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兵”III型洲际弹道导弹的未来在哪里?

2017年05月12日08:25  来源:解放军报
 

  美国“民兵”III型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场景。

  地下24.38米,恒温15.5℃,90吨的混凝土防爆门后,导弹发动机点燃。瞬间,1.47米厚的发射井盖被冲开,掀翻了覆盖在上面的防辐射混凝土,32秒之内,可携带数十万当量核弹头的导弹射出,准确飞向一万多公里外的“目标”。

  发射井顶部巨大的烟圈尚未消散,使出这独特招牌动作的主角“一分钟人”便登上媒体的“头条”:从今年2月8日到5月3日,美国现役唯一的陆基战略打击力量,也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导弹之一——“民兵”Ⅲ型洲际弹道导弹进行了近年少有的三次密集试射。

  根据美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的安排,每年组织空军试射4次“民兵”Ⅲ型导弹已成了一种“惯例”。在朝鲜半岛核问题持续发酵之际,年近半百、老而不朽的美国“民兵”频频试射,是为半岛局势降温,还是为核阴云浇油?请看专家解析。

  “民兵”坐上第一交椅

  同为大国长剑,与充满中国诗意与和平希冀的“东风”不同,美国的“民兵”是个有故事的“人”。

  民兵,“Minuteman”,又译作“一分钟人”,原意是指美国独立战争中打响来克星顿第一枪的民兵,他们出则为兵,入则为民,来无影、去无踪,“一分钟”即可投入战斗。美国人将此称呼作为其洲际弹道导弹的代号,取其打击威力强、行动迅速之意。

  “民兵”的身世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彼时,正是美苏争霸之际,美军希望获取一种大幅度领先苏联的轻型弹道导弹,恰逢可用于火箭推进的固体燃料横空出世,新需求与新技术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民兵”。

  从1958年开始研制到1977年停产,波音公司先后为美国空军生产了4种型号共2423枚“民兵”系列洲际弹道导弹,其中包括“民兵”IA、“民兵”IB、“民兵”II和“民兵”III。于1970年服役的“民兵”III型,是美军第一款带分导式弹头的固体洲际弹道导弹,也是目前唯一一款现役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约有450枚常年处于战斗值班状态,对应W78型核弹头200枚、W87型核弹头约250枚。

  擅长快速出击的“一分钟人”往往在地井中一待就是几十年,一旦预设程序启动,这种隐藏在地下的杀机能够瞬间转化为复仇的怒火。实际上,大部分导弹直到退役也没有见过天日,但其强大的作战能力谁也不会怀疑:最大射程达1.48万千米,命中精度接近百米,能够携带具备强大突防能力的分导式多弹头,总当量相当于40多枚“小男孩”原子弹,这些令人胆寒的数字是“民兵”III型导弹近半个世纪以来笑傲江湖的资本。我们常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对于“民兵”来说,恐怕是“弹强不怕地井深”。

  值得一提的是,“民兵”出自“中国人”之手。据中国导弹专家、原航天部总工程师梁思礼讲,波音公司的首席科学家林桦,与他一起留学美国,师出同门。不同的是,后来林桦搞的是“民兵”,他搞的是“东风”。

  老迈的“民兵”不再可靠

  虽然美国人曾四处炫耀“民兵”:“我们的核武器就像法拉利一样:美丽、复杂,为高性能而设计。”但其47岁高龄的现实却不容忽视。对于武器装备来说,历史悠久真的不是什么优点。

  目前,“民兵”III型导弹装载的所有核弹头都是1996年《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生效前测试和研发的。虽然当年美国的技术起点都很高,但毕竟已经过了20多年,疲态尽显。2008年5月,一个无人看守的地下发射井着火,幸好多层保险系统阻止了井中的“民兵”III型导弹意外发射;2010年10月,美国沃伦空军基地50枚“民兵”III型导弹与指挥中心失联45分钟;2011年7月,“民兵”III型导弹不载核弹试射,中途故障不得不自行炸毁……

  越来越密集的事故告诉“嘚瑟”的美国人,“民兵”该换了。事实上,按照美军喜新厌旧的性格,如此老迈的装备早该湮没在历史洪流之中,他们也确实是这样做的。美军曾制造过各项指标都远超“民兵”的第四代洲际弹道导弹“和平使者”。但由于其生产规模小、使用维护成本高,加之一些技术升级不兼容,早在2003年已经全部拆除。所以,忠诚又实惠的“老兵”依然孜孜不倦地守卫着美利坚的国土。

  当然,美军从未停止对“民兵”的升级改造,包括更换更加先进的制导装置、装载能力更强的分导弹头,但武器装备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特别是核武器,平台的优劣直接决定了作战能力的可靠与否。

  有人这样形容美军现役陆基核武器:“这些20世纪90年代生的士兵用着80年代的5英寸软盘,操纵着70年代开始服役的弹道导弹在60年代修筑的混凝土发射井中待命,以保卫21世纪的美国安全。”言语间充满了讽刺和嘲笑。

  美国一名专家说,与俄罗斯RS-28“萨尔玛特”洲际弹道导弹相比,美国的“民兵”III型导弹就像是一个“带有火箭发动机的牙签”。

  不禁要问,“民兵”老矣,尚能饭否?

  尴尬“老兵”等待“天命

  从表面上看,“民兵”的尴尬源于老旧的技术条件和紧张的国防预算,但换个角度从更深层次观察,这实际上与美军的国家军事战略调整与核力量体系建设紧密相关。

  一方面,冷战后,战略核力量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大不如前,类似于“民兵”这种重型核武器几乎成为“鸡肋”,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战价值。与其浪费有限的资金来维持一个庞大无用的核体系,不如削减数量、提高质量,对于这一点,美俄这对世纪冤家难得拥有共识。根据2010年签署的美俄第二阶段的《削减武器条约》,美国核弹头将削减到1550枚,运载工具将削减到800件。“民兵”III型导弹明明可以装3个核弹头,但目前450枚导弹平均每枚只带一个核弹头,削减幅度达到60%以上。

  另一方面,相对于由常年游弋在深海的弹道导弹核潜艇和高飞在空中的战略轰炸机携带的海空基核导弹,发射井坐标早已暴露的“民兵”,在对手同样精准的核力量面前,生存能力和二次反击能力都太弱了。美军自嘲这种毫无机动能力的导弹只有两个用途:一是消灭对手;二是吸引对手的大部分洲际导弹。因而,“民兵”在技术更新换代、预算、日常管理等方面都较为废弛。

  此外,从实用角度分析,未来核武器更多的是向小型化、精准化发展,况且随着技术的快速发展,部分常规武器的毁伤效能已经能够媲美小型核武器,例如不久前美军在阿富汗投射的“炸弹之母”。既然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还要执着于损人不利己的方式呢?!精明的美国人必定深知这一点。

  “老兵”,究竟路在何方?美国曾公布消息说,正在研发新型洲际弹道导弹来取代“民兵”III型导弹,该项目代号为“陆基战略威慑”(GBSD)。新型弹道导弹被称作“民兵”IV型,可能在2030年前列装服役。这一次,美国空军能不能从特朗普的“打赏清单”中拿到真金白银,也决定了“民兵”家族能不能再添新丁。(默虹 梁帅)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