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练兵:十个战斗日他们机动数千公里

2017年05月04日15:47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伪装(李威摄)
伪装(李威摄)

西北腹地,黄沙漫天,狼烟滚滚。一场对抗演练正在这一望无际的戈壁大漠中激烈进行。

“发现目标,方位XX,距离XX……”担负蓝军重要目标守卫任务的地导某营雷达屏幕上突然窜出几个让人不安的“亮点”。一时间,战勤人员神经高度集中,双眼紧盯屏幕,快速进行战斗操作。战斗指挥员、该营营长刘军尧手中紧握传令话筒,迅速下达作战口令。

“跟踪目标!”

“导弹接电准备!”

“呼叫侧翼航空兵协同抗击!”

“发射!”一声令下,两条“火龙”腾空而起,“敌机”应声而落。残余“敌机”眼看奇袭未能奏效,前方又有大批蓝军航空兵赶来,迅速仓皇而逃。

这已经是任务开展以来的第八个战斗日,也是他们在大漠中“潜伏”抗击的第五天。

“营长,咱们的淡水已经所剩无几,所携带的粮秣也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单兵食品了!”战斗刚刚结束,还来不及庆祝,后勤助理就再次前来报告物资紧张。

为了打红军一个出其不意,早在两天前该返回基地补给物资时,刘军尧就向上级请示继续深入大漠和红军“打游击”,并立下“军令状”。从那个时候起,他和他的兵就开始了淘米水当洗菜水的生活,他们如“行军蚁”般没日没夜地在茫茫大漠中东奔西跑,在戈壁深处布下“天罗地网”。

“让同志们再坚持两天吧,两天后,抗击了红军的所有进攻我们就胜利了!”看着官兵们疲惫的神情,刘营长心里不是滋味,但是为了抗击敌袭,他们只能选择坚持。

一到饭点,战勤班成员王晓琼的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的响,劳累一天之后它开始“抗议”了。今天是吃鸡腿还是红烧肉呢?他满怀欣喜的奔向饭堂。

“孙班长,今天咱们怎么吃这个啊?”看着手中的单兵食品,吃习惯了“黄沙拌饭”的王晓琼突然没有了任何食欲,向炊事班长发出质问。

“吃单兵食品不好吗?你看这茫茫大漠,再看看你手中的食物,这就是一道‘山珍海味’啊!”。

“哈哈哈…”孙班长的回答,引的官兵们哄堂大笑,巧妙的化解了食品短缺的尴尬。

这一切刘营长都看在眼里,要是打不赢这场战争,他该如何向自己的兵交代?

吃过晚饭后,为了迅速占领有利伏击位置,他们再次选择连夜机动至数百公里外的预测敌机进袭航线交叉口“守株待兔”。看着茫茫戈壁,前一天晚上还在原地待命,第二天一早就已经出现在几百公里外的戈壁深处进行伪装设伏。刘营长不知道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还要辗转多少公里,官兵们还能不能坚持住。

可是在这么广阔的戈壁滩上,有效抗击距离也就这么大,“狡猾”的红军怎么可能会自投罗网?

最后一个战斗日,刘营长他们早已机动至目标航线,静待“鱼儿上钩”。

“敌机临时改变进攻路线,命令你营即刻撤收兵器,紧急机动到指定战位!”早已吃尽苦头的红方汲取前面的教训,在最后一次进攻中临时改变进攻航线,放弃从南面进攻,绕一大圈改为从正北方向进攻,准备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部队刚刚在新阵地架设完兵器不到3个小时,看着官兵们一个个疲惫的脸庞,刘营长有些于心不忍。但军令如山倒,他不敢怠慢。

“同志们,刚接到情报,敌人正从正北方向进袭,上级命令我们立即机动至某地域组织抗击。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

刘营长果断下达撤收转移命令,他第一个奔向战车拔下指挥电缆,带头执行转移命令。在最短时间内该营官兵完成撤收,迅速奔赴下一阵位。

机动途中,上级一道新的命令又不期而至。“敌机改变航线,正向你奔向路线进袭,令你营立即组织抗击!”

马上要和敌机遭遇了!抗击不了,我们就是活靶子!此时的刘营长满头大汗,红军变幻莫测,他立即组织部队就地伪装抗击。

不行,这么大一个群体,在敌人眼里就是一个活靶子,还来不及锁定目标就会被袭击!“汽车分队立即带上装备模型反方向机动至10公里外开展伪装抗击,主战装备迅速做好战斗准备!”

一声令下,汽车分队带着模型浩浩荡荡向特定地域奔袭。

果不其然,“敌机”被前面的模型所迷惑,数十发导弹立即向假目标“倾泻”而去,而正当他们汇报“战果”时,却不知已经进入了该营提前埋伏在这里的火力网中…… (李 威、 余志宏)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