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点“相克式”军事创新——致人而不致于人

2017年02月07日09:29  来源:解放军报
 

俗话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相生相克现象在自然界相当普遍,人类战争史上有很多“以少胜多”“以劣胜优”的战例都暗合着这一法则。

战争是在交战双方针锋相对的抗争中组成和改变双方的作战规模和形式的。所以,相生相克的思维是军事创新的一种基本方法。军事领域的相生相克一般表现为同向相克、反向相克和对向相克三种情况。

同向相克是指在同一发展方向上的对峙斗争,即你强我比你更强,你先进我比你更先进,实现扬己之长,击敌之短。比如冷战期间美苏竞相发展导弹核武器,从数量竞争到质量竞争,到最后哪家的核风暴都能把对手从地球上抹去,也能毁灭地球几十次。

反向相克是在彼此相反的两个发展方向上的对峙斗争,实质是你强你的我强我的,通过以己之优,击敌之优。比如冷战时期美国空军发展强调飞机一专多能性,而苏联则更加注重飞机单项性能拔尖,双方在空中基本形成势均力敌,谁也不能压倒谁。

对向相克则是在两个相对发展方向上的对峙斗争,实质是找准对手优势中的“阿喀琉斯之踵”加以利用,实现以己之坚,击敌软肋。比如冷战期间,“华约”考虑到“北约”防御外壳坚硬,但纵深短浅、缺少预备队的情况,提出了“战役机动集群”和“空中—地面突击”的战役思想,让西方始终担心苏联钢铁洪流不知何时会降临。

显而易见的是,军事创新与其他门类科学研究的明显区别就在于始终有个不在场的对手制约着。由于任何一种军事创新的价值都主要表现在能够有效地与敌方的军事优势相抗衡,因此,军事创新最有效的方法,应该是反敌之道而行之。敌人希望我们干的,我们绝对不干;敌人最为担心的事情,我们就坚决做下去。

美军曾在《2020年联合构想》中指出:“今天,我们拥有无可匹敌的常规作战能力和有效的核威慑能力,但这种有利的军事力量对比不是一成不变的。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潜在对手会越来越寻求诉诸非对称性手段……发展利用美国潜在弱点的完全不同的战法。”显然,即使强如美国仍然惧怕被对手找准命门,遭受致命一击。

进行“相克式”军事创新,首先应该弄清这样的问题:在与敌人或潜在对手的比较中,什么是我们的长处和强项?什么是我们的短处和弱项?我们的长处和强项能否有效地对付敌人的长处和强项?我们的短处和弱项能否有效地避开敌人的长处和强项?通过哪些途径、运用什么方法才能做到扬长避短、以强击弱?怎样才能实现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只有全面而深刻地从理论上、技术上回答这些问题,才能实现“相克式”军事创新,建立起“致人而不致于人”的非对称军事优势。(李 新)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