蓬勃发展到遍及世界各地的“中国制造”……人民群众始终是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力量源泉。

  “老百姓不是命里注定要跟我们走的,为什么不跟别人走呢?”这是战争年代,刘伯承发出的追问。

  答案只有一个:中国共产党自从成立那天起,就始终把人民利益高高举过头顶!

  历史的关键细节,往往具有象征意味。我们党在发展道路上迈出的每一步,都是从农村开始的:“打土豪,分田地”“土地改革”“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取消农业税”……从来没有哪一个政党,把农民与土地的关系领悟得如此透彻;从来没有哪一个政党,能如此为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农民着想。

  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中国,掀起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实行改革开放,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每一个历史时期,每一个发展阶段,党都把人民福祉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每一个危急时刻,每一个转折关头,人民都将意志和力量凝聚于党的旗帜下。

  还记得著名的“耿飚之问”吗?

  耿飚晚年回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讲起当年一名战士犯了错误,部队按纪律要枪毙他时,却来了一大群老百姓为他求情,甚至连受害者的父母都请求让他戴罪立功。看着眼前的党员干部,耿飚高声问道:“你们这些人,不管哪一个,如果做错了事,老百姓还会不会替你们求情?”

  这一问,今天听起来仍振聋发聩!

  变化的是岁月,永恒的是人心。从革命党到执政党,角色转换之后,我们怎样永葆党和军队的性质宗旨永不改变?远离战火走进和平,远离苦日子过上好日子,我们怎样延续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无论斯诺之问,还是刘伯承、耿飚之问,思考的都是一个根本性问题——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这似乎是一道简单的考题。这又是一道极难回答的考题。

  2016年元旦,细心的人们注意到,习主席发表新年贺词时,办公桌上新增了一张照片,那是他回到当年插队的梁家河村看望父老乡亲的场景。

  一张照片,一种牵挂;一份纪念,一种情怀。

  “我们一定要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夙夜在公,勤勉工作,努力向历史、向人民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这是一个政党向人民许下的如山承诺。

  (五)

  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巍然耸立。碑身没刻一个烈士英名,却凝聚着千万英魂。

  胜利的辉煌是直插蓝天的丰碑,英雄的牺牲是深埋地底的基石。回望历史,在国家独立、人民解放的浴血斗争中,中国共产党人始终表现出一种为了信仰、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不惜牺牲一切的本色和作风。

  这种本色和作风,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政治品格,是我们党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更是战胜一切强敌和艰险的力量源泉。

  1949年1月,在淮海大战中被俘的国民党将军黄维,仗打败了,心犹不服。当见到穿着和战士一样的黄布军衣、正和战士在一口锅里吃饭的刘邓之时,黄维终于低下了头:我们首先输在了作风上。

  人们认识和评判一个政党、一支军队,最直接、最有力的依据就是其作风。“日穿草鞋,夜打灯笼”的苏区干部,唤起了工农千百万;“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长期锤炼,锻造出一支永不变色的人民军队;渣滓洞、白公馆大批革命志士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慷慨就义,感召多少人前仆后继……毛泽东一句“用延安作风打败西安作风”,道出了共产党人创造历史的奥秘:以优良作风赢得人心、赢得胜利。

  即使在黑夜中毁灭,也要化作燃烧的流星;即使在黎明前倒下,亦含笑为曙光歌唱——这就是英雄的共产党人。

  一代代共产党人用牺牲和奉献,成就了党的事业;共产党人的本色和作风,在党的事业中一代代传承。

  1983年夏,河北正定,一辆吉普车陷在泥泞里。村民看到车上坐的是干部,不仅不帮忙推车,嘴上还骂骂咧咧。一名干部正要发火,新任县委书记习近平拉住他说:“群众为什么骂人?应该反思我们自己。”

  不久,正定县改进领导作风六项规定出台。30多年过去,今天的中央八项规定与当年正定六项规定,体现了同样的作风底色。

  作风,看似无形,却无处不在。作风,看似平常,却事关党的形象威信。

  治党务必从严。与革命战争年代相比,党员干部面临的生死考验已然减少,但物欲诱惑却骤然增加。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思想在实践中不断成熟。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腐败分子受到严厉惩处,纪律规矩的“高压线”真正通上了“高压电”。

  困难仍在眼前。新形势下,长期执政的考验、改革开放的考验、市场经济的考验、外部环境的考验,我们面临的挑战更多;新起点上,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我们赶考的难度更大。

  社会环境变了,人的观念变了,怎样避免因走得太快、太远而忘记了昨日的来路、出发时的初心?这是摆在每一名共产党员面前的时代考问。

  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习主席告诫全党:作风问题关系人心向背,关系党的执政基础。如果解决不好,也有可能出现“霸王别姬”这样的时刻。

  这一告诫,源自对执政党前途命运的深谋远虑;

  这一告诫,是对每一名共产党员的期望与重托。

  (六)

  1935年2月,甩掉共产国际的“拐杖”之后,红军打下娄山关,迎来长征途中第一个大胜仗,毛泽东倚马写下“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了解党史的人不仅能从“从头越”里读出毛泽东的万丈豪情,更能读出中国共产党绵延不绝的创造力。

  2015年11月下旬,人民军队又一次迈出了“从头越”的步伐——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举世瞩目的中国军队改革拉开大幕。总部制成为历史,七大军区落下帷幕,我军进入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体制时间”,改革的深度、烈度、广度前所未有。

  人民军队成长发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创新史。回首往昔,这支队伍留下的每一个足迹,都见证着中国共产党开天辟地的创造力。

  南昌起义、三湾改编、古田会议、遵义会议、瓦窑堡会议……解读这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节点,可以看到,“党指挥枪”“支部建在连上”“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游击战术十六字诀”“持久战”等充满智慧的创新之举贯穿着这支队伍的发展脉络。

  硝烟散去,新中国成立之际,西方学者曾经作出这样的预言:“中共的胜利将不过是昙花一现。”

  作出这个预言的人,只看到了满目疮痍、一穷二白的中国,却没有看到中国共产党巨大而无穷的创造力。

  这种创造力,来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真理品格。

  民主革命时期的两次失败,新中国成立后的两大失误,每一次重大挫折,都随之以一个新的奋起:反思大革命的失败,毛泽东石破天惊般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战略思想;纠正王明错误路线,遵义会议在危急关头挽救了党、红军和中国革命;总结“大跃进”的沉痛教训,我们探索出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宝贵经验;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我们开创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每逢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中国共产党人总能一次次拨乱反正、力挽狂澜,总能一次次浴火重生、勇往直前。

  这种创造力,来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勇气。

  上世纪,世界上有10多个共产党组织与中国共产党同年建党,如今95年过去,为什么社会主义在中国取得巨大成功?原因有很多,但最根本的一条是: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国情相结合,走自己的路!

  从浴血奋斗闯出“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之路,到自力更生铺就社会主义建设之路,再到解放思想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论起初的蹒跚、曾经的跌撞,还是今天的阔步,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感召力。

  今天看来,那句“中共的胜利将不过是昙花一现”的预言早已沦为笑谈。而《纽约时报》作出的新预言“你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正在世界各地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

  对比两条预言,我们将从中获得多少感悟、多少启迪——

  沿着“自己的路”一路走来的我们,更应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沿着“自己的路”一路前行的我们,必将创造更多令世界瞩目的中国故事、中国奇迹、中国震撼!

  (七)

  “作始也简,将毕也钜。”

  走过95年的苦难辉煌,蓦然回首,看看我党创始人之一董必武为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的题词,格外意味深长。

  梦想的实现,是恒久的接力。正如理想的彼岸只有理想主义者才能抵达一样,梦想只会照进梦想者的现实。

  承载着五千多年的灿烂文明,承载着近现代以来波澜壮阔的历史,承载着一代代华夏儿女的梦想,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勇立潮头、掌舵扬帆,引领“中国号”巨轮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辉彼岸踏浪前行。

  回首昨日,梦想成真;眺望未来,梦想竞渡。

  历史对我们如此厚爱,机遇对我们如此眷顾。距离第一个百年的奋斗目标,只剩下5年时间,一个朝气蓬勃的未来正在向我们招手,一个朝气蓬勃的政党正在书写新的辉煌。(解辛平)

(责编:实习生 王壹、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