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未来的“透视眼”

2017年02月16日09:20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决胜未来的“透视眼”

●战斗力是个“黑匣子”,如何在刺刀见红前打开这个“黑匣子”、准确预知自己的优劣短长,请看“战斗力评估”——

战争是敌我双方战斗力的角逐,强胜弱败是一般规律。什么样的战斗力强,什么样的战斗力弱,怎样生成和发挥出强势战斗力,怎样对敌我战斗力强弱进行对比分析,回答这类问题,需要对战斗力进行科学评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面对信息化战争,习主席强调:“‘多算胜,少算不胜。’在信息时代、大数据时代,搞好作战筹划更需要深算细算。”

不知己不知彼殆矣——

军队战斗力缺乏精确评估风险极大

战斗力评估是对战斗力数量大小进行计算。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军事家们大多用军队人数和武器数量对战斗力进行概算,从而对比判断出敌我双方兵力的强弱,并由此决定战法。兵法云: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毛泽东在为我军制定的十大军事原则中指出:“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两倍、三倍、四倍、有时甚至是五倍或六倍于敌之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由此可见,战斗力评估对于正确选择作战方法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对战斗力进行概算还不能准确反映战争的特点和规律,不足以揭秘战争制胜的机理,难以削减战争中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从古到今,由于错误评估特别是过高估计自身能力而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的战争战例数不胜数。18世纪拿破仑军团横扫欧洲最终却饮恨莫斯科,那是错估了俄罗斯的严寒程度;二战期间德国法西斯军队在欧洲战场先赢后输,那是错估了苏联战争动员能力;朝鲜战争美军第一次在没有打赢的文件上签字,那是错估了中国人民的钢铁意志;海湾战争萨达姆坐拥百万大军却一败涂地,那是错估了武器装备代差特别是信息技术鸿沟对战斗力带来的影响。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信息时代敌我战斗力构成体系复杂,影响战斗力生成和发挥的因素众多,作战行动快速、精确、高效,要求知彼知己更加全面、透彻、精准。因此,我们今天所说的战斗力评估,不仅包括对战斗力大小的计算,还包括对战斗力的方向、体系结构以及各种影响因素等进行定性定量的分析和评价。不同军兵种作战部队,战斗力存在的空间不同,打击目标所处的空间也不相同。指挥员必须根据敌我双方战斗力的大小、方向和结构的对比分析,选择作战方法、定下作战决心、制定作战计划,力求首先在思维上战胜敌人,然后再引导作战行动战胜敌人。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科技发展为战斗力精确化评估提供可能

战斗力评估是一项历史性的难题。二战以来,美俄等国军队运用指数法建立了一套以武器火力指数为核心的战斗力评估理论和方法,这种方法在军事理论研究、军队建设和战争实践中发挥出了重要作用,并沿用至今。但这种评估方法由于未考虑战斗力中人的因素,评估结论只有战斗力数量大小,没有规范数量属性的量纲,也没有反映不同军兵种战斗力特点的方向,因此,评估结论的军事含义不太清晰,制约了这种理论和方法的推广应用。近三十年来,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群出现对战斗力评估产生了深远影响。

一方面,信息技术和信息化武器装备的广泛使用,促进了战争形态的演变,使精确定位、精确指挥、精确打击、精确保障等成为战争中的主要作战行动,对战斗力评估的精准化要求越来越高;而信息技术和大数据为战斗力精准化评估提供了技术支撑。信息化装备、军事信息系统和各种信息采集、存储、处理等技术,广泛应用于军事领域,促进了军事思维和军事活动的精确化、快捷化、可视化和网络化。各种传感器、物联网和数据库,可以为战斗力评估提供全面、精确、及时、可靠的动态数据支撑;军事信息系统及其有关应用软件,可以依据战斗力评估模型进行快速运算,及时得出精准的评估结论;在大数据支持下,可以对敌我战斗力进行对比分析,对战斗力建设存在的问题及发展趋势进行预测。

另一方面,军事科学的量化程度不断提高和军事信息系统应用的普及,改变了军事思维方式,为提高战斗力评估的精准化水平提供了科学理论和技术支撑。目前,军事科学理论体系已经十分完善,内容覆盖了战斗力生成和发挥的各种要素和各个环节,为战斗力量化研究和战斗力评估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随着联合作战、精确作战实践的发展,作战方案选择、兵力兵器分配、作战行动计算以及综合保障筹划等,都开始大量运用量化方法进行评估计算,促进了军事科学理论定量化程度的不断提高。特别是军事运筹学的发展,建立起了一批作战计算和仿真模型,这些都对战斗力的精准化评估具有重要的借鉴和参考价值。

不仅意会更要言传——

搞好战斗力精确化评估需要创新理论和实践

先进的战斗力评估理论和实践,是研究战争制胜机理、贯彻落实战斗力标准、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必备的科学手段。军队建设必须树立科学化、精准化、信息化等观念,克服重经验轻科学、重定性轻定量、重计划轻评估等习惯性做法,大力加强战斗力评估理论和实践创新,抢占信息时代军事创新和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制高点,提高创新对战斗力生成和发挥的贡献率。

创新战斗力评估方法。今天的战斗力评估,已经不再是单纯依据兵力兵器数量对战斗力的概算,而是依据大数据对战斗力的数量、结构及其各种影响因素的精算。攻克战斗力精确化评估这一难题必须建立数学模型,解决战斗力的定量计算问题。应针对大数据时代的特点和打赢信息化战争的需求,创新建立战斗力要素齐全、军事含义清晰、具有较好通用性可比性可行性可靠性的解析法战斗力评估方法。首先,建立主战装备杀伤力计算模型、物力系数和人力系数评估模型;然后评估出人与装备直接结合形成的最小作战单元战斗力;最后自下而上逐级融合计算出各级部队体系战斗力。

健全战斗力评估系统。开展战斗力评估需要强有力的组织、人才和技术保证。设置评估领导机构,承担战斗力评估主体职能,将战斗力评估纳入军事领导指挥体系。建立评估专业机构,培养评估技术专家,为创新发展战斗力评估提供人才支持。明确评估指标、权重系数、量化标准以及指标数据的融合算法,促进战斗力评估的科学化定量化。建立数据采报机制,采集、统计、上报各类战斗力评估基础数据,保持战斗力评估数据动态更新。根据战斗力评估数据采集、指标测评和融合计算等需求,建立战斗力评估应用软件。

开展战斗力评估实践。有序推开战斗力评估研究和实验,加强对敌我双方战斗力对比评估。选择一些军兵种典型部队,如陆军机械化步兵旅、海军驱逐舰支队、空军航空兵旅、火箭军常规导弹旅等部队等,组织战斗力评估试点活动。通过试点,重点探索构建战斗力评估体系,丰富完善战斗力评估指标,创新数据采报方式和融合算法,测算我军战斗力生成和发挥的各种参数,建立试点部队战斗力建设标准。通过评估,摸清战斗力建设底数,明确战斗力建设需求,发现并改进战斗力建设中存在的问题;找出敌我双方战斗力的强点和弱点,为制定作战方案、实施作战指挥提供科学坚实的数据支撑。

(作者系国防大学战斗力研究与评估中心总师 李璟)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