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升级庞大核武库 退役上将称其无用

2016年09月22日14:45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今年8月1日, 美国《防务新闻》网站报道,美国能源部国家核安全管理局已经批准B61-12弹头“延寿计划”进入生产工程阶段。该弹是美军核武库中最老化的部件,而这个计划的实施将使这种弹头的寿命再延长20年。这是近些年来美军升级核武器一系列举措中的重要一环。

美军核武库力量庞大,但难掩颓势

美国是世界上最早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也是拥有核武器最多的国家之一,目前共拥有约7100个核弹头。同时,美国奉行的是“三位一体”的核战略,即将核力量分别以陆基、海基和空基部署,主要由美国空军和海军掌握。其中,美国空军拥有450枚竖井发射的“民兵”Ⅲ型洲际弹道导弹,射程约为1.3万公里。每枚导弹均能携带33.5万吨级的W78弹头或30万吨级的W87弹头,分别部署在沃伦空军基地、迈诺特空军基地和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同时,美国空军还有18架B-2和76架B-52H飞机具备核打击能力,可搭载B61-7、B61-11和B83-1等核炸弹。而美国空军正在研发的下一代新型远程打击轰炸机也可搭载核弹。

美国海军拥有14艘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其中8艘部署在太平洋,6艘部署在大西洋,配备的是“三叉戟”ⅡD5型潜射弹道导弹,可携带8个分导式多弹头,射程约为1.1万公里。每枚导弹均能携带两种基本型号三个版本的核弹头,即10万吨级的W76-0弹头和W76-1弹头,以及45.5万吨级的W88弹头。美国正在实施的导弹延寿计划将使该弹能够服役到2042年。

美军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核武库,但由于美军长期专注于以优势的常规武器应对局部战争和恐怖主义,使得核力量,尤其是战略核导弹部队地位今不如昔,官兵士气不振。近年来,美军核部队意外事件频出。2007年8月30日,美国空军一架B-52轰炸机误带6枚装有核弹头的巡航导弹从北达科他州到路易斯安那州,飞越了大半个美国,这是近年来美军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违反核安全条令的事件。2014年1月,美军蒙大拿州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曝出大规模考核作弊事件,34名军官被停职。当年5月,美国空军人员又在没有遵循操作守则的情况下,修坏了一枚“民兵Ⅲ”型洲际弹道导弹。

美军升级核武器的主要内容是核弹延寿和小型化

为了保持核力量的稳定,美国早就开始着手对庞大的核武库进行现代化升级。2014年1月7日,詹姆斯·马丁不扩散核武器研究中心发表了题为《万亿美元打造“三位一体”核力量:美国未来30年的战略现代化》报告,报告明确指出,“未来30年,美国计划投入约1万亿美元,用于维护现有的武器库、采购替代系统以及升级现有的核弹及核弹头。”其宗旨是使美军的核武器及其发射系统向小型化、隐形化和精准化的方向发展。

一方面,美军在竭力延长现有核弹的寿命,以节省开发新型核武器的费用。其中,就包括B61-12核弹的延寿计划。B61是美国上世纪60年代开发的一种氢弹,爆炸当量为0.3万~340万吨,弹长3560毫米,直径330毫米,重320公斤。由于该型弹具备尺寸小、威力大和投掷平台多样的特点,冷战时期可由几乎所有北约作战飞机投放,至今仍被定型为美国的标准空投核武器,是美国空基核武器的主力。其延寿计划包括翻新核与非核部件,以解决核弹的老化、延长服役期、提高安全性和可靠性。该型核弹将替代目前已经服役多年的B61-3、B61-4、B61-7和B61-10核弹。同时,B61-12核弹配备有一个新型制导尾部组件,从而可以获得更高的精度。美国意在使这种5万吨当量的战术核武器达到36万吨战略核武器的效果。

