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地监哨

2017年05月02日13:52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这次要动真格了!”——红军进驻之后,演练真正开始。作为此次补充性力量,中部战区空军地空导弹某营发射连扮演的是“打辅助”的角色,主要负责地面伪装防护假目标的搭建转移和承担地面监查哨的任务,但也不能因此掉以轻心。

领受任务

这是我第二次“走沙漠”了。连队为确保安全,采用“以老带新”方式。因为我有经验,出现意外能较好地应对,于是让我带着排里的一个战士小高一起去执行此次“地监哨”任务。

在演练日前一天召开作战会议时,作战指挥组在距离雷达可检测范围以外选好了七个坐标点,七个坐标都在大漠中央。我跟小高要去的坐标点是最远的一个。

接到任务那个晚上下着连绵细雨,淅淅沥沥的雨让人心里没底。连长说这雨要是继续下下去保不准任务会取消。夜行沙漠,犹如入无人之境50多公里,还下着雨,不免让人担心。那天晚上排里的兄弟在小卖部买了些花生小吃,以饮料代酒给我们“送了行”。

9月底,内蒙古的戈壁滩上温差巨大,白天二十多度,一到晚上最低可以达到零度,营区的岗哨虽然穿着大衣,但只要刮起北风他们还是忍不住把大衣裹紧了又紧。晚上11时开始,我就难以入眠,一直想着3个小时后的“沙漠之行”,小高身体素质不好,这次行程不知道能否坚持下来,现在外面下着雨又增加了任务的不确定性,心里越想越不安。

凌晨两点副连长准时叫我起床。行李昨天晚上就已经收拾好了,头灯、强光手电、望远镜、通信工具、雨衣、凉席、橡胶棒一样不落,长时间要在沙漠里待着,必须存够足够的口粮,吃的方面除了炊事班配发的压缩饼干鸡蛋馒头外,我们每个人还带了4瓶水1瓶能量饮料以及食品。

准备登车时,才发现昨晚下的雨已经停了,天空变得亮堂起来,有几颗星星在眨巴眼睛,空气中夹杂的水汽伴随着嗖嗖的冷风,让人不自觉打了个冷战。

凌晨两点半,地监哨人员准时从营区出发,七组人乘坐两辆军用运输车,分别沿着营区的公路向南北方向驶去,为了减少步行的压力,一直载着我们穿过镇子开到沙漠边上才停下。下车的地方是一个工厂,挡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类似湖泊的水域,昨天前来探路的司机老赵告诉我们那是生产化工原料的盐湖。我们商量着下午出来就在这里会合。

挺进沙漠

凌晨,我们开始行动,每一组拿着指北针,按照先前给的坐标,朝着各自的目的地前进……

我们沿着盐湖走到小路的尽头,被一个大概有五六层楼高的“沙堆”挡住去路!“就算是山也得爬!”我心想着。我们沿着沙堆走势向左侧前进,走着走着坡度慢慢变缓了,下过雨的沙漠表面因为低温凝固在了一起,爬起来不是很费力,不一会我们就上来了。到了坡顶眼前的一幕令我瞠目结舌,再多走一步就掉进沙坑了。如果说脚下是山的话我们所在的位置就是山脊,前后只能容下一人站立。我抹了一把冷汗。

天虽黑但借助微弱的头灯还能看出这是一个巨大的环形沙坑,往旁边绕了一会找了一个缓点的坡滑了下去,实际上就是“连滚带爬”。 下面是一片低灌木丛,长了些荆棘类植被,跨越这片“盆地”也不是件容易事。

“啊!”突然间一声尖叫,小高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我拿强光手电照了照,夜色下一堆白森森的骨头出现眼前,我猛地一下坐在了地上,一瞬间甲状腺素急速升高,后背直冒冷汗。我缓了缓神拿手电筒向周围照了下,慢慢地再一次靠近,仔细端详,原来只是羊头和一些羊骨头,我长舒了一口气。

走完这一段低灌,眼前又出现一个沙堆,爬上去后,看到远处隐隐约约都是起伏的沙丘,置身茫茫沙海中仿佛随时可能被“海浪”吞噬掉。高低的沙丘只能来回绕行,这样就使我们的路线变得复杂至极,很容易偏离方向。抬头看到了一颗很亮的星星,那个是启明星,我用指北针确认了一下它所在的位置就是正东方向,我们的目的地在东偏南15度的位置——天亮之前我们就靠启明星辨方向了。脚下因此放得更开了,步伐也就快了。

