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枪林弹雨的红军女战士刘汉润:

把长征精神一直传下去(听老红军讲长征故事(4))

本报记者 温红彦 盛若蔚 孟祥夫

2016年09月25日03:5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刘汉润,现年99岁,1917年出生于四川省通江县尺江乡一个贫苦佃农家庭。1933年,刘汉润剪去辫子,成了红军儿童团的一员。半年后,被分到红四方面军总部宣传队。1935年,随红四方面军踏上了艰苦卓绝的长征路。

  “党给了我一切,我要把一颗红心献给党。在有生之年,我要把长征精神一直传下去。”

  

  一头齐耳银发,一袭碎花衬衫,一枚党徽别在胸前……眼前这位老人,刚刚过完99岁生日,见我们来访,她起身到门口迎接,步子虽小,但并不蹒跚,双手握上去温暖有力。她就是曾爬过雪山、蹚过草地、穿过枪林弹雨的红军女战士刘汉润。

  未及坐定,老人就热情地招呼大家吃籽瓜。桌子上还摆放着党章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等书籍。“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年走长征路的场景……”老人打开了话匣子,精神矍铄,思路清晰,那些点点滴滴的回忆,将我们带回到烽火连天的长征岁月。

  参军:“是红军救了我的命”

  1917年,刘汉润出生于四川省通江县尺江乡一个贫苦佃农家庭,家里没有房屋和土地,一家7口人全靠父母长年给地主拉长工、打短工维持。常言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刘汉润小小年纪就给地主家当童工,早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她白天给地主放牛、割草、砍柴,晚上喂猪、喂鸭。由于地主苛刻,有时候,刘汉润只能靠一个黑面馒头放牛到天黑。

  1929年,刘汉润的母亲被地主打死,这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在那个黑暗的年代里,哪有穷苦人说理的地方?”回忆至此,老人心情悲痛,一度哽咽。

  15岁那年,刘汉润为了减轻父亲的重担,决定自食其力,出门要饭。一天,天降大雨,刘汉润来到一座破庙避雨,冻饿交加的她很快便昏睡过去了。等她醒来时,手里多了半个馒头,身旁还坐着两位红军战士。“是红军救了我的命!”刘汉润眼含热泪说道。后来,刘汉润的二哥参加了红军,受此影响,刘汉润立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参加红军!

  盼星星盼月亮,刘汉润终于盼来了红军。1933年,红军在四川广泛发动群众,进入了通江、达县等8个县城。一天,刘汉润听说红军有个组织专门收不满18岁的青少年,便难抑心中激动,几经周转,她找到了红军的一支分队。她恳求首长道:“求你们带我走,让我参加红军吧。”红军首长看她态度坚决,人很机灵,就同意了。就这样,刘汉润填写表格,剪去辫子,成了儿童团的一员。

  为壮大革命队伍,苏区政府广泛宣传动员群众,而鼓励青少年积极参军成了儿童团的主要任务。刘汉润每天随战友深入老乡家里,“宣传红军是打天下的,是为百姓谋幸福的,同时也宣讲其他好政策”。很快,他们的动员有了明显成效,“今天发展8人,明天发展10人,半个月时间儿童团就发展到100多人”,其中就包括她儿时的几个伙伴。

  参军入伍让刘汉润实现了夙愿,宣传动员取得的成效让她看到了希望,坚定了她跟党走的决心和信心。半年后,刘汉润被分到红四方面军总部宣传队。宣传队经常为部队表演节目,也向战士和群众宣传党的政策。由于能力突出,工作努力,刘汉润又随后被调到供给部,职务也先后由战士升为排长、连长,并配发了三八式步枪。

  1934年12月,刘汉润随红四方面军开展粉碎敌人的“川陕会剿”战斗,红军向川陕甘方向转移,并在天全、阿坝等地同敌人展开战斗。刘汉润在部队什么都干,“一会宣传,一会运输,一会打仗,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去”。

  1935年3月底,红军在苏维埃政府和苏区群众的配合下胜利渡过嘉陵江。不久,根据地陷入白色恐怖之中,大批红军将士、游击队员牺牲,刘汉润的父亲也惨遭敌人杀害。两个月后,刘汉润随红四方面军踏上了艰苦卓绝的长征路。

  长征:“坚定的信念支撑我走下去”

  1935年6月27日,刘汉润随部队翻越了第一座雪山——夹金山。夹金山终年积雪,海拔高空气稀薄,直让人喘不过气来。在刘汉润记忆中,山上天气瞬息万变,刮一阵大风就带来了暴风雪。“山上还下冰雹,我们都穿得单薄,脸被冻得通红,实在受不了就吃部队发的辣椒、生姜。”刘汉润说,“有的战士耳朵冻麻了,就用手去搓,结果把耳朵搓掉了。”在雪山上每前进一步,战士们都要付出极大的气力,“到了下山时,雪滑难行,战士们就蜷缩着身体往下溜。”

