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遇眼镜蛇,保卫发射场的他这样做

2017年05月19日08:29  来源:解放军报
 

标题书法 张 继

1 夜幕降临,大雨滂沱。红蓝对抗演习正在紧张进行。席秋锋率领号手在山间泥泞的小路上摸索,手中拿着无线通信终端设备。

雨越下越急,行走艰难,个别号手渐渐表现出厌怠情绪。“班长,我感觉这里无线短波根本就不通”,席秋锋摇摇头继续前进,“打仗不能凭感觉,要用数据说话!”经过一夜跋涉,两眼布满血丝、疲惫不堪的席秋锋终于爬上山顶,看着手中设备的信号,他知道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身材高大,戴着眼镜,走路虎虎生风——火箭军某旅四级军士长席秋锋被战友称为通信专业“一门清”。

在这次红蓝对抗演习中,席秋锋负责通信保障任务。最初,看着地图上险峻的地势,席秋锋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起来,但每一次他总是将最难最险地势的通信保障揽在自己身上。

那天,席秋锋带领连队17人携带光缆和柴油发电机等装备,前往200多米高的山峰架设有线通信。望着仿若“一刀切”的陡峭山峰,个别官兵犯难了:“这么陡的山,爬上去都很困难,更别说带着物资,我们还是放弃吧?”但看到席秋锋严肃的表情,又觉得不该说这泄气话。席秋锋要求大家必须爬到制高点架起天线,此时距离上级交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多方面勘察,他决定盘山而上。太阳悄悄躲入地平线下,17人轮流背负装备,早已累得体力透支,席秋锋背负90斤的光缆,手里还拿着设备,一路上,他一边在前面探路,一边为战友加油打气,晚上22时终于攀上山顶,经过反复试验,成功接通设备,为后续作战部署提供了有力保障。

战斗还在继续……

连夜的转场早已让席秋锋和战友们疲惫不堪。凌晨2点30分,他们突然接到上级命令,重新勘察测试前一日的通信数据,确保联调通畅,万无一失。此时席秋锋已经连续工作72小时。当汽车前往第8个通信点位时,席秋锋倚在坐椅上睡着了。“席班长,昨天刚测过这里,完全没有问题,我看差不多,就不用测了吧?”看着席秋锋疲倦的样子,班组号手小张提出放弃通信测试。一听到“通信”二字,席秋锋如打了强心针,立即睁开双眼:“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差不多’这三个字,我们必须用数据说话!”随即,他们继续测试、记录……“报告!上报地点通信情况全部正常……”当第13个点位数据上报完毕后,席秋锋和班组人员如释重负,一下瘫坐在地。

2 施晨是火箭军某旅上士,他在红蓝对抗演练中一“战”成名。

这是一次奔赴千里之外的红蓝对抗,凌晨1时,汽车驶入宿营地域,施晨背起测量装备奔向发射阵地。隆冬的塞外,格外寒冷。架起测量装备,施晨目不转睛地盯着仪器镜头,身子冻得瑟瑟发抖。渐渐地,他发现镜头越来越模糊,早有准备的施晨拿出一袋盐,小心翼翼地涂抹在镜头上,霜雾逐渐消失,镜头清晰起来。清晨,迎着第一缕朝阳,盯着手中密密麻麻的测量数据,施晨的脸上露出一丝坦然的微笑。

又是一次红蓝对抗。刚刚到达任务地域的施晨和他的班组,还未将装备和制作中心标志的水泥、沙子等物资卸载下来,天空便电闪雷鸣。此时班组成员中有人小声嘟囔:“雨这么大,还是先避避雨吧!”谁知施晨扛起一包水泥,拎起一袋沙子,喊道:“任务在即,我们就是蹚也要蹚出一条路来!”看着施晨,班组人员心中如同一腔热血被点燃,纷纷扛起物资跟着施晨奔向阵地。路越走越窄,坡越爬越陡。上等兵陈哲个子矮、力气小,身上背着装备,走在泥泞的道路上很吃力,忽然脚一滑,摔倒在地。施晨一把拉起陈哲,夺过他的装备背在身上,继续前行。来来回回,施晨跑了6趟,才将物资搬运完。骤雨停歇。班组成功抵达山顶,但是大家看到眼前的地势傻了眼:密密麻麻的草丛根本不适宜制作中心标志,大家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没有特定装备,没有合适的地形,施晨急中生智,在物资堆里找出彩条布,将水泥、沙子和水混在一起,安排4人扯着彩条布进行抖动,加速混凝土的融合。施晨找到预先测量的位置,用混凝土塑成中心标石,此时的施晨,早已被汗水浸透衣衫,他顾不上这些,继续带领班组前往下一个阵地……

