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国防动员,这条路有多远

2017年04月11日08:29  来源:中国国防报
 
原标题:北斗+国防动员,这条路有多远

福建省泉州市人防办工作人员运用北斗系统进行指挥。祖亚辉摄

制图:张 锐

在导航业界流行这样一句话:“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的应用,只受我们个人想象力的限制”。那么作为全球四大导航系统之一的北斗系统,随着自身功能建设的不断完善,正给其在各个领域的拓展应用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可以预见,以潜力聚合、平战转换为运行机理的国防动员,必将成为北斗系统一个重要的拓展应用领域。

——编 者

“北斗不远,在你身边”。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以下简称“北斗系统”)副总设计师谭述森一言中的,描述了卫星导航系统的应用特性。

从2007年被卫星导航系统国际委员会ICG正式确认身份至今,近10年来,北斗系统的开发应用已经广泛渗透于各个行业、各个领域,其在不断为人们提供基础服务保障的同时,也无形地构建起了一个可供国防动员搭载建设的环境和条件。国防动员系统该如何运用北斗系统优势实现质的飞跃?本报记者专访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国防动员系动员理论教研室主任、副教授薛志亮,深度剖析北斗系统在国防动员领域的应用现状及未来。

拓展动员新模式,北斗最适合

记者:北斗系统为什么要应用在国防动员领域?

薛志亮:为适应未来战争的需要,国防动员体系要向扁平结构、全域覆盖的方向发展。北斗系统能够在复杂的环境下提供稳定的情报监测、指令通信和行动指挥,其形成的网系资源能够很好地满足国防动员的发展需求。

尤其在最近几年,北斗系统作为联合国确认的导航“四大核心供应商”之一,先后纳入了国际海事、国际民航和国际移动通信等多个标准体系中,系统的兼容性和用户量得到极大提升,其民用用户已达千万级,有效覆盖了大型平板车、集装箱挂车、大型滚装船等重要动员资源。

从技术安全角度来看,在北斗系统的建设、发展和运行上,我国始终坚持自主创新,将北斗系统中事关国防安全的核心技术紧紧抓在手上。北斗系统依据自主设计、自主建设的天然优势,为国防动员建设创造了一个可供搭载、安全保密的战略平台。

2016年6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白皮书,明确提出北斗系统要向着全面的、深层次的军民融合迈进,为国防动员嫁接军地、连接前后方,提供重要环境支撑。

由此可见,无论从实现国防动员核心功能,还是从保障战时国防安全角度,北斗系统都能够而且应该尽早尽快地运用到国防动员领域。

探索交战新领域,北斗最灵活

记者:在国防动员的哪些领域,北斗系统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薛志亮:北斗系统拥有强大的定位导航功能,在国防动员中最适合应用于交通战备领域。

许多纳入国防动员范围的民用车辆、船舶等装备加装了北斗终端系统,可以对其实时定位、监控和调度,让应急应战更加灵活。同时,交通战备领域具有广泛的应用性,与武装力量、国民经济、科技信息、人民防空等动员领域密切相连,这些领域所动员的资源都需要通过交通运输来组织和输送,这样看来北斗系统最适合率先应用于交通战备领域。

回首2008年汶川地震,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第一时间建立了北斗中心控制系统,5月12日晚22时,首批武警官兵到达地震重灾区,通过北斗系统用户终端机为地震重灾区发出了第一束生命急救电波。在整个救灾过程中,北斗系统持续不断地将救灾部队位置与短报文信息及时引入灾情监测系统,为应急救援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近年来,北斗系统先后参与国庆阅兵、载人航天、应急处突和抢险救灾等百余项重大保障任务,探索形成了实战化的保障经验,为搭建、组织动员运行,提供了可借鉴的实践成果。

破解动员旧体系,北斗最有力

记者:“北斗+国防动员”的新型动员模式需要攻克的瓶颈是什么?

薛志亮:毋庸置疑,北斗系统在国防动员应用上有独特优势,构建“北斗+国防动员”新模式的技术条件已经基本具备,并随着北斗建设的不断完善,这种技术条件将越来越充分。

相比之下,动员理念、动员规则等方面的滞后,可能会成为制约的瓶颈。

在动员理念方面,应尽快从偏重数量规模、求多求大的传统思维中解放出来,以精准动员、高效动员和集约动员为导向,创新与技术发展相结合,成为构建新型动员模式的内驱动力。

比如,主动适应北斗系统构架扁平化、信息精确化的特征,打破以战区为主导、区域动员的传统动员模式,确立覆盖全域、聚焦终端、动态调整的动员模式,主动适应北斗用户终端化特征。

在动员规则上,则需要充分理解“北斗+国防动员”这一新型动员模式的技术原理,研究制定相应的运行规则,规范数据管理使用、资源调配、交接对接的权限、层级、路径和方式等,为新型动员模式提供制度和机制保障。

构建动员大数据,北斗最智慧

记者:依靠北斗系统建立国防动员大数据中心有没有可能实现?

薛志亮:目前,我国北斗系统用户已经达千万量级,可以初步实现以数据集中和共享为途径,从战略层面打造一体化的国防动员数据中心,将跨层级、跨地域、跨业务的动员数据融合起来进行深度挖掘,为国防动员的准备和运行,提供强大的信息支撑,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数据大脑”。

但是国防动员大数据中心还应包含动员资源数质量、空间分布、流转态势等数据信息,以及对这些数据信息进行有效管理的综合体。建立国防动员大数据中心除依靠北斗系统外,还需要借助其他技术平台、设施设备和制度规则。

比如,北斗系统的定位导航功能与物联网技术结合后,实物型动员对象的空间分布和流转形态就可以以数据的形式实时、直观地呈现出来。

具体来说,当我们开的车就是动员对象时,手机好比植入车子的智能芯片,只要打开手机上的导航地图,就能很清楚地知道车子定位在哪里,目的地在何方,沿途有几条可选择的路线,所选择的路线上哪里畅通、哪里拥堵,这些对掌握动员潜力分布,做出决策规划、制定预案和过程控制是很有利的。可以说,在北斗用户已达千万量级的今天,依托北斗系统、物联网等颠覆性技术群建立国防动员大数据中心正当其时。

谋求效能高增长,北斗最快捷

记者:展望未来,北斗系统怎样为国防动员建设效能提供新的增长点?

薛志亮:北斗系统民用产业发展,为国防动员网络覆盖及动员资源的开发提供了良好契机。未来北斗系统将面向智能手机、车载终端、穿戴设备等大众市场,着力开发低能耗、高集成产品,并计划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产业对接,与长江经济带、智慧城市等重大项目融合。

国防动员可以把握此契机,着力推进动员对象向大众化、全域化、产业化发展,促进提高国防动员的应急应战能力。

在提高组织实施国防动员的时效性和精确度方面,北斗系统配合量子通信、5G网络等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自身通信信道极大拓宽,语音通信以及大容量、高清晰度、实时画面和视频传输成为可能,国防动员可借力完善指挥系统链路、配套建设终端设备。

目前,北斗系统正处于“三步走”发展战略的最后一个发展阶段,卫星组网、服务范围、功能建设等多个方面正在加速拓展。未来北斗系统为国防动员建设效能提供新的增长点是必然趋势。(许德斌 郭萌)

(责编:王璐(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