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传承红色基因(长征记忆·寻访红军部队)

本报记者 毛 磊 苏银成

2016年10月13日08: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不忘初心,传承红色基因(长征记忆·寻访红军部队)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记者驱车从云南昆明出发,向禄劝县皎平渡口挺进,以追寻红军巧渡金沙江那段历史足迹。

  群山连绵,沟壑纵横。记者穿行在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上,天空雷雨阵阵,雨点打在车窗上啪啪作响。全程只有300多公里,却用了5个多小时,终于到达皎平渡口。“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步入纪念馆展厅,一张张珍贵的红军长征图片,以及一件件红军80年前使用过的油纸伞、扁担、马灯、船桨、刀枪、书包、草帽、草鞋、印章、水壶、铜锅、通信设备等历史实物,见证了红军渡江时的一幕幕,也见证了红军由此实现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重大胜利。

  禄劝县文物管理局工作人员张永兴一边指着这一幅幅珍贵的图片和实物,一边给记者介绍红军“巧渡金沙江”那段动人心魄的往事。

  巧渡金沙江,毛泽东高超指挥艺术的生动体现

  金沙江位于长江的上游,为红军北上必经之路。它穿行在川滇边界的深山峡谷间,江面宽阔,水急浪大。如果红一方面军渡不过江,无法跳出敌人包围圈,就有被敌人压进深山峡谷而全军覆灭的危险。当红军主力向金沙江挺进时,正在调集40万重兵围堵红军的蒋介石如梦初醒,认定红军的目的既不在贵阳,也不在昆明,而是必渡金沙江无疑。

  1935年4月28日,蒋介石下达命令,控制金沙江渡口,毁船封江。就在红军进抵金沙江前夕,江边的敌人已将所有船只掠到了北岸。

  1935年5月3日,军委干部团接受了抢夺皎平渡的任务。当时担任团长的是陈赓,政治委员是宋任穷。

  干部团成员都是排以上干部,一直担负着中央机关和首长的警卫任务,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使用。1934年10月长征前夕,中央红军把苏区红军学校进行合编,组成干部团,随军办学。

  当时,为了坚定渡江信心,鼓舞红军士气,干部团提出了“渡过金沙江,庆祝五一劳动节”的口号,并编了一首渡江动员歌教大家唱:金沙江流水响丁当,我们红军来渡江……

  为了巧渡金沙江,干部团在此战前,进抵威逼昆明15公里处,迫使云南军阀调回大部分兵力,使防守金沙江的兵力和滇北兵力大幅减少,为红军渡江创造了条件。在调动了敌人兵力后,他们又以一昼夜行进100多公里的速度,快速赶到金沙江边。在渡口,他们幸运地找到了一条船。原来这条船是送探子来南岸探查红军情况的,探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他们在当地农民的协助下,从水里又捞出了一条破船,用布把漏洞塞上。然后,他们乘坐这两条船悄悄地渡到北岸。敌人的哨兵以为探子回来了,没有在意。干部团给敌人来了个突然袭击,一举消灭了国民党一连正规军和一个地方保安队,控制了皎平渡两岸渡口。

  后来,他们又找到五条船,动员了36名艄公。与此同时,红一军团赶到了龙街渡口,红三军团赶到了洪门渡口,但这两个渡口都没有船只,加上江宽水急无法架设浮桥,敌机低飞骚扰,两处均不便渡江。军委命令他们迅速转到皎平渡过江。

  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担任渡江先遣队司令员,负责组成渡江司令部,统一指挥全军渡江。从5月3日至9日,在七天七夜的时间里,红一方面军主力就靠这7只小船从容地过了江。担任后卫的红九军团在南渡乌江以后奉军委命令一直在黔西绕圈子,时东时西,忽南忽北,牵制了敌人部分兵力。5月6日,他们到了云南东川与巧家县之间,并于5月9日在树节渡顺利地渡过了金沙江。两天以后,敌人的追兵才赶到南岸。可是红军已经毁船封江,无影无踪了。

  红军通过广阔战场上的机动战,调动和打击敌人,并最终实现渡江北上,取得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重大胜利。

