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员应主导联合作战筹划

2017年02月16日09:16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指挥员应主导联合作战筹划

在联合作战筹划时,指挥员应自始至终主导筹划方向、把握筹划进程、抓住关键环节和关键内容,并全过程思考回答谋局、开局、控局、收局等一系列重大问题。

联合作战筹划,是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依据战略意图以及敌情、我情和战场环境等客观情况,对联合作战进行的总体设计和安排,是将战略目标、战役任务转化为联合作战行动的重要环节。筹划的过程是把意图变成决心、决心变成计划、计划变成行动的整体运筹谋划过程,是指挥员对战场认知、战局预测、方案构思、实现方法等的创造性思维活动,是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并体现其作战思想、作战素养和谋略的重要形式。但是,由于受惯性思维束缚,在实际战役训练中,往往由参谋人员完成,指挥员给机关当代言人,机关建议怎么提、指挥员就怎么定,指挥员作为作战决策和执行第一责任人的作用发挥不够。

打仗,打将。战争是双方指挥员思维的对抗。纵观中外战争史,四渡赤水之于毛泽东、七亘村设伏之于刘伯承、仁川登陆之于麦克阿瑟,没有哪一仗是参谋人员设计筹划出来的,都明显体现着指挥者的高超指挥艺术和谋略思想。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说:“我始终坚持我的首要原则:指挥官的职责是拟制计划、定下决心,而参谋人员的职责是完善计划,我决不会让参谋来替我拟制计划。”弗兰克斯在谈到施瓦茨科普夫时讲:“我们在军事战略上有所分歧——他以他的方式作战,而我用我的方式打仗。”正是两者指挥风格的不同,伊拉克战争与海湾战争才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作战方式。美军在2011年版《联合作战纲要》中也把“以指挥员为中心的领导”作为战役筹划的关键与核心,明确指出指挥员在战役筹划过程中的构想和设计要将自身具备的“勇气、诚信的指挥领导、判断、直觉、态势感知”等能力融合为一体,并有效地利用所积累的经验,在复杂情况下做出正确的决策。

当前,我军战区联合作战体制确立,战区主战的职能定位赋予了联指“研究作战和筹划组织作战”的核心任务,明确了指挥员在战区作战中的指挥核心地位和权限责任,这就要求其必须全程深度参与作战筹划并发挥主导性作用,实现由以往在指挥员领导下的筹划向指挥员主导下的筹划转变。只有如此,才能在平时筹划时,准确预判情况、合理提出作战构想,并指导机关制定作战预案,确保指挥员的意图、谋略和指挥艺术得到充分体现;才能在战时筹划时,正确理解上级意图,依据战场综合态势分析情况,有力指导机关优选、评估、修改方案,并及时正确定下作战决心,有效指挥部队行动。因此,在联合作战筹划时,指挥员应自始至终主导筹划方向、把握筹划进程、抓住关键环节和关键内容,并全过程思考回答谋局、开局、控局、收局等一系列重大问题。(赵先刚)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