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治兵者,必先治将

2017年01月16日11:18  来源:解放军报
 

欲治兵者,必先治将。这是中国古代兵家总结出的一条重要治军经验。中国古代的政治家、军事家认识到“兵是军之基,将是兵之脊”的道理,因此“整肃军纪,重在将也、难在将也”。

三国时期,蜀汉名相诸葛亮认为遵守军纪军规、珍惜个人声誉是将帅能够领兵打仗的必备条件,并在其《将苑》中细数“侵竭府库,擅给其财”等九蠹,认为“三军之蠹,有之必败也”。明朝戚继光在《练兵实纪·练将》中指出,为将者须“恪守正道,立身行己,凡百点检,务可以率下事上,以身为众人之法程,以官为众人之视效。否则人心解体,万法丛脞”。翻开灿若繁星的中国古代兵家圣典,如果说从严治军之道是其中最具特色的组成部分,那么坚持严兵先严官、严下先严上、严军先严将则是其精髓所在。正所谓“故将者,必本乎率身以励众士,如心之使四肢也”。

历史兴衰更替反复验证着这条军队建设的铁律。秦军扫六合而得天下,蒙古铁骑横贯欧亚大陆,满洲八旗统一华夏,这些军团之所以强悍一时,离不开从严治军的纪律保证,更离不开治军重在治将这一最重要的治军手段。然而,毫无例外的是,这些称雄于世的封建王朝军队伴随着国家政权的稳定与巩固,在成功后迅速蜕化,在农民起义、内部豪强或外来势力的打击面前溃不成军,随同政权的腐朽而一起衰落。秦灭六国后,立即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各路军官文恬武嬉,承平意识流布,战备意识淡忘。晚清军队中,大官小吏更是整日“居家弹筝击筑,衣绣策肥,日从宾客子弟饮”,除“攘功取巧外,别无长处”。领兵之人从昔日剽悍骁勇的将帅蜕变为养尊处优、骄奢淫逸、游手好闲的官老爷和寄生虫,这支军队由盛而衰及亡便不可逆地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

当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军队跃上军事舞台之后,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思想,便开始注入了新的营养液。从革命战争年代一路走来,人民军队的纪律始终反映着人民利益。以此为根本,坚持从严治军、从严治官,锻造出这支守纪如铁的军队,从而赢得了人民的拥护,凝聚了力量,取得一个又一个重大胜利。古田会议上,为严禁以红军“铁匠”大队长郭天明为代表的打骂体罚士兵现象,“废止肉刑”的军规写进人民军队法典。全国抗战伊始,红军功臣黄克功因逼婚未遂触犯党纪军规,被处以极刑,教育了全党,教育了军队,教育了中国革命。

“夫将者,人命之所悬也,成败之所系也,祸福之所倚也。”从当年惩处打骂战士的“铁匠”和贪墨公款的功臣,到今天全面彻底清除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等“老虎”,我军从严治军、从严治官发展到新的历史阶段。面对新的治军形势,习主席鲜明提出“从严治军关键是从严治党,要害是从严治官”。从切实发挥加强高中级干部管理规章制度的作用,到把高级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作为严肃党内政治生活的重点和关键,制度笼子越扎越密,从严治官越抓越实,使领导干部自觉带头廉洁自律,带头投身改革强军实践,当好基层官兵的引路人和练兵打仗的领头雁。(周 鑫)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