  巧渡金沙江,摆脱了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是毛泽东高超指挥艺术的生动体现,也是红军长征途中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

  禄劝县政府双拥办专职副主任李锡康指着皎平渡大桥感慨地说:这座大桥横跨金沙江,连接禄劝县和会理县,是川、滇两省的咽喉要道,由国家投资930多万元,于1991年竣工通车。而今,在皎平渡口将建设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这将是我国第四大水电站,现已破土动工,待到工程竣工时,皎平渡大桥将被淹没。

  红军干部团,我军高级将领摇篮

  红军干部团一直鲜为人知。为了探寻“干部团”如今的去向,记者几经周折,终于从卷帙浩繁的资料中找寻到了一点线索。

  据国防大学图书馆馆员曹玲介绍: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人总结教训,决定组织武装起义,建立人民军队。创建红军的同时也揭开了人民军队创办军事学校的序幕。

  1927年9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地区。在站稳脚跟之后,就于11月下旬亲手在江西省宁冈县砻市的“龙江书院”创办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军官教导队。

  1928年4月,毛、朱红军井冈山会师后,成立了红四军军官教导大队。后来,随着战争形势变化,红军相继创办了随营学校、红军学校、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红军大学校等,为红军的发展壮大培养输送了大批指挥干部。1929年3月,以其为基础,成立了随营学校。1930年,改称红军学校。

  1931年,党中央抽调红三军团参谋长兼随营学校校长邓萍和原红八军军长何长工等红军著名将领筹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1931年11月25日将红军学校正式命名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1932年将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改称为中国工农红军学校。1933年9月,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改称为中国工农红军大学校。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中央苏区各红军学校进行整编后组成“干部团”,紧随中央军委纵队行军。

  长征到达陕北后,红军“干部团”演变为1936年6月1日成立的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1937年1月20日,随着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改称为“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进入解放战争时期,抗大总校及分校遵照党中央、中央军委的部署,相继改建为战略区军事政治大学。

  新中国成立后,以华东军区军事政治大学、华北军事政治大学为基础,1951年1月在南京组建了军事学院。以后,又在北京先后组建了政治学院和高等军事学院。1969年2月,中央军委决定在高等军事学院、军事学院、政治学院的基础上,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

  1977年11月,中央军委决定撤销军政大学,恢复军事学院、政治学院和后勤学院。1985年,为了适应解放军建设指导思想的战略转变,培养综合性的高级领导干部,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决定,将军事学院、政治学院、后勤学院合并,组建国防大学,邓小平亲笔题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校名。

  国防大学,传承红色基因着眼人才强军

  党的十八大以来,着眼人才强军战略,国防大学坚持未来仗怎么打、部队怎么训,教学内容就怎么改,不断设计开发新课程,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步伐进一步加快。

  记者来到位于北京百望山下的中国最高军事学府,“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的校名十分醒目。据国防大学政治部干部褚振江介绍,习主席对国防大学建设发展高度关注,寄予厚望,提出必须树立前瞻视野,坚持面向战场、面向部队、面向未来,把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作为重中之重、急中之急等重要指示,为国防大学人才培养指明了方向。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主席指示,国防大学核心课程实现“大幅变脸”,“人才新政”接踵出炉,教研骨干轮训“火力密集”……

  今年以来,该校聚焦联合作战指挥、新型作战力量人才培养,抓好新型课程体系、教学模式、教学条件、教学能力深化改革,推进教学形态向信息化转型;以全域多维联合作战实验室和兵棋系统建设为标志的信息体系建设,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军事课突出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政治课突出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探索实战化教学新模式,“特种作战问题研究”“重大安全威胁临界管理”等前沿理论进入重要班次教学;全域多维联合作战教学安排,从“陆海空天电网核”七大领域展开联合作战问题学习研究,令人耳目一新。

  一个显著变化是,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训班次增多,指挥员班、联合参谋班新开课题创新率达80%以上,实验、实训教学比例达50%。几年间,新增与联合作战密切相关的6个新兴学科,构建起全新的人才素质模型和教学体系。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