6时左右,地平线上出现了鱼肚白,沙漠的轮廓更加清晰,我们找了个最高的沙丘背坐着准备我们的早餐。走了将近3个小时的路程,肚中的食物都被运动和抵御寒冷消耗掉了。

9时演练开始,路程虽已过半但后面肯定会因为体力不支而速度慢下来。想到这,就立即把吃剩下的垃圾收拾装进包里继续前进。

随着太阳跃出地面,大漠里呈现一片金黄,气温也一点点回升。长时间的跋涉令腿脚疼痛不已。“排长,休息会吧!”“不行,目的地还没到怎么能休息!”看着手上的定位软件,距离目的地还差一段距离。

这次小高主动作为勇于担当,着实让我另眼相待。一路上他也没有任何怨言,一直坚持走到现在,我确实不应该这样苛刻。“还是走吧!要不然来不及了!”小高似乎看出我的心思。

“休息!”为了长远考虑,我还是决定暂时歇一会。利用休息时间我检查了一下他的腿和脚确实有些浮肿。还好我自备了一些药品,抹上药后,感觉好多了。

极目远望,我发现远处有一块特别高的沙丘,周边就数它最高,视野和信号应该都不错——那就是我们的目标!

完成演练

准时到达预定地点。站在“沙丘”那一刻,就仿佛像占领了敌人的碉堡一样。第一时间用通信电台与连长取得联系,“报告,4401到达坐标,一切正常!”“注意观察,演练9时正式开始!”“收到!” 我们站在沙堆上紧紧盯着天空,听到任何风吹草动都要用望远镜把整个空域搜寻个遍,唯恐漏掉目标。

手表指针一圈圈地转着,10时15分,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再次联系到连长时,连长告诉我们演练第一波次已经过去,是从7号地监哨上空飞过的。他们上报目标时,雷达已捕捉到目标。对于没有机会遇上目标有些遗憾。不过这样更加燃起了我们的激情。

不报目标不罢休!

11时15分,当我们正在为苦苦搜寻不到目标而忧愁时,突然从远处传来轰鸣声,直觉告诉我是“敌机”,而且很近,刚翻过沙堆一眼看到两架战机一前一后在接近地平线的位置从我们左前方飞过来,惊喜之余,为保证不被“敌人”发现,我们迅速隐蔽至沙堆后侧,打开电台与联络员取得联系。

“报告!4401发现从东向西一批两架!高度,距离!”

“重复!4401发现从东向西一批两架!高度,距离!”为确保联络员收到准确信息,我又重复了一遍信息,因为兴奋我感觉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收到!4401,继续观察!”

短短十几秒战机从我们侧上方飞至我方主阵地方向。报完之后关掉电台,躺在沙堆上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战斗机,飞机的结构纹理清晰可见,不知道我们上报的信息有没有用……”小高在旁边认真记录方才我们上报目标参数。我问小高:“刚才感觉咋样?”他只说了一个字:“爽!”

第三波不知何时才开始,我跟小高商量,来时经过一个沙坑长了很多芦苇,趁着这会有时间去拔点回来挡风沙用。

我们用现有的芦苇在沙丘迎风的一面插了一个挡风屏。爆裂的太阳直射在身上,即使披上雨衣也抵挡不住它的炙热,时不时还有小“龙卷风”从身边经过,卷起飞沙漫天,准备入口的馒头下一秒便吃进一口沙子。

12时30分,连长告诉我们,只要没通知演练结束就原地不动。军令如山,我们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等待着,等待飞机,等待演练结束。昨晚几乎没有合眼的我此刻有些困意,看着小高也在不停地打哈欠……

13时30分,终于等到连长电话:演练结束,准备返回。

“战斗还未结束,平安归建才算完成任务!”

回去的路更漫长,我们竟忘了记录出发点的坐标,突然想起那个工厂有个很高的烟筒,只要看见烟筒就有方向了!

热辣的太阳晒得皮肤灼疼,我们把带来的毛巾用矿泉水弄湿一部分压在帽子下面,一部分搭在脖子上。

午后的沙漠燥热不已,除了能听见我们脚步的声音外,就是沙子在地面上飞舞的声音。小高有些支撑不住,可能中暑了,我用湿毛巾给他降温,好转后才继续上路。

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终于看到了那个高高的烟筒,它就像海上的一座灯塔,给我们希望。

两人相互搀扶着,直到晚上19时20分左右,终于看见了来时的那片盐湖,微微泛着绿色,晶莹剔透。我们是最远的一组,因此是最后一个到达的。收容车接到我们那一刻,我和小高激动得几乎落泪。

后来听连长说,演练第二波进攻敌人采取超低空突防,我方雷达几乎察觉不到,我们上报的参数为雷达锁定目标和营长下定决心起到重要的作用。

(孔帅)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