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利用剩余弹药组织加赛难度远超正式赛?

2016年07月22日09:19  来源:解放军报
 

“发起冲击!”7月6日上午7时,贺兰山脚下,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中部铁拳—坦克·铁骑”竞赛的加赛——坦克对抗赛激烈上演。据悉,此次对抗赛使用的24发炮弹,全部为正式竞赛剩余弹药。

以往,不少部队在组织比武竞赛或演习活动时,为确保活动顺利,携带的弹药量都略有富余。任务结束后带回剩余弹药有一定安全风险,因此在处理剩余弹药时,一些单位通常采用让官兵进行体验射击的方式,把弹药消耗完。

7月5日下午竞赛结束后,竞赛委员会在讨论有关事宜时有人提出,赛后消耗剩余弹药也要讲究训练效益,如果只是为了消耗弹药而消耗弹药,就会造成消极打弹、盲目打弹等浪费弹药的问题。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则建议在竞赛委员会和参赛官兵中立即引起广泛共鸣。竞赛委员会随即做出一项决定:推迟举行总结表彰大会,利用剩余弹药临时组织一场加赛。

铁流滚滚,马达轰鸣,两辆坦克开足马力驶向目标区域,伴随着“轰、轰”两声,炮响靶落。“这是一场强强对决的对抗赛。”在加赛现场,中部战区陆军一位领导告诉记者,他们根据竞赛排名选出8个优秀车组,共分两个波次进行对抗:2组双车组对抗赛和4组单车对抗赛。

记者采访发现,加赛的难度甚至超过了之前的正式竞赛。参赛车组不仅要在100米的距离内行进间完成对3个不同目标的射击,而且射击过程中要完成正面、倒向、正向3种方式射击,每组靶标显示的时间仅为30秒。同时,目标距离比正式竞赛增加了600米,最远目标距离接近射击极限。

“我还从没有向这么远的目标射击过!”对抗赛结束后,第38集团军某装甲团坦克三连四级军士长张杰兴奋地告诉记者:“虽说在加赛中只打中了2个目标,但这场利用剩余弹药组织的高难度比赛,不仅让我初步掌握了坦克超远距离射击要领,更让我树立了发挥每发弹药最大练兵效能的意识。”(朱建辉、记者周远)

观训快评

战场没有多余的子弹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每当唱起贺绿汀在1937年创作的这首《游击队歌》,人们总能对那段缺枪少弹的抗日战争岁月产生无尽的遐想。一位抗联老战士曾回忆,他在一次执行送情报任务时,因为魏拯民将军多给了他5发子弹而感动得热泪盈眶,他这样说道:“战场上子弹意味着什么,这是命啊!”

诚然,随着新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步伐的加快,我们早已告别了缺枪少弹的历史,特别是近年来全军上下大抓实战化训练的热潮持续兴起,各部队纷纷加大实弹、实爆、实投训练力度,弹药消耗指标有所上升。但是,实弹训练绝不等同于盲目追求弹药消耗量,如何确保每一发弹药都打出训练效益,考问着演兵场上的每一名官兵。

中部战区陆军在正式竞赛后特意组织加赛、打出剩余弹药最大练兵效果的做法启示我们,和平年代练兵备战,不能不计成本、不顾实效甚至是装点门面地消耗弹药。实弹检验中,我们对待每一颗弹药都应当“一视同仁”,倍加珍惜。这是因为,未来战场上,没有一发子弹是多余的!(周猛)

(责编:邱越、刘军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