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竞赛我军飞行员驾“飞豹”打靶胜过俄苏-34

2016年12月17日08:53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我驾“飞豹”驰骋蓝天

  导读:歼轰-7A战机,俗称“飞豹”,是我国自行研制的超音速歼击轰炸机,具有航程远、载弹量大、精确打击能力强的特点,主要担负对敌地面、海面战役战术纵深目标的打击任务,具有较强的空战能力。

  今年8月,王小军驾驭“飞豹”驰骋“航空飞镖”国际军事竞赛赛场,请听来自他讲述与“飞豹”的风云故事。

  人物小传:王小军,甘肃临洮人,空军一级飞行员,先后驾驶5种机型,飞行2000余小时,现为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副参谋长。

  开加力、滑跑、跃升……8月6日下午15时许,俄罗斯嘉垓列沃机场,我和搭档罗峰驾驶国产歼轰-7A战机准时升空。

  “相信我们的‘飞豹’,打出平时训练的成绩就行!”发觉罗峰有些紧张,我刻意提醒他。

  今天的对地目标实弹突击,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此前的比拼中由于在目视侦察中失分较多,排名靠后。对地突击是战场制胜的关键,要求飞行员驾驶飞机在700米的空中,以800-850公里的时速飞行时,在几秒钟之内瞄准地面靶标。

  狭路相逢勇者胜。来不及多想,战机已经进入靶场空域,从上往下看,实体靶标隐隐约约,只有硬币那么大。

  “加入攻击航线,高度1000、900……”为了让我更专注地操控飞机,后舱的罗峰每隔100米,就向我通报高度。

  “压靶标正,目标稳定。”当攻击条件达成时,我果断按下了发射按钮,一枚航空炸弹被投出舱,直扑靶标,只听“轰”的一声,目标被火光湮没,上空腾起了一团浓烟。

  “转弯动作不要猛。”来不及欢呼,我拉起飞机,上升、转弯,再次建立攻击航线,罗峰也紧盯飞行诸元,不断向我提出修正建议。我们稳稳地驾驶战机,死死盯着目标,成功瞄准后果断发射,4枚火箭弹呼啸着斜射下来,靶标在一片火光中被炸上了天。

  “航弹准确命中,4枚火箭弹全部命中靶心!满分!”消息传来,我如释重负。

  航空火箭弹一直是大范围压制的主要武器,但容易受低空气流、空气密度等外力影响,命中精度低。就连装备苏-34飞机的俄军参赛机组也没能全部命中靶心。

  然而我们做到了。与苏-34相比,“飞豹”在机动性、火控系统等方面都有一定差距,而且由于竞赛规则的限制,“飞豹”作战半径大、攻击威力强等特点不能充分发挥。但我们通过扎实的技术和默契的配合弥补了不足,成为唯一一个四枚火箭弹都命中靶心的机组,取得了轰炸机组第二名的最好成绩,获得了俄方的高度赞扬。

  获得好成绩并非偶然,而是精心苦练的成果。

  侦察和低空特技两个课目都没有练习过,实弹射击要求必须精确命中靶心……今年2月,受领任务后,年仅28岁的罗峰遇到了巨大的挑战。

  “没有天山雄鹰飞不过去的山。再难的竞赛也抵不住一个字——练。”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从内心油然而生。

  我们从学习航理、体能训练中开始一沙一石地奠基。我俩经常学习到深夜,一次,教导员王志超到宿舍查房,看见罗峰还躺在床上比划动作,原来他在“梦中训练”。

  出国参赛前我们为战机建立“性能档案”,并一次次驾驶它冲上蓝天,进行近百架次针对性训练,10余次特情处置训练。

  由于火箭弹误差大,我们请人反复调整火控系统参数和发射器垫片,对零点几毫米的误差都不放过,并拿着卡尺对百余枚火箭弹逐枚测量。训练时,我就和场站官兵一起布设靶标,和机务官兵一起分析风速、风向对弹着点的影响,运用大数据摸索其中的规律。那时候我们都铆着一股劲儿,盛夏戈壁深处的地表温度高达50余摄氏度,有时我们一待就是几个小时。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不断的分析、验证,我们每次都能精确命中靶标,在最终的考核中拿到满分。(王小军口述 王晓飞整理)

(责编:闫嘉琪、刘军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