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军人的爱情:8年互通3532封信

2017年02月12日09:44  来源:解放军报
 

“我要和你一起上唐古拉,去看看你工作的环境,看看那儿的格桑花……”听着丁赟的话,陆军青藏兵站部唐古拉泵站的邱宏涛感到很震惊。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外表柔弱的江南女孩,竟有如此的勇气。

这是俩人在鸿雁传情8年、互通3532封信后第一次见面时,丁赟向他提出的要求。

那年,邱宏涛经老班长的妻子牵线,与家住浙江湖州的丁赟成为“笔友”。当他从唐古拉这个被认为是“高山上的山”“雄鹰飞不过去的山”上的泵站向丁赟寄出第一封书信的时候,他没有想到,很快便得到这位即将走进大学姑娘的回复。信中,丁赟对戍守高原、献身国防的他表达了深深的敬意。

从此,信让邱宏涛和丁赟的生活充满了色彩。盼信、读信、回信,成了最令俩人快乐的事。从邱宏涛的信中,丁赟看到了唐古拉的壮美,懂得了军人的职责使命;在丁赟的信中,邱宏涛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体贴和关爱。

信是使者,也是红娘。当两颗年轻火热的心灵彼此靠近,唐古拉与湖州的空间距离也被美好的爱情填满。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丁赟到了唐古拉才发现,那里根本没有邱宏涛信中的那些美好。战士们那黑红黑红的脸和乌紫乌紫的嘴唇,让她惊呆了。

这还不算,头疼、胸闷、呕吐,强烈的高原反应把丁赟折腾得好惨。看着丁赟遭罪,邱宏涛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忙前忙后地照顾着姑娘。战友们纷纷过来解围,把用维他命营养液培育出的月季花放在丁赟床头,把舍不得吃的冻僵了的小西红柿、皱巴巴的蔫苹果塞在丁赟手里。

丁赟明白,尽管唐古拉没有春暖花开,但在高原军人的精神世界里,这海拔4860米的高原也成了芳香醉人的地方。她对邱宏涛说:“唐古拉再冷,你邱宏涛的心是热的。”

离开的那天,天空飘着雪花。丁赟独自从格尔木乘火车回了湖州,却把一颗心留在了唐古拉。

回到浙江后,丁赟辞掉了中石油湖州分公司会计工作,准备和邱宏涛结婚。

家人强烈的反对,没有让她动摇;同事和朋友说她傻了疯了,也没有让她退缩。其实,她也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是啊,为什么呢?”也许是自小就梦想成为一名军人的情结总是牵动着她,也许是高原军人在恶劣自然环境中的坚韧乐观感染着她,也许是邱宏涛一次次申请坚守唐古拉的责任感打动了她。

2006年,邱宏涛和丁赟在格尔木登记结婚,没有婚纱照,更没有热闹的婚礼。两人花了100多元钱吃了顿火锅,邱宏涛给妻子买了一件286元的衣服。

为了让丈夫在部队安心服役,婚后的丁赟乘火车、换汽车、再坐小三轮,辗转了两天两夜,终于来到邱宏涛老家,从此磕磕碰碰地当起了“山里媳妇”。上山打柴、割草,手上经常剌出血口子;做饭,不会用柴火灶,生不着火,还被烟熏得满脸是泪。

真的太苦了!多少次了,丁赟想把这一切都告诉邱宏涛,告诉他她是多么的委屈,多么的想他。可每每接通电话,她又总是以快乐的语气向丈夫报着平安。

丁赟逐渐适应了大山里的生活,可命运又跟她开了一个玩笑。2010年,丁赟身上的一颗黑痣越来越大,还隐隐作痛。医生告诉她,这是黑色素痣病变,是一种恶性肿瘤的前兆,必须及时动手术切除。丁赟失眠了好几个晚上,最终决定瞒着所有人去做手术。在麻醉失去知觉前,丁赟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烁着几个画面:嗷嗷待哺的儿子、远在唐古拉的丈夫、家中年迈的老人,还有没来得及好好报答的父母。

天佑好人!病理检验报告显示,肿瘤是良性。拿着报告单,丁赟缩在医院的墙角,嚎啕大哭。直到出院回到家,丁赟才告诉邱宏涛:“我前几天动了个小手术,一切顺利,你放心。”电话那头,邱宏涛沉默了很久,哽咽着说:“媳妇儿,真是苦了你。”

转眼间,已是三级军士长的邱宏涛和丁赟结婚11年了。有时候,丁赟真觉得生活很艰难,让人直不起腰,但她咬咬牙站起来,觉得自己又能扛起更多。

如今,儿子已经7岁了。邱宏涛不在的日子里,丁赟总是教孩子像爸爸那样踏实走路、诚实做人。孩子也总是慷慨激昂地向别人介绍自己的爸爸:“我爸爸是解放军,他在唐古拉山,唐古拉山在很远很高的地方……”每每听到这里,这些年的辛酸便一起涌上丁赟的心头,变成骄傲幸福的泪。

丁赟常常在梦里回到唐古拉。在那里,她最爱抬头看高原的天,有时云淡风轻,有时雨雪霏霏。但风风雨雨过后,总会看到在风中摇曳的美丽的格桑花……(岳 明 何勇民 通讯员 陆叶松)

(责编:邱越、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