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昔日南海的侵略者必须闭嘴

2016年07月18日14:25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最近,一场由美国充当推手、菲律宾出面并经日本一个铁杆右翼法官主导的南海仲裁闹剧,在海牙那个无人认领的“山寨组织”即所谓“临时仲裁庭”宣布“仲裁结果”后落幕。南海周边声索国的反应并未如西方一些对华寻衅者预想的那样强烈,世界上数十个国家还赞同中国的立场,倒是作为南海域外国家的日本显得格外亢奋。只要稍微追溯一下历史,就会发现昔日的日本其实正是侵略南海最猖獗的国家,这让人们不能不联想到:日本国内右翼当权者是不是又想继承其祖辈“南进”扩张的衣钵?

南海争端近年来不断激化,有人认为美国是主谋,日本是帮凶,提出“国际仲裁”的菲律宾只是前台卒子。这话虽有一定道理,但对日本作用的评价却不尽然,因为这个昔日有扩张传统的国家除在“山姆大叔”旁边为虎作伥,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长期声称其奋斗目标是“摆脱战后体制”,建立“强大的日本”,潜台词就是要恢复日本战败前的帝国声势。人们尤须记住的是,日本在战败前是出兵侵占并公开宣布吞并南海全部岛屿的唯一国家。

长期生活在东北亚群岛却又总有外扩野心的日本统治者,一旦具备实力就总是想向海外“开拓”。明朝时中国人便遇到倭寇百年侵掠,15世纪末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又提出全面扩张计划,到德川幕府时形成了“海外雄飞论”这一主导上层思维的共识。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开始时的诏书,就公开宣布要“开拓万里波涛”,其中“北上”计划就是进攻朝鲜和中国大陆,“南下”计划则是占领台湾再下南洋。

通过甲午战争,1895年日本完成侵台计划,从1906年起又开始实行所谓“水产南进”,派船进占东沙群岛主岛并掠夺那里丰富的磷矿资源,引发当时清政府的抗议和岛上渔民的反抗。从同年起,日本渔船又窜到南沙群岛,掠夺中国的渔业资源,日本海军也前来“护航”。当时日本财力还很窘困,连妓女都动员起来到南海周边港口卖淫,以此建立经济据点并“慰安”到那里的本国水兵。改革开放初期在中国风靡一时的日本电影《望乡》,就反映出“南洋姐”是那时日本人广为熟悉、鄙视却又需要的一种为扩张服务的下流职业。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成了暴发户,1917年以后由工矿企业派人窃据南沙群岛的太平岛等多个岛屿。除了采矿,日本还在相关岛屿上建设事务所、栈桥、轨道等,直至12年后因经济危机爆发才暂时撤走。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又于1938年10月派兵占领太平岛等岛屿,翌年3月在登陆海南岛时又占领西沙群岛。

让人特别愤慨的是,日本在中国大陆侵占领土还是打着建立伪满、伪蒙和汪伪等傀儡政权的幌子,可在南海方向却创造了战时唯一公开将中国领土并吞入本国的例子,即1939年3月正式宣布将南海诸岛称为所谓“新南群岛”,交由台湾总督府管辖。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侵占新加坡并称之为“昭南市”(即“昭和南进”之意),南海中的较大岛屿又成为执行中转任务的海空基地,直至1945年战败时那里的侵略军才撤走。

二次大战结束后,美国出于扶植日本作为其“反共防波堤”的战略意图,对日本侵略罪行非但未认真清算反而多方姑息。1951年9月,美国单方面主持达成的对日“旧金山和约”宣布免除日本赔偿责任,同时根据不能让中国得到“一寸领土”的要求来处理过去的侵占地。战败的日本在经济上大占便宜,签署的和约中对台湾、南海群岛又使用“放弃”这种模糊表述而不承认将其归还中国,这又种下了支持“台独”和引发钓鱼岛、南海群岛纠纷的种子。

战后日本当局不仅长期不正视历史、不承认侵略罪行(直至1995年村山富市首相才使用了“侵略”一词),而且还伺机卷土重来,日美军事同盟则庇护了这种重温旧梦的行径。日本在经济恢复并得到大发展后,又于上世纪50年代确立“东南亚经济合作”方针,以向那里的美国盟国提供少得可怜的象征性“赔偿”和一些“发展援助”作为诱惑,换取对方市场开放并建立密切政治关系。上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公然将通过南海至马六甲海峡的通路称为“海上生命线”,并在1981年后将海上自卫队护航任务延伸到南海的入口——巴士海峡。只是由于当时美日军事同盟的重点是在北面防范苏联,日方对南海争端还未公开介入。

冷战结束和苏联瓦解后,日本对外战略随之发生转变,以1996年达成美日安保条约新指针为标志,“防卫计划”的重点开始转为“西向”即重点对华。2000年开始,日本政府在每年的防卫白皮书中都极力渲染中国所谓的“威胁”,对华遏制已成既定方针。2012年美国声称“重返亚太”后,东海的钓鱼岛和南海局势迅速升温,日本当局想以“两海连动”牵制中国,近年如此卖力地介入南海争端并拉拢一些国家的目的正在于此。日本右翼势力这样做虽有配合美国的一面,但它也想借此打破本国“专守防卫”规定,为其军事力量南进行使所谓“集体自卫权”造势,这从某种意义看正是昔日军国主义者的阴魂隐约地重新附体。

“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唐代文豪骆宾王的名句用于形容现在的南海,倒也恰如其分。如今的中国已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总量已超过日本一倍,在南海新的工程显示出强大国力,军事实力更远非还是美国附庸的日本可比。南海周边多数国家并不愿意被美日利用,“国际仲裁”这类闹剧实在是和者盖寡,反而更能在国际上暴露日本对外扩张力量的野心。纵观中日之间由“日强中弱”到“中强日弱”的变化,再横看现在的国际战略形势,可以说当年的日本对中国是威胁,如今顶多算是麻烦制造者。中国只要保持良好发展势头,不断增强在南海方向上的应对力,日本当局的挑拨、滋事到头来都只会是“蚍蜉撼树谈何易”。▲(徐 焰 作者是国防大学专业技术二级教授,少将)

(责编:实习生 王壹、刘军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