  同过雪山时的严寒刺骨相比,过草地时的凶险艰辛更让刘汉润记忆深刻,“过草地最难受的是没吃的,每次过草地都有半个月之久,沿途荒无人烟,粮食吃完了就吃野菜树根。然而,一拨一拨的红军过草地,野菜树根都被前面的部队吃光了,我们就只好吃皮带吃鞋底。”

  刘汉润含泪回忆了小战友王秀莲的故事。当时,一个连抽两人出去挖野菜、采野果。一天,14岁的王秀莲也跟着出去找吃的,却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大家在一棵野果树下找到了小秀莲的尸体。她是在树上采果子时因狂风暴雨骤然来袭而掉下来摔死的,“头上血水、雨水混在一起,白色的头皮都露出来了,但手里仍紧紧地攥着几个果子。”讲起当年那一幕,刘汉润痛心不已。秀莲采的果子谁也没吃,“要走出草地时,我们把果子埋在地里,这是小战友的心啊!”战友情深,刘汉润暗下决心:一定要坚持到底,走完长征!

  为鼓舞士气,刘汉润和战友们主动为大家表演节目。她至今还记得过草地时,大家编的一段快板:叫同志,听我言,今天我把草地谈一谈。这草地,真少见,天气一日三大变……不怕苦,不怕难,红军一定能过草地关。叫同志,加把劲,快马加鞭过草地……

  由于受张国焘错误路线的影响,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两翻雪山,战士们倍感艰辛。然而,即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刘汉润也始终紧跟部队,咬牙坚持着。“是坚定的信念支撑我走下去!”刘汉润自豪地说。

  感恩:“我要把长征精神一直传下去”

  1989年,刘汉润在甘肃景泰县妇联的工作岗位上离休。然而,她并没有就此休息,“离休20多年,我一直坚持正常‘上班’,我每天到部队、学校、工厂上班,工作内容就是讲革命传统。”最早听她报告的孩子,现在都40多岁了,他们的孩子现在又成了老人的听众。

  “刘老作报告,从不摆个人功劳,而是讲述她在革命年代经历的真实故事,把革命的理想信念带给广大群众,教给青少年。在她身上真正体现出一个老党员朴实而炽热的革命情怀。”一名听众深有感触。

  但凡学校、部队、机关等单位邀请刘汉润作报告,她从不推辞,有求必应。但是,她有自己的规矩。她把老党员、老红军的形象视为第一生命,于是,她给自己“约法四章”:一是邀请单位两公里内的,一律步行;二是不收取任何劳务费;三是不收礼品;四是不参加宴请。每次作报告前,她都精心准备,穿好军装,给听众树立红军战士的好形象。“我虽然离休了,但共产党员的党性决不休息,在有生之年,我要把长征精神一直宣传下去。”刘汉润语气坚定地说。

  现在,刘汉润担任20多家机关、企业和学校的政治教育辅导员,先后为200多个单位作报告1200多场,听众达280多万人。“你可别小看了这些报告,真实的故事最能打动人心。讲这些革命传统,刘老还是在长征,还是在播种啊!”聆听过刘汉润作报告的甘肃省景泰县委书记李作璧说。

  除了讲党课,刘汉润这些年还一直坚持交“特殊党费”。1998年全国多地遭遇洪灾,刘汉润得知灾情后,毅然决定将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720元钱全部作为“特殊党费”上交组织;2008年四川发生大地震后,她又拿出6000元捐给灾区;2009年,四川巴山修红军长征纪念馆,刘汉润拿出1万元以“特殊党费”的形式捐给巴山……今年7月1日,在中国共产党迎来95岁生日时,刘汉润拿出积攒下来的1万元钱交给组织,“我是党培养的,钱不算多,添不上斤了添两。”老人言辞恳切。就在我们采访时,老人连说“做得不够”,“只要活着,还要继续交‘特殊党费’”。看似平凡的举动,却透露出一位老党员对党的无限忠诚和挚爱。

  如今,年届百岁的刘汉润依然坚持学习,尤其是对党史、国史的学习从不间断。今年四月,社区居委会开展“读党史、学党章、上党课、过党日、交党费”活动,正在住院的刘汉润专门打电话让家人把《中国共产党历史》、党章等资料送到病房。她眼睛看不清字,就让孙子一字一句地念给她听。

  刘汉润平时学习党章党规,更以共产党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她在过99岁生日那天当着家人安排自己的后事:“我是党员,百年之后,丧事从简,一切按八项规定去办……”刘汉润常说:“党给了我一切,我要把一颗红心献给党。”她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 人民日报 》( 2016年09月25日 11 版)

(责编:王政淇、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