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过沼泽草地经历了怎样生死考验?

2016年09月06日08:13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1935年8月下旬,由红一方面军的第一、第三军,红四方面军的第四、第三十军,军委纵队的大部分及新成立的红军大学合编而成的右路军,穿越草地。由于张国焘的分裂主义错误,9月中旬,右路军中的第四军、第三十军南下再次穿越草地。1936年7月下旬至8月初,红四方面军各部穿越草地,其中第四军和第三十军是第三次过草地。红二方面军各部于1936年7月底8月中旬越过草地。

草地位于川西北,处于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连接地段,面积约在1.52万平方公里,海拔约在3500米以上。因其历史上一直为四川松潘所辖,故有松潘草地之称。

草地地势平坦,一望无际,白河(嘎曲、葛曲河)和黑河(墨曲)由南而北,纵横其间,然后注入黄河。河道迂回曲折,水流滞缓,形成大片沼泽。经年水草盘根错节,形成草甸,浮于沼泽之上。河间地带,时有浅丘隆起,长着一些稀疏的树木。草地的气候恶劣,雨雪、冰雹来去无常。沼泽里没有道路,渺无人烟,危险丛生。

红军走过的若尔盖草地(资料图)

红军过草地时是夏天,白天温度可高达30℃,夜间骤降至0℃。红军晚上宿营时,红军衣服单薄,常常是几个人背靠背用体温取暖。

在艰难的长征途中,红军战士每天面临死亡威胁的不只是敌人的飞机大炮和围追堵截,也不只是自然条件的极度恶劣,还有缺衣少食的重重困难。在漫无边际的草地里,没有足够的粮食,不得不吃野菜,甚至煮皮带充饥。

红军过草地时吃过的野菜标本(资料图)

1936年7月初,红四方面军在第三次穿越茫茫数百里的草地时,一个叫周广才的战士所在的班,从14个人减少到7个人。他们背的干粮吃完了,可以充饥的野菜、草根也被前面的部队挖得找不见了。他们只好吃起身上用牛皮做的枪带、皮带。其他六位战士的皮带都吃光了,该轮到周广才的了。当战友们吃完皮带第一个眼的那一节后,周广才实在忍不住了,恳求地说:咱们饿着,也别吃了,把它留下来吧,这是我的战利品呀。大家终于忍着饥饿,把这惟一可吃的大半条皮带留了下来。长征结束后,周广长在皮带的背面烫上“长征记”三个字,一直珍藏着。后送到博物馆收藏陈列。

未被吃掉而被保存下来的半条皮带(资料图)

许多红军战士牺牲在草地中,有的是病饿而死,有的是吃野菜中毒身亡,还有的因陷入泥潭而失去生命。红四方面军老战士在回忆三过草地时说:重返草地时,没走不远,就有一具红军战士的遗体,那是第一次过草地牺牲的战友。有的两三个倒在一起,有的呈向前爬行的的姿势,,有的手里还攥着泥土和青草,遍地是战友的忠骨……

红军过草地时,仅营以上干部就牺牲了50名,为长征以来牺牲干部之量。红军指战员们以超越生命极限的毅力,向死亡挑战,以“走出草地就是胜利”相互激励,前仆后继,终于征服种种困难,走出了茫茫的水草地。(作者:军史专家、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研究员 姜廷玉)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