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载机首飞那天,戴明盟想起了他……

 

2017年05月15日08:52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舰载机首飞那天,戴明盟想起了他……

   起飞,迎着那束目光

   清晨,海天相连处,旭日喷薄而出。在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宽阔的甲板上,一位英俊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指挥员,走下沐浴着晨光的歼-15战机,久久伫立凝望着远方,思绪也如同这蔚蓝的大洋涛奔浪卷……

   他叫戴明盟,是海军舰载机部队的部队长。作为第一个着舰起飞的舰载战斗机试飞员、指挥员,他曾在世人面前展露“刀尖上舞者”的英姿。2014年8月27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授予戴明盟“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荣誉称号。

   舰走四海,鹰击长空。每遇重大任务,戴明盟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激励着他,在任务顺利完成之时,他也总是习惯性地仰望苍穹,像是重温走过的路,又像是在默默汇报……那双眼睛,是父亲的眼睛,虽然这双眼睛离开他已经20多年,但他觉得愈久远、愈深情……

   1971年8月3日,戴明盟出生在重庆市江津区石门镇。父亲戴雨林,是重庆嘉陵机械厂的一名技术工人。母亲刘德宣,是石门镇粮油站的职员。从小,爸爸对戴明盟的管教很用心,经常就地取材启发诱导。带他到长江里学游泳,锻炼他的体魄和胆魄;带他去石门大佛寺,讲鲁班师徒锲而不舍建寺的传奇……故乡山水的哺育,使戴明盟的性格从小就有了水一样的柔韧、山一样的刚毅。

   经过不懈努力,1990年的8月3日,戴明盟接到了空军第二基础飞行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成为一名飞行学员。巧的是,这一天正是他19周岁的生日。爸爸戴雨林知道消息后,一向严肃的脸庞笑开了花。去报到那天,爸爸把他送到重庆火车站,并破例给了他50元钱,深情地嘱咐道:“孩子,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努力学习,早日飞上天。”

   汽笛长鸣,列车开动。那一刻,突然有一种不舍的感觉涌上戴明盟的心头。他探出车窗伸头向后张望,看到父亲一只手高扬着,一只手在抹眼睛……父亲的这两只手深深地铭刻在他心中,激励着他,陪伴着他。

   冬去春来,转眼间到了1992年4月。一天,他突然接到了在成都工作的叔叔的来信。兴冲冲地拆开信,没看几行他就傻在那里。原来,叔叔在信中告诉戴明盟:一个月前,他的父亲因病不幸去世了。从巨大的悲痛中回过神来,戴明盟号啕痛哭。他不相信,父亲才40多岁,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呢?

   在长途电话中,母亲强忍悲痛,将父亲病逝的前前后后告诉了他。原来,在单位的体检中,戴雨林被查出肝癌晚期。当时母亲就提出让戴明盟回来看看,可父亲坚决不让,说:“孩子正是学习的关键期,不能误了他的学习。”弥留之际,父亲常常拿出儿子穿军装的照片久久凝视,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临终前,他叮嘱母亲:“别告诉儿子,国家的事大,家里的事小,他为国尽了忠,就是最大的孝。”刘德宣含泪答应。

   “我在九天之上,会看着儿子开飞机,保佑儿子开好飞机……”这是父亲去世前的最后一句话。母亲遵从父亲的遗嘱,一直瞒了戴明盟一个多月,直到叔叔的信透露了消息。

   听着母亲的话,戴明盟泪如泉涌,心如刀绞。他冲出去俯身扑倒在操场上,似乎趴在父亲宽厚的脊背上,儿时与父亲在一起的情景,如放电影一般闪现在脑海中。“爸爸啊!您的话儿子记住了,为国尽了忠,就是最大的孝!我一定飞出来,飞出来!”戴明盟一跃而起,他仰望西方的天际,群星闪烁,他觉得最亮的那颗像父亲的眼睛,一直在凝望着他,激励着他……

   雏鹰展翅,飞向海天。几年之后,戴明盟成为一名海军航空兵飞行员。在之后20余年的飞行生涯中他曾多次死里逃生。第一次是在军校的跳伞训练中,伞绳缠住了伞翼,快接近地面时备用伞才打开。还有一次是空战训练,右发动机突发故障,他关闭右发动机,严格按照单发着陆的操作规程,稳稳将飞机停在了跑道上,保住了价值几个亿的国家财产。

   更加惊险的一次是在战斗机团飞行训练中。这天,戴明盟和师副参谋长康仕俊一起驾驶一架歼-6教练机,进行仪表课目训练,飞大航线。

   那天风微云轻,海天壮美。起飞十几分钟后,加入空域。突然,戴明盟所在的后舱里“忽”地一下冒出一股烟雾来,并弥漫着强烈的煤油味。他们一边向塔台指挥员报告,一边操纵飞机返航。这时,飞机机身后半部喷出长长的火苗,飞机在剧烈抖动,烟尘弥漫了整个座舱,模糊了他们的视线……情况万分紧急!飞机很有可能在瞬间发生爆炸,酿成机毁人亡的惨剧!

   塔台指挥员紧急命令他们“跳伞”,可是,戴明盟和康仕俊都知道,翼下就是长三角南翼经济中心,如果此时跳伞,无异于向这座城市投下一枚炸弹。不行!此刻,街道上的人们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一架军用战斗机,冒着烟,喷着火,宛如一只火凤凰,朝着郊外,奋飞!

   指挥员也明白了他们的心思,再也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攥住了面前的话筒,紧紧攥住了一颗狂跳的心。戴明盟和康仕俊在紧张地寻觅中,终于发现前方有一片空寂的菜地。两个人这才相约,先后按下了弹射按钮。此时,飞机的高度仅有500米……

   次次险情,次次都命悬一线!在生死考验面前,戴明盟也犹豫过,徘徊过,甚至动过停飞的念头,可他忘不了:父亲临终都不愿分散他学飞行的精力,期望他早日飞上蓝天;他更忘不了祖国的培育、人民的希望,他已经将飞行看成了自己的人生选择,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翱翔……

   中国第一艘航母的建造,点燃了中华民族百年航母梦,同时也点燃了戴明盟的强军梦。2006年9月,35岁的戴明盟成为首批舰载机试飞员。

   先飞未定型的舰载机,其风险之大,难以想象。第一次陆上大速度挂索试验;第一次陆上模拟起飞;第一次着舰复飞……几年间,凭着大胆加科学的精神,戴明盟和战友们一次次挑战极限,创造了试飞着舰战机“零坠毁”和人员“零伤亡”的世界奇迹。

   2012年11月23日,戴明盟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考验到来了——他将与战友一起,驾驭歼-15战机在航母上首次着舰起飞。

   这天清晨,渤海湾雪后初霁,波光粼粼。辽宁舰迎风高速航行,在翡翠般的海面上犁下一道银色的航迹。戴明盟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升空,信心满满地加速向深海飞去,即将演绎“刀尖上的舞蹈”。

   9时整,天边传来轰鸣声,战鹰如期出现在预定空域。塔台内,一双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紧盯着监视屏幕上不断跳动的参数和曲线。

   近了,更近了!中国航母敞开了她宽广的胸膛,随时准备迎接与战鹰的第一次拥抱。“轰隆隆……”舰艉方向,戴明盟驾歼-15舰载战斗机像一只羽翼舒张的雄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此时,天空、大海、在场的官兵都屏住了呼吸。

   声如千骑疾,气卷万山来。戴明盟娴熟地操纵着战机,放下起落架,放下尾钩,瞄准甲板跑道,以几近完美的轨迹迅速下滑。(沙志亮、张晨)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