另一方面,美军核武器小型化的步伐早已迈开,即研发更灵活的低当量小型核弹代替传统核弹。2007年,美国公布了《核武器制造与研制设施的现代化改造计划》,表示要加快核武器小型化的步伐。

按照计划,美军核武器的现代化最终将实现“3+2”的格局,即美军所有现役核弹头将统一为5种型别。其中包括:将现役5型核航弹和巡航导弹核弹头统一为B61-12核航弹弹头和W80-4核巡航导弹弹头;将现役的5型弹道导弹核弹头统一为IW-1、IW-2和IW-3等3型新的“可互换弹头”。所谓可互换指的是陆基弹道导弹与潜射弹道导弹之间弹头可互换。

美军核武器主要用于战略核威慑和战术核打击

对于庞大核武库的使用,美军放在了战略核威慑和战术核打击两个层面。在战略层面,仍然以威慑为主要运用方式。2013年6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依据奥巴马总统授权,向国会提交了新的《美国核武器使用战略》报告,提出美国核武器承担的任务是“通过威慑,防止对美国及其盟友和伙伴可能发动的核攻击”。

美国核战略要达成六个目的:一是防止核武器扩散和核恐怖主义;二是减弱与降低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战略中扮演的角色和地位;三是依靠较小规模的核力量维持战略稳定和保持战略核威慑;四是增强地区性威慑能力,保证美国有能力承担对其盟友和伙伴的义务;五是维持一定规模、安全和高效的核武库;六是即使核威慑失效,仍有能力达成美国及其盟友的目标。

其中,平时展示核打击能力是战略核威慑的主要方式。在2012年年底举行的第3次“全球打击挑战演练”中,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所属7个基地的480名飞行员驾驶可发射核导弹的B-52、B-2战略轰炸机组成“轰炸机组”,同可搭载核弹头的“民兵Ⅲ”型洲际弹道导弹发射部队组成的“导弹组”,进行联合演习,向外界展示了美国空军核打击力量的巨大威慑力。

在战术层面,美军规定了实施战术核打击的基本场景。早在2005年9月,美国国防部就公布了修订完毕的《联合核作战行动原则》,列举了美国使用核武器的4种情况:一是如果敌人使用或者有意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美国、盟友、联军部队或民众发动袭击;二是敌人即将使用生物武器发动攻击,只有使用核武器才能确保对其力量进行摧毁;三是需要对敌人包括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内的军事设施,存有生化武器的地下加固堡垒,敌人对美国及其盟友发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的指挥、控制设施发动打击;四是需要展示美国拥有使用核武器遏制敌人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和意图。文件规定,在这4种情况下将允许战区指挥官在获得总统授权的情况下,采取先发制人的核打击。

从中可以看出,美军在战术核打击上具有一定的主动性。正如美国《纽约时报》网站今年1月12日发表的题为《随着美国对核武器进行现代化改造,“更小”让一些人感到不安》的报道称,虽然奥巴马政府的幕僚们认为,对现有核武器进行现代化改造可以获得规模更小、更可靠的核武库,但是批评人士却指出,较小的爆炸当量和更好的瞄准能力会让人更想使用这些武器。

为此,美国政界和军界都有人对美国投入巨资升级核武器以及美国的核武器使用政策表示担忧。一方面他们认为这是毫无用处之举。美军前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退役上将柯林·鲍威尔就曾表示,“从实际经验来看,我深信一件事,那就是核武器是无用的。人们不可能使用它们。”2013年,时任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指挥官詹姆斯·卡沃尔斯基上将在描述俄罗斯核袭击美国的威胁时表示,“可能性非常小,几乎不值得讨论”。另一方面,他们担心可能会引发新的军备竞赛。2016年3月31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杰里·布朗和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向华盛顿政府指出,美国将通过不必要地实现其核威慑现代化而引领一场新的军备竞赛。尤其是这种做法与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考虑于任期结束前对美国核战略进行里程碑式的调整,即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表态简直背道而驰。(空军工程大学 王鹏)

(责编:王璐佳(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