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西汉用什么打败了匈奴

2017年05月24日08:25  来源:解放军报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唐代诗人王昌龄的千古名句,描绘出秦汉之际中原将士在边关抗击匈奴袭扰的气概。古代农耕民族要防御善于骑射的游牧民族攻击,筑城是有效的防御手段。中国的长城自战国末期的赵国、燕国开始建造,自秦汉两朝连接成万里一线,至明朝达到砖结构的坚固状态,工程延续二千余年,反映出农耕王朝将抵御游牧民族视为国之大事。这种举动看似耗费巨大,但保障了农业社会的正常生产,从整体上看还是合算的。

  古代农耕社会的军队多数是被征的农民兵,不善骑射,难以与游牧民族较量,筑城防守才能弥补自身弱项。汉朝初年江山残破凋零,据载“将相或乘牛车”,马匹奇缺可想而知。刘邦以40万步卒抵御单于所率10万精骑遭大败,此后只得献上财帛“和亲”。由于汉军缺乏骑兵,只能大修长城设防,虽有时遭突破,但总体还能保护农耕区,这种单纯防御是不能打败匈奴的。在文帝、景帝两代,经过休养生息,仓储充实,牲畜大增。汉武帝登基时官马即达40万匹,民间也出现“庶众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之繁荣景象。当时社会上层崇尚骑射之风,汉武帝在他的皇家禁苑内,还聚集了一批青年军官终日骑马习武并研讨兵事,这就为主动出击匈奴奠定了基础。

  公元前133年,汉武帝停止对匈奴“和亲”,开始了持续百年的汉匈大战。汉军骑兵在速度、冲击力和骑术方面都不逊于对手,数量又多,从而改变了此前以步对骑、以慢应快的被动局面。考虑到以农民为主的士兵在骑术上难以抗衡从小就精于骑马的匈奴人,景帝时的名臣晁错和周亚夫在军队改革上便提出了一个重要意见,将汉朝的骑兵由义务兵改为职业兵。

  在长城边缘的农牧业交会地域,有一些熟悉畜牧业的汉族人,汉朝选其精壮充当骑兵,以20年为服役期,而且能世袭,并赐予优厚军饷。这批世家兵熟悉匈奴骑兵的战术,且因遭受过其祸害而多与之有深仇大恨,战斗精神旺盛。汉军建立庞大的骑兵集团后,就能通过以往步兵难以逾越的长城外数百公里缺水地带,一再出击漠北草原。公元前119年汉军最大一次出击动用骑兵14万,还有步兵和运输人员数十万和10万匹运输马,堪称世界古代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骑兵会战之一。卫青、霍去病率军进行的这次出征,一度占领了匈奴生息中心区,迫其逃向“北海”(贝加尔湖)一带。

  从汉匈交锋的情况看,汉军骑兵战斗力已强于对手,曾有过一个骑兵击败二十个匈奴兵的战例。此时骑士没有马镫(马镫在南北朝时才出现),在马上挥舞长兵器不便,双方所用主要武器是弓箭。匈奴的社会状态属于松散的游牧部落联盟,缺少冶金业,所用之箭基本由兽骨制成,经常不能穿透汉军的金属盔甲甚至是皮甲。汉军的箭头由金属制成穿透力强,匈奴军用的青铜剑同汉军的铁兵器相搏时又容易折断。那个时代双方都使用冷兵器,匈奴同汉军却有“代差”,直至唐朝时北方游牧民族的冶金业水平提升后才改变了同南方的力量对比。

  汉武帝攻击匈奴时,人马都消耗巨大,不得不停止攻势以恢复经济并补充马匹。为取得“汗血马”改良马种,汉武帝还不惜派兵千里远征大宛。经过汉朝几代皇帝治下的征战,公元前36年汉军攻陷郅支单于城,匈奴一部投降一部远迁,对长城以南农耕文明的致命威胁至此消除。汉匈大战证明,马政是冷兵器时代的头等战略产业,筑城也仍然重要,二者相加就能保障那一时代的强国强军。(徐 焰)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