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舰队某海上防险救生支队:大海上的“急救中心”

2016年09月27日08:33  来源:中国新闻网
 

“我把它叫做‘水下120’,主要的使命任务就是援救潜艇。”爬出救生艇后,深潜救生艇中队中队长朱昱晟对中新社记者如是说。

朱昱晟所说的“水下120”是中国海军唯一一艘深潜救生艇,可潜至水下500米,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深潜救生艇之一。9月初,中国海军综合援潜救生船长岛船,在预定海域进行了以援救失事潜艇为背景的演练,朱昱晟驾驶的深潜救生艇成为演练中的一大看点。

朱昱晟介绍,与长约10米的深潜救生艇相比,潜艇可是个庞然大物。驾驶员在水下只能看到潜艇的局部,并依此判断潜艇部位,寻找救生平台实施对接,输送专家、工具、应急生命物资。某些特定情况下也可以进行水下搜索、作业。

“下潜到100多米的时候,阳光像光柱一样,一丛丛射入水中。再往下就是一片漆黑了。”与常人印象中满是瑰丽珊瑚与斑斓鱼群的水下世界不同,深潜救生艇常常出现在海底情况较为复杂的水域。肩负援救潜艇任务的救生艇员们,也不会有海底观光一般的轻松心情。朱昱晟说,心理承压能力是挑选操纵员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在水下,有时候会感觉很孤单。”

长岛船所在的北海舰队某海上防险救生支队,是中国8支应急救援“国家队”之一。除大深度援潜救生外,支队还担负着近海、中远海快速搜救,海上、陆上水域应急搜救的任务。其中,潜水员的作用至关重要。从“东方之星”翻沉客轮中救出两名幸存者的海军工程大学潜水员官东,就出自该支队的英雄救捞中队。

潜水员王晓龙也参加了“东方之星”沉船搜救工作,他还是首位在海拔4800米以上地区进行潜水打捞作业的潜水员。谈到那次经历,王晓龙说,低温与高原反应成了最大的困难。可以在同等深度连续潜水两小时的他,每下潜五分钟就需要上岸休息。“因为水太凉了,氧气管容易冻住。”

在当日的演练中,潜水员们穿戴着几十公斤的装备,从距离水面五六米的高度垂直跃入水中。这种被称作“前跨步入水”的动作是潜水员们练就的诸多“绝活儿”之一。从千米高空伞降入水实施救援,则是该支队航空救生分队的“独门绝技”。

“上天能跳伞、水面会救生、下海能潜水。”机动救捞中队中队长谭鹏介绍,空中投送救生力量,速度快且投送准确。作为中国军队唯一的海上航空救援力量,航空救生分队已经进行了跳伞、潜水、通信、战伤救护、水面救生等科目的训练,建立起立体防险救生体系。

日渐西斜,长岛船完成了当日全部科目的演练,启程返港。该船由中国自行设计研制,依靠电力推进。配备的动力定位系统彻底消除了锚缆对失事潜艇的潜在威胁,布设作业场的时间得以缩短,地点也不再受锚缆长度与水深的限制。

6月中旬至8月末,长岛船被编入中国海军153舰艇编队,参加了“环太平洋-2016”演习。这是中国援潜救生船首次在“环太”舞台上亮相。船长马高峰说,除了长岛船,带有动力定位系统并拥有综合援潜救生能力的舰船,在世界范围内“基本上没有”。“外军对我们这艘船、这型艇,赞不绝口。”

朱昱晟回忆,“环太”演习期间,在驾驶深潜救生艇与美军模拟平台成功对接后,他和战友在救生艇内击掌相庆。“据我所知,这是中国援潜救生力量第一次在国际上进行这么深入的合作演习。”

支队参谋长杜长余用“深入、全面、具体”来形容此次中国海军援潜救生力量的“走出去”。他认为,国际援潜救生合作是大趋势。伴随着装备发展、实战化训练、体系建设,中国海军将拥有更多机会参与到国际援潜救生合作中,并将主导、组织国际性、区域性的援潜救生交流合作。“我相信这一天很快会到来,我们有信心。”(李纯

(责编:王璐佳(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