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罗镇战役旗开得胜,强军兴军再立新功。这支光荣的队伍如今又踏上新的征程——

某机步旅 红色基因锻造钢铁劲旅(长征记忆·寻访红军部队)

本报记者  毛  磊  苏银成

2016年10月26日03:5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柏山寺下,葫芦河畔,直罗镇战役的硝烟已经散去,留给人们的却是难以忘却的记忆。

  深秋的直罗镇,大山连绵,草木葱茏,记者翻越一道道山岭,穿过一个个沟壑,终于来到位于陕西富县的直罗镇战役纪念馆。直罗镇战役烈士陵园就坐落在纪念馆旁边的柏山寺下,这里是当年战场的一部分,微风轻抚着苍松翠柏飒飒作响,似乎在告慰安葬于此的325名有名烈士、630名无名烈士。

  馆长王勇的介绍,把记者带到了80年前的战火岁月。1935年10月,毛泽东、周恩来和彭德怀同志审时度势,部署和指挥中央红军和西北红军取得了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彻底粉碎了敌人对陕北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直罗镇战役,击毙敌师长牛元峰

  1935年10月中旬,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率领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历尽千辛万苦,突破了国民党反动派的重重封锁,胜利地到达陕北吴起镇(今吴旗县城)。讲解员王婷的解说在纪念馆内回响……

  此前,1935年9月16日,徐海东领导的红25军与刘志丹率领的红26军、红27军到达永坪镇,3个军胜利会师。9月17日,中央西北工作委员会与中共鄂豫陕省委在永坪镇召开联席会议决定: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15军团。

  1935年11月3日,红军成立了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毛泽东任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任副主席。红15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彭德怀任方面军司令员,毛泽东任方面军政治委员,共1.1万余人。

  为粉碎国民党军新的进攻,毛泽东、彭德怀决定,集中兵力,首先在直罗镇一带歼灭沿葫芦河东进之敌一部,而后转移兵力,各个歼敌。

  为了打好这场战役,中央在下寺湾召开两个军团的团以上干部会议。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在会上作了动员,要求抓准战机,狠狠打击敌人,保证战役胜利。这次作战的对象主要是东北军,因此还提出了:“宽待东北军!”“欢迎东北军掉转枪口打日本”的口号。部队经过认真动员和准备,战斗情绪高昂,决心打好奠基陕北的第一仗。

  1935年10月底,敌“西北剿总”调集东北军5个师的兵力,企图围歼红军于洛河以西、葫芦河以北地区,摧毁陕甘革命根据地。11月20日晨,敌第57军先头109师在飞机掩护下,分三路沿葫芦河及南北山地向直罗镇推进。16时许,进入直罗镇。

  战役发起前两天,毛主席组织两个军团的团以上干部在张村骚会合,到直罗镇看地形。直罗镇是一个不满百户人家的小镇,三面环山,北边是一条小河,东面山坡筑有土围子,一条东西大道穿镇而过,地形险要,利于设伏。而当时红军就隐蔽和埋伏在四面山上。我军抓住敌人孤军冒进的有利战机,于当晚将占领直罗镇之敌109师包围。21日拂晓,在毛泽东统一指挥下,红一军团由北向南,攻击据守直罗镇北山敌626团;红15军团由南向北,攻击据守直罗镇南山敌627团。

  22日上午,敌西路第57军106师和111师,沿安家川东援直罗镇;23日,敌东路第67军117师向羊泉塬、张村驿进击,第107师向么家塬、丁家塬进击,以解第109师之围,第109师残部仍负隅顽抗。红一方面军乘胜追击,在张家湾地区歼敌第106师1个团。敌师长牛元峰见待援无望,于23日午夜分路突围,四处逃窜。24日上午,红223团1、2营立即跟踪追击歼敌,3营在龙王庙沟迎头拦截将敌全歼,牛元峰被击毙。

  红军长征后有了可靠的立足点和出发点

  直罗镇战役纪念馆馆长王勇介绍说:直罗镇战役是毛泽东军事指挥才能的一次完美体现,也是毛泽东、彭德怀等精心组织、正确指挥的必然结果。在战役部署上,贯彻了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和打立足未稳之敌的作战原则。

  毛泽东的军事思想一个非常重要的战术就是“围点打援”,只要吃定一个点,即使来再多的援军,也能让敌无功而返。因此,敌4个师忙活了半天,还是没能救出109师,还赔上了106师一个团。

  红军长征到陕北后打的第一仗——直罗镇战役持续了4天,歼敌1000余人,俘虏5367人,缴枪3500余支。此役为红军积蓄和发展新的战斗力量,扩大和巩固陕甘革命根据地赢得了宝贵时间,为中共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奠基礼,使红军自长征以来有了一个可靠的立足点和夺取新胜利的出发点。

  据《聂荣臻回忆录》,红一军团当时还缺2000多套棉衣补给不上,部队在陕北钻心透骨的寒风中致病送医院的先后达千余人次,但红军靠士气旺盛御寒,并寄希望于打一个胜仗解决棉衣等军需给养问题。直罗镇大捷为红军在关键时刻补给了大量军需。

  直罗镇战役加速了国民党营垒的分裂。蒋介石对东北军直罗镇惨败表现出的冷漠态度,使张学良彻底认清了蒋介石企图借“剿共”令红军和东北军两败俱伤的险恶用心。

  红军对东北军俘虏的教育,以及同张学良等东北军领导人的沟通,进一步促使张学良和东北军将士从消极“剿共”到停止内战、联合红军一致抗日的转变。可以说,这一举动加速了国民党营垒的分化,对日后的“西安事变”产生了重要而积极的影响。

  1935年11月30日,中共中央在富县东村召开方面军营以上干部大会,庆祝红军会师和直罗镇战役的胜利。会上,毛泽东主席作了《直罗镇战役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的报告,精辟地论述了直罗镇战役的深远影响,提出消灭敌人、扩大红军、坚强红军、赤化地方与破坏敌军等五项任务。毛泽东指出:“直罗镇一仗之所以胜利,是因为抓住了战略枢纽,战斗准备充足,中央红军同西北红军兄弟般的团结,并争取了群众的一致,这是以后作战都必须争取的条件。”

  从长征中走来,向世界一流迈进

  为了追寻从红25军走来的红军部队,记者来到了北部战区陆军第39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旅。“勇当先锋、勇敢攻坚、勇夺胜利”格外引人注目。旅政治部副主任赵凯宇介绍说:这是部队80多年来锤炼出的“三勇”精神。

  陆军第39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旅,是2013年12月由原115师改编组建的。整建制保留了原红军团343团3个红军机关、2个红军营部、6个红军连队和红军医院。

  此机械化步兵旅前身是1930年9月成立于鄂豫皖苏区的商光边独立团,1932年11月编入重新组建的红25军,1934年10月在吴焕先、徐海东率领下孤军长征、率先到达陕北。1935年9月编为红15军团75师223团,后改编为红15军团73师。

  1937年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344旅687团,1939年2月组建冀鲁豫支队;1940年,在黄克诚带领下南下华中,率先打通华北八路军与华中新四军战略联系,后改编为新四军第3师8旅。这是现在我军为数不多的既有八路军历史,又有新四军历史的红军部队。

  抗战胜利后,先期挺进东北,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4师,1948年11月改编为39军115师。战争年代,转战18个省、市、自治区及朝鲜半岛,征程6万余里,先后参加直罗镇战役、平型关大捷、盐阜反“扫荡”、辽沈、平津、广西战役和抗美援朝一至五次战役,累计作战3000余次,歼敌14万余人,创造1个营追垮白崇禧1个团、1个连全歼美军1个连的辉煌战绩。

  陆军第39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旅政委焦扬介绍说,建旅近3年来,旅党委始终带领全旅官兵以强军目标为统领,以“打基础、攒家底、蓄后劲”为指导,立足整编实际,超常抓建、全力转型,忠实履行机械化步兵旅首任创业者、奠基人的使命责任,着力为这支新生的老部队打底塑型,部队建设稳步上升。

  坚持靠红色传统育魂,发挥红色资源厚重的特有优势,连续3年组织红色基因寻访,开办红色传统系列课,引导官兵在传承红色基因中感悟传统、坚定信念,部队思想根子越扎越红。

  为确保部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机械化步兵旅狠抓战斗力生成,科学制定“一图一表一案”,精细组织分要素强化训练,先后7次紧急出动演练。按照战区要求,提前半年基本形成整体出动能力。

  80多年来,这支红军老部队不忘初心,继续传承“勇当先锋、勇敢攻坚、勇夺胜利”的“三勇”精神,阔步走向强军兴军的新征程。


  《 人民日报 》( 2016年10月26日 01 版)

(责编:袁勃、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