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中美直接开战只是想象 成本远大于收益

2016年09月28日09:59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大国博弈:中美最终是否“必有一战”?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一直有人担心中美间会发生直接战争,但我始终认为这只是一种充满恐惧的想象。尽管中美之间的对抗和矛盾难以避免,在南海、投资、人民币汇率等很多方面都会存在,但问题的关键是:这些对抗的结果并不会导致直接战争,这是我的基本观点。核武器防止了美苏在冷战时的直接战争,这一功能至今依然存在。在当下全球化的大潮下,国与国之间相互依存的脆弱性下降,中美彼此以热战方式争夺资源已成本大于收益。冷战需要三个要素才能形成——核武器、意识形态为核心冲突和双方彼此隔绝——如今这三个条件只有核武器具备,另外两个条件不具备。而缺一则形成不了冷战。特别是相互隔离的条件不具备。中美之间的民间交往和经贸联系广泛,这使冷战难以发生。

美国雪城大学莫伊尼汉研究员劳泰瑞:世界上不同的国家对中国的看法也不同。一般来说,拥有大量中国投资或和中国有密切贸易关系的国家对中国更容易有正面看法,而和中国有领土纷争的国家的观点则相对负面,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看法目前还是负面居多。我最近看到一份调查,只有44%的中国公民对美国持正面评价,而也只有38%的美国公民给中国打了正面分。但调查也发现,中美的青年一代对对方国家拥有明显更高的正面评价:在18到29岁的年轻人中,中国有59%的人认为美国是正面形象,而在美国,这个数字是55%。所以我认为,中美关系在下一代人手中会取得进一步提升。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后陈艺元:自中美建交以来,中美关系大势一直呈正向发展态势。双方对看似无法弥合的“分歧”进行有效“管控”是中美关系稳步向前发展的重要保证之一。在这一点上,美对台军售是一个典型范例。一方面,美国坚持军售是同台湾保持非官方实质性关系的主要途径,是对台湾不可放弃的安全帮助和政治道义;另一方面美国在中美关系的大框架下执行“有限”的对台军售政策。在对台军售问题上中美形成一贯性的某种默契和隐性原则。所以,美国对台军售问题虽是不定期引发中美关系震荡的“顽疾”,但至今未引爆中美关系,也未因此造成中美关系退步。中美间此类各种形式的“管控”机制形成了中美关系的“安全阀”。

南海之争:中美分歧究竟在哪?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锋:中国和美国在对南海问题的认知上有很大分歧。比如在中国民众眼中,中国在南海的行为是单纯的维权行动、而不是在西太平洋的战略性扩张、或者旨在对南海其他声索国采取强制性的举动。7月12日所谓南海仲裁裁决存在着深层缺陷,中国不可能接受。但美国还是将力压中国执行仲裁裁决作为涉华政策的目标,这对中国来说是不公平的。中美需要在南海问题上加强外交和战略对话。例如,美国反对中国岛礁建设的“军事化”,但究竟如何定义“军事化”,中美从来没有取得过共识。中国不可能放弃对在建岛礁必要的、但有限的防御设施修建。除了外交与战略对话之外,中美两国都需要在南海问题上继续保持克制立场。中国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无需继续扩大现有岛礁建设之外新的造岛工程,美国也必须对以自由航行为名的抵近穿越保持足够的谨慎。未来的南海局势,美国应该相信中国和东盟有关国家有能力、有意愿、有决心通过外交谈判寻找到解决的办法。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国际政治学教授艾大伟:中国在崛起的同时似乎也在试图建立一种全新的东亚秩序,这使得美国及其盟国要重新去适应一种新的规则和模式。在南海问题上,美国真正担心的其实是中国将南海岛礁军事化。美国希望听到中国对此否认的保证。如果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双方不能快速达成一致,中美之间的对抗与冲突可能将继续扩大。

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丁刚:南海的很多问题和渔业纠纷有关。菲律宾渔民抱怨无法去黄岩岛附近的传统渔场捕捞,中国渔民去印尼纳土纳岛附近的传统渔场捕鱼很危险,国有国界,可鱼无国界。这是个急需解决的问题,如果中国希望把美国的军事力量“驱离”南海,那就需要找到一条和东南亚国家合作的道路,尤其是和与有领海争议的国家合作。更深层次的合作或许今天仍然困难,但渔业合作可以成为一个简单易行的起点,在这个基础上未来再谋求更多合作。

文教交流:中美贸易冲突的缓冲器?

前杜克昆山大学副校长玛丽·布洛克:中美两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教育科研合作伙伴,两国都在吸引更多研究人员。目前,去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大约七成选择攻读工程、生物、数学等基础科学,而美国一些研发型大学和文理学院也在加强向中国输出学生。总体来看,中美教育交流合作出现了几个新的趋势:一是中美教育交流正在变得日益对称和平等;二是两国政府开始在此领域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尤其体现在顶尖科学领域;三是中国近年反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的一些努力使得中美之间的教育交流处于一种不够稳定的状态。(由卡特中心中国项目高级顾问柯白代为宣读)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讲师韩会朝:中美两国尽管在人民币汇率、公平贸易等问题上存在着广泛争议,但中美贸易从规模上看仍然增长显著,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双方在文化教育上的交流对双边经贸关系起到了积极作用,一定程度上冲抵了贸易政策上的不利影响。中美文化教育交流近年来有两个典型现象:一是孔子学院在美国的快速发展,二是美国州长访华的升温。基于中美贸易数据,我们的研究发现,每增加一个孔子学院促进了所在州对华贸易13.2%的增长,每一次州长访华促进了所在州对华贸易12.0%的增长。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未来中美之间应该更积极利用文化教育交流以促进双边贸易的长远与稳定发展。(本文系环球时报社与美国卡特中心共同主办、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承办的“2016(第三届)中美青年学者论坛”专家观点摘编,由白云怡整理)

 

(责编:王璐佳(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