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跳槽”去一个新单位,这个兵为何选择放弃

2017年02月07日14:06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能“跳槽”去一个新单位,这个兵为何选择放弃

如果去已组建的新单位,不仅发展空间好,还能尽量避免被“裁”,然而《解放军报》却报道了这样一个兵,他叫朱勋胜,老排长“挖”他去新单位,他却婉言谢绝了。朱勋胜说,面对改革调整,自己应该少些“小我”的想法,多些脚踏实地的干劲,多些从容自如的定力。

■火箭军某通信团线路维护连上士 朱勋胜

春节前,老排长刘佳懿再次打来电话,我婉言谢绝了他的邀请。

突然变卦,让电话那头的老排长很是不解,然而作出最终决定的我瞬间如释重负。

事情得从头说起。去年初,基地所属一家新单位奉命组建,百业待兴,先后数次从友邻单位抽调人员,我的老排长刘佳懿便是其中之一。老排长这次虽说是提升任用,却是个“光杆司令”,同样需要招兵买马。作为“旧部”和“挚友”,我顺理成章成为他“挖人”对象。

必须承认,友邻单位“招兵买马”,我心动已久。先不说“脖子以下”改革推开后,老单位改革何去何从尚未可知,单就舞台而言,新单位肯定更大更广,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意味着进了“保险箱”——新单位壮大队伍还来不及,怎会有被裁撤的风险呢?显然,这对于一心想着长期服役的我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诱惑。

改革当口,人心思动也是常情。然而,当我憧憬着在新单位大展拳脚时,一个电话却让我内心悄然滋生一丝愧疚。

临近年关,当时我还在外执行任务,班里战友打来电话报喜:“班长,连里为咱们班申报集体三等功了!权一涛这小子5公里武装越野拿了全团第一,等你回来咱们吃锅羊肉庆祝一下。就冲这劲头,以后再努把力,咱们班指不定能整个集体二等功!”听到这话,不知怎的,我心里有些不好受,忽然觉得很对不起连队和班里的战友。

入伍以来,自己每一步成长都在这个连,虽说主官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对我的信任一点没变。每次我们班出去执行任务,连长指导员就只有一句话“勋胜,你的标准我放心”。回想这几年,我上了士官学校、入党、学驾驶、当骨干,作为一名士官能够得到的“实惠”,我几乎一样不落……特别是近段时间以来,尽管连长指导员早知道我想“跳槽”,却依然不把我当“外人”,评功评奖时,客观公正地为我带的班申报集体三等功,为我个人报请优秀士兵标兵。真要论“小利”,我个人可以说一直被关爱,从未被亏待。

改革是一场利益的大考,同样是一场情怀的大考。新组建单位或许有更大舞台,晋升高级士官也更容易,然而老单位转型重塑任重道远。于我个人而言,同样还有很多心愿没有完成:比如,和班里的战友们一起向集体二等功发起“冲击”;还有,带出一批响当当的“徒弟”……

思来想去,我最终放弃了“跳槽”机会。

撤并降改听党的,进退走留看我的。面对改革调整,自己应该少些“小我”的想法,多些脚踏实地的干劲,多些从容自如的定力。因为我相信,有这样的连队,有这样的战友,只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干,无论在哪里,都能干出一片天地。

(齐 骥、张永辉整理)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