那天晚上,部队接到命令:执行宿营地域转场。在物资装载的过程中,施晨感到腰部剧痛,汗流不止,他一直在坚持,周围人全然不知。直到物资装载完毕,施晨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大家劝他放下任务,好好休息一下,谁知施晨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我能坚持!”领导拗不过施晨,只能让他继续参加。车辆缓缓启动,长途的颠簸让施晨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咬着牙坚持。夜以继日,施晨带领班组战寒冬,斗风雨,终于完成测量任务,看着一份份测量数据,施晨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润。

3 胡锐是火箭军某旅蓝军小分队队长,与他并肩作战的还有4名士官和3名义务兵。

这是一次打破常规的红蓝对抗。根据训练要求,胡锐带领的分队不再扮演“蓝军”,他们变成旅队的一把“尖刀”,担任发射场的“保卫者”。正在紧张训练的胡锐等人接到任务后,装备准备,状态调整……仅用5分钟便踏上出发的征程。考验接连不断,危险渐渐靠近。正当队员穿越密林,爬上山坡时,胡锐突然下达“停止”手势,其他队员正在疑惑时,前方传来“嘶嘶”的声响。凝神望去,一条眼镜蛇竖起蛇头,吐着长长的蛇信子在向他们示威,此时一点点小动作都可能引起眼镜蛇的攻击。胡锐急中生智,以自己为诱饵,向众人使眼色,示意他人快速撤离。当大家脱险后,胡锐一个转身、跨越,然后迅速脱离现场。

小分队披荆斩棘终于到达目的地,还未来得及休整,又接到新的作战命令。白露为霜,夜色如画,一轮圆月与发射架上的导弹遥遥相望。那天,小分队一如既往跟随部队前往任务区,胡锐与分队人员进行隐蔽伪装,等待迎击来犯之“敌”。山间的风轻轻地吹着,唯有鸟兽虫鸣依稀可以听见。看似风平浪静,背后却暗流涌动。人员刚一就位,胡锐忽然发现丛林里一抹身影,他边向上级汇报敌军来袭方向,同时向小分队下达作战命令。枪林弹雨让密林不再寂静。胡锐瞄准“敌”军,一枪毙命,剩下7人分为两组,他们火力不断交叉进攻,战斗进入白热化程度。激战一段时间后,交战渐渐接近尾声,小分队击毙敌方2人,成功掩护部队完成任务,装备和人员均无损伤。“你们的小分队到达阵地后立即进入战斗状态,任务完成后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分队长是一名会打仗的指挥员!”负责此次任务的导调组领导拍手叫好。官兵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收拾自己的物资,为明日归营做好准备,胡锐却带领小分队研究下一步对策。“一刻没有宣布任务结束,一秒也不能掉以轻心,敌人难免会来个‘回马枪’,我们一刻也不能松懈!”胡锐与分队人员奔向自己的战位。那晚,临近熄灯,队员刘子龙报告:“东南方向有情况!”随之,小分队立即枪弹上膛,瞄准目标。透过月光,胡锐看到东南密林处出现闪闪绿光,“那是夜视仪发出的亮光。”“包围!”胡锐下达命令。摸索前进、据枪瞄准、人员包围……两分钟后,敌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8人各就各位。距离越来越近……随着对讲机里传来“进攻”的命令,战斗打响,共歼“敌”4人,擒获6人,胡锐8人小分队无一人伤亡,反“敌特”偷袭演练任务圆满完成。

太阳露出鱼肚白,车辆缓缓驶入营区,部队“班师回朝”,阵阵凯歌在营区上空飘扬……(杜林波)

(责编:邱越、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