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暴露美国的“三短”

2016年07月15日08:45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南海仲裁案暴露美国的“三短”

  南海仲裁案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和仲裁庭在前台表演,而木偶牵线人则是作为域外国家的美国。从2013年菲律宾提起仲裁起,美国就是背后的始作俑者,且一直不遗余力地推波助澜。这不,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裁决结果刚一出笼,美国就跳将出来,为这一非法无效的仲裁裁决张目,称所谓裁决对中菲双方都有法律拘束力,“希望双方遵守有关义务”。

  美国的表态看似正义感十足,但根本经不起历史的考察和法理的推敲。事实上,建立在滥权越权基础上的仲裁案,全过程却暴露了美国三个方面的“短”:

  理短。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和在南海的相关权益,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确立的。即便对这段历史不甚清楚,美国也不该对其曾参与其中的现代历史如此健忘——二战后期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确立战后国际秩序的文件,要求日本将窃取的中国领土归还中国。战后,中国军政人员乘坐美国提供的军舰,分赴西沙和南沙群岛举行接收仪式,树碑立标,派兵驻守。美国战后出版的《哥伦比亚平科特世界地名辞典》中,对“南沙群岛”条目的表述是:“南中国海的中国属地,为广东省的一部分。”这些足以证明,美国对中国在南海拥有的主权,是有着明确认知的。

  更为可笑的是,口口声声要求别人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美国,自己至今也没有批准加入《公约》。这种两面性和虚伪性,翻看一下美国的历史,可谓比比皆是。公开摒弃《京都议定书》、单方面放弃美苏《反弹道导弹条约》、在国际海洋法框架外推出所谓“航行自由计划”,对国际法一直合则用、不合则弃的美国,居然恬不知耻地要求别人遵守国际法,岂不贻笑大方?

  具体到南海仲裁案上,美国一方面公开承诺在有关领土争议问题上不持立场,一方面却挑唆菲律宾前任政府提出南海仲裁案,不是打气儿鼓劲儿,就是帮着找律师出谋划策,甚至罔顾事实,在所谓裁决结果出笼后,发表声明为非法无效的仲裁裁决张目,给各方妥善管控海上局势、和平解决争议制造严重障碍。真不知道,美国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究竟哪里来的资格,又是哪里来的勇气!

  力短。美国可以操纵菲律宾前任政府提出仲裁案,却操纵不了菲律宾理性的国民。“菲律宾政府求助美国的做法只会令事情变得更复杂。”“这个仲裁的唯一受益者不是菲律宾,而是美国。”“如果中菲进行双边谈判,那么东盟国家都会开始愿意合作,这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这些理性的言论,都来自菲律宾国内的有识之士。菲律宾新政府上台后,也做了一系列相对积极的表态,包括愿同中国就南海问题恢复协商对话。

  美国可以操纵西方媒体对中国大泼脏水,将“南海军事化”“破坏南海航行自由”“改变南海现状”“大国欺负小国”等帽子抛向中国,但操纵不了国际社会公道正义的力量。60多个国家以及全球范围内230个政党和政治组织公开理解和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就是明证。

  美国可以操纵仲裁庭做出所谓裁决,甚至派出舰机炫耀武力,但改变不了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不论仲裁结果如何,都不会影响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权益。中国军队将坚定不移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海洋权益,坚决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应对各种威胁挑战。

  识短。乱中取利,一直是美国维护自身全球霸权的重要手段,且屡试不爽。君不见,以保护人权名义发动的科索沃战争,给刚刚诞生的欧元当头一棒;美国主导的北约东扩,蚕食和挤压了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也让欧洲难以与俄罗斯建立起稳定的战略互信。

  于是乎,从中尝到甜头的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故伎重施,将这一套充满冷战思维和霸权逻辑的做法,运用到太平洋地区,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在东南亚制造“南海紧张论”、宣扬“中国威胁论”、推销“美国保护伞”。其“唯恐不乱”“浑水摸鱼”的心态昭然若揭。

  然而,正所谓“识短则蔽”。美国只看到了“乱中取利”的好处,却没有看到世界大势的变化。当今世界已经进入各国相互依存的全球化时代,中美两国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宽广的太平洋也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但美国却频频制造所谓“南海紧张局势”,并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多次派军舰和战机进入中国南沙群岛岛礁邻近海域和空域耀武扬威,打破了南海原有的平静与和谐。而其不惜纵容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也给地区安全与世界和平埋下了更大的隐患,这也暴露了其战略的短视。正如美国著名律师布鲁斯·费恩所言:跑到南海去渲染“中国威胁”除了加剧地区紧张、给亚洲国家发出错误信号外,美国只会一无所获。

  南海不是好莱坞,不是美国排演战略剧情的外景地。南海仲裁案以及由此引发的恶意炒作和政治操弄,将南海问题带入一个加剧紧张对抗的危险境地。现在,这场闹剧已经结束,是回到正确轨道的时候了。在这里,我们也奉劝美方好好反省自己的言行,停止为有关非法裁决造势,停止在南海问题上挑事生非,停止损害中方主权和安全利益、加剧地区紧张局势的言行。这样才有助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发展,有利于南海以及地区的和平稳定。

(责编:黄子娟、杨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