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青藏铁路 武警青海省总队二支队十七中队官兵的巡逻路

2017年06月19日08:53  来源:解放军报
 

中队官兵巡逻天路。 谢析搏 摄

海拔4767米的昆仑山口,矗立着武警部队海拔最高的独立哨位。武警青海省总队二支队十七中队官兵十年如一日坚守这里,甘做无名石,仗剑守天路。

6月12日,记者走进这里时,中队正在举行升旗仪式。“敬礼!”响亮的口令声中,旗手安赛赛扬臂展旗,五星红旗迎风而起。就在此时,一列火车鸣笛穿越天路隧道。

时已仲夏,但安赛赛嘴唇青紫、双手冰凉。“半为缺氧半为寒。”排长王波说,“这里空气含氧量仅有海平面的50%,气温比内地低10℃以上。”

经批准,记者一行随队巡逻。出发前,中队长杨富祥把大衣和抗缺氧药片递给记者,平静地说:“雪山在我们眼中,不是风景,而是责任。”

高原巡逻车驶出营门,颠簸而行。没走多远,记者就心跳加速,心脏像要蹦出胸膛,转头再看身边,官兵人人嘴唇紫黑。

“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缺氧,但每一滴血都是热的。”杨富祥说,“中队的口号是:缺氧不能缺斗志!”

寒风卷着雪粒子打在窗上,车轮陡然一滑陷入泥中。“一、二,推!”车轮纹丝不动。老兵脱下大衣,垫到轮下。新兵搬来石头,填入泥坑。老兵伏旭峰回忆说:“那年春节,巡逻车四个车轮陷入雪坑。脱险时已是子夜,大家点燃鞭炮庆祝安全返回。”

官兵们说得轻描淡写,记者听后却深感高原哨兵的艰辛。其实,巡逻中更大的危险是遭遇暴风雪。

去年夏天,中队9名官兵徒步巡逻时遇到暴风雪,官兵们只能就地趴下避险。不知道过了多久,暴风雪渐缓,官兵沿着铁路朝营区走。战士蒙杰怀里抱着枪,走在队伍最后,突然脚下一滑,陷入雪坑,积雪瞬间没至胸口。“枪托卡在一块石头上,救了我的命。”蒙杰对记者说,“从那天起,我开始写日记。万一哪天牺牲了,昆仑山会留下我的青春印记。”

“青藏线,生命线,我的线。”在中队,人人都有讲不完、道不尽的昆仑情。官兵们靠顽强的意志与缺氧、高寒、野兽作斗争,忠诚守护着天路的安全。

白云飘过南坡,“祖国在我心中”6个大字庄严夺目。几年前,上级拨款修整营房,3天后地方工人全都因强烈高原反应倒下。有人说:“就算给座金山银山,也不愿在这山上多待一天。”

工人下山后,官兵们捡起工具,肩扛手抬搬运建材,硬是靠双手在无人区里、永冻层上,修建起带温室的新营房。官兵们还捡来昆仑石,拼出巨幅祖国地图。

每一块石头背后都站着一名铁骨铮铮的战士,每一块石头都在诉说中队官兵扎根青藏线、矢志强军的故事。2012年6月,隧道口山体滑坡,几十块巨石滚落在铁轨上。危急时刻,原中队长李正彪带着官兵用绳子拉,用铁钎撬,将巨石搬移到铁轨外。就在此时,一块巨石夹杂大量泥沙突然从山上滚落下来。眼看2名战士就要被砸中,李正彪一把推开他们,自己却被砸伤。事后,官兵们将那块石头取名为“血性石”。

老兵退伍前留下的“忠诚石”,镌刻标兵中队荣誉的“砺剑石”,浓缩父子三代同守昆仑故事的“奉献石”……上等兵吴宪为记者介绍一块块“强军石”背后的故事,他说:“面对这些石头,为谁当兵、为啥吃苦、为何坚守等问题,都能找到答案。”

曾经梦想当一名特战队员的战士吴宪,初上昆仑山时情绪低落,如今却自喻为“强军路上的一块小石头”。他说:“融入强军征程,最平凡的小石头也能耀眼生辉。”

支队政委贾振雄介绍,11年来,中队官兵在无人区武装巡逻累计行程12万余公里,排除险情300多起,救助群众400余人,连续5年被总队评为“正规化执勤一级单位”“基层建设先进中队”。(吴 敏 舒春平 赵 彬)

(责编:韩笑(实习生)、闫嘉琪)