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信息化战场迷雾:政治舆论成为新式战场环境

2017年02月14日08:16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穿透信息化战场迷雾

现代信息化条件下作战出现了全新景观,作战指挥空间正向着多维领域高速渗透:电磁环境、网络环境甚至媒体环境等都已成为不容忽视的重要环境因素。

能够在电磁环境中展开。海湾战争以来的几场局部战争中,交战双方在电磁环境下的较量更加激烈、更加壮观。这与军事高新技术的不断发展,尤其是信息技术的空前发展紧密相关。作战指挥活动离不开电磁环境,特别是在信息化条件下,电磁环境已经成为作战指挥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对于任何一方来说,占有电磁领域优势,就能有效提升指挥效能。比如,对战场作战信息的掌握、对作战指挥决策的形成、对作战指令传递与反馈等都有重要作用。在信息化战争条件下,指挥员必须适时捕捉有利的电磁环境、积极主动地改造电磁环境,并想方设法破坏、遮蔽敌方的电磁环境,既要运用好先进的信息技术,更要充分发挥好军事谋略艺术。

关键在网络环境中演进。网络环境是完全区别于传统战争空间概念的作战空间。网络环境的战争行为表现在,对一个国家国防网、交通网、通信网、金融网、电力网等基础设施进行软摧毁。这些网络既是国家赖以生存的基础设施和主要信息资源,也是军事作战的基础。对其施以病毒、虚假信息等攻击,危害并不亚于实施硬打击。科索沃战争中,以美军为首的北约,不仅对南联盟进行了猛烈的精确火力打击,而且还组织黑客对南联盟进行互联网攻击。南联盟的计算机专家们也联手对北约各国的计算机系统进行了猛烈攻击,使美军大伤脑筋。未来信息化战争将是信息、网络和火力的战争,网络环境将是信息化作战指挥环境极为重要的因素,发挥网络空间有利因素、避免不利因素,就成为未来战场指挥员必须研究解决的一个重要课题。

善于在舆论环境中斗智。媒体在军事活动和指挥活动中已占据重要位置。在伊拉克战争中,每天媒体通报战场态势,可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管战争结局如何,媒体环境在特定时期还是起到了一些重要作用。当时一些国家媒体称:伊拉克新闻部长萨哈夫不亚于共和国卫队一个整编师的战斗力。正如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在《力量转移》一书中所说:“所有各方都将运用‘信息手法’,也就是以操纵信息影响对方的决策和决策的实施,影响对方人民和决策的沟通,从而破坏对方的稳定,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可见,如今信息媒体的多样化,已使政治舆论成为一种新式战场环境,间接或直接地影响着交战双方的作战决策指挥。(刘卓)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