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的坚守

2017年06月08日11:21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2007年2月,驻港部队某基地干部朱咸勇家属突然因心脏疼痛晕倒,医生诊断需要进行心脏瓣膜移植手术。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朱咸勇既感愧疚,又觉无助。他一直以来在营连主官位子工作,日常工作忙,妻子既要照顾老人又要照顾年幼小孩,既要上班又要操持家务,经常还要忍受病痛的折磨。看着妻子被推入手术室的那一刻,朱咸勇再也强忍不住,无力地靠在墙上,流下了痛彻心扉的泪水。

家属动手术,前后共花费18万元,加上小孩上学,朱咸勇和妻子那点工资难以为继,为了不给组织添麻烦,朱咸勇把难处藏在心里,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才将钱筹齐,支付了妻子的治疗费用,欠下的7万元债务只能用工资慢慢还。

身边亲戚、朋友都劝他:“早点转业吧,转业到地方工资高,工作轻松,照顾家庭也方便。”但他不为所动。

有人说他傻,同批到驻港部队工作的战友都转业了,自己的职务提拔慢、待遇低,还卯在部队拼命干,究竟是为了啥?可朱咸勇心里有本帐,自己作为一名党员,牺牲奉献就是誓言,从一个农村孩子成长到一个正营职军官,已经收获很多。

有人说他亏,到驻港部队工作二十多个年头了,没有进港任过职,没有拿过一天港币,可朱咸勇并没有想太多,服从组织安排,军人没有“吃亏”这一说。

2009年,驻军组队参加香港“乐施毅行者”百公里越野竞赛。一面是需要照顾的老人、妻子和小孩,一面是团队的荣誉和军人的使命。最终,他还是安抚好家里,毅然挑起集训的重担。

每年长达5多个月紧张而艰苦的训练。由于赛程安排特殊,不同于传统体育竞赛,全军甚至全国无相应的专业教练。一切从零开始,朱咸勇就主动寻访以前参加过比赛的香港市民,向他们请教经验。香港道路复杂,教练和队员对道路地形不熟,每天训练几台车、几十人散布在训练途中和各个点上,为确保人员车辆安全,训练展开前,朱咸勇拿着地图、一条条线路、一个个站点进行勘查,给队员及保障人员梳理注意事项;训练组织中,来回往复各个训练地段,不停奔波、一线指挥。

他把队员当做自己的孩子照顾和培养。只有在深夜,他才能简单问问家里的情况。不知不觉间,他的头发白了一大片。

2009年、2010年、2011年,朱咸勇三次率队出征,三次夺得冠军,改写了此项赛事无华人夺冠的记录,给自己的坚守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给驻军史册书写了光辉的一页。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