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也好加也好,都必须以实战需要为标准 

2017年01月18日09:03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减也好加也好,都必须以实战需要为标准

“加法”并不等于“加强”,也可能是叠床架屋;“减法”并不等于“减脂”,也可能是偷工减料

声如千骑疾,气卷万山来。新年伊始的演训场上,实战化的气息扑面而来:实投实爆从严从难,观摩保障一律压减;“陌生程度”超乎想象,“艰苦指数”又创峰值;少了整齐划一,多了乱中求序……在举刀祛瘤、加减并济中,训风演风不实的问题得到明显遏制。

作风不佳,一切白搭。好的训风来自于一招一式都按纲施训,一枪一炮都不脱纲离谱。训练严一分,战斗力长一分;训练实一分,胜算的把握增一分。一位将领曾说,一切旨在提高战斗训练的措施,如果离开“有条不紊和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就不可能实现”。改进训练作风,有时需要做加法,有时需要做减法。但“加法”并不等于“加强”,也可能是叠床架屋;“减法”并不等于“减脂”,也可能是偷工减料。无论什么算法,只有从实战需要出发从难从严进行训练,战备训练才不会成为花架子,演习演练才不会流于形式,“能打仗、打胜仗”才不会成为一句空话。

训风演风不实的问题从哪里来?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从错误的算法中来,滋生于贪大求全却无益于战斗力建设的“表面文章”里,诞生于为降低难度而导致的“选择性练兵”中,蔓延于中看不中用的多余环节里,泛滥于危不施训、险不练兵的“安全至上”中。纠治作风之弊,必须从实战需要出发,该做加法的就做加法,该做减法的就做减法。

俄罗斯军队,从车臣战争的饱受诟病,到俄格冲突中的出手不凡,再到出兵叙利亚的凌厉攻势,发生一系列脱胎换骨的变化,主要就得益于高险高难的实战化训练。“在敌火力下运动”的训练课目,他们甚至是在真枪实弹下进行的。无独有偶,我海军某部参加的“鸬鹚打击”多边联合特种作战演习中,斯里兰卡特战队的领队为了躲避“敌人”追赶,带领大家按照“Z”字形的路线撤离,不走现成的道路而是在高山密林里穿行,总行程增加了近200公里。

做好加法重在“壮骨”。对那些避难就易、不按实战要求设置复杂战场环境的,违背训练大纲、擅自减少新装备新力量的,摆不正位置、以指导训练代替自身训练的,就要做加法,把时刻备战的思维加进来,把紧贴实战的内容加进来,把严格问责的机制加进来,把加法做足做到位。

做好减法重在“减脂”。对那些盲目追求训练“加量”搞疲劳战术的,精于追求预案“加全”搞“押题猜宝”的,简单追求指标“加满”的,就应该做减法,把变相违规的错误思想减掉,把为训不为战的水分挤掉,把“纸上谈兵”的陋习除掉,将该砍掉的“附赘悬疣”砍彻底。

有形的加减易做,无形的加减难为。比如,实兵演练不编脚本、不搞摆练、不带坛坛罐罐,落实和检查起来相对容易,而思想上、作风上的加减,则相对难做。比如,如何树牢实战思维、克服和平积习,如何强化敌情观念、破除靶场思维和考场思维,如何增强真打实练思想、破除消极保安全的心理,等等。只有更加重视“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的现代战争特点,更加注重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打仗需要什么就苦练什么、部队最缺什么就专攻精练什么,才能真正摒弃“过硬了也过时了”的无效训练,“单纯追求米数、秒数、环数”的僵化训练,“危不施训、险不练兵”的消极训练,“唱折子戏、摆花架子”的表演训练,等等。

军之不训,与无军同;训之不严,与不训同。当一支部队把实弹、实投、实爆当成“家常便饭”,把危局、难局、险局视为“寻常景观”,就多了一些制胜未来战场的底气和雄心。(江兆涛)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