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2016年叙利亚最为激烈的战场,各方博弈日趋加剧

阿勒颇战役进入“攻坚阶段”(国际视点)

本报驻叙利亚记者 宦 翔

2016年12月09日03:4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12月7日,叙利亚政府军坦克在阿勒颇东部新收复的城区行驶。
  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12月7日,叙利亚政府军宣布收复了位于北部的阿勒颇市老城区。同日,今日俄罗斯网站援引一位俄军方人士的话称,叙政府军近期已经收复了阿勒颇市近八成地区。叙主流媒体普遍认为,作为2016年叙利亚最为激烈的战场,阿勒颇战役已经进入“攻坚阶段”。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围绕叙利亚局势的博弈也再次升级。

  

  美国政权交接之际,叙政府军发起猛攻

  自11月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在阿勒颇市区接连取得进展,本月初切断了反政府武装在东部地区一条连接南北的防守线。12月7日,黎巴嫩灯塔电视台网站提供的阿勒颇战区地图显示,目前阿勒颇主要由三股势力分据:以“支持阵线”等反对派为首的多支武装联军主要控制阿勒颇城堡山以南的谢赫·萨伊德等八个左右的区域;库尔德武装持续盘踞在该市北郊入口的谢赫·马格苏德区;政府军则控制了其余地区,并对上述势力形成包围之势。

  据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说,从6日晚间起,反对派武装开始从阿勒颇南部的势力范围区撤退。日前,隶属于“阿勒颇军事委员会”的部分反对派以撤离被困平民为由,呼吁为期5天的停火,并愿意与政府军就阿勒颇局势展开对话。叙利亚政府予以拒绝,并表示除非阿勒颇市内的所有恐怖分子都撤离,否则不会考虑停火。

  大马士革大学教授阿祖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反对派近期持续面临战场压力,一方面通过组建 “阿勒颇军”“阿勒颇军事委员会”等新组织进行力量整合改编,一方面企图借人道主义救援拖延时间,但是其“泛极端化”的性质没有改变。阿勒颇战役是一场反恐战,在美国正处于新旧政权交替之时,政府军势必发起猛攻。

  战局仍有变数,政府军收复失地存障碍

  7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接受叙《祖国报》采访时称,彻底收复阿勒颇,将改变叙利亚战争的进程。阿勒颇具有重要的军事和政治意义,政府军从一开始就已决定收复该市。他还表示,收复阿勒颇并不意味着叙利亚战争的终结,政府军还将消灭其他地区的恐怖分子。

  美国学者亚伦·隆德在今年10月份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认为,“叙利亚政府军及其俄罗斯和伊朗盟友对阿勒颇战役志在必得”。事实上,对于反对派而言,阿勒颇同样是一处“不可割舍”的战略要地:作为叙利亚曾经的经济中心,阿勒颇扼守叙利亚通往土耳其的战略通道,其所在的阿勒颇省在东西两个方向都与极端组织控制区接壤。今年10月,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曾提出让阿勒颇东区的“支持阵线”等反对派武装撤退,但遭后者拒绝。

  叙利亚时政分析人士塔里布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阿勒颇的战役虽然已进入攻坚阶段,但局势仍然存在继续升级的可能性。首先,政府军和反对派都在加大战场投入。近期以来,叙主流媒体在报道政府军进展时频频出现“友军”这一词汇。据一位不具名的叙利亚媒体人士称,这是指代协同叙政府军作战的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等地区什叶派武装力量。他认为,“战争幕后的代理人正在渐渐公开化”。而黎巴嫩真主党总书记纳斯鲁拉今年也多次表示,该组织将在叙利亚继续战斗,直到清除恐怖分子。

  即便政府军完全收复了阿勒颇城区,整个阿勒颇省的局势仍然存在诸多变数:在北部叙土边境,土耳其部队仍在以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为由继续越境开展军事行动;毗邻该省西部的伊德利卜省则是“支持阵线”等极端组织活跃的地区。这些都是叙利亚政府军继续收复失地的障碍。

  各方深度博弈,人道主义问题已被政治化

  6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美方于5日突然撤回了关于撤离阿勒颇市东部武装反对派的倡议,并决定推迟原定于7日在日内瓦举行的双方会谈。黎巴嫩《使节报》高级记者阿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俄美在阿勒颇的主要分歧有二:首先,关于武装分子的定性。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坚持认为阿勒颇东部的武装分子均为“恐怖分子”,而美方则认为应该“区别温和与极端反对派”,并持续向“努尔丁津基旅”等武装提供支持,但却一直没有完成甄别行动。

  “在人道主义救援方面,双方同样严重缺乏互信。”阿莱表示。根据联合国近期的统计数据,目前仍然有至少27万平民生活在阿勒颇局势最为胶着的东部地区。美国等西方国家曾多次指责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无差别地袭击平民”,后者则予以否认,并于今年下旬至少两度在阿勒颇开辟人道主义通道。阿莱认为,由霍姆斯老城、大马士革农村省达拉亚等地的解决方案来看,“无差别的围困——相互交换失地”已逐渐成为叙利亚交战方的一种战术,人道主义问题也不可避免地与政治挂钩。

  中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使解晓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人道主义问题不应该被政治化。有关各方都应该从叙利亚民众的利益出发,相向而行,合力纾缓人道主义危机。此外,更应该综合施策,同时推动解决“停火、反恐、和谈和人道救援”四大问题。

  (本报大马士革12月8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6年12月09日 21 版)

(责编:刘